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七百六零章 勢均力敵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六零章 勢均力敵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沉香真人大戰元嬰真君。…≦,

居然戰了個不相上下。

雙方各施手段,旗鼓相當。

大海之上,氣象萬千。

時而真元激蕩,氣浪洶湧,掀起滔天巨浪。

時而風平浪靜,如同處子對弈而殺機暗藏。

時而烈日炎炎,綻放耀眼金光。

時而明月高懸,銀輝深邃幽遠。

時而急,時而緩。

急而若流風迅雨,緩而如雲絮飄飄。

沈長福越戰越是心驚,沒想到,孫豪孫沉香居然能跟自己戰成平手。

雖然沈長福剛剛晉陞元嬰真君。

但是修士破丹生嬰之後,真元質量真元總量,還有對修鍊的理解,對真元的運用,都得到了質的提升。

破丹生嬰,不僅僅是修為的提升,而是生命本質的躍遷。

氣體神魂心的全面進步。

青雲門歷史之上,金丹真人能力抗元嬰真君的先例簡直屈指可數,最近的記載還是軒轅有熊氏曾經從元嬰真君手中全身而退。

軒轅有熊氏是誰?

青雲門的中興之主。

沒想到,沈長福萬萬沒想到,自己晉級元嬰,還沒有享受到元嬰修士帶來的榮耀與快感,沒有感受到元嬰真君舉手投足毀天滅地的威能,居然就遭受當頭一棒,被一個後輩真人生生逼平。

一艘小船,漂泊在大海海面之上。

軒轅紅和扒光真君站立船頭,目光搖搖地看向空中,兩個如同小螞蟻般飛來飛去的修士。

扒光真君感嘆地說道:「沉香真是好雄厚的積累。對戰真君而真元不枯竭。實屬罕見。」

軒轅紅好像迷迷糊糊在發獃。聞言毫無意識地點點頭:「的確厲害。」

扒光真君微微一笑:「不過,小智有本命法寶太乙雲展,沉香可能吃不消。」

軒轅紅心不在焉地說了句:「那可不一定。」

不一會,扒光真君雙眼放光,身軀一振,嘴裡嘖嘖稱奇:「好一個沉香,好厲害的詭異秘術,借景生法。人景合一,天地為用,明月借法,好好好,小智的本命法寶居然被破了……」

軒轅紅嘀咕了一句:「你難道就不擔心智真君打不贏嗎?」

扒光真君哈哈大笑:「會打不過嗎?哈哈哈,小紅,難道你不知道,真君都有本命神通的嗎?」

軒轅紅眼睛眯了起來,貌似自言自語:「那可不一定。」

明月之中,孫豪如同空靈。

沈長福算無可算。太乙雲展效用大減,已經奈何孫豪不得。

心念急轉。沈長福依然低眉順目,單掌豎起,莊重地說道:「明月為用,借法天地,好一個沉香,不過,沉香留意了。」

說完,手中雲展輕輕一擺。

如同仙人軀趕蚊蠅一般,雲展向前一揮。

雲展一揮間,銀白色光華如同水銀瀉地一般,在皎潔的月光之中,向孫豪急速流了過去。

一波未絕,一波又起。

雲展輕握,沈長福一連向前揮出四記。

四層銀月光華如同流水海浪,直奔孫豪攻了過去。

銀月光華過處,孫豪身上藉助月光盪起的波紋層層消解。

勢如破竹,銀月光華攻向空中雙臂上舉,如同抱月的孫豪。

扒光真君展顏一笑:「此乃本命神通之術,銀月流輝,月夜之中,用太乙雲展發出,速度快,攻擊犀利無比,可不好接。」

軒轅紅沒有說話,一雙迷糊的眼睛眯了起來。

四記銀月光華速度極快,沈長福施展出來渾如天成,消耗好像也不大,孫豪心中一動,馬上明白自己可能遇見了元嬰真君的本命神通。

身上紅光一閃,身體一抖,一層紅光撐了出來,再一抖又是一層紅光撐了出來。

銀月之中,孫豪身體連續抖動了五六次,每抖動一次,身上變撐出一個雞蛋殼一般的紅色光圈。

一層層雞蛋殼頂出體外,應向了沈長福攻過來的銀月光華。

銀月撞擊在雞蛋殼上,如同巨石擊瓷,雞蛋殼隨之而滅。

沈長福臉上浮現出絲絲微笑,元嬰真君的本命神通可不是那麼好擋的,施法速度快,消耗小,威力大。

金丹真人怕是很難擋得祝

但馬上,沈長福臉上出現十分錯愕的表情。

孫豪身上的雞蛋殼是比較脆弱,擋不住沈長福的銀月光華,但是,孫豪身體一陣晃動之中,一個個雞蛋殼,一層層雞蛋殼迅速從身上冒了出來。

不值錢的,速度極快的,甚至是比他的施法速度還要快了許多的雞蛋殼迅速從孫豪身上沖了出來。

自己發出的四記本命神通居然在層層疊疊的攔截之下,被消磨一空。

扒光真君摸摸鼻子,嘴裡冒出了一個「靠」字。

沈長福雙眼神光一閃,臉色有點難看,但嘴裡依然淡淡說道:「沉香好緣法,居然以真人之修為,煉出本命神通之術,佩服佩服。」

孫豪腳踩烈火神盾濺射而出的漫天火海,淡淡一笑:「相比真君本命神通之術,孫豪此法卻是弱了不止一籌,見笑見笑。」

烈火神盾並沒有完全晉級為本命神通,法術威力的確是遠遠不如沈長福的銀月流光。

但是,孫豪常年操練的情況下,烈火神盾的施法速度已經是到了意到法生,一念即法的地步,身體一晃就是一個烈火神盾,速度之快,讓身居本命神通的沈長福也是嘆為觀止。

身體一晃,沈長福的身軀憑空消失。

小火小嘴一張,但馬上又停止了吞噬動作。

她對空間感知很是明銳,卻是發現沈長福此次瞬移並不是沖孫豪而來。

空中,沈長福修長的身軀再次出現,卻已經搖搖出現在了孫豪的對面。

臉上有著若有如無的笑容,沈長福淡然說道:「沉香,今日之事,就此作罷如何?」

他已經看到了扒光真君和軒轅紅。

也明白了孫豪為何能趕來戰常

雖然百思不得其解軒轅紅怎麼死而復生的,但是,他明白,只要軒轅紅還在,他就最終奈何孫豪不得。

更為關鍵的是,孫豪孫沉香居然已經具有了跟他平等對話的實力。

雖然他還有一些手段沒有施展,但想來並不能左右戰局。

既然決不出勝負,那就只有見好就收了。

況且,孫豪一方,三人重創,堪稱孫豪勢力中堅的古雲童力隕落在即,削弱孫豪的目的算是達成了一半,是時候收手了。

遠處,扒光真君也哈哈大笑起來:「是啊,是啊,不打了,都別打了,都是一家人,打什麼打,很不好玩,你們兩個啊,真是不懂事,居然窩裡斗,太讓我傷心了,傷心埃」

軒轅紅翻了一個白眼。

自己這爺爺,為人最是無恥,當年年輕的時候,被人封號扒光,就是因為他有便宜不佔是王八蛋的德行。

今日之戰,他絕對有份,還攔住了孫豪,此時,居然還理直氣壯指責孫豪和沈長福有沒有?

沈長福微微鞠躬:「小智魯莽了,真君請放寬心,錯過今日,小智必然面壁思過。」

扒光真君正欲說話。

孫豪已經緩緩而堅定地對沈長福說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沉香一脈何罪至此,今日,沉香卻是想向真君討個說法,真君但可離去,但沈鈺卻是非留下不可了。」

沈長福聞言一愣,神識往下一掃。

頓時發現,大海之上,沈鈺所在的小海船不知什麼時候已經落在了一隻巨大的章魚背上。

沈鈺正面露驚惶,四處打量。

沈長福面色一寒,看向孫豪:「沉香好手段。」

孫豪面色如水,沉聲說道:「真君行蹤難定,沉香不得不出此下策,還請見諒。」

扒光真君臉上微微一紅,罵了一句見鬼。

剛剛或許是太關注空中戰局,以他真君之能,居然都沒有發覺小沈子居然落入了章魚懷抱。

摸摸鼻頭,扒光真君訕笑著對軒轅紅說道:「我說小紅啊,勸勸孫豪,大家各退一步,見好就收,見好就收,不要太認真埃」

軒轅紅迷糊的雙眼閃過一絲精光,緩緩說道:「不能傷了沉香的心。」

扒光真君微微一愣,然後說道:「可兩虎相爭,必有一傷,小智乃是元嬰真君,沉香乃是宗門柱石,損了誰都不好。」

軒轅紅答非所問地說道:「沉香現在金丹後期。」

金丹後期就能力抗元嬰真君,一旦金丹大圓滿,甚至是破丹生嬰之後,孫豪的戰力又該何等逆天?

扒光真君沉默了下去,然後問道:「如果我攔住雙方,小紅覺得如何?」

軒轅紅沒有說話,眼睛望向前方。

大海之上,一頭白髮,老態龍鍾,身軀微微佝僂的沈鈺驚惶地看著四周鮮紅的章魚肉壁,發現自己已經陷入了巨大章魚的包圍之中。

正慌亂之間,空中傳來父親柔和的聲音:「鈺兒。」

沈鈺聞言抬頭,看向空中。

空中,父親凝空而立,看起來比他還要年輕,飄逸,此時正一臉關注地看著自己。

看到父親,沈鈺心中頓時安定下來,驚慌的情緒也慢慢平復,身體微微一躬,低聲叫道:「爹,鈺兒在這裡呢。」

看著白髮蒼蒼的兒子,沈長福心中湧起莫名心酸,眼中一濕。

哪怕他身為元嬰,千年壽元,但是,每每看到自己的獨子,自己寄予厚望,用心培養的獨子變成了皚皚白髮的老者,心中就是一陣絞痛。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