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七百六一章 寶塔之威(三更求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六一章 寶塔之威(三更求月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緩緩地,沈長福開口說道:「鈺兒,你娘走得早,記得小時候,你常常問我,你娘是怎麼走的,我現在告訴你,當時,她被魔頭所擒,拿來威脅為父……」

說到這裡,沈長福貌似稍稍哽咽,然後面色一堅,繼續說道:「為父不忍你娘喪生敵手,正欲束手之際,你娘卻自絕心脈而去。」

沈鈺聞言身軀猛地一振,一頭跪倒在了小船的甲板之上,恭恭敬敬地說道:「孩兒明白了。」

咚咚咚,沈鈺對沈長福三叩首。

然後挺身而起,蒼老的身軀竟然挺直了許多,臉上也浮現出絲絲光澤,仰望空中孫豪,大聲說道:「沉香真人,沈鈺年少輕狂,妄自尊大,欲要與沉香爭奪大道機緣,卻是不自量力,落得今日下場,卻也是咎由自齲」

孫豪淡然說道:「沈師兄,其實我從來就沒跟你爭過。」

沈鈺仰天大笑:「是啊,都是我一廂情願,以真人為假想敵,處處與真人作對,過不去,誰曾想,不用真人出手,大個子童力小小設局,我沈鈺就修為盡毀,身敗名裂,身敗名裂礙…」

沈鈺的說話聲音是越來越小,最終嘴裡輕輕說道:「可是那又跟真人何關,真人怕是都記不起沈鈺這一號人物了,孫豪孫沉香,你看看現在的沈鈺,已經是半截殘軀,即將入土,如若不是我父堅持,其實,沈鈺早就沒了跟真人別苗頭的意思……」

說完,沈鈺轉頭。又對空中的沈長福深深一躬:「爹。你一生。智略通天,算無遺策,難道你不知,為敵沉香,其實就是違逆宗門大勢,就乃逆天而行?」

說到這裡,沈鈺哀聲一嘆:「我想爹你是知道的,只不過。你不服,你不忍,你不願,你被鈺兒仇恨蒙蔽了雙眼是吧?」

沈長福眼望明月,幽幽說道:「鈺兒,你若要走,為父不攔你,但你盡可放心,為父可取沉香三弟子之頭顱,以祭奠鈺兒在天之靈。」

孫豪眉頭一緊。

沈鈺身軀一震。

天空之中。氣勢為之一凝。

沈長福身為元嬰真君,如果要走。孫豪壓根兒就攔不祝

孫豪兩位師弟重傷垂死,心中憋了一口氣,不戰不快,不吐不快,拿住沈鈺,逼使沈長福跟自己一戰。

讓孫豪沒有想到的是。

被自己一逼,沈長福居然露出了猙獰一面。

沈長福的話,孫豪聽明白了,如果孫豪敢動沈鈺,那麼孫豪身邊的人將雞犬不寧。

想想也知道。

沈長福只要走脫,以他元嬰真君修為,如果一心針對孫豪門下的話。

青雲門勢必雞飛狗跳,爆發大亂。

扒光真君的眉頭也深深地皺了起來,沒想到演變成了如此局面,這可是他最不願看到的。

一旦沈長福一脈跟沉香一脈開始死磕。

青雲門勢必元氣大傷。

孫豪身上,氣勢節節攀升。

沈長福身上,殺氣也如同實質。

兩人都是智慧通天之輩,勢成騎虎難下,誰也不會低頭。

不過,無形之中,孫豪的目的倒是達到了。

沈長福並不能隨意脫離戰場,再度跟孫豪對峙,氣勢牽引,大戰又一觸即發。

沈鈺垂朽,已經沒有多少時日,目前的狀況,生不如死。孫豪心中,倒不是非要取沈鈺性命不可。

大戰一場,給童力古雲討個說法即可。

此戰宜速戰速決

真元狂涌,灌注丹田須彌凝空塔內。

神識一動,牽引寶塔,孫豪嘴裡一聲暴喝:「智真君,沉香也有法寶一件,請真君品鑒。」

暴喝聲中,孫豪前方,出現一座巴掌大小的迷你寶塔。

空中一個旋轉,寶塔凝空飛起。

沈長福神識一凝,看向空中寶塔。

寶塔飛空,見風飛漲。

瞬間變成高達百丈,塔底直徑三十多丈的龐然巨塔,籠罩了沈長福頭上一片虛空。

沈長福身體一晃,急速後退。

孫豪暴喝一聲:「哪裡走?」

寶塔如影隨形,追擊而來。

沈長福淡然一笑,消失在原地。

再出現,已經是一里多外。

但是,定神一看,頭頂寶塔依然絲毫不差,牢牢把他鎖定在塔底之下。

不僅僅如此,凝空而立的寶塔,此時突然放射出陣陣金光。

金光從塔底冒出,齊齊照射而下,如同一個巨大的光膜,罩向沈長福。

暗道一聲糟糕,沈長福不敢怠慢,太乙雲展一擺,身上白光一閃,護體罡氣頂了起來,盾術也頂了出來。

金光如同高溫至極的陽光,沈長福身上,白甲盾術瞬間告破,護體罡氣也生生被打散。

太乙雲展揮舞,銀月流光以攻代守,層層沖向金光,在沈長福身邊轟然相撞。

如同月光不能同太陽爭輝一般,銀月光華不是金光對手,也層層消融,陣地不停向沈長福身邊後退。

須彌凝空塔煉製以來,孫豪很少動用,主要是驅動寶塔的消耗太大,四屬性真元僅僅都只能驅動一次。

第一次動用寶塔,使用了寶塔的「鎮」字令牌,如今青老都還在沉睡之中。

現在是第二次動用寶塔,倒不是寶塔的特殊用途,不用耗費青老精神,驅動的是寶塔作為法寶本身最基本運用,塔光和本體直擊。

塔光威能沒讓孫豪失望。

第一次驅動,對上元嬰真君,就生生擊潰了真君的防禦罩,破開了真君的本命神通。

而且,塔光還自帶鎖敵功能。

太乙雲展揮動,雖然不能擋住寶塔神光,但讓沈長福有了應變時間。

沈長福身體一晃,消失在原地。

一個瞬移。

沈長福出現在遠方的海面上。

但是瞬間,他的臉上浮現出凝重的表情,看向空中。

他的正上空,龐大的寶塔依然牢牢地罩了下來。

金光閃爍,好像又在醞釀一波攻擊。

第一次瞬移被追擊可能是偶然,連續兩次被準確無誤的撲捉,沈長福知道自己今日只有正面硬撼了。

看著空中巨大無朋的寶塔。

扒光真君心中也湧起絲絲忌憚感覺。

他有感覺,寶塔威能足以威脅到他的真君之軀。

這才是沉香的本命法寶?而不是他那把奇醜無比的破劍?

孫豪的破劍給他的印象很深,昔日孫豪結丹,劍崩山嶽,崩散雷雲之威,讓他一度以為孫豪的本命法寶非破劍不屬。

但是現在,現實告訴他,孫豪的本命法寶居然不是丑劍沉香。

而是一座神奇的,足以威懾到他元嬰真君的寶塔。

好在,他神識之中,孫豪正在吞服補充真元的靈丹,想來,驅動這寶塔也屬不易,要不然孫豪孫沉香也就太逆天了。

扒光真君立場不明,孫豪真不敢大意,驅動須彌凝空塔,四屬性真元消耗一空,孫豪心中發狠,取出冥乳,喝了一口。

冥乳又稱地脈陰乳,典籍記載可以瞬間補充修士損耗的真元。

過去孫豪一直沒有捨得用,但今日不同。

大戰真君,損耗巨大,旁邊還有真君窺伺,可不敢大意。

冥乳入口即化,孫豪丹田一振,四屬性真元瞬間恢復大半。

孫豪心中大定,眼中神光閃爍,四屬性真元再度湧入須彌凝空塔之中,嘴裡暴喝一聲:「智真君,再接我一招。」

空中寶塔猛地一縮,百丈寶塔急速變化,瞬間在空中變成一個巨大的圓盤,直徑三十多丈,但只有兩丈多高的圓盤。

圓盤金光閃閃,在空中滴溜溜轉動。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