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七百六三章 一門十金丹(五更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六三章 一門十金丹(五更求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爺爺」,軒轅紅在下邊叫道:「你幹嘛?」

扒光真君氣勢又是一泄。

此時,孫豪一臉笑容,突然又揚手一招。

海面上,小章背上,小船上的沈鈺只覺的身上一輕,已經被孫豪攝了過去。

面容土色,心若死灰。

沈鈺閉上了雙眼,也不掙扎,任憑孫豪攝拿自己。

扒光真君又是一聲大喝:「沉香,你幹嘛?」

孫豪微微一笑:「不幹嘛,送他們父子團聚。」

話音剛落,沈鈺的身軀直接沖向孫豪手中的補天盤。

補天盤內一陣金光之後,蒼老的沈鈺憑空消失不見,卻是已經被補天盤攝了進去。

扒光真君稍稍猶豫了一下,孫豪已經抓走了沈鈺。

陳峰主和陳一凡但覺心中一寒。

孫豪目光掃過他們,他們居然有心驚膽戰的感覺。

生怕孫豪一不做二不休,將他們也攝取進去。

看到孫豪目光不善地看向陳峰主和陳一凡,扒光真君感嘆這小子心狠手辣的同時,也厲聲喝道:「沉香,適可而止,要不然……」

孫豪的幾個弟子,此時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對師父的性格又多了一份了解。

平常時,師父很和氣,也很少與人計較什麼得失,很多東西都看得很淡,平易近人,溫文爾雅,沒有絲毫菱角,就像是好好先生。

但是現在,真正見識孫豪對敵手段。

尤其是出手不留情,宗門老祖都攔不住地滅殺了智真君。

更是心狠手辣地斬草除根。連老邁的沈鈺都不放過。如此作為。才是標準的干大事者埃

尤其是武閑朗,一番謀划差點全軍覆沒,此時又見到孫豪大發神威,更是感覺深受教育。

小胖子朱德政則是冷汗淋漓,曾幾何時,他小胖子在師父面前死涎皮,只差沒往師父身上擦鼻涕,還好沒真正惹惱師父。要不然,豈不是糟糕透頂?

軒轅紅臉上浮現出若有若無的笑容,眼睛眯成了月牙兒,現場之中,倒是只有她隱約猜到是怎麼回事,當然此時也不會說破。

看向空中,軒轅紅又叫了一聲:「爺爺,你就省省吧,沉香知道怎麼辦的。」

孫豪掃了陳峰主和陳一凡一眼,然後看向扒光真君。雙手一拱:「真君放心,沉香今日只誅首惡。卻是不想跟他們為難。」

說完,孫豪面色一沉,沉聲說道:「大宇、德政、閑郎,爾等三人須謹記陳峰主今日恩情,日後自己去報答大恩,為師卻是不欲再管。」

娘的,還沒完沒了了,扒光真君有點頭疼的感覺。

甲板上,孫豪的三個弟子齊齊跪倒在地,向大宇沉著地掃了陳峰主一眼,朱德政嘻嘻笑道:「師父,你老的吩咐德政記住了。」

武閑朗則是隱身背後,沒有說話。

設局對付智真君,都是武閑朗在幕後策劃,但既然童力擔了過去,武閑朗就依然可以藏在暗中,到時候,倒是可以給人驚喜。

只不過此次大戰,最苦的就是童力古雲了。

武閑朗掃了一眼大海,卻發現,不知何時,霸王章已經帶著古雲童力消失不見。

混跡風雲號幾年,多次見識過霸王章神出鬼沒,武閑朗倒是習以為常。

孫豪的滔天氣勢之下,陳峰主和陳一凡都沒有了分辨的心思,過了今日,日後見到沉香一脈躲著走就是,小心點,倒是不怕沉香的三個弟子能把自己怎麼樣。

扒光真君臉上神色稍稍緩和了少許。

青雲七峰,有合作也有爭鬥,倒是正常,還有利於主峰管理,沉香一脈跟旭日峰對上,很好。

不過,沉香一脈發展太快,卻是得想辦法約束壓制一下。

眼珠子轉動,扒光真君開口說道:「沉香,現在你打也打了,殺也殺了,那我們來談談該如何善後吧,此次落霞峰損失很大,你看該怎麼辦吧。」

孫豪面色如水,面對扒光真君,毫不退讓:「真君以為應該如何?我兩位師弟重傷,隕落在即,如此損失,又該誰來彌補?」

扒光真君臉色逐漸難看:「沉香,不要得勢不講理,實話跟你說吧,小智隨我多年,感情深著呢,娘的,老子要不是青雲老祖,早就跟你開幹了……」

聲音之中,有著壓抑不住的憤怒。

剛剛沒來得及救助沈長福,甚至沒有保住沈長福一根獨苗,扒光真君心中也在窩火。

要不是軒轅紅乃是自己親孫女,又一心向著孫豪。

要不是為了青雲大局,按照他以往的脾氣,早就幹上,如果孫豪執意不讓步,說不得,剛剛好大戰一場,消消氣。

沈長福畢竟只是剛剛晉陞元嬰,戰力不足。

他就不信以自己老牌元嬰真君的戰力,還真的被孫豪孫沉香壓制不成?

爺爺發怒,軒轅紅在下邊吐吐舌頭,突然揚聲對孫豪說道:「孫豪,你沉香一脈可犯了青雲大忌,晉級金丹居然秘而不宣,是有點過分哦,以我看,疼疼快快認個錯也沒什麼,爺爺畢竟是宗門老祖,要一碗水端平的。」

孫豪看了看軒轅紅。

軒轅紅的眼睛眯成了月牙兒,小腦袋微微點了一點。

孫豪突然想到,扒光真君除了是宗門老祖,還是軒轅紅的爺爺,臉上稍稍有點不自然,神色稍稍緩和,開聲說道:「老祖,沉香一脈發展是有點快,沉香倒是不欲讓;老祖為難,願意按照宗門規矩分峰而立。」

扒光真君神色稍緩,然後說道:「除了主峰,丹不過五,乃是鐵律,沉香你自己看看,你門下都有了多少金丹……」

說完,扒光真君對孫豪身邊一個手指頭一個手指頭地指了過去:「一,二,三,四……」

好吧,越指越心驚。

不知不覺,孫豪身後,已經站了向大宇師兄弟、夏家姐妹、老賈小竹七名嫡系金丹修士,另外還有風雲號上的三位旁系金丹修士。

整整十名金丹,在孫豪身後一字排開。

勢力之強,已經能抵得上青雲門兩座老牌峰頭。

孫豪笑了笑,心中也湧上絲絲不好意思的感覺,的確是,他沉香一脈,如今一門十金丹,就算不算風雲號上三名金丹,加上老李古雲童力,也夠了十名金丹修士。

想不讓人忌諱都不成了。

扒光真君也有點瞠目結舌的感覺,娘的,不知不覺,沉香已經培養出來如此多的金丹修士了嗎?這才多少年?

怎麼好像沉香身邊的修士都不用歷經金丹之劫的嗎?

不過,瞄了一眼下邊實際上應該隕落在了金丹大劫之下而又莫名其妙復生的軒轅紅,扒光真君倒是突然明白過來。

沉香還真的可能掌握到了不為人知的能提升修士渡劫的秘術。

眼中精光一閃,扒光真君緩緩開口說道:「好一個沉香,好一個一門十金丹,我的想法是,你門下弟子,重立兩峰,一峰三金丹,沉香本人依然掛靠青雲主峰,而剩餘四名金丹,則打散到青雲各峰,如此安排,你看可好?」

孫豪微微一笑,點頭說道:「好,就依真君所言,沉香上下,必全力配合。」

扒光真君點點頭,身體騰空,開口說道:「至於你門下金丹怎麼分配,又由誰擔任新峰峰主,卻須得召開峰會,由七峰峰主加上宗門太上共同研究之後定奪,怎麼安排,到時候自知。」

孫豪點頭,說了一句:「孫豪明白。」

扒光真君此話倒是沒錯,青雲門歷來都是如此操作,但是其中自然也免不了許多貓膩。

到時候,孫豪門下,還真的不一定能當上新峰峰主。

至於孫豪,自然依然掛靠亞琴老祖真傳門下,卻是主峰之人,也不適合擔當峰主。

而且,孫豪戰力逆天,已經有了跟元嬰真君正面說話的實力,倒真的不適合擔任分峰峰主了。

孫豪明白其中關節,自然也不跟扒光真君扯皮,爽快點頭。

扒光真君面色緩和下來,孫豪能認可他的方案,他的目的也就達到了,其他都是細枝末節的事,需要求同存異,慢慢處理,頭一轉看向軒轅紅,柔聲說道:「小紅,你出事之後,爺爺可是沒睡幾個安穩覺,你姑姑她更是大受打擊,現在你是留在這裡?還是跟我一起回去?」

軒轅紅看向孫豪。

孫豪緩緩點頭。

軒轅紅眼睛眯了起來,笑著說道:「爺爺,小紅也好幾十年沒見過你們了,自然是先回去青雲門了……」

扒光真君搖頭,心說明明才兩三年沒見,這丫頭,又開始犯迷糊了。

扒光真君一招手,帶領剩餘的金丹真人還有軒轅紅破空而去,消失在了月夜之中。

風雲號上,爆發出驚天歡呼。

所有修士,都一臉仰慕,一臉激動地仰望空中的沉香大人。

今日,他們親眼目睹了一場並不對等的元嬰級別大戰。

沉香大人以真人修為,硬撼智真君。

從頭到尾,沉香大人半點不落下風。

開始對戰,便戰成旗鼓相當。

最後,又擲出本命法寶,強悍斬落智真君於大海之上,威懾住了扒光真君,獲得了徹底的勝利。

通天戰力,越階而戰。

冠絕同階,不外如是。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