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七百七一章 白絹古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七一章 白絹古雲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 青雲第八峰:浩然峰。

青雲第九峰:矬錘峰。

兩峰俱都是絕世聖峰重立,重立之時,各顯奇特之處。

要不是沉香真人金丹之力通天,能不能立起兩峰還是兩說。

兩峰重立,青雲大賀。

慶典持續了兩天,此後,沉香一脈徹底忙碌起來。

浩然、矬錘重立。

\豬\.Com

青雲主峰昭告各峰築基、鍊氣修士,可於兩月之內加入新峰,成為新峰修士。

昔日彩雲峰新立之時,青雲門女修加入不少,但總體來說,入峰修士並不是很多,正因為如此,一直到現在,彩雲峰依然修士不多。

但此次不同。

沉香一脈,一門十金丹。

浩然,矬錘二峰俱都是絕世聖峰而立。

沉香真人更是位列峰議。

如此聲勢,加上孫豪一系列驕人戰績,讓浩然、矬錘二峰很是吃香,不少修士都紛紛來投。

旭日峰博文,帶領三千同門投入浩然峰。

關敬啟、代軍帶領兩千甘谷嶺戰役同澤分投浩然、矬錘峰。

風雲號修士根據兩峰特點,入籍兩峰。

兩峰新立,事情千頭萬緒,各種人事安排,各種事物安排,哪怕青雲門修士熟門熟路,並不陌生,但完全處理下來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孫豪幾個弟子,忙前忙后。

就連一向性喜清凈的雲紫煙也被夏家姐妹拉到浩然峰幫忙。

而潔貝爾也正式以朱德政道侶身份進駐矬錘峰,幫忙處理事務。

兩峰重建,熱火朝天。

忙忙碌碌。

孫豪倒是安靜了下來。安心在彩雲峰洞府或者是青雲主峰的洞府之內打坐修行。

兩峰具體事宜。孫豪不用也不會插手。

晉級金丹後期之後。孫豪歷經幾場大戰,尤其是對陣天狼真君和智真君,更是讓孫豪若有所悟,正好趁此機會消化一下大戰所得。

「煉」室暫時停止運轉。

一方面是資源消耗太大,有點負荷不起,因為連續開啟「煉」室,身為金丹後期真人,孫豪身上。除了一些緊要資源之外,居然沒有太多的積累。

如此狀況,孫豪感覺不是很妥當,須得改變一番。

當然,停止煉室運轉的主要原因還是孫豪自覺自己的修鍊進步過快,需要真實時間之中仔細打磨一番。

孫豪歷來重視根基,雖然目前沒有根基不穩的現象,青老也沒提醒他使用煉室要適可而止,但孫豪本能地覺得不妥,稍作修改。

再說。對戰沈長福時,孫豪驅動須彌凝空塔對敵。

對敵之後。孫豪發現須彌凝空塔內的生靈再度遭受滅頂之災,如同天崩地裂一般,很多地方一片荒蕪。

而「靈」室之內,孫豪無意之間又看到了師父青老刻畫的兩字划痕,依然是「尚之」二字。

如果說第一次,青老可能是隨手刻畫,但連續兩次出現,孫豪就稍稍疑惑起來。

沉睡之中的師父要告訴自己什麼呢?

種種原因,讓孫豪暫停了煉室修鍊,開始真正的打磨自身。

三年時間,悠忽而過。

三年內,孫豪很少露面,金丹真人閉關,一閉經年,倒也不足為奇。

但三年之中,孫豪倒是分別在浩然峰和矬錘峰呆了一段時間,進入兩峰藏經閣和一些特殊地點,學習了一些兩峰特有的「煉陣」和「煉器」傳承。

三年過後,孫豪悄然離開青雲。

肉身騰空,孫豪騰雲駕霧,風馳電掣一般,直奔老家孫家鎮,也就是蘭林鎮而去。

修士修行苦,一去已百年。

不知不覺,孫豪離開蘭林鎮又是幾十年了,也不知自己的弟妹可還安好,爹娘的墳塋可還有人打掃。

一個多月之後,朦朧夜色之中,孫豪來到了蘭林鎮的上空。

蘭林鎮經過幾十年的發展,已經越發的繁榮,小鎮擴充了三四倍不止,蘭林鎮孫家已經成為當地真正的望族。

孫小虎如今已經變成了孫老虎,皓首白須,兒孫滿堂,好在孫豪傳下的養生功法不錯,如今身體倒還安好。

爹娘的墳塋打掃得十分乾淨,輪值的夏家子弟十分虔誠,竹屋泛黃,但依舊聳立山崗雙親墳前,當年隨手種下的松柏已經長成了參天大樹,月光之下,一片稀疏。

隨手一揮,守墳修士沉沉睡去。

孫豪低聲說道:「爹,娘,小豪來看你們了……」

三叩九拜,虔誠上香,隨手點燃了香紙。

天亮十分,返回孫家祖堂,參拜列祖列宗,並在自己的畫像之前,放置法劍一枚,祖堂之中,稍作布置。

沒有驚擾孫小虎,孫豪抽身而退,身軀空中一閃,出現在了古強墳前。

朝陽之中,古強墳前,一白衣纖弱女子,手拿竹掃帚,正一絲不苟,虔誠掃墓。

孫豪凝立半空,默默觀望。

一直到女子掃完古強之墓,恭恭敬敬叩頭之後,孫豪這才開口說道:「弟妹,別來無恙。」

白絹猛地抬頭,看向空中,看到了凝空而立的孫豪,心頭微微一震,身體微微一屈,躬身施禮:「張絹見過沉香真人。」

孫豪點點頭,空中一飄而下,落在古強墳前,躬身鞠躬,三鞠到底,嘴裡說道:「古叔,小豪來看你了。」

張絹眼睛之中閃過絲絲感激,輕聲說道:「謝謝真人。」

古雲在世之時,曾經背叛過孫豪。

孫豪身為高高在上的金丹真人,能如此念及情分,對古雲之父鞠躬,卻也相當難得。

孫豪拜過古強之墳墓。轉頭看向張絹。臉上浮現出淡淡笑容:「弟妹守墓。已然三年有餘。」

朝陽之中,白絹白皙的臉龐上,青素而淡然,微微欠身說道:「小雲在世之時,常說對不住公公,常常介懷自己未能盡孝膝下,那日,小雲讓妾身過來看看……」

說到這裡。白絹的聲音稍稍哽咽。

她到了這裡,不久之後,青雲門傳來消息。

古雲古真人和大力真人童力一同外出覓寶,不幸隕落,卻是天人永隔。

聽聞消息之後,想起古雲的遺憾,遂在古強墳前接廬而居,為古強掃墓,不知不覺,一晃三年。

「道侶本是同林鳥。大難臨頭各自飛」,孫豪眼望遠方。悠悠說道:「弟妹如此重情重義,小雲卻是必須牢記你的恩情。」

白絹臉上一黯,輕聲說道:「沉香真人,小雲在世的時候,多有得罪,還請真人多多擔……」

多多擔待四字沒有說完,白絹一雙美目猛地睜得溜圓,不敢置信地看著身前。

古雲一臉笑容,對她張開了雙臂,雙眼之中,一片柔情,嘴裡輕輕叫道:「小絹……」

死而復生?

意外,驚喜,激動,幸福……百味湧上心頭,白絹叫了一聲:「小雲」,合身撲進了古雲的懷中。

兩人相擁,又哭又笑。

半響之後,才想起現場還有孫豪這個觀眾。

白絹扭扭捏捏,一臉緋紅,捏了古雲一把,把頭垂了下去。

古雲向孫豪投來感激的目光,然後,拍拍白絹的肩膀說道:「小絹,隨我一起拜見父親吧。」

一日之後,須彌凝空塔內。

塔中塔前,一棟莊園之內,白絹好奇地問道:「小雲,這是豪哥的本命法寶?」

古雲點點頭,笑著說道:「神奇吧。」

笑完,對莊園外邊數千畝靈田一指:「這回,我變成真正的靈農了,小絹你看,這些靈田都是我的功勞。」

看著長勢良好,十分興旺的靈田,白絹臉上露出燦爛的笑容,輕輕錘了古雲一拳,說了一句:「得瑟吧你。」

然後,白絹又說道:「這麼說,其實你一直沒有背叛豪哥?」

古雲笑笑,摸摸她的小鼻子:「豪哥待我如同親哥,是我真正的親人,你覺得呢?」

白絹又在他胸部捶了一拳,嘴巴翹了起來:「既然你現在好好的在這,為何宗門會對外宣布你已經隕落了呢?還有,你留在宗門的命燈不是也已經毀了嗎?」

古雲心有餘悸地說道:「真君之威不可抗,我也沒想到沈長福已經成就真君,嚴格說來,其實我現在已經隕落,不過是大哥用特殊辦法,讓我以特殊形態重新活了過來。」

說完,古雲真氣運轉,額頭之上,出現一個大大的「將」字。

指指自己的額頭,古雲笑著說道:「豪哥的本命法寶自成一界,自成法則,就在我丹毀人亡的時候,豪哥將我收進了塔內,給了我一個塔將的身份,幫我渡過了難關。」

好奇地摸著古雲的額頭,白絹問道:「將字這麼神奇,居然能讓你起死回生?」

古雲笑笑:「塔內法則而已,不過,小絹,你要知道,有所得就有所失,我重新活過來了不錯,但是,從此以後,我的修為達不到一定高度,卻是很難從塔內出去,現在,就算是豪哥把我攝出塔去,我的活動範圍也限制在了豪哥的神識籠罩範圍之內。」

白絹驚疑地說道:「也就是說,被限制了人身自由,哪裡都去不得?」

古雲點點頭,又搖搖頭:「塔內空間不小,足有幾國大小,山川河流,江河湖泊,一應俱全,我倒是隨處可去。」

白絹小手拍拍胸脯,嘴裡說道:「那還差不多。」

說完這句,白皙的臉龐瞬間通紅,白絹左右看看,輕聲問道:「那,小雲,我們兩的一舉一動,該不會都落入到豪哥的神識之中去吧,那樣豈不糟糕?」

古雲一怔。

塔內,響起了孫豪的哈哈大笑聲:「你們儘管方便,我沒那麼無聊偷窺你們辦事,哈哈哈哈。」

白絹臉如滴血,古雲苦笑不已。未完待續。

  • (快捷鍵:←)
  • 九煉歸仙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