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七百七二章 小婉之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七二章 小婉之心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旭日峰,一間普普通通的洞府之內。

一身素衣,髮髻高盤的小婉盤膝而坐,杳杳熏香之中,恬靜的臉上,盡顯嫵媚。

青煙一繞,漣漪閃動。

一個身影,無聲無息出現洞府之中。

感受到洞府之內的變化,小婉美目一睜,看清來人,眼中不由露出驚喜交加的神色。

跟青木宗之時沒有太大變化的孫豪,出現在了她的洞府之中。

此時的孫豪,面色較為複雜,淡淡的笑容之中,透有絲絲苦澀的味道。

盈盈起身,小婉微微欠身,對孫豪施禮,脆生生說道:「沉香大人,好久不見。」

孫豪回了一句:「小婉,好久不見,近來可好?」

小婉微微搖頭:「不瞞大人,小婉近況不是很好,大力隕落,影響力逐漸消退,大力在世之時,多與沉香不利,如今多有修士苛責小婉,甚至是有修士欲要納小婉為妾……」

孫豪虎目之中,精光一閃。

氣勢一放,隨即隱藏。

感受到孫豪身上氣勢的變化,小婉臉上一慘,凄然屈膝,跪倒在蒲團之上,輕聲說道:「沉香大人,小婉早就等待大人前來,不知大人為何三年才來,三年來,小婉度日如年。」

說話之間,臉上湧起了無限委屈,眼淚婆娑,滴滴落在了蒲團之上。

孫豪靜靜地看著小婉落淚,心中湧起絲絲不忍,輕輕一嘆,開口說道:「小婉,我視古雲童力為兄弟,你不該讓他們涉險,遭遇殺身大禍。」

小婉跪倒在蒲團之上。低聲輕泣,沒有說話。

孫豪繼續說道:「你也不該讓閑郎設計,算計沈鈺,跟落霞峰一脈勢成生死。」

武閑朗雖然沒跟孫豪坦白事情的來龍去脈,但孫豪卻推斷得出,自己落難萬魂之島之後,一系列事情有小婉的影子在裡邊。

面對孫豪的兩個不該。小婉低聲說道:「小婉錯了。」

孫豪聲音柔和了許多,輕聲說道:「我知小婉乃是為孫豪設想,為孫豪所謀,但是小婉,你要明白,孫豪心在大道。志在修仙,眾多謀划,不過鏡花水月,卻是陡亂道心……」

小婉匍匐在蒲團之上,逐漸停止了輕泣之聲,逐漸恢復了平靜,安靜地聽著。

最後。孫豪說道:「小婉,如今童力……」

沒等孫豪把話說完,小婉匍匐在地上,平靜地說道:「沉香真人。你說出了你的心裡話,說出了你的志向和願望,小婉也有話想說。」

孫豪微微一愣,然後說道:「但說無妨。」

小婉平靜而清晰地,悠悠開口說道:「小婉少小離家,仙道崎嶇,艱澀苦難。差點絕了道途,萬念俱灰之際,小豪你給了我希望。給了我新生。」

孫豪也回想起了青木宗的日子,心中湧起了絲絲柔軟。

小婉的聲音之中也好像在回憶當日。說話的聲音也微微顫抖,語氣之中好像有著絲絲無奈:「可是同時,小豪你也把我和大力揉到了一起,讓我和大力結成了雙修道侶……」

孫豪臉上浮現出錯愕神色,嘴裡說道:「小婉,這有什麼不對嗎?我看你對大力很好,大力也很依賴你,這不是很好嗎?」

頭低垂,輕輕搖動,小婉幽幽說道:「少年不知情滋味,小婉把大力當成了弟弟,大力把小婉當成了母親,有道侶之情,但更多的卻是相互依靠的親情。」

孫豪臉上露出較為尷尬的表情。

到現在為止,什麼是男女道侶之情,孫豪依然不甚明了,當時,到真是沒有留意那麼多,不過事已至此,小婉提起如此往事,不知是何用意。

沒有看到孫豪臉上的表情,小婉繼續說道:「後來,我們南下院在小豪的幫助下,修為突飛猛進,我也在小豪的指導下,辦起了竹林苑,那時的我們,年少而熱血,雖然艱苦,但每每回想,點點滴滴,依然溫馨。」

孫豪也不由想起了青木宗的日子,師兄弟們相攜相進,同歡笑,同悲喜,溫馨在心。

現在回頭一看,昔日南下院四兄弟,鍾林早就掉隊,近況不知,古雲童力則差點身隕道消。

許多唏噓。

小婉的心情,孫豪表示理解,但小婉說著說著,孫豪發現有點不對了。

「其實,那個時候,在小豪的帶領下,我們一起發展,一起創業,小婉心中,已經對小豪有了別樣情愫」,小婉低著頭,看不到她的臉色,但是聲音有點顫抖:「或許開始只是敬佩,只是感恩,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小婉已經在挂念小豪了。」

孫豪臉上發紅,欲言又止,最終沒有說話。

小婉繼續說道:「後來,你和大力進入龍雀秘境,小婉倍覺擔心,害怕你們兩人從此一去不復返,那時,小婉才隱隱發現自己的不對,也才隱隱明白過來,而且,而且……」

說到這裡,小婉聲音頓了一頓,有點哽咽,最後才說道:「而且,秘境回來之後,大力好像也有所發現一般,自那以後,甚少跟小婉雙修。」

孫豪身軀微微一震,實話說,小婉不說,孫豪壓根就不會想到這一茬。

小婉匍匐在地上,悠悠說道:「秘境之後,小婉自知情緒不對,十分惶恐,呆在大力身邊,不敢有片刻離開,但有的時候,有的心情,卻是自己也管不住,後來,後來……」

小婉頓了頓,聲音提高許多:「後來,甘谷嶺一戰,小豪被人暗算,生命垂危,遠走他鄉,小婉心如刀絞,不知自己有生之年能不能再見小豪,心中更是氣憤難平,於是,找到閑郎,設計暗算沈鈺,並針對落霞一脈展開布局……」

孫豪心中,如同打翻了五味瓶一般,站在小婉面前,不知該說什麼好。

事情的原委是弄明白了。

但結果讓孫豪覺得尷尬無比。

「小豪,你怪我也好,怨我也好,事已至此,卻是已經無法挽回」,小婉聲音之中有些凄苦,泣不成聲:「我也沒想到,沈長福一脈會厲害如斯,古雲童力會雙雙隕落。」

看看目前僅僅築基後期,修為已經嚴重滯后的小婉,聽到她凄凄切切的哭訴之聲,想及她話中之話,孫豪心中,不由是百感交集。

小婉體質特殊,沒有特殊功法,也如果沒有雙休的話,修為還真是會無比緩慢。

如果小婉是魔修,精通採補之道,修為進境絕對不會在孫豪幾個弟子之下。

因為不滿她擅作主張,對抗落霞一脈,孫豪冷了她三年,實際也耽擱了她三年。

直到現在,孫豪才明白,小婉之所以處處針對落霞峰,實際還是跟自己有關。

有些事,孫豪可以不在意,可以大度不去計較,但不代表身邊人不計較,尤其是女人。

看著匍匐在蒲團之上,微微顫抖,低聲輕泣的小婉,孫豪心中一軟,正準備說話。

洞府之外,傳來了一陣嘈雜之聲。

腳步聲傳來,同時又有修士大聲叫道:「童小婉,想好沒有,我大哥身為金丹真傳,瞧上你,那是你八輩子的福氣,不要推三阻四了,今日,非得給個答覆了……」

小婉抬頭,看向孫豪。

嫵媚的臉上,梨花帶雨。

小婉容顏了得,乃是魅惑之體,被人瞧上,也算正常。

但是,現在居然被人殺上門來,猶如當年陳一凡逼婚紫煙師父一般被人逼婚,孫豪頓時覺得心頭冒起無名業火。

臉色一寒,孫豪沉聲說道:「讓他們進來。」

說完,身體一轉,背對洞府,雙手背負,傲然立於洞府之中。

小婉臉上閃過絲絲紅暈,抬手抹去臉上淚痕。

洞府之外,有幾個修士正在大聲叫嚷:「童小婉,我們知道你在洞府之中,不要躲了,乖乖出來給個答覆吧,我們師兄弟已經等不及喝喜酒了……」

小婉一抬手,打出幾個法訣。

洞府應聲而開。

四名修士魚貫而入。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