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七百七九章 渾水放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七九章 渾水放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想了想,孫豪靜靜在地底,並沒有馬上行動。

半個時辰之後,孫豪心中一動,鬼體遁地更深一些。

神識之中,為首五嶽洞金丹修士耳朵輕輕晃動,五名金丹修士身上,氣勢遙相呼應,隱約成陣。

而山林前方,一道白影若有若無,飄了過來。

黃道宗,皇道緣。

山林後方,則出現一名玄衫少年。

白華門,康樂其。

兩宗頂尖修士攜手而來,目的自然是跟孫豪一般,想藉此空擋,落井下石,打掉五嶽洞金丹,獲取積分。

更讓孫豪覺得有意思的是,距離他不遠處的地底,萬劍宗劍百鍛也悄然出現,蓄勢待發。

看來,聰明人著實不少。

中檔宗門的頂尖修士居然不約而同地趕來打獵。

而五嶽洞金丹修士就成為了獵物。

潛入更深,完全掩藏自己的氣息,孫豪心中想到,既然如此,那麼歸一宗和齊天宗會不會乘機攻擊中檔宗門的駐地,獲取戰旗呢?

心神一動,孫豪驅動了手腕上的碧血環。

隱約傳遞出小心提防的信息之後,孫豪把注意力轉到了山林之中的戰場之中。

山林大戰已經瞬間打響。

巨大的金丹真元能量四溢,山林樹木片片倒塌,不少地方燃起了熊熊烈火。

大火迅速蔓延開去。

大地震蕩,山風呼嘯,金丹之威,足以改天換地。

孫豪神識之中,劍百鍛在地底之中,如浮萍漂浮,但靜心凝氣。沒有出手,在等待機會。

上空,五名五嶽洞金丹實力雖然稍弱,但是實力平均,接陣而戰,如同五座山嶽,聳立半空。偉岸挺拔,不可輕易撼動。

五嶽洞以五座高山而得名,五嶽洞修士觀五嶽而創五嶽衝天大陣,大陣展開,如同五嶽衝天,進可攻。退可守,妙用無方。

兩名真君實力修士圍住五人猛攻,大戰連連,一時半會兒,難分勝負。

皇道緣全身白衣,如同紙片,也如同鬼魅一般。身體輕巧無比,來無影去無蹤,攻擊羚羊掛角,每每能出其不意。

康樂其則如同豹子一般。迅捷無比,進退之間充滿力感。

五嶽洞五名金丹剛剛被歸一宗兩名真君戰力修士圍攻,並未能完全恢復過來。

一番激戰之後,首先有點支撐不住了。

不得不拿出自己的壓箱底手段。

為首修士一聲斷喝:「懸日月,出印統乾坤,百川宗渤澥,五嶽輔崑崙……」

隨著他的斷喝。五名修士齊齊張嘴一吐,吐出了自己的本命法寶。

同樣大小,五種顏色。五方印章隨口噴了出來。

東嶽印,色青。五嶽之長。

西嶽印,色白,五嶽之險。

南嶽印,色紅,五嶽之秀。

……

五方大印,懸於空中,化為五座大山,衝撞,擠壓,向皇道緣和康樂其兩人攻了過去。

五方大印氣勢雄偉,塞滿了前方空間,皇道緣和康樂其有點騰挪不開。

而且,五方大印結陣,五嶽之威盡顯,兩位真君戰力也不得不暫避其鋒芒。

皇道緣悠忽飄起,如同被大山雄風吹拂的落葉,輕飄飄地飄了開去,而康樂其卻如同捷豹,幾個跳躍,也遠遠跳開。

逃離五嶽戰場,皇道緣和康樂其遙遙對望一眼,點了點頭,也開始動用自己的拿手絕技。

皇道緣伸手一招,手中出現一章黃色符紙。

地底孫豪,心中不由微微一動,黃道宗以符篆之術見長,皇道緣居然煉製了靈符作為本命法寶,是為本命靈符,看來,日後如果有機會,卻是得去黃道宗學習一番符篆之術了。

康樂其則是一伸手,拿出一根通體雪白的玉笛,兩手一橫,橫在了嘴邊。

地底劍百鍛手中握劍,輕輕顫抖,好像是有點興奮,躍躍欲試。

孫豪心中一動,神識一催,腐朽,蒼涼的氣息從身上一閃而過。

劍百鍛稍稍疑惑地向地底探來,但是沒有任何發現,以為是自己的錯覺,搖搖頭,繼續關注空中的金丹對決。

五方大印,對上本命靈符和潔白玉笛聯手,勝負難料。

五方大印如山,結陣,但並不主動攻擊,不動如山。

五嶽洞金丹知道,只要能防住一段時間,對手久攻不下,就會擔心戰旗不穩而自動離去,並不需要死磕。

皇道緣和康樂其自然不敢如此無功而返,驅動兩件本命法寶向五嶽大印狂攻而至。

康樂其嘴吹玉笛,天空之中想起陣陣古樂,形成一陣陣音波,沖刷五座大山。

皇道緣的靈符則是不停幻化出一張張符篆,飛攻五座大山,符篆攻擊方式也是五花八門,居然有火、金、土三系法術,一陣狂轟濫炸。

金丹大戰,蒼天為之傾斜,大地為止龜裂,光芒四散,激能四溢。

大山燒起了熊熊大火,湧起了陣陣濃煙。

濃煙會遮掩普通人的視線,會讓凡人窒息,但是,對金丹真人卻是沒有什麼影響。

對戰修士也沒有人留意濃煙,身軀跳躍騰挪,沒把些許煙霧放在心上。

但是,隨著戰局的進行。

五名金丹修士感覺到了絲絲不妥。

或許是因為大山之中有特殊植物的緣故,衝天而起的陣陣濃煙居然讓金丹修士有了呼吸不暢快的感覺。

居然有了絲絲窒息的感覺。

感覺雖然不是很舒服,但是金丹真人們也沒放在心上,金丹真人完全可以內呼吸,既然濃煙吸入體內很不舒服,那麼不吸就是了。

兩名實力強勁的真君勢力金丹,圍住五座雄偉大山好一頓猛攻。

地底,劍百鍛無語至極地看著自己手中的百鍛劍,心中湧起十分奇怪的感覺。

萬劍宗劍修除了本命之劍以外,通常情況下,都會使用普通的百鍛之劍對敵,究其原因乃是普通百鍛劍能更好的修鍊劍修戰鬥能力。

但是現在,守在地底的劍百鍛很驚訝地發現,不知不覺,不知什麼時候,自己手中的百鍛劍已經生鏽了。

百鍛劍雖然普通,但是應該也不會隨隨便便就生鏽腐蝕吧?

為何會這樣?

劍百鍛不由想起了前不久一晃而過的悠久滄桑氣息,心說,這地底該不是有些什麼蹊蹺吧?

神識來回掃動,但是依然沒有半點發現。

地底空蕩蕩的,沒有任何異常。

天空大戰,激戰半個時辰。

劍百鍛已經換了四把百鍛劍。

每一把劍都沒能堅持多久,就跡斑斑。

劍百鍛百思不得其解,心頭只能暗罵歸一宗奇特的地理,奇特的地下環境,居然會強烈腐蝕鐵劍。

還好他鐵劍準備得夠多,要不然就只能動用本命飛劍了。

再不過,劍百鍛現在心中還隱約有點發虛,有點不敢把自己的本命飛劍亮出來。

他娘的,要是這地兒的奇怪環境能腐蝕本命飛劍的話,豈不是糟糕透頂。

劍百鍛也不是沒想過是有人在暗中搞鬼,只不過,以他的能耐都沒能發現搞鬼的修士,沒能發現腐蝕的源頭,應該就是自然現象吧。

如果真有人搞鬼的話,劍百鍛也不得不說一聲佩服,佩服來人的隱遁能力,更佩服來人的神奇手段。

相比地底劍百鍛,空中大戰的五名五嶽洞修士心中則是叫苦不迭。

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天空濃煙之中夾雜著奇異的氣流,居然在潛移默化地,不斷消弱五方大印本體,讓五方大印壓力倍增。

看樣子,倒是很有可能是康樂其潔白玉笛吹出的音波在搞鬼。

感嘆潔白玉笛的厲害,五嶽洞修士發現自己越來越不利,戰至半個時辰,五嶽大印居然有點抵擋不住了。

要不是該死的腐蝕作用,五方大印絕對不會如此輕易被攻破。

康樂其一邊閃動身軀,一邊吹奏玉笛,心中也在暗自叫苦。

該死的濃煙,不僅僅讓他很不舒服,而且,還能影響到他的「白龍笛」,潔白的笛身上居然浮出了一顆極小極小的斑點。

為何如此?

康樂其試圖找出根源,但是一無所得。

好像就是下方山林之中,植物燃燒,夾雜了特殊氣味,腐蝕了白龍笛一般。

但是「白龍笛」乃是蛟龍之筋輔以白玉寒鐵等天材地寶煉製而成,怎麼會,也怎麼可能被普通植物的氣味所能腐朽的呢?

現場唯一沒有受到影響或者是受到影響不大的乃是皇道緣,本命靈符的煉製雖然需要用到五金,但是含量極少,短時間內,倒是沒有出現被腐朽的現象。

本命靈符影響不大。

五方大印受到的影響巨大。

是故,半個時辰下來,五嶽洞金丹修士們發現自己有點擋不住了。

五方大印如果不及時收回,怕會根本受損。

當然,如果他們此時被強行驅逐,那麼毫無疑問,五嶽洞此次宗門排位戰就會一無所得,排位倒數了。

絕對不能輕易排位倒數第一,一旦倒數,就很有可能被擠下八大宗,淪為三流宗門去。

五修同心,相互對望一眼,兩名修為較低的五嶽洞修士眼光一寒,狠歷眼神一閃而過。

空中五方大印突然光芒大作,五道強光猛射天空。

五名五嶽洞金丹修士同時後退。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