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七百八零章 小貓深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百八零章 小貓深藍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五方大印如同迴光返照,爆發強光,突然能量大增。

事出反常,皇道緣和康樂其不敢怠慢,飛速後退。

五方大印強光之中,猛地收縮,其中三方大印飛射而回,沖向三名五嶽洞修士。

而其他兩方大印卻化為兩道流光,沖皇道緣和康樂其飛射而去。

皇道緣和康樂其還想著從五嶽洞手裡撈積分呢,是故雖然在,但是並沒有跑出多遠,依然對五嶽洞修士虎視眈眈。

兩道流光銜尾而追。

不知道流光有什麼名堂,感覺不妥,他們倒是始終跟流光保持了一定的距離。

五嶽洞五名金丹陣型一變,三名收回了大印的修士擋在了前方。

而後邊兩位本身實力最弱的修士,此時正緊閉雙目,嘴裡念念有詞,全力催動兩方大櫻

皇道緣和康樂其飛速閃躍,始終不讓兩道流光追上,等待兩道流光耗盡威能。

但是,閃躲之間,隨著位置變動,兩人不可避免的有時會相互靠近一點。

就在兩人距離不遠的時候,五嶽洞兩名修士眼☆中狠色一閃而過,同時暴喝:「西嶽印,北嶽迎…爆……」

一聲驚天巨響。

西嶽和北嶽兩方大印在空中轟然相撞。

巨大的爆炸氣浪瞬間將皇道緣和康樂其湮滅。

兩位五嶽洞修士氣息一散,萎靡下去,嘴角溢出血絲。

轟然爆炸就爆發在五嶽洞修士前方。三名五嶽洞金丹不敢大意。紛紛撐起防禦罩。擋在兩人前方,為他們遮擋前方爆炸的巨大氣浪。

爆炸聲中,皇道緣和康樂其緊急撐起防禦,手段急出,心中卻暗罵不止。

居然會自爆本命法寶,要不要這麼拚命。

皇道緣和康樂其也只想驅逐出去兩名五嶽洞修士,獲取一些積分,倒是沒想死磕。這下好,五嶽洞修士居然如此剛強,直接拿大招招呼他們。

不得已,只能儘力防禦,頂過本命法寶爆炸之後,再行追殺了。

三名五嶽洞完好金丹也緊急布防,保衛身後兩名本命法寶爆炸受損的同伴。

只是,防禦圈剛剛撐起。

修為稍高,已經達到半步金丹的領隊修士,一聲暴喝:「誰?老四小心。」

老四也就是西嶽印修士身後。地面猛地裂開,一名修士。猛地沖了出來。這修士人劍合一,劍氣衝天,瞬息而至。

西嶽印修士一聲暴喝,勉力撐起防禦盾。

但是,劍氣衝天而來,防禦盾剛剛撐起,馬上,西嶽印修士稍稍一頓,遽然受到打擊一般,防禦盾瞬間被擊潰。

人劍合一,「噗」的一聲,鐵劍從西嶽印修士的胸膛一貫而過,劍百鍛隨手一揮,西嶽印修士頭顱衝天而去,鮮血狂噴。

西嶽印金丹修士,隕。

五嶽洞修士們齊齊悲呼一聲「老四」,各種攻擊沖站在當場的劍百鍛狂瀉而去。

劍百鍛心中,百思不得其解。

明明斬殺了一名五嶽洞金丹,但是為何自己沒有任何感覺,好像是沒有得到積分一般,為何如此?

沒等他想明白原委,各種攻擊已經瘋狂湧來。

不敢怠慢,身軀一震,鐵劍衝天,帶動他的身軀,飛速上升,如同火箭沖空,劍芒閃爍著,劍百鍛一擊而退,遠遁而去。

五嶽宗金丹擊退劍百鍛齊齊看向失去頭顱,但依然挺立當場的西嶽印金丹,暗中齊齊露出了悲哀神色。

只是,沒等他們收拾西嶽印金丹的遺體。

猛地,領隊東嶽印金丹睜大了雙眼,驚駭地看向北嶽印,另一名已經自爆了金丹的兄弟,失聲問道:「老五,你怎麼了?」

北嶽印金丹臉上全身發綠,臉上露出絲絲苦笑。

撲通一聲,向前撲倒在地,生息全無。

怨毒地看了一眼爆炸氣浪之中的皇道緣和康樂其,仰天一聲大吼:「劍百鍛」,東嶽印金丹收起兄弟遺體,暴喝一聲:「我們走。」

三名僅存的五嶽洞金丹迅速衝進大山之中,身影越去越遠。

山林之中,一隻蝴蝶大小的小鳥被猛地驚起,倉惶而逃,只是慌不擇路的關係,小鳥逃走的方向居然跟五嶽洞修士大致雷同。

本命法寶自爆,威能不校

皇道緣和康樂其一時沒能撤離出來,只能眼睜睜看著煮熟的鴨子飛走,心中自然也是百般不甘。

皇道緣也是一聲歷喝:「劍百鍛,好不要臉。」

自己打生打死,居然被劍百鍛收穫了戰鬥果實,能不氣才怪。

遠處,劍百鍛站立在跡斑斑,馬上就要報廢的百鍛劍上,臉上露出哭笑不得的表情。

娘的,自己好像被背黑鍋了。

西嶽印老四暫且不說,是不是自己的戰功還得兩說,但他娘的,他賭咒發誓老五北嶽印跟自己半毛錢的關係也沒有。

也就是說,戰鬥現場,還隱藏了一個高手。

隱藏能力還在他劍百鍛之上,手段詭異還在他劍百鍛之上的高手。

無聲無息陰死了北嶽印,很有可能還搶走了西嶽印的隱藏高手。

最鬱悶的是他劍百鍛還替此人背了黑鍋。

他娘的,劍百鍛英俊的臉上也浮現出一層寒霜,感覺心裡不是個滋味埃

不過,心中也在疑惑,暗中高手會是誰呢?

沒等他想明白,突然手上一震,一枚小劍出現在手上,嘴裡清喝一聲不好,不敢怠慢,御劍破空,疾飛萬劍戰旗方向。

剛剛沒飛出多遠,跡斑斑的鐵劍居然在空中層層龜裂,徹底解體,嘴裡嘀咕一聲見鬼,輕輕一聳肩膀,背上木匣一震,一柄天藍色飛劍飛了出來,足尖一點飛劍,劍百鍛風馳電掣,向萬劍宗戰旗方向飛了過去。

皇道緣和康樂其披頭散髮,衣衫不整從大爆炸之中沖了出來,放眼一望,此地已經一片廢墟,就連衝天大火,也在大爆炸之中被生生炸熄滅了。

兩人對望一眼,心有不甘,但也沒有多做停留,肉身騰空,飛快向自己宗門戰旗的方向疾飛而去。

地面,一個若有若無的,淡淡的身影冒了出來,頭也不回,急沖青雲戰旗方向。

高空歸一道場之內,氣氛相當壓抑。

英雄帖響起了兩次英雄歌。

蒼涼悲壯的英雄歌在歸一道場之中久久回蕩:「修短各有期,生死難別離。場此一坯土,泉址會相隨。自古英雄多孤單,命運難濟隨人好,花照開,人不見,證得涅盤果……」

雖然早有心理準備,知道排位戰非同小可,但是這才剛剛第一天,居然就隕落了兩名前途無量的金丹後輩。

所有元嬰大能們,不覺心有戚戚。

尤其是五嶽洞戰舟的元嬰真君,此時更是面沉如水。

五嶽洞的形式,可以說是不利到了極點。

戰旗被奪不說,還直接隕落了兩名金丹後輩,說不定此次南大陸排位戰就會位列倒數。

歌聲過後,英雄符上,五嶽洞兩名金丹的名字已經黯淡無光。

戰局發展太快,排位金丹修士戰鬥能力都即為強悍,元嬰真君又受到規則約束,不能直接干涉戰鬥。

壓根就來不及伸手相助。

當然,經過前幾屆的教訓之後,類似現在這種直接斬殺金丹獲取得到的積分卻並不當場顯示,而是作為隱藏積分,到最後一起累加到戰隊積分之上。

這樣的好處,就是可以避免許多不必要的宗門紛爭。

金丹戰場,什麼事都有可能發生,有時候,看到的就不一定真實,有的時候,戰隊積分會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只不過,此次戰鬥,過程比較明顯。

五嶽洞元嬰真君,看向萬劍宗戰舟的眼神已經是頗為不善。

不管怎麼說,劍百鍛都是最大的嫌疑對象。

沒人懷疑到孫豪身上。

孫豪此時已經返回了青雲駐守的戰旗大陣之中。

並且,孫豪此時,還正看著小火和小章,有點頭暈的感覺。

為了保證戰旗安全,孫豪把小火小章留在了大陣之內。

不過,等孫豪從外邊轉了一圈回來,卻很意外地發現,大陣之內,小火和小章不知從什麼地方抓來了一隻小貓,正在圍著小貓團團打轉,一副興趣十足,十分好玩的樣子。

小貓貌似十分膽小地趴在地上,渾身深藍色,有一雙寶石般亮晶晶的眼睛。

從外表來看,小貓好像沒有太多異常,就是很普通的野貓一隻。

但是,這是什麼地方?

小火和小章又是什麼樣的存在?小貓要是太普通,怕是也引不起他們的興趣和關注。

孫豪摸摸鼻頭,也對突然出現在青雲戰旗附近的小貓咪湧起了強烈的好奇。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