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八百一二章 唯我唯仙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一二章 唯我唯仙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前五珍貴,實戰危險,改而論道。≧,

論道,源自遠古修鍊典籍《抱朴子》,原意本貶義,乃指高談闊論,不務修行,謂之:「坐而論道者,未以為急耳……」

然而,歷史變遷,修行發展,坐而論道,卻成為宗門,尤其是大宗大派傳授弟子,教授經驗的一種很好的方式。

當然,論道,也並不是什麼人都可以論的。

非修鍊有成,大道可期者所不能論。

也當然,道之一字,含千般變化,有萬般道路,大道通天,不生不滅,無形無象,其大無外,其小無內,無所不包,恆古不變。其始無名,故古人強名曰:道。

金丹真人雖然修鍊有成,但卻也不能妄而論道。

所以,論戰之時,去塵上人出題一「仙」字。

給了各位金丹真人一個標題,讓大家圍繞什麼是「仙」去談談大家的感悟,然後,八大宗元嬰真君還有歸去上人當場點評,給五位真人論而排位,卻不用打打殺殺了。

歸一道場,鐘聲悠揚。

歸一宗弟子,密密麻麻出現在道場之中,一排排坐好。

上方,八艘戰舟也垂下舟頭,舟身甲板上,也盤膝坐滿修士。

所有修士都凝神而坐,安安靜靜,聽取真人論仙。

南大陸排位前五的真人。

俱都有真君戰力。

而且,去塵上人早就說過,前五之中。除了洛鵬之外。其他四人都隱約走到了不少真君之前。開始各有獨特領悟。

也就是說,五人論仙,就連一些真君都有可能從中得到啟迪。

歸一宗身為地主,近水樓台先得月,把自己的弟子安排過來聽取金丹論仙,美其名曰乃是見證五英雄排位秩序。

但實際上,卻是有心讓門下優秀子弟能從金丹真人的論述之中得到啟迪,在心中紮下仙道萌芽。

「論仙。」

如同遠古策論一般。去塵上人出了一個論題,下面,就是五英雄根據各自的理解,就仙之一字開始論述。

論述的好歹高低,則是大家排位的標準。

香煙繚繞,清香陣陣。

空中,五位修士盤膝而坐,閉目凝神,結合自身修鍊的經歷,開始思考。在心中開始打腹稿。

幾萬名白衣歸一宗弟子,盤膝而坐。寂靜無聲。

八艘戰舟也無聲無息停留空中,靜靜期待金丹開論。

足足兩個時辰之後。

五名修士之中,李敏猛地睜開了雙眼。

眼中精光一閃,挺身而起,傲氣沖霄,足下輕輕一步跨出,人已經來到了案台之前,昂首挺胸,脊樑挺得筆直,緩緩地,如同標槍般坐在蒲團之上,李敏緩緩開口說道:「仙,一人一山謂之仙……」

八面峰巒秀,孤高可偶然。數人游頂上,滄海見東邊。

李敏舌如蓮花,侃侃而談:「人往高山登,不畏懼困難。會當凌絕頂,一覽眾山小,孤高自傲謂之仙。」

仙人,乃是傲而高超之人。

「我輩修仙,當攀登高峰,而高人一等」,李敏說出自己對仙的理解,說著說著,他的身上,自然而然浮現出傲然氣勢,如同藐視眾生一般,讓人一眼觀之,而產生高高在上的感覺。

此時此刻,就連幾個修為稍弱,境界體悟不到的元嬰真君,都湧起了絲絲膜拜情緒,好像自己面前,真正盤膝而坐了一位傲世仙人,正在口吐真言給自己傳經授道。

李敏在歸一宗本來就威望極高,對不少後輩子弟影響巨大。

此時,李敏論仙。

不少歸一宗弟子心有所感,一時之間,竟然被李敏氣勢所奪,氣魄所攝,不由自主,緩緩匍匐在地。

虔誠的信徒一般,大約超過三分之一的歸一宗弟子趴在地上,靜靜地,用心的聽取李敏論仙。

李敏的聲音,越來越是飄渺,越來越是傲然,如同站立蒼穹,俯視下方億萬眾生:「我輩修仙,傲世蒼穹,捨我其誰?唯我唯仙1

仙的孤傲,仙的高貴,隨著李敏的一字一句,深入人心,所有修士頓時覺得,仙就是如此,就是應該高貴而傲然。

仙本傲。

此乃李敏對仙的理解,並且,隨著他的修行,傲氣已經深入他的骨髓,此時,只不過是將自己的感悟,自己的體會,傳輸給他人。

哪怕是孫豪,此時此刻,看著傲氣沖霄的李敏,心中也不由泛起絲絲敬佩。

修行者,道路各有不同,側重各有不同,對修行的理解,卻是各有千秋,孫豪對仙的理解,對仙的詮釋,或許於李敏略有差異,但並不能說,孫豪的就是對的,並不能說李敏的理解就是荒謬的。

恰恰,孫豪覺得,李敏至少說明了仙的一種特質。

仙傲。

仙本傲,無傲不成仙。

就連孫豪本身,雖然平時一臉笑容,看起來平易近人,但真實的,從內心來說,孫豪也有著掩飾不住的傲然。

一股藏在骨子裡的,脊髓深處的傲然,也深深地隱藏在孫豪身體之中。

仙不能不傲。

世間凡人千千萬,能入仙道者渺,不能不傲。

求仙問道者萬萬千,能結丹生嬰大道有成者寡,不能不傲。

不傲不是仙。

區別不過是表現方式不同而已。

李敏的傲是傲。

獨玖罔顧世人目光,我行我素,未嘗不是傲。

劍百鍛真性真情,也未嘗不是傲。

孫豪折斷康樂其雙臂,卻放他一條生路,卻也是傲。

當然,相比之下,李敏的傲,表現得更加的直白,更加的徹底,更加的鏗鏘。

李敏說著說著,身體緩緩地站直,如同孤傲山峰,立於歸一道場之上,清朗的聲音不大,但是傳遍道常

世上修行者千萬人。

得道唯有我成仙。

李敏聲音如同金石交擊,一字一句,響徹天宇:「仙既是我,我既是仙,唯我唯仙。」

最後一個仙字吐出,天空之中,好像飄揚而起五顏六色的光華,形成了一個大大的仙字,凝固空中,久久不散。

吐聲成字,凝字成型。

仙音繚繞,久久不絕。

雙手背負,李敏傲立當常

直至一炷香功夫,天空之中五顏六色的仙字這才緩緩散去,化為光點,消散在空中。

李敏氣勢稍稍收斂,身體微微一欠,朗聲說道:「拋磚引玉,獻醜獻醜。」

話雖客氣,但其中傲氣,卻並無半點獻醜的意思。

飄身而起,緩緩落下,雙膝一盤,李敏坐在了空中。

天宇之下,短暫地恢復了平靜。

幾萬人的歸一道場寂靜無聲,所有修士都在靜靜地體悟,體悟李敏剛剛的一番論仙。

其他論仙的真人,包括孫豪也不例外,俱都盤膝而坐,並沒有馬上上去。

而是在用心體悟,他山之石可攻玉。

李敏的修鍊體悟,對大家的修鍊,必然有不少的幫助作用。

坐而論仙,大家都有利,倒是需要消化一番。

良久之後,獨玖猛地一睜雙眼,大刀在肩膀上拍了幾下,嘴裡大大咧咧地說道:「我來。」

說話之間,大步一踏,扛著自己的大刀,大馬金刀,大大方方,隨隨便便,坐在了案台的蒲團邊上。

大模大樣,隨手端起一杯茶,一口牛飲而盡,絲毫沒有暴殄天物的自覺,這傢伙拿大刀拍打著自己的肩膀,很有節奏地開口說道:「仙嘛,就是那麼回事……」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