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八百一三章 金丹論仙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一三章 金丹論仙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世人笑我太瘋癲,我笑世人看不穿。

獨玖大大咧咧地說道:「仙,只不過是能力較強點的凡人而已,不能太把自己當回事,咱們啊,該咋樣還是咋樣,該喝的,要喝足;該吃的,要吃飽;該娶媳婦的,要多娶幾房,不要問我到哪裡去找幾房媳婦,那得看本事,什麼,你本事不行,那可和我半塊靈石的關係都沒有……」

看著坐在蒲團上,胡言亂語的獨玖。

齊小愛的臉上,浮現出陣陣紅霞。

自己的大師兄,是不是有點不靠譜?

下邊,很多歸一宗弟子還沒完全從李敏的傲然仙氣之中醒過來,陡然出現獨玖這麼個怪胎,感覺很是怪異。

就好像是滿盤的美味佳肴之中,突然冒出了一隻蒼蠅一般,很是不習慣。

獨玖在上邊頓了頓,拿大刀拍拍自己的肩膀,好像知道下邊的修士在想什麼一樣,罵罵咧咧地說開了:「什麼,你們覺得老子是胡言亂語?你,你,你……」

帶刀鞘的大刀一個個指過去,很多腹誹獨玖的修士心頭不由猛震,感覺就是自己被獨玖發現了一般,認出了一般,記住了一般,臉上露出絲絲不自然的神色。

最終,獨玖的帶鞘大刀直直地指向了齊小愛,搖頭嘆息:「哎呀喂,我的師妹啊,你什麼時候才能長進一點,能不能別學他們一樣膚淺,白白一個得道高人你有眼不識金鑲玉……」

齊小愛一臉緋紅,要不是萬修矚目。她恨不得跑上去。踢這傢伙幾腳。

「哎呦呦」。獨玖陰陽怪氣地說道:「你還不服氣了不是?」

說到這裡,刀鞘對孫豪一指,朗聲說道:「看到沒,沉香才是真正的高人,你們看,老子的仙氣已經感染到了沉香,那傢伙正在若有所悟呢,哈哈哈。你們啊你們,真是膚淺。」

所有修士順著獨玖的刀鞘,看向空中的孫豪,卻發現孫豪正一臉若有所悟的樣子,低眉順眼,盤膝而坐。

看到獨玖指向自己,看到修士們審視的目光,孫豪展顏,對獨玖微微一笑,開口說道:「九爺好功力。不知不覺,奪了全場氣勢。引了全場注意,沉香佩服。」

獨玖沖孫豪眨巴眨巴眼睛,然後哈哈大笑:「哈哈哈,還是沉香知我,什麼是仙,我獨玖的理解就是,隨意了,隨便了,那就是仙,洒脫就是仙,自然就是仙,話說,去塵老頭,你整天笑容滿面的,累不累啊?還有李敏,你別得意,裝逼,整天就知道裝逼,話說,累不累礙…」

去塵上人不以為忤,搖頭苦笑。

李敏也沒有出言反駁,靜靜地盤膝而坐,聽取獨玖論仙。

而下方,歸一宗那些原本輕看獨玖的修士,也逐漸從中品出了絲絲不同的味道。

獨玖看似玩世不恭,看似指桑罵槐,但實際上,卻真有一番自己獨特的對仙的理解。

洒脫,自然,不矯揉造作,無拘無束,想怎麼來就怎麼來,這才是獨玖心目中的仙。

愛咋咋,不憤怒、不感傷、不矯情。

愛咋咋,可憤怒、可感傷、可扭捏一二。

此乃獨玖心中的仙。

獨玖散漫地坐在案幾之前,拿刀在自己的肩上很有韻律拍打,合著拍打的節拍,嘴裡高聲唱道:「我是清都山水郎 天教散漫與疏狂;今朝有酒今朝醉,何須明日有憂愁。」

最後,獨玖輕輕而堅定地,一字一句,口齒清晰地說道:「說了那麼多,其實,我的意思可以用四個字來高度概括:洒脫才是仙。」

齊小愛一臉通紅,很想說:「師兄,你又來了,明明是五個字不是?」

說完這句,獨玖絲毫沒有算錯字的覺悟,大步一跨,從高空落下,大搖大擺,回到了五人之中,沖劍百鍛燦爛一笑:「怎麼樣,九爺厲害吧?有沒有被九爺震住?」

孫豪心頭,湧起了四個字:「洒脫不羈。」

劍百鍛倒是很真誠地,身體微微一彎,大拇指一豎,贊道:「九爺,高,真的是高,尤其是最後幾個字,真是太高了。」

獨玖扛著大刀,盤膝而坐,仰天大笑,笑聲久久不絕。

獨玖的笑聲過後,歸一道場恢復了平靜。

雖然對獨玖的奇談怪論不甚理解,但是,歸一道場依然十分安靜,不管懂不懂,此時都得不懂裝懂,在場修士紀律性極強,沒有一個胡言亂語的。

倒是獨玖,在上邊不停搖頭,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

獨玖的仙道,取的就是洒脫自然之意,現在倒好,現場秩序井然,人人自律,哪裡還有半點自由洒脫的意思。

吾道長孤埃

獨玖心中,頓時湧起天下皆醉,唯我獨醒的感覺。

半個時辰之後。

盤膝而坐的劍百鍛長身而起,一個激射,飛向案台,雙膝一盤,如同一柄寶劍,坐在了案幾之上,嘴裡緩緩說道:「我來。」

劍百鍛盤膝而坐,如同出鞘寶劍,鋒芒直指蒼穹。

開聲吐字,劍的氣息已經撲面而來。

所有修士俱都精神一振,開始凝神靜氣,聽取劍百鍛論仙。

眼前的劍百鍛無疑要比剛剛的獨玖靠譜得多。

那麼,他對仙道的理解,或許也能對大家更有幫助。

「修士在衡量任何事物時,看重的是它們在自己生活中的意義,而不是它們能給自己帶來多少實際利益,這樣一種生活態度就是真性情……」,劍百鍛緩緩開口說道:「我覺得,修士修仙,修的就是真性情,修的就是唯一,修的就是至真至純。」

劍百鍛對仙的感悟和追求,就是真,純。

修士世界,處處殘酷,處處生死搏殺,爾虞我詐。

至真至純行得通嗎?會不會被人賣了還在幫別人數錢?

不少修士就不明白了,劍百鍛如此性格,能走得遠嗎?

「至真至純,待人以誠」,劍百鍛臉色平靜,緩緩開口:「有什麼說什麼,對朋友不隱瞞,不出賣不為難,赤子童心,此為仙。」

孫豪看著一臉平靜,侃侃而談的劍百鍛,心中若有所思。

劍百鍛走的是劍道,劍道講究的唯心唯劍,唯一是劍,赤子童心,一劍為伴,就是劍百鍛的仙道。

如果修士真以為其人好欺負,好矇騙,那卻也錯了。

正如一首遠古詩歌所唱的一般:「朋友來了有好酒,敵人來了有鋼槍」,惹毛了我劍百鍛,就會看到至純至真的另一面。

不死不休,敢於拚命的劍瘋子是怎麼來的?

就是至真至純煉出來的。

較真兒就是他們的本色,有本事你惹他試試?

再說了,以劍百鍛現在的高度,普通人能跟他有平等對話的機會嗎?

能跟他平等對話的,比如孫豪,獨玖一般的修士,如若不是大奸大惡之輩,則必然也是有著自己為人原則和處世規矩的有道之士,劍百鍛純真以待,還真說不定能換回真心。

仙是什麼?

一百個修士或許有一百個不同的理解。

不可否認,前面三名論仙修士,對仙的理解都各有獨到之處,孫豪也從中獲益不淺。

觸類旁通之下,能很好地加深對修道之路的融會貫通。

劍百鍛之後。

修士們開始體悟,不一會,洛鵬挺身而起,第四個上去論仙。

如此論仙,比較吃虧的是第一個和最後一個,洛鵬可不想留在最後。

一旦後面的修士對仙的理解雷同前面修士,而又說不出新的見解的話,論戰排位就不會很高了。

洛鵬盤膝而坐。

孫豪看著洛鵬,雙眼一縮。

孫豪一直對洛鵬十分關注,心中懷疑其本來的身份。

此時,就是不知洛鵬是怎麼看待:「仙。」

洛鵬沒有說話之前,手一揮,隨手一劃,天空之中出現一個大大的「仙」字,對仙字一指,字體在空中慢慢倒立,手腕一震,仙字在空中被生生震散,化為光點消失。

洛鵬的聲音此時如同十分悠遠地,遙遙傳了過來:「順則凡,逆則仙;大逆不道,無逆更無道,洛鵬以為,仙之一字,其根本還是一個逆字。」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