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八百一四章 淡淡憂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一四章 淡淡憂傷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日出東方隈,似從地底來。歷天又入海,六龍所舍安在哉。

逆道違天,矯誣實多。

洛鵬的聲音之中,充滿了鬥志,整個人如同鬥士,似要衝天而起:「我輩修士,鍊氣煉體,修行攀登,無不是逆天之舉,逆天改命,逆水行舟,逆流而上,順道而行,或可得一時之修,但終難成大器……」

修士修行,各自經歷不同,對修行的道路不同。

正道修士通常的說法乃是:「順則仙,逆則魔」,順道修行,理解大道,順大道而去,最終可以成仙。

但是洛鵬的理解卻有點不同。

洛鵬認為,順道而修,始終只能是凡人,要想修鍊成仙,則必須逆天改命,逆天而行。

歸去塵眉頭微微一皺。

洛鵬的修鍊道路有點偏離了正常軌跡,難怪其殺性會是如此的重,連皇道緣都隕落在了他的手中。

而孫豪,聽了洛鵬的話之後,卻是若有所悟。

孫豪一路走來,九大修鍊一步步向前邁進。

邁進的過程之中,卻是出現了很多「破極」現象,比如說真龍之力破極而生,還比如魂力破極,還比如鍊氣九層破極。

如此種種,按照洛鵬的說法,其實都可以歸類為「逆道」。

當然,或許洛鵬的理解並不全面,也或者孫豪對逆道的理解略有不同。

所謂極限,孫豪的理解應該乃是天道的關卡,天道的考驗,修士逆天修行,衝過關卡,其實也在天道的範疇之內。所謂「逆道」其實也是一種道。

就跟修士個體性格有所不同一般,各種道也有道的特質,說不定,逆道也是一種性格很獨特的道。

「逆」字看似簡單,但其中蘊含的戰天鬥地的精神,逆流而上的鬥志。卻不是三言兩語能解釋得清楚的。

洛鵬本身對仙道的理解也屬五名真人之中,相對較弱的,所以,沒用多久,他就完全闡述了自己的觀點。

言至最後,洛鵬挺身而起:「我之仙道,披荊斬棘,天若阻我,我便破了這天。仙若擋我,我便滅了那仙……」

話音剛落,天上天雷滾滾,彷彿是驚雷之聲,響徹九霄,久久不歇。

洛鵬昂首而立,眼望高空,鬥志昂揚。

去塵上人適時說道:「好了。好了,小鵬。你的仙道乃是逆道,現在已經可以了,你下去吧。」

洛鵬身上氣勢一瀉,轉身對去塵上人微微鞠躬:「小鵬明白了,多謝上人關心。」

說完,躍身而下。歸於五人之中。

天空上,慢慢恢復了平靜。

修士們齊齊看向空中盤膝而坐的孫豪。

而此時,孫豪正在閉目凝神,對照洛鵬的論仙,仔細感悟。

五名金丹。唯有沉香尚未論仙。

前面四人,側重各有不同,角度各有區別,但總體來說,大家都頗受教義,就是不知孫豪孫沉香又有何等高見卓識。

金丹論仙,核心體悟應該會有所保留,但就算如此,對修士,哪怕是元嬰真君的修鍊都是大為裨益的。

就是不知最後出場的孫豪孫沉香會不會有一些不同的體悟。

足足半個時辰之後。

孫豪緩緩睜開了雙眼,雙目朗若星辰,長身而起,雙手一背,大步一跨,已經來到了案幾之前。

雙手胸前微微一拱,上身微微一欠,臉上帶著笑容,四周一鞠,朗聲說道:「青雲門,孫豪孫沉香見過各位道友。」

歸一道場之內,萬名修士齊齊高諾:「見過沉香真人。」

微微一笑,孫豪緩緩盤膝,坐在了蒲團之上。

伸手取過茶杯,慢條斯理倒了一杯香茶,雙手捧起茶杯輕輕地抿了一口。

放下茶杯,孫豪閉上了雙眼,好像在整理自己的思路。

歸一道場之內,幾萬名修士齊齊凝神靜氣,鴉雀無聲,靜靜地看著孫豪。

幾息功夫之後,孫豪雙眼睜開,清朗而平淡的聲音開始在歸一道場上空回蕩:「人在山邊謂之仙。」

下方修士,稍稍失望。

沉香開篇,跟李敏十分類似,李敏也是如此開篇。

好在,接下來,孫豪跟李敏的理解開始出現偏差,氣質韻味也截然不同。

李敏論仙,傲氣沖霄。

而孫豪此時,顯得很是平凡,平淡。

孫豪從自己的生平開始敘述,如同講故事一般,讓大家慢慢地聽了進去:「孫豪少小離家,入山修行,是為人在山邊,攀上求仙問道之路。」

一邊緩緩開講,孫豪心中也一邊回想起自己修行以來的一幕一幕。

講著講著,腦海之中,不停回放自己走過的路。

初入仙門,孫豪本是懵懂少年。

為了故鄉安危,踏上仙路,遇見青老,開始修鍊,修鍊有成,結成木丹。

那一年,火蛙沼澤,為了資源,孫豪擊殺了第一隻生靈;那一年,手上第一次沾上了修士的鮮血,擊殺了心腹大患曲友。

當時的心中,如釋重負,但現在看來,卻是有著淡淡的惆悵。

那一年,擊殺了玉坤龍。

現如今,玉坤龍身上所得的劍冊,依然是孫豪修鍊的重點。

可回想那時,想到玉坤龍英年早逝,想到京華城的玉蕾,孫豪心中有著淡淡的憂傷。

那一年,擊殺了白正當,一個捨身救主,善於溜須拍攣錚不知為何,孫豪如今記憶猶新。

那一年,擊殺了豪邁的雷忠。

那一年,功成名就,揚名京華,成為峻山獵王;

那一年,秘境稱王,鍊氣破極;

那一年,拜師紫煙,榮升真傳;

一路走來,有歡樂有微笑,但是孫豪覺得自己慢慢失去了自我,失去了目標,為了修鍊而修鍊,為了求道而求道。

為了求道,歷經艱險,苦苦求索,凝鍊絕世天罡地煞。

為了求道,闖進了地火深淵;闖進了鬼市鬼丘;攀登上了萬仞山巔。

為了求道,擊殺了數不盡的鬼物;斷送了上千魔道精英的求道之路,雙手之上,血跡斑斑。

肖世傳、石勇、田紅劍以及讓孫豪目前都在為之扼腕嘆息的陽章良,白正煌一一好笑而過。

為了求道,以築基修為,擊殺了魔道金丹。

天罡地煞大成之際,終於遭遇了生死危機。

那時,紫煙師父的捨命相救。

那時,平方小火的堅持努力。

那時,異姓妹妹王瓊的精心照料。

如今依然歷歷在目。

王村,平凡的王村,如今也埋在了記憶的深處。

但多少夜裡,夢中醒來,眼前好像還看到了一個個相別已經很久很久的朋友。

英挺熱心的朱玲,一世人兩兄弟的王遠,老實實在的張文敏,一個個,來不及告別,就已經一別經年。

不醉石旁,悟道壁前。

失去了目標,恐懼了內心,自己也曾迷茫過。

然而,如今,迷茫之後,五味百呈的心中,溫馨回憶之中,留下了許多唏噓,以及為之而生的淡淡的憂傷。

淡淡的憂傷。

不錯,淡淡的憂傷。

盤膝而坐的孫豪,緩緩開講,身上,不知不覺,浮現出淡淡的憂傷。

憂傷那些過往,憂傷那些葬送在自己手中的求道者,憂傷那些忘不了的人和事。

做了,過去了。

不後悔,時間迴流,再來一次的話。

孫豪還是會一樣的處理,一樣的去做。

不後悔,但心中卻是有著淡淡的憂傷。

不是悲天憫人那種強烈至極的傷感,而是絲絲無奈的,淡淡的憂傷。

緩緩地,孫豪如同講故事一般,輕輕說道:「修士修行,一路攀登,登高而望遠,高處不勝寒,回首百年身,往事以惘然,興奮的,過去了;歡樂的,過去了;悲苦的,過去了;富有的,過去了;拮据的,也過去了……時間的雕琢之下,漫漫仙路之上,回首望去,徒留許多憂傷,淡淡的,自然瀰漫的憂傷。」

孫豪悠悠的聲音之中,所有修士都勾起了仙道修道之路的回憶。

一幕幕往事,腦海之中反覆回放。

孫豪的聲音之中,憂傷更甚:「那一年,我返回青雲,師父重傷;那一年,我返回青木,啟蒙恩師隕落;那一年,我返回家鄉,不見雙親,唯見墳塋……」

歸一道場上空,好像瀰漫起來陣陣浸人骨髓的憂傷氣息,不少女修雙眼之中,已經噙滿了淚水。

修行百年苦,四顧留一人。

親人走了,朋友走了,敵人也走了。

舉頭四望,孑然一身。

哪怕是修鍊有成,哪怕能飛天遁地。

但那心中,怎能沒有憂傷。

仙是光鮮的,仙是高貴的,但是仙也是人,也並不是萬能的,很多事,哪怕是修仙者,也無能為力,眼睜睜地,看著一個個人離去。

心中徒留許多憂傷。

孫豪的聲音,始終淡淡的,緩緩的,好像在訴說著自己的故事一般。

最後,孫豪悠悠地說道:「仙,有一種味道,那就是淡淡的憂傷。」

仙的味道,淡淡的憂傷。

孫豪的聲音在歸一道場之內久久回蕩。

就連去塵上人,也好像是若有所思一般。

整個歸一道場籠罩在一片淡淡憂傷的氣氛之中,大多數修士依然在回憶自己走過的路,回憶那些快要忘卻了的事,已經埋在了記憶深處之中的人。

淡淡的憂傷,不可避免地湧上了心頭。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