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八百一九章 虎頭蛇尾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一九章 虎頭蛇尾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哼」,天空之中,猛地響起一聲冷哼。請大家搜索看最全!

然後憑空出現一隻枯瘦如柴的手掌,向歸去塵拍了過來。

歸去塵猛地一驚,身上湧起陣陣潔白光芒,抵擋空中骨手,但拂塵卻在兩手之前一搭,躬身說道:「不飢前輩息怒,既然不飢前輩在場,南大陸戰舟自然任憑不飢前輩盤查,去塵並無異議。」

空中骨手微微滯空,然後呼的一聲扇在歸去塵身上。

歸去塵身上光芒明滅,但終於是穩住了身形,化去了骨掌掌勁,身體微微一躬:「多謝不飢前輩手下留情。」

青雲戰舟之上,軒轅亞琴玉容失色地說道:「完了完了,居然是鼠不飢親自到場,完了,如果他不滿意,我們怕是就得打道回府了。」

鼠不飢?

看著空中消失的骨手,想一想地火深淵的奇怪大老鼠,孫豪情不自禁地看了看肩頭小火。

小火此時,也是一臉緊張,緊張兮兮地看著骨手消失的方向,小腿好像在瑟瑟發抖。

孫豪心中一個咯,該不會鼠不飢真的就是那隻大老鼠吧。

軒轅亞琴此時飛快地給杉按舐匠J叮骸按舐接形宕蠖ゼ饈盜Γ每個頂尖實力都有此界真正的巔峰戰力,具體是哪些,連我也知道不全,但是據說,他們稱呼都很有趣,中間都帶了一個不字,鼠不飢怕就是其中之一……」

中間都帶了一個不字!

孫豪不由想起了魂不醉、魚不孤……

如果真如亞琴老祖說的一樣的話,那麼說不定魂不醉魚不孤很可能就是巔峰兩極。

但是,讓孫豪比較奇怪的,大陸兩宮三殿,並沒有任何一方勢力適合萬魂殿,也就是說,萬魂山居然不在兩宮三殿之列,那麼,魂不醉在大陸之上,又代表了哪個實力呢?

還有萬魂殿如此厲害的宗門。為何會沒有位列兩宮三殿呢?

這些東西一時半會兒,孫豪也想不明白,當務之急,卻是需要想辦法渡過此次難關。

如果深藍真的就是妖神山口中的小偷,孫豪覺得自己一定不會太好過關。

孫豪感覺,深藍八成就是,要不然。一隻小貓身上,哪來那麼多的寶貝。

現在倒好。孫豪算是明白了,合著,那些都是贓物埃

正想著想著,孫豪猛地發現,小火緊張盯著前方的同時,小爪子抓著小扇子在不停搖擺呢。

暈,小扇子可是贓物來著。

沒等孫豪發動神識讓小火收起扇子,猛地只覺得身上一寒,感覺一股威壓從自己身上一掃而過。

同時。天空之中傳來一聲輕「咦?」之聲。

好像很驚奇,也好像有所發現的樣子。

孫豪心中暗道一聲不好,小火渾身一個冷戰。

戰舟前方,天空之中盪起陣陣漣漪。

然後,一個枯瘦的老頭,一個胖乎乎臉龐的中年女修憑空出現。

歸去塵不敢怠慢,恭敬鞠躬:「南大陸歸一宗歸去塵見過不飢前輩。見過多寶仙子。」

孫豪眉頭微微一皺,心說,果然就是他。

可不是,歸一宗前方站的老頭,果然就是地火深淵之中,差點直接幹掉了孫豪的。本體乃是一隻奇異的體內可以生成空間的大老鼠。

老頭樣子沒有多大變化,出來之後,也沒有搭理去塵上人施禮,反而將目光投到了青雲戰舟之上。

一眼看到了孫豪,看到了孫豪肩上的小火,看到了小火手中抓住的至陽寶扇。

枯瘦老頭鼠不飢臉上稍稍一愣。

他身邊,胖呼呼地女修猛地跳了起來。正準備手指青雲戰舟大叫大嚷,表示自己有所發現的時候,突然感到渾身入陷泥潭,動彈不得。

目露不解,看向鼠不飢。

卻發現鼠不飢已經露出凶神惡煞般的表情,吹鬍子瞪眼睛,看向了自己的懷疑目標。

孫豪臉上露出絲絲苦笑。

修為越高,孫豪越是感到了大老鼠的恐怖和可怕。

可世上的事就是如此,有的事,你越是想躲越是躲不過。

孫豪還沒來得及報地火深淵被踢屁股的一腳之仇,現在,卻是又被大老鼠給盯上了。

去塵上人看到鼠不飢惡狠狠的表情,直勾勾的眼神,盯向了孫豪孫沉香,心中不由一突,馬上躬身說道:「此子乃是青雲門孫豪孫沉香,南大陸排位第四的金丹真人,不飢前輩你看……」

理都沒理歸去塵。

鼠不飢枯瘦的手指惡狠狠地對孫豪一指,大聲說道:「小東西,又見面了,你居然一而再,再而三地冒犯老子的鼠威,不僅僅對我遞爪子,居然還向我扇扇子,我怒了……」

扇扇子?那就是指的我了。

小火嚇了一大跳,不由自主地,本能地在孫豪肩頭小退了一步,爪子上的小扇子又情不自禁地,向前扇了幾扇。

鼠不飢勃然大怒,咆哮:「你居然還敢扇……」

小火嚇住了,從靈魂深處露出了絲絲恐懼,兩隻小爪子抓著孫豪的肩膀,不停地瑟瑟發抖。

孫豪適時伸手摸摸她的小腦袋,嘴裡輕聲說道:「小火,咱不怕他,扇了也就扇了,他就一紙老鼠。」

孫豪說話。

小火頓時覺得有了主心骨,心頭沒有那麼怕了。

也想起了地火深淵的時候,大老鼠雖然很兇,不是照樣沒能把自己怎麼樣嗎?

勇氣頓生,沖鼠不飢呲牙咧嘴,小火也咆哮起來,同時,小爪子又揮舞著至陽寶扇扇了幾扇。

股股熱浪沖了出去,沖向鼠不飢。

鼠不飢不屑冷笑,隨手一捏,捏碎了小火扇出去的熱浪。

小火抓抓耳朵,猛地沖鼠不飢方向張嘴就是一吞。

鼠不飢眼中閃過一道精光,紋絲不動,嘴裡一聲悶哼,小火吞噬無功。

倒是空中不能說話,被禁錮住的胖臉女修臉上,露出了匪夷所思的表情。

小火連用拿手絕技,半點效果都沒有,情不自禁縮縮脖子,向孫豪的脖子上靠了一靠。

孫豪伸手摸摸小火的腦袋。

臉上微微一笑,然後說道:「沒事的,小火,他只不過是一隻紙老鼠,咱不怕他。」

小火頓時來了不少精神,站在孫豪肩頭對可惡的老傢伙吱吱咆哮。

鼠不飢眨巴著眼睛,惡狠狠地瞪了小火一眼,然後一轉向,看向歸去塵,大聲說道:「那小傢伙冒犯了我的鼠威,還不知悔改,去塵啊,你覺得這事如何處理為好?」

竹杠,**裸的竹杠。

深知鼠不飢的秉性。

深知既然這頭老鼠為老不尊的出來了,不出血可能不行的歸去塵一臉苦澀:「不飢前輩有何吩咐,去塵敢不從命?」

「我受到了驚嚇」,鼠不飢摸摸胸口,貌似真的受傷了:「很嚴重,需要精神損失費,多寶兒,你說說,需要補償多少為好埃」

胖臉女修只覺得身上一松。

開口就說:「爹,我聞到了亞……」,可沒等她把話說完,身上又是一緊,話被噎了進去。

然後,鼠不飢一臉茫然地問道:「你說啥?我沒聽清,說,想好了再說,我需要補償多少精神損失費為好?」

說完,胖臉女修頓時覺得身上又是一松。

嘴巴翹了起來,胖臉女修賭氣大聲說道:「去塵上人,你需要補償一瓶真元丹,下就好。」

歸去塵一愣,情不自禁看向鼠不飢。

鼠不飢睜大了雙眼,很不爽地大聲說道:「沒聽明白啊,你需要補償本座一瓶真元丹,哦,下……」

歸去塵……趕緊大聲喊道:「誰有下真元丹,來一瓶……」

這玩意兒他身上還真沒有。

隨手一招,攝來下真元丹,貌似珍重地收了起來,又隨手一揚,打出一道綠光,飛射孫豪,嘴裡大聲說道:「小傢伙,死罪可免,活罪難逃,小子,給你兩顆綠頭龜毛毒丹,給她吃,要不然,嘿嘿……」

小火一個冷戰。

孫豪一手接過所謂龜毛毒丹,隨手收起,然後摸摸小火的腦袋,小聲說道:「不就是毒丹嗎,吃就吃,咱不怕他。」

小火點點腦袋,堅定地看向鼠不飢,一副我不怕你的表情。

鼠不飢翹翹鬍子,又是隨手一抓。

孫豪腰間,靈獸袋袋子一松。

小貓深藍,憑空出現在了空中。

突然被人從靈獸袋內抓了出來,小貓深藍嚇得不輕,渾身瑟瑟發抖。可憐兮兮地看著小火。

小火呲牙咧嘴沖老頭咆哮起來。

老頭打量深藍幾眼,捂住肚子笑了起來:「小子,娘的,有才,太有才了,收了一隻老鼠,又收一隻貓,乖乖,有沒有比這更慘的貓,笑死鼠了,真是笑死鼠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