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八百二四章 再見晴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二四章 再見晴雨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獨玖被劍百鍛連拉帶拽給帶走了。

然而不死心的獨玖依然在不遠處,如同很多戰舟上年輕俊傑一般,密切關注著孫豪和少宮主。

有姦情啊!

就連跟軒轅亞琴說話的阿嬤,臉上也露出絲絲意外表情。

少宮主人是不錯,但是,對男修從來是不假辭色,還真是第一次見到少宮主如此溫柔地對男修說話。

打量少宮主對面盤膝而坐的男修,阿嬤暗自感嘆了兩聲。

一聲是感嘆這男修倒是生了一副好皮囊,要是大陸有個美男子排位,那修士怕能排進前十。

一聲感嘆是這男修好大的架子,冰雪聖宮少宮主到訪,居然還穩穩地盤膝而坐,不僅沒有半點驚喜表情,而且還大刺刺地盤膝而坐,一如對待平常朋友一般。

更讓阿嬤覺得奇怪的是,少宮主好像對此覺得理所當然。

飄然來到孫豪茶几的對面,夏晴雨手一揮,兩人身邊飄起了陣陣雪花。

雪花之中,阿嬤驚奇地發現,少宮主已然揭開了面紗。

阿嬤的心中,不由也萬分奇怪起來。

心中不由想起了一段已經藏在了記憶深處,許久許久以前的往事,那是少宮主剛剛進入冰雪聖宮的時候,前幾年,少宮主沒少發脾氣,每次發脾氣都會大吵大鬧:「豪哥,我要見豪哥。」

據說有一次還狠狠地咬了老宮主一口。

此豪哥該不會就是彼豪哥吧。

「彩袖殷勤捧玉鍾,當年拚卻醉顏紅。舞低楊柳樓心月,歌盡桃花扇底風。從別後,憶相逢。幾回魂夢與君同,今日剩把白雪照,猶恐相逢是夢中。」

飄飄白雪,低語呢喃,外人不可知也。

兩個時辰之後,晴雨仙子依然蒙上面巾,盈盈告辭。飄然而去。

目送夏晴雨離去,孫豪的心中有著淡淡的溫馨。

兩人一別多年,按道理,再次見面。彼此之間應該會有很多陌生感,按道理,很難有話說,而且,大家都是修鍊有成的修士了。按道理很多話,都不會說得太自然。

但是,沒想到的是,夏晴雨見面就好像回到了補天盤內一樣。

給孫豪的感覺,就好像,兩人剛剛從補天盤之內出來一般,無比自然,相互依偎,共同攀登,追求仙道。

好似。夏晴雨這麼多年都在服用補天丹之後,開始沉睡,此時一覺醒來,見到了孫豪,其中的驚喜,其中的歡欣,絲毫做不得假。

雖然已經是冰雪聖宮的少宮主,但是,在夏晴雨心中,自己始終還是那個小辮子。

那個叫孫豪「豪哥」。依靠孫豪,是孫豪小尾巴的小辮子。

原本玉潔冰清,冷若冰霜的少宮主,變成了嘰嘰喳喳的小辮子。很自然地有說不完的話,興緻高昂。

孫豪也受到了感染,自然而然放下了自己的生疏感,忘卻了自己金丹真人的身份,回到了昔日,如同兩小無猜一般。兩人有說有笑,一談就是兩個多時辰。

慢慢地,孫豪逐漸明白過來了,心中也是更加的溫馨和感動。

夏晴雨對孫豪很關心,總是在收集南大陸的信息,總是在關注著孫豪,所以,她對孫豪並不陌生。

她的手中,甚至是有一本老賈昔年編撰的,原本的《京華沉香傳》,一直作為珍寶,被她貼身珍藏。

可以說,孫豪一路走來的故事,夏晴雨都能如數家珍一般的牢記在心中。

慢慢的,孫豪也感受到了夏晴雨少小離家,遠在人生地不熟的冰天雪地里修鍊的那種孤獨、寂寞還有不安和恐懼,也明白過來,自己在她心中一直就是那個鼓勵她前進的燈塔。

因為有了自己的故事,有了自己這個需要追趕的目標,或者是需要重逢的目標,也才有了今日的晴雨仙子。

最後,還是阿嬤放心不下,幾次開言提醒,孫豪又許諾進入葬天墟之後,大家可以一同探險之後,夏晴雨這才不依不舍,輕輕地,如同當年在補天盤內一般,抱了抱孫豪的腰,這才滿臉通紅,如同小兔子一般的告辭而去。

冰雪散開,出現在空中的夏晴雨已經再度戴上了面紗,恢復了冷若冰霜的外表。

青雲戰舟之上,軒轅紅出現在孫豪身邊,不停地左右上下,打量不休,孫豪想一想夏晴雨千嬌百媚的樣子,不由老臉一紅。

夏晴雨走了,但是正道這邊的排位金丹們則是徹底亂了。

冰雪聖宮少宮主。

拜帖青雲門。

更是跟青雲門的排位真人孫豪孫沉香一坐兩個時辰。

驚爆了不少人的眼球。

少宮主是什麼人?

孫豪孫沉香又是何許人?

有種高貴公主看上草根少年的荒謬感覺。

但是,接下來的一幕,更是讓人倍覺驚訝。

送走夏晴雨,還沒等獨玖考問孫豪其中姦情。

天宮,正道魁首天空之內,突然飄出一張小號英雄符。

英雄符直射青雲戰舟。

同時空中玉華仙子也激射而來,跟隨英雄符停在了青雲戰舟上空。

所有修士又齊齊關注起來。

天宮居然也下帖子給青雲戰舟,難道又是拜帖嗎?

空中,玉華仙子凝神而立,手一伸,英雄符拿在了手上,然後,站在空中大聲念道:「天宮少宮主有令,青雲沉香,當閉門思過,不許外出。」

念完,玉華仙子本人也是一頭霧水的感覺,搞不清自家少宮主是發哪門子瘋?

所有修士,包括孫豪自己,聽到這無頭無腦的天宮令,都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孫豪情不自禁看向巨大的英雄符,看向那英雄符上高高在上的大名。

宮小狸:天宮少宮主。

難道是不滿自己親近晴雨嗎?

難道說,宮小狸乃是男修,前面,孫豪一直當女修看來著。

玉華念完天宮令,見青雲戰舟沒有回話,不僅又問了一聲:「孫豪孫沉香,聽明白了嗎?」

孫豪起身,緩緩說道:「沉香明白了。」

他本身就很少外出串門,天宮少宮主此令,對孫豪影響不大。

只不過,其他正道修士們,看向孫豪的眼神之中,卻是帶上了絲絲憐憫。

他們的想法跟孫豪倒是類似,認為孫豪親近夏晴雨,觸犯了天宮少主的忌諱,被惦記上了,禁足孫豪不過是讓孫豪不能回訪冰雪聖宮而已。

天空之上,夏晴雨身體微微一晃,臉上露出了絲絲不解,然後搖搖頭,展顏一笑。

玉華仙子讀完天宮令,駕雲去了。

原本大家以為此事就此定性,但是,今日註定是讓大家不得安心的一天。

沒過半個時辰。

天空正中,那艘天藍色的飛艇之上,猛地射出一道藍色光華。

四名年輕修士齊齊現身,跟隨藍色的如同波浪式的拜帖飛射青雲戰舟。

海神殿居然也動了!

目標也是直指青雲戰舟。

軒轅亞琴也有點懵了,不知海神殿此為何來。

空中,清朗的聲音傳了過來:「朱雀戰將、龍蟾戰將、天象戰將、獠牙戰將特來拜訪」。

好傢夥,海神殿一下子來了四名戰將。

其中幾個,排位還相當靠前。

軒轅亞琴不敢怠慢,把四人接引上青雲戰舟。

獨玖指著孫豪,有點結巴地說道:「沉香,他們該不是又沖你來的吧?」

孫豪微微一笑,喝了一口茶,嘴裡答非所問地說道:「該來的,始終還是會來。」

簡單見過軒轅亞琴。

獨玖猜測的一樣,四名戰將雄赳赳氣昂昂地直奔孫豪而來。

來到跟前,朱玲一臉笑容,看向盤膝而坐的孫豪。

孫豪喝了一口茶,端起茶杯,笑著說了聲:「長腿玲,好久不見。」

朱玲臉上笑容更甚。

然後掉頭看向一邊的獨玖,笑著說道:「獨玖兄是不是暫避一二?」

獨玖正準備說老子就是要看熱鬧的時候,劍百鍛一手捂住他的嘴巴,把他給拖走了。

然後,青雲戰舟之上,蕩漾起陣陣天藍色,如同大海海水一般的波紋。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