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八百二五章 朱龐暈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二五章 朱龐暈了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波紋之中,好像聽到乒乒乓乓的,有人被揍的聲音。。しw0。

獨玖小聲問道:「百鍛,沉香該不是挨揍了吧?」

劍百鍛低眉順目:「我什麼都沒聽到。」

獨玖……

又是兩個多時辰。

朱雀戰將帶隊,滿面笑容告辭而去。

水藍色波紋散去,孫豪面帶笑容,若無其事盤膝而坐。

獨玖圍著孫豪轉了兩圈突然發現新大陸一般,手對孫豪一指:「沉香,你換衣了。」

孫豪臉上微微一僵,然後,浮上笑意,反問:「有嗎?」

朱玲還是一如既往的,一聲令下,海浪波紋之中,如同當年一般,拳腳招呼,圍住孫豪好一頓胖揍。

誰都沒有運用煉體修為,就是純拳腳,拳拳見肉,力道可不小,尤其是王遠的拳頭和朱玲的**,那還真不是蓋的。

孫豪一身法衣並不是特質,能擋得住才怪,早就被三拳兩腳給打成了乞丐裝,不換不成埃

如同當年一般,打累了,大家很隨意地,在青雲戰舟上東倒西歪,坐了下來。

此時,朱玲才笑著說道:「小豪,你的那啥鬼畫符挺好用,再來幾章。」

不問孫豪出身來歷。

不問孫豪近況如何。

開口就向孫豪要洗魂符。

孫豪瞬間也就明白了朱玲等自己這些朋友的態度,什麼都不問,也沒有必要問,大家還是朋友,該揍的照樣揍,該要的照樣要,不給照樣揍。

孫豪嘻嘻一笑:「我說玲子姐,我這是洗魂符,話說,當年我在魂林就得那麼幾章,不信你問二毛……」

朱龐說:「老姐。我說得不錯吧,這玩意乃是遠古流傳下來的,存貨不多,得悠著點用。你偏不……」

話沒說完,就發現孫豪手一伸,出現了一大把符篆。

「不過,後來我又去了一趟魂林」,孫豪一臉笑容地說道:「繼續帶了一些出來。來來來,咱哥幾個一人分幾章。」

朱龐一拍額頭,然後看向符篆,嘴裡已經嚷嚷起來:「騙鬼,你騙鬼呢,噢,這明明是南大陸才有的符紙,你居然說是魂林的存貨,我也是醉了……」

朱玲一巴掌拍在了他的腦門上:「就你聰明。」

一邊說,一邊大大方方。收起了洗魂符。

這東西多多益善。

他們幾個能超過厲輝,全靠洗魂符,朱龐能迎頭追上,也全靠洗魂符。

朱龐有時候在回憶鍾小豪的時候,總是會說:「噢,有了洗魂符,老子就是一頭豬,也能殺進前十。」

實話說,獠牙戰豬的等級低了點,要不是洗魂符。朱龐根本就來不了葬天墟。

看朱玲收起了洗魂符,孫豪微微一笑,手腕一振,手中出現了一顆珠子。

這是魂珠。

不知孫豪拿出珠子有什麼用。朱玲等人齊齊露出問訊的表情。

「小龐」,孫豪淡然一笑,考你一個問題,答對了珠子就給你了。

朱龐矜持地一笑:「我說小豪,再怎麼說,我朱龐已經是堂堂獠牙戰將。普通珠子可是別在我面前炫耀,我看不上的……」

話沒說完,朱玲已經一把揪住了他的耳朵。

嘴裡哎喲喲,哎喲喲叫了起來:「姐,你是老大,我再厲害,你也是老姐……」

孫豪笑著搖搖頭,然後開口問道:「小龐,你說說,豬系魂獸,以誰位尊?」

朱龐稍稍一愣神,然後捂住肚子笑了起來:「我說小豪,你這不是在朱玲面前說朱雀嗎?豬,此界魂獸,上等者,獠牙戰將,朱龐大將就是獠牙魂獸……」

孫豪笑笑不說話。

看看孫豪的臉色。

朱龐有點小興奮地說道:「小豪,你不會給我說,你手中魂珠的等級還在獠牙戰豬之上?那會不會是長白匹格?」

長白匹格已經只比張文敏的遠古天象稍差了。

孫豪笑笑不說話。

朱龐臉色開始凝重:「豪哥,你不會跟我說,這乃是天兆白野豬吧?」

真是天兆白野豬的話,只要培養得好,已經能跟遠古天象比肩了。

孫豪笑笑不說話。

朱龐已經有點不安了。

半響之後,緩緩開口:「此界戰豬種類不少,但要說冠絕豬界,還屬『剛鬣』,剛鬣相傳有遠古豬八戒血統,勘稱此界之最,如果豪哥有此金珠,請收下我的膝蓋吧。」

孫豪依然笑笑不說話。

朱龐臉色露出絲絲狐疑神色。

剛鬣已經超過了遠古天象的等級,如果真有,他朱龐無疑就會一飛衝天。

但孫豪依然只是笑著不說話。

那麼孫豪的意思就是說,他手中玩意兒比剛鬣來頭還要大?

朱龐一直認為,要論對戰豬的研究,舍自己其誰?

但今日,真心疑惑了。

看看孫豪,露出了一個問訊的眼神。

孫豪搖搖頭,然後微微一笑:「小龐,如果你真猜不出,這珠子我可收起了。」

朱龐眨巴著眼睛,沒有說話。

朱玲一巴掌拍在了他的腦門上:「你小豪哥什麼人?想,快點想,趕那種遠古的,厲害到邊的,足以跟老姐朱雀比肩的大傢伙去想。」

朱龐一臉苦笑:「老姐,我戰豬一系就沒有比得過朱雀的好不好,要不然當年十二生肖排位……」

等等,說到十二生肖排位,朱龐猛地想了起來。

不由猛地一伸手,指向孫豪手中的魂珠,失聲說道:「豪哥,你不會跟我說,此乃當康魂珠吧?」

要說什麼豬最厲害,無意還是神獸當康。

只不過,朱龐想都不敢想。

神獸當康僅僅比朱雀弱了一絲絲,乃是戰力最為剽悍的豬系戰獸。

該不會真是當康魂珠吧?

孫豪哈哈笑了起來:「不錯,小龐,你總算是猜到了,這顆當康魂珠是你的了,不過……」

沒等孫豪說完。

朱龐一伸手打斷孫豪的話,沖朱玲把腦門伸了過去:「姐,快,快快拎耳朵,我想知道自己是不是在做夢……」

朱玲……

孫豪搖頭,笑著說道:「不過,昔日我答應過當康,你魂化之時,它會主動配合,但是,你卻得把它的神魂保留下來,日後,你強大到一定程度之後,或可為其重塑肉身,你答應嗎?」

「沒問題」,朱龐飛快答應到:「完全沒問題,豪哥,你真是英明神武,連化魂都給我幫了。」

孫豪揚手一揮,當康魂珠飛了過來。

朱龐普通一聲,倒在了地上,興奮得暈了過去。

朱玲搖頭嘆息,一伸手,接過當康魂珠。

收起當康魂珠,朱玲雙手叉腰,大聲說道:「好你個小豪,只記得小龐,我的禮物呢?」

孫豪……

打打鬧鬧,說說笑笑,敘敘舊,說了說往事,兩個時辰很快過去。

臨走前,孫豪很是奇怪地問了句:「長腿玲,少殿主魂未歸是誰?怎麼從來沒聽說過?」

朱玲很隨意地回答道:「他啊,常年漂泊在外,基本上就是個不顧家,不回萬魂島的王八蛋,你沒聽說過正常,你只要回去魂殿了,自然就能認識他了。」

孫豪心裡嘀咕,看來朱玲這丫頭對少殿主怨念很深,該不會有什麼故事吧?趕緊岔開了話題。

最後,幾個朋友告辭的時候,王遠開口說道:「耗子,其實你可以回去,沒必要待在青雲戰舟之上。」

王遠也發現了,自己的兄弟很少有人拜訪,青雲戰舟上門前冷落,顯然不被人看好,心中也是有點不是特別舒服。

孫豪笑了笑:「還是不了,這次我代表南大陸出戰」,說完,拍拍王遠的肩膀:「二毛,以後,我會回饒。」

王遠欲言又止,最後說道:「那好吧,隨你的便,不過,這份資料給你,要比你手頭的詳實得多,這也是你應該得的……」

說完,扔出了一摞資料,顯然是海神殿弟子手中的配備。

孫豪爽快收下,起身,送別了四位朋友。

送別朋友之後,孫豪發現,正道排位金丹看向自己的眼光已經多了許多審視和疑惑。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