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八百四七章 惡魂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四七章 惡魂蟲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詭異的古乾屍。

詭異的面具甲士。

不僅僅實力強悍,能攻能防。

更關鍵的是,居然能自己復活。

而且還不是鬼魂,蓋亞完全威懾不祝

面具甲士的個體綜合實力,甚至是超過了古墓第一關的女鬼。

好在,面具甲士的數量遠遠不如女鬼一般無窮無盡,要不然,孫豪覺得自己最好的辦法就是徹底遠遁。

還有就是,或許因為其鎧甲之內的身軀乃是枯骨幹屍構成,外面又套了堅甲的緣故,面具甲士的奔行速度並不是很快。

密度不大,奔行速度不快。

雖然殺不死,但卻也攔不住孫豪和蓋亞前進的步伐。

急速向前,孫豪的沉香劍,蓋亞的風刃輪換出擊,強勢擊潰面具甲士的鎧甲,擊潰他們的軀體,然後乘面具甲士重新復活的機會遠遁而去。

就這樣,孫豪在前,蓋亞在後,向古墓深處殺了進去。

觀察到面具甲士復活最後一步是帶上面具,孫豪有意識擊潰面具,看是否能阻止甲士復生。

但是效果並不好。

面具擊毀之後,也跟鎧甲一般,可以吸收陰氣再度成型。

想不到更好的辦法,也就只能邊殺邊跑,沖向古墓深處。

只是隨著挺進,孫豪發現情況有了一些不妥。

面具甲士速度不快,追不上兩人不假。

但是面具甲士並不是沒有智慧只能靠本能行動的死物。

復生的面具甲士正在向古墓之內追了進來。

四面八方,各個通道之內的面具甲士越來越多,大有將自己包餃子的趨勢。

一旦被眾多的面具甲士堵在古墓深處,情況一定會非常糟糕。

可是,孫豪要想突破古墓進入葬天墟,面具甲士一關卻是怎麼也繞不過去。

站在一個古墓通道之內,看著前方暗影重重的古墓墓室,孫豪向蓋亞露出一個問訊的眼神。

蓋亞緩緩點頭。

孫豪神識一動,沉香劍帶著如山氣勢衝進了墓室之中,所過之處。發出碰碰碰。一連串撞擊之聲。

孫豪和蓋亞緊隨沉香之後也猛地衝進了墓室之中。

「當」的一聲,墓室之內爆發一聲巨響,沉香劍悠忽一閃,飛了回來。

而墓室之中。一個龐大的黑影向後一個翻滾,然後單膝一跪。跪倒在墓室地板之上,巨大的寬刃巨劍向地板上一插,當的一聲。火星四濺。

猙獰的面具默默地看著地面,高大的面具甲士完全卸去了沉香劍的撞擊力量。地板上,出現如同蛛網般的裂痕。

墓室之中,又有一個高大的黑影縱身一躍。落在了單膝跪地的甲士身邊,猙獰鬼面默默地看著地板。手中巨大的寬刃長劍對孫豪和蓋亞一指。

巨大墓室之內,二十多名普通面具甲士已經齊齊身劍合一,向孫豪和蓋亞沖了過來。

高大的面具甲士。或許稱之為面具將軍更加合適。

他們的身上,厚厚的鎧甲有幽暗的光澤流轉,面具頭頂之上,還豎起了兩個如同牛角的彎角,雙肩、雙胳膊肘以及雙膝之上的鎧甲都有如同利劍一般的骨刺,寒光森森。

更厲害的是他們手中的寬刃大劍。

一路殺過來,孫豪的沉香劍無堅不摧,還是第一次被古墓之中的鬼物憑藉手中之劍,憑藉本身實力給接了下來。

兩個面具將軍的實力,絕對有了跟孫豪正面一戰的資格。

而且,面具將軍跟其他面具甲士不同的是,他具有號令面具甲士的能力。

面具將軍的號令之下,不僅僅是墓室之中的面具甲士向孫豪和蓋亞發動了身劍合一的突刺進攻,而且,外面墓道之內,大量的面具甲士正源源不斷地沖了過來。

孫豪和蓋亞齊齊後退,向通道之中退去,暫避甲士突擊。

甲士門突刺直接衝到通道附近,速度一降,降落地面,齊齊雙手舉劍,準備往前斬擊。

孫豪手一揮,扔出一把小鎚子,迎風漲大,瞬間變成一把大鐵鎚,撞了過去,而同時,蓋亞雙爪飛揚,爆發一連串風刃,切割而去。

兩人很有默契,同時發動。

時機掌握得非常好,面具甲士的斬擊沒有完全成型,風刃和巨錘已經攻到了他們身上。

擦擦擦、碰碰碰。

二十幾個面具甲士大多中招,斬擊被生生打斷,不由自主,向後退去。

孫豪嘴裡一聲清喝:「虎兄,殺進去,我看墓碑。」

蓋亞心中一動,沉聲說到:「好。」

孫豪手中揮舞著擂鼓十方俱滅錘,神識御使沉香,蓋亞颳起陣陣旋風,一人一虎衝進了墓室之中。

孫豪神識之中,小火輕輕問道:「哥,要我吞不」

孫豪神識映照墓室,開始查看青石墓碑的記載,同時心中說到:「暫時不要,小火,不要勉強,哥沒問題的。」

面具甲士的個數不多,實力雖然也強,但除去面具將軍,估計是擋不住小火的吞噬。

但是,小火臉上的表情瞞不過孫豪。

孫豪擊潰面具甲士的鎧甲,露出裡邊的乾屍之時,小火那種作嘔欲吐的表情瞞不過孫豪,顯然,小火覺得面具甲士很噁心。

此時,小火願意強忍噁心感幫助孫豪,孫豪如果不是實在沒辦法,還真的不想讓小火出手。

而且,面具甲士復生的能力很詭異蹊蹺,在沒弄明白原因之前,讓小火貿然吞進,還真不一定安全。

何況,孫豪從墓室的青石墓碑之上,已經發現了面具甲士的一些記載。

青石墓碑跟前面幾塊略有不同。

前面幾塊墓碑保存很好,而且是立在墓室之中。

可這間墓室的墓碑卻倒在了地上,碎成了兩半。

神識映照之下,墓碑上的記載卻也跟面具甲士有關。

墓碑上,三個鮮紅大字瞬間讓孫豪知道自己遇見了什麼:「惡魂蟲。」

墓碑記載:「惡魂蟲,惡魂豢養的詭異魂蟲,藏於面具之中,侵入人的腦髓之中,無論凡人修士,一旦被侵入,莫不成為惡魂傀儡,神志盡喪,殺之不死,真女大人以秘法寒冰封凍被浸染修士,葬於古墓地底,免除大陸一大劫難,今立碑以志」

墓碑字不多,但讓孫豪瞬間知道了面具甲士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但同時,孫豪的身上也不由冒出絲絲細汗。

面具甲士,說穿了就是被惡魂蟲控制的修士,打破了真女的封凍,擊破了鎮壓在他們身上的青石墓碑,從地底沖了上來。

孫豪身上出汗的原因則是面具甲士的出現,意味著真女和惡魂戰鬥的故事都是真實的。

而且,惡魂豢養的惡魂蟲居然還能在悠久的歲月之後,重新沖了上來,形成了面具甲士這一詭異鬼物。

那麼,真女古墓入口之處的警告,惡魂還活著的可能性就相當大了。

隨之而來就是葬天墟的開啟也就很值得玩味了。

真女古墓作為葬天墟的前置迷域存在,那麼進入葬天墟的修士就必然會有很大的機會放出惡魂。

要不是孫豪恰好認識類似花紋一般的遠古文字,說不定還真的會一時大意,將惡魂給放出升天。

身上冒汗,但手上沒停,孫豪神識一動,沉香劍如飛而去,準確無誤擊中一個甲士的面具。

面具擋不住沉香的如山之力,被一擊而潰。

但是,周圍的陰氣卻迅速匯聚而來,試圖再度形成面具形狀。

孫豪眼中精光一閃,沉香劍急速飛出,在甲士後腦部位猛地一挑。

沉香劍並不是很規則的劍尖之上,猛地挑起了一條渾身漆黑,小指頭大小,一寸左右的蟲子。

蟲子在沉香劍的劍尖不停扭動掙扎,左右搖擺,想要從劍尖上逃逸而去。

孫豪神識一催,小火苗衝上去,呼啦一聲,把黑蟲子包裹起來。

沉香劍劍尖之上,傳來陣陣吱吱叫聲,三息功夫,小火苗一彈,飛了回來。

整個黑蟲子化為一團飛塵,從劍尖滑落。

而被孫豪破去面具的那個甲士,向前走了兩步之後,雙腿一跪倒在了地上,掙扎了幾下,卻是再也起不來了。

蓋亞眼中精光一閃,嘴裡一聲虎吼:「好,沉香,沒想到居然是小蟲子作怪。」

虎吼聲中,片片風刃割開了一個甲士的面具,挑出了黑蟲子,亂刃下去,瞬間將蟲子割裂成了絲絲肉線。

蟲子被滅,面具甲士也轟隆一聲跪倒,被真正的消滅了。

面具甲士很厲害,但是找到辦法之後,卻完全擋不住孫豪和蓋亞,二十多隻面具甲士速度飛快,迅速減少。

墓室通道之中,正匯聚而來的面具甲士,發現墓室之中的變故之後,居然不再圍攏,而是順著墓道,四散而逃,不進來了。

兩個高大的面具將軍,對望一眼之後,也不跟孫豪和蓋亞糾纏,紛紛躍身而起,高大的身軀往青石墓碑被拔起的地面之中沖了進去。

等孫豪和蓋亞消滅墓室面具甲士之後,兩個面具將軍已經逃之夭夭。

他們逃走的方向,恰恰就是當年真女曾經封凍他們的所在之處。

而隨著他們的逃走,墓室之內,出現了兩個向下的通道。

一個,就是兩個面具將軍離去的地洞,在墓碑之下,應該是面具將軍破困而出生成,而另一個則應該就是古墓的正常墓道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