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努把力!
小說:| 作者:| 類別:

努把力!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

孫豪驅動體內可以驅動的,能感應寶貝的特殊存在,木丹,小火苗,微塵等,睜大了雙眼,開始在墓室之內搜索。。

墓室高大無比,顯得很是空曠,墓室之中,還有一些小小的類似包間一般的小墓室。

整整兩三天時間,孫豪探查了一大片地域,倒是有了一些不菲的收穫。

建造墓室之後殘餘不知名礦石若干,其中一塊礦石居然引起了須彌凝空塔的反應。

讓孫豪有點意外。

須彌凝空塔出現反應,那就說明礦石在煉製第二層須彌凝空塔的時候用得上。

特殊的墓室環境之中,也生長了一些極為難得的陰屬性靈藥,尤其是真女氣息的滋養之下,靈藥的藥性更是相當難得。

所得靈藥之中,有一味古墓幽芝,乃是煉製升嬰丹的主葯之一,孫豪收集到了三株,獲得了葬天墟之行最大的一個收穫。

孫豪千方百計,不惜涉險進入葬天墟,主要目的就是升嬰丹靈藥。

如今攻破第一個絕域,果然就收集到了其中一味主葯,雖然數量不多,但是也足以讓孫豪為之鼓舞了。

其他收穫就馬馬虎虎了,隨手收進須彌凝空塔內,倒是可以彌補一些塔內的靈氣資源消耗。

軒轅紅一直在器室內修鍊,消耗的資源不少,好在古雲、白絹兩人在塔內種植的靈稻、靈藥開始收穫,要不然,還真心供不起。

墓室之內,孫豪不敢隨意把自己神識放出去盤查,兩三天時間,虎蓋亞已經不知跑去什麼地方探寶了。

反正古墓之內有真女如山氣勢在,任何鬼魅之物都不會出現,真女又心存仁慈,對自己的子民也無比信任,並沒有布下攻擊陣法。孫豪倒也不用擔心蓋亞出問題。

探查完自己的區域之後,孫豪便繞道真女背後,古墓壁上,此處有古樸的大門一座。。從此出去,應該就能闖出迷域,進入葬天墟內層了。

只是孫豪沒有想到的是,自己稍稍大意,稍稍麻痹一下。蓋亞那邊就出了問題,大問題。

孫豪在出口之前盤膝而坐,靜靜等待蓋亞歸來。

但是,沒等到蓋亞,卻等來了古墓墓室之內的巨變。

高大的,原本已經化為雕像的真女,居然猛地氣勢大漲,千萬年之後,依然一聲嬌斥:「爾敢……」

隨即,巨大的氣浪。衝擊而來,坐在真女背後的孫豪不知道生了什麼,巨大的衝擊力已經狠狠地把他撞在古墓的牆上。

再向前看,真女已經石化的玄衫飛舞起來,頭髻之上的玉梭也閃閃光。

生了什麼事?

孫豪從牆上一彈而起,縱身向前越去,同時心中產生很不好的預感?

該死,蓋亞該不會幹了什麼不該乾的事吧?

前方場景馬上映入眼帘。

真女依然雙目緊閉,但是雙膝之上的真女劍卻是青光大作,照亮了古墓。

蒼穹之上。星星點點的,也是光華大放,齊齊照了下來。

所照的方向,卻正是真女上下交錯的玉掌。

真女的氣勢凝結之處。也正是她的一雙玉掌。

而真女的玉掌之前,孫豪心膽俱喪地現,一隻通體深藍的小貓,正用嘴咬住一面鏡子,一點一點地從玉掌之中向外抽了出來。

或許,真女當年氣可蓋世。

或許。.?

或許,真女一縷英靈始終在鎮壓惡魂。

但是,歷經千萬年,很有可能是億萬年之後,厲害無比的真女此時也已是強弩之末。

孫豪飛身****,嘴裡一聲暴喝:「蓋亞,不要。」

深藍小貓貌似沒有聽到,依然執著地拽著鏡子,在往外拉。

孫豪心中一動,又是一聲暴喝:「深藍,不要。」

深藍小貓被孫豪的聲音嚇了一跳,嘴裡銜住還沒有完全拔出的鏡子,一臉疑惑地向孫豪看來。

孫豪心中微微鬆了一口氣的同時。

聽到天空之中,真女出悠悠一嘆。

然後,深藍小貓的身子不由自主被遠遠彈開,一面鏡子,綻放出潔白的光華,已經衝天而起。

孫豪心中暗道一聲糟糕。

墓室之內,猛地,所有光華追隨鏡子攻了過來。

真女劍、日月星光芒,甚至是真女身上的氣勢猛地向鏡子沖了過去。

鏡子處在攻擊正中,滴溜溜轉動,潔白的光華反射開去,真女最後一縷英靈出的進攻被紛紛反射入墓道之中,墓道地面瞬間千瘡百孔。

孫豪一個飛身,一手抓住被彈開的深藍小貓。

向深藍小貓臉上看去,孫豪看到的,就是一副驚慌失措,外加一副我很無辜的樣子。

孫豪心中頓時明白過來。

該死,自己居然忘了蓋亞有兩種存在形態。

而且,很明顯的是,蓋亞變為深藍小貓的時候,可能會把蓋亞狀態的事情忘得一乾二淨。

要不然,他怎麼也不會跑去抽鏡子。

看著空中不停反射光芒的鏡子,孫豪知道麻煩大了。

只不過,事已至此,責怪蓋亞,哦不,是責怪深藍小貓已經於事無補。

還是看看該怎麼善後吧。

剛剛,真女身上氣勢大作,現在真女傾盡最後力量攻擊惡魂,讓孫豪現,歷經億萬年消磨,真女的攻擊已經並不是很強了,那麼是不是有可能曾經的惡魂也並不會那麼可怕了呢?

孫豪並沒有掉頭就走,拍拍深藍的腦袋,孫豪目不轉睛看著空中的鏡子跟真女鬥法。

足足盞茶功夫之後。

真女渾身氣勢一松,整個高大筆挺的身軀好像微微佝僂了下去,同時,天空之上,星河暗淡下來,真女劍不甘地跳動了幾下,也光芒一斂,沉寂在了真女的雙膝之上。

墓室半空,如同面盆大小的鏡子,白色光芒收斂,同時,興奮地哈哈狂笑聲傳了出來:「哈哈哈,哈哈哈,我郝安逸終於出來了,哈哈哈,瘋婆子,你終於是攔不住我了吧……」

孫豪看著空中鏡子,心中不由一緊。

這郝安逸,應該就是所謂的惡魂。

不知他又是什麼一副狀態,或者是怎麼樣的凶神惡煞。

不知不覺,孫豪挺立墓室空中,身上氣勢勃,鎖定在了鏡子之上。

潔白光華最終斂去的同時,一束光芒筆直地照在對面墓壁的牆上,如同投影一般,牆上照射出一個人影。

影子抬腿向前一步邁出。

一名衣冠楚楚的白衣秀士從牆上邁步走了出來。

孫豪微微一愣。

此修士並無半點邪惡氣息。

相反,修士居然給了孫豪溫文爾雅的感覺,看到白衣秀士,孫豪的第一感覺,竟然是好像看到了已經隕落的昌明恩師。

當然,人不可貌相,雖然稍稍愣,但孫豪心中依然高度警惕。

被亞蘭大6稱為惡魂,真女不惜以肉身鎮壓,絕對不是空穴來風。

郝安逸儒雅的外皮之下,說不定就藏著豺狼虎豹。

唰,手一伸,郝安逸手上出現一把羽扇。

羽扇輕搖,輕輕一抱,郝安逸未語先笑:「小兄弟,謝謝援手,要不是兄弟放貓相救,郝某人還不知需要多久才能擺脫這瘋婆子呢。」

說到瘋婆子,郝安逸又仰看了看高大的真女,嘆了一口氣,悠悠說道:「何苦來哉,何苦來哉,非要如此剛烈,玉石俱焚,好好的神仙眷侶不做,非要弄得大家都灰頭土臉,哎,真是任性礙…」

孫豪只是靜靜地看著。

郝安逸看起來很正常,絲毫沒有破綻,看起來很正派,好像也並不仇恨真女。

但是孫豪覺得疑點太多。

最重要的是,孫豪很是敬佩真女胸懷蒼生的襟懷。

那麼簡單一個推理就是,郝安逸絕對是一個壞人,徹頭徹尾的壞人,任憑他口生蓮花,任憑他表現再好,孫豪都當他只是在演戲。

而且,孫豪覺得,郝安逸完全有演戲的理由。

原因很簡單,從鏡子裡邊走出來的郝安逸,實力並不是特彆強。

孫豪神識一掃而過,郝安逸此時,也僅僅只是金丹後期而已。

也就是說,曾經厲害無比的惡魂被鎮壓許多年之後,此時實力不在,或許,這才是他在孫豪面前裝模作樣的根本所在。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