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八百五二章 不二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五二章 不二橋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郝安逸消失得無影無蹤,孫豪搜刮完墓室之後,恭恭敬敬拜別真女雕像,收起小章,帶著深藍和小火,也投身出口。

一路小心翼翼,但郝安逸並沒有任何埋伏偷襲,孫豪鑽出了真女古墓,再度出現在大火印天,山體坍塌,空間破碎的葬天墟之內。

不知為何,經歷了真女古墓千奇百怪的鬼物,此時看到破碎的葬天墟,孫豪竟然長呼了一口氣,有著逃脫升天的感覺。

不容易埃

孫豪不知道的是,就在他離開兩天之後,真女墓穴之內,兩個面具將軍從墓道之中偷偷摸摸,摸了出來。

看到高聳入雲的真女雕像,兩個傢伙嚇得掉頭就跑,良久之後,再度出現。

此時,孫豪已經穿過萬千倒塌的山嶽廢墟,看到了一大片火紅的懸崖。

懸崖通紅如火,下邊是奔行沸騰的岩漿,下面不時有氣泡,帶出火焰衝天而起。

懸崖奇廣,對面是個什麼情況不得而知。

孫豪試了試,懸崖邊根本就飛不起來,御劍也受到了控制,僅僅飛出一丈遠,孫豪就不得不打道而回。

懸崖之下的岩漿有很強的吸引力,金丹修士肉身不能騰空。

御劍飛行也被拉扯得筆直下沉,看來,此懸崖不是那麼好過的了。

希望能找到相對狹窄的懸崖,能看到對岸的情況,孫豪御使沉香順著通紅的懸崖開始向上搜索。

奔行兩日之後,臉上出現絲絲驚訝,然後速度降了下來,收起沉香,孫豪緩步向上接近。

不久,前方出現兩位修士。站在一塊巨大的山石之上,大聲說道:「這邊,道友這邊來。大家都到齊了,準備過去不二橋。」

孫豪心中一動。朗聲說道:「在下孫豪孫沉香,不知兩位道友貴姓?」

其中一個修士朗聲說道:「好說好說,在下天宮尚生好,見過沉香道友。」

另外一個修士臉色有些蒼白,神態也有些冷,淡淡說道:「在下冥王殿蕭寒,見過沉香道友,沉香真人。這邊請。」

路過巨大的山石,孫豪前方出現一片相對開闊的通紅的懸崖岸,岸邊此時已經匯聚了不少修士,孫豪一眼看去,看到了不少熟人,根據各自陣營不同,三三兩兩,分成了一個個小團體,匯聚在岸邊。

看到孫豪走近,不少人都站了起來。

海神殿那邊。單涫涫已經在揮舞著玉璧,嬌聲喊道:「小豪,小豪。這邊,這邊。」

幾乎同時,冰雪聖宮夏晴雨、冥王殿兩位少主以及天宮少宮主宮小狸都站了起來,齊齊看向孫豪。

宮小狸玉巾蒙面,冷聲說道:「孫沉香,速速歸隊。」

孫豪神識一掃,沖單涫涫那邊歉意地笑了笑,然後縱身一躍,落在了獨玖和劍百鍛身邊。

單涫涫小嘴嘟了起來。

朱玲爽朗地笑道:「涫涫。小豪他卻是不好過來,別生氣了。生氣不利美容。」

朱玲身後,不知什麼時候。居然跟上了一隻雜毛小土狗,奇特的是這土狗居然能說話,而且說話的語氣還跟孫豪有過節:「就是就是,那孫豪孫沉香有什麼好,不來就不來,涫涫大美女,咱們不稀罕他是不是礙…」

朱玲身邊,朱龐一捂額頭,嘴裡「噢」了一聲,然後說道:「老姐啊老姐,英明神武的你,怎麼就收了這麼個賴貨。」

朱玲還沒接話,雜毛土狗已經埋怨開了:「誰是賴貨?誰是賴貨?怎麼說話的你,一點也不懂得知恩圖報,虧我還把一聲絕技傾囊相授,啊,你就是這麼報答我的?啊?」

朱龐:「我讓你跟著我,你偏要跟我老姐,你跟著我,讓我報答你不好嗎?」

瞄一瞄朱玲修長的玉腿,土狗不屑地說道:「跟你有什麼好處?不會抱我,不會給我吃的,就知道找我要東西,我呸……話說,涫涫,你如果能經常抱抱我,我就跟你走了……」

說話之間,狗嘴之中流出了口水,雙眼看著單涫涫的雪白半球好像在冒光。

朱玲飛起一腳,正中土狗屁股,土狗汪汪叫喚兩聲,嘴裡抱怨:「哎呦呦,主人,主人,你的玉腿真美,我愛死你了……」

單涫涫抿嘴笑了起來。

朱龐手悟額頭,「噢」了一聲,好像在為自己的老姐默哀。

孫豪心中一動,遠遠地,沖被踢飛的土狗展顏一笑。

土狗突然渾身一個寒顫,嘴裡嘀咕一句:「該死,他耳朵真尖,居然聽到我說他壞話了,不好不好,這可如何是好?」

孫豪身邊,獨玖拿起大刀,好奇地拍拍孫豪肩膀:「沉香,有何發現?」

孫豪淡然一笑,左右看看:「發現一件很有趣的事。」

獨玖嘀咕了一句:「奶奶的,葬天墟內,有趣的事海了去,來,兄弟,喝酒……」

被獨玖拉住,抓了劍百鍛,三人席地而坐,自得其樂,自成一個小團體,開始喝酒聊天,其他地方的修士,卻也不再關注孫豪,懸崖岸邊,暫時安靜下來。

一邊喝酒聊天,一邊敞開神識,加上獨玖雜七雜八的介紹,孫豪倒是基本搞明白了是怎麼回事。

前方有座不二橋。

不二橋,橋不二。

橋不過二:一次只能通過一名修士,兩名修士同時上橋就會坍塌;

不二不現,兩名修士,同時出現,橋方能開啟。

很矛盾的,好似無解奇怪火焰橋。

據說,不二橋乃是南大路修士李敏和洛鵬發現的,乃是過去此處火漿河的唯一通道。

聽到洛鵬兩字,孫豪喝酒的動作不由微微一頓,瞬間失神。

不二橋跟洛鵬連在一起。

孫豪本能地感覺很不好。

道魔雙方之所以匯聚一起,原因很簡單,不二橋出現的時間不會超過半日,六個時辰。

六個時辰之後,會自動潰散。

道魔雙方修士不知道有多少同道會突破迷域來到這裡,相約在此守候一月,孫豪來得比較遲,距離一月期滿已經只余兩天。

兩日之後,李敏一臉傲然,挺身而起,朗聲說道:「各位同道,傲世手中有不二橋碑,大家請看,在不二橋開啟之前,大家卻是得想一個比較合理的過橋之法。」

趙誅魔雙手一拱,哈哈大笑:「傲世兄,請。」

李敏能拿到不二橋碑,也算是漲了正道威風,趙誅魔叫他一聲傲世兄,卻也相當給面子了。

李敏投桃報李,手腕一振,一面小巧的石碑飛向趙誅魔:「有請大師兄主持大局。」

趙誅魔哈哈大笑,一手接過石碑,掃了一眼,往身邊一遞,大聲說道:「生好,念。」

尚生好接過石碑,說了一聲「好」,然後看向石碑,大聲念到:「不二橋,橋不二;火山有奇橋,鎖在岩漿中;雙修兩邊站,方可露崢嶸……」

「不二橋,橋不二,流漿似江水,奔注無昏晝;亦曾燒大葯,煉丹乖火候;

至今殘丹砂,燒乾不成就……」

尚生好清朗的聲音,不緊不慢在紅崖上空回蕩。

慢慢地,大家根據不二碑文開始分析。

分析可能過橋的方式。

資料太少,不二碑文又出自洛鵬之手,孫豪一邊聽,一邊快速判斷,判斷其中可能出現的情況。

尚生好念完不二碑文。

現場平靜下來。

趙誅魔高大的身軀從地上挺身而起,哈哈大笑:「好一個不二橋,好一個橋不二,我輩修士,道魔不兩立,此時卻是正好在這不二橋上,各展手段,比試一番,每次兩人,一方一個,同開不二橋,勝者過橋而去,敗者落河為丹,魔崽子們,可有異議?」

紅岩之上,氣氛為之一緊。

大家都是金丹排位修士,沒有一個弱者,幾乎同時,大家放出氣勢,紅岩上空,一陣啪啪響聲,卻是這一刻,誰都不服輸,氣勢一凝,在上空撞擊開去。

冥三九哈哈大笑,手中長鞭揮舞:「來就來,誰怕誰,看看哪一邊死得更多。」

孫豪盤膝而坐,身上氣勢內斂,神識掃過洛鵬,發現洛鵬盤膝而坐,若無其事,對此好像早有預料。

心中一動,孫豪傳音而出。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