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八百五四章 高度同步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五四章 高度同步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尚生好和蕭寒一個月里,共同值守紅岩,混了一個眼熟,雖然陣營不同,但相互之間也算是惺惺相惜,如果能不動手相搏自然更好。

兩人對望一眼,齊齊向前跨出。

一步而出。

剛剛好半丈,兩人齊齊凝立空中。

巨大的吸引力傳來,兩人不敢怠慢,提氣相抗。

腳下依然是空無一物。

曾祥武呆了一呆。

神識之中,始終密切關注著洛鵬的孫豪,心中湧起了絲絲不解。

剛剛曾祥武說出半丈距離之時,洛鵬的身軀猛地繃緊了一下,然後瞬息放鬆。

過程雖然很短暫,卻瞞不過孫豪的感知。

孫豪現在,最大的優勢就是隱藏在暗中,而且,隱約知道洛鵬可能有些不妥。

而葬天墟之中,也必然有些蹊蹺。

種種情況分析,那麼半丈距離一定會有些異常才是。

但是,兩名修士已經到達了半丈之處,依然不見有墊腳青石板,那麼問題出現在什麼地方呢?

孫豪神識一動,傳音說道:「祥武兄,半丈之處一動會有蹊蹺,但是,一時半刻卻難以判斷其中關節。」

曾祥武眼中神光一閃,軍旅出身的風格展現出來,身上氣勢大漲,一股大將軍氣勢沖了出來,目中神光如電,沉聲說道:「兩位道友,信我一次,且慢慢下降。」

說話之間,身上冒出一種讓人信服,讓人敬佩的氣勢,好像是千軍萬馬之中那指揮若定的大將軍。

孫豪身邊,獨玖大刀在肩膀上一拍,豎起了大拇指:「要得,是條漢子。」

獨玖當年也曾行軍打仗,不過多是孤膽英雄,倒是養成了不同氣質,但是。儘管氣質不同,但這不妨礙他欣賞軍旅中人。

尚生好和蕭寒對望一眼。

齊齊高聲說道:「好。」

慢慢地,兩人身軀逐漸下沉。

一尺,兩尺……

腳下沒有絲毫變化。

逐漸接近半丈。腳下依然沒有絲毫變化。

尚生好也好,蕭寒也好,臉上齊齊冒出細細的汗珠。

曾祥武猛地從地上挺身而起,身上衣衫飛揚,朗聲說道:「兩位道友。請高度同步,齊齊停在半丈之處」,說完,身軀微微一躬:「請兩位道友不要猶豫不要遲疑,信祥武一次。」

孫豪眼中,閃過絲絲敬佩。

東方王庭曾祥武,是個人物。

尚生好哈哈大笑:「小寒,敢不敢?」

蕭寒陰陰地說道:「就怕你太胖,自己沉下去。」

尚生好:「我數一二三,來吧。」

蕭寒:「好。」

尚生好:「一二三……」

三聲一過。兩位修士齊齊停在下方半丈之處。

剛剛挺穩,他們的足下,已經齊齊浮現出來一塊青石板,剛剛好墊住他們的身軀。

有了第一塊石板的經驗,尚生好卻是早有準備,提氣保持體重。

兩人落下,重量絲毫不差,卻是穩穩站在了青石板上,不見絲毫下沉。

「哈哈哈哈」,月大勇手中小飛刀罕見地停頓下來。暢然大笑,雙手抱著小刀對曾祥武一拱:「祥武兄大德,兄弟敬佩。」

曾祥武掃了孫豪一眼,伸手做了一個抹汗動作。笑著說道:「僥倖而已,祥武也只是猜測,卻是大陸修士之福氣才是。」

冥王殿方向,冥斕曦已經嘻嘻笑道:「嘻嘻嘻,矯情,有功就是有功。快點說,下一步應該怎麼走,大家等著呢。」

曾祥武笑著說道:「現在,兩位道友請齊齊向前高飛,與鐵索齊平,踏出半丈。」

尚生好和蕭寒瞬間明白過來,齊齊一踩青石板,高飛而起,向前飛出半丈。

與鐵索齊平的地方,兩人足下一頓,又齊齊踩中青石板,牢牢站立空中。

曾祥武繼續說道:「向前半丈,停於空中,緩緩落下,高度同步,抵達半丈深度。」

尚生好和蕭寒如言前行,前方半丈,半丈深度,果然再度出現青石板,墊在腳下。

曾祥武快速說道:「不二可二,高度同步,兩位道友可按現在規律,過橋而去了。」

尚生好和蕭寒對望一眼,哈哈大笑聲中,飛身而起,向前邁出半丈,向紅岩對岸飛了過去。

而不二橋上,他們走過的地方,再也沒有青石板出現。

很顯然,青石板只有兩塊。

一次只能過去兩人。

不二橋的過橋方法,倒是探索出來了。

很簡單,一次上去兩人。

有兩種方式可以過去。

一種應該就是如同趙誅魔所說的,兩人分出勝負,然後剩下的一人可以順著中間的鐵索,抵達對岸。

而第二種則是兩人齊頭並進,並肩前行,一同過去鐵索。

第二種方式看似安全,但其中考驗的恰恰是雙方能否同步。

尤其是在半丈深度踩中青石板的那一刻,如果對方稍稍遲上一點。或者是稍稍輕上一點,那麼等待修士的就是墜落無底火淵。

而恰恰,兩個同時過橋的修士,只要能先行出手陷害對方。

那麼就可以無損過橋。

一方面是對方可能陷害自己,另一方面則是自己只要先行出手就可以安然過去。

其中誘惑,其中考驗,可是不校

而且,還有一個問題就是,修士踩在青石板上,尤其是深入半丈左右的時候,是經不起任何暗算的,要是紅岩上的修士出手攻擊,情況也會非常複雜。

尚生好和蕭寒兩人同時向前挺進,並沒有出任何蛾子,速度也很快。

大家都是金丹修士,只要心無歹意,那麼對身體重量控制,對距離把握,對落點把握絕對不會有任何問題。

盞茶功夫之後,鐵索橋猛地一抖。

紅岩邊上,再度出現兩塊青石板,卻是象徵著,尚生好還有蕭寒已經安全抵達了對岸。

那麼問題來了,第二對該誰去?

道魔雙方對望一眼。

曾祥武大聲說道:「有請海神殿道友第二隊過橋,並在對面維護秩序可好?」

朱玲看看單涫涫。

單涫涫微微點頭。

朱玲一拉朱龐,大聲說道:「小龐,走,我們過去。」

縱身一躍,朱玲姐弟已經站在了紅岩邊上。

剛剛站定,還沒等他們上去青石板,一隻小土狗縱身一躍,飛落朱玲的肩膀上,嘴裡汪汪大叫:「帶上我,帶上我,主人,你可不能丟下邊牧不管礙…」

朱龐一捂額頭,嘴裡「噢」了一聲,然後指著土狗,臉上失色叫道:「姐,你該不會真的帶上這不靠譜的玩意兒吧?」

「少廢話」,朱玲一腿掃向朱龐。

朱龐哇哇叫著,落向紅岩旁邊的青石板上。

就在朱龐站定的同時,朱玲也已經穩穩地站在了石板之上。

但是,朱玲肩頭,小土狗不停蹦躂,一邊蹦躂,嘴裡還一邊賊笑:「上,上,下,下……」

朱龐的身子,隨著小土狗的蹦躂,一上一下,搖來擺去。

臉上一臉苦澀,朱龐沖朱玲說道:「姐,老姐,咱能不能不帶土狗,我心臟不好。」

朱玲臉上浮現出淡然笑意,嘴裡說道:「少廢話,走起。」

「老姐,哎呀呀」,朱龐大叫大嚷:「小心啊,別沖那麼急,小心沉下去礙…」

大叫大嚷之中,朱龐東倒西歪地,讓人提心弔膽地,跟朱玲一起,消失在了紅岩之上。

盞茶功夫不到,鐵索一振,青石板再度返回。

替朱龐捏了一把汗的修士,無不稍稍鬆了一口氣,沒被小土狗坑死,運氣不錯。

曾祥武繼續說道:「還是有請海神殿道友過橋,過去之後主持大局。」

宮小狸對單涫涫一指,冷冷說道:「其他人可以過去,少殿主且慢。」

單涫涫笑笑,沒有說話。

王遠和張文敏對望一眼,雙雙躍身而起,準確無誤落在了青石板上。

速度飛快,幾乎是默契萬分,兩人幾乎毫不停留,一步接一步,準確無誤,踩中青石板,過橋而去。

比朱玲姐弟更要快上少許,青石板又飛了回來。

雖然很不爽,但是趙誅魔不得不承認自己失算,而東方王庭曾祥武很自然開始安排道魔兩邊修士過橋。

曾祥武軍旅出身,安排類似事務考慮得很是周到,道魔兩方修士一對對,迅速穿過不二橋,沒用多久,就已經過去了大半。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