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八百五八章 禁法禁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五八章 禁法禁空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 此屆葬天墟跟以往相比有個極大的不同。

以往,類似不二橋的場景讓道魔兩方相互搏鬥一番,抵達這邊之後,相互之間已經十分敵視。

但這次居然達成了合作意向。

商議之後,曾祥武指派了兩名修士探路,修士一隊隊從紅岩之上,躍身而下,再度開始向葬天墟內部挺進。

葬天墟每次開啟,場景各有不同,但尚生好多年總結還是摸索出來一些規律。

曾祥武指揮之下,孫豪不聲不響,普普通通,夾雜在眾多的修士之中,和獨玖、劍百鍛還有易路燈火三人一道,隨大流,向前挺進。

從紅岩上下來,孫豪猛地感到身上一沉,不由自主,從空中落到了地面。

站在地面之上,孫豪神識一轉,一催體內金丹,卻發現金丹好像凝固了一般,沒有半點反應。

孫豪心中一動,四周看去,卻發現不少修士都是一臉錯愕表情,甚至有修士張大了嘴,失聲叫道:「怎麼回事?」

還在後邊一點的尚生好飛快上前,也撲通一聲被從空中拉回了地面。

稍微感知一下身體的情況,尚生好大聲說道:「禁法、禁空,各位道友小心了,葬天墟不同地域會有一些不同的限制,比如第一迷域之中就禁止進入空間法器,現在,這段地域之中,卻是禁止了大家施法,禁止了大家騰空……」

禁法,禁空。

修士心中齊齊一緊。

金丹修士最大的優勢就是凝結金丹,真元雄厚,可以施展五花八門的法術,如今居然被禁,一時之間,大多數修士都感覺很不適應。

禁空也就是禁飛之後,很多地方怕是也不好過去了。

妖神殿內,一名金丹大妖呼啦一聲,展開雙翅。騰空而起,在空中撲棱著翅膀扇動了幾下,雙翅一展,落在地上。結結巴巴地說道:「難,難,難……」

連金丹大妖的飛行本能都被限制,可想而知,排位金丹們怕是飛不出多遠了。

排位金丹們都是道心堅定之輩。弄清楚情況之後,倒是馬上安穩下來,開始在曾祥武的指揮下,向正前方突進。

孫豪在行進之時,悄悄嘗試了一番自己的肉身騰空能力。

卻發現,哪怕自己是黃金戰體,怕是躍起的高度,也受到了極大限制,而且,滯空能力也是幾等於無。

就是不知化身太古雷獸之後。自己還能飛出多遠。

能在大陸上排上號的金丹修士,都不是弱者。

法力被封,但是本身**經過天劫的錘鍊,就沒有一個修士的肉身會是太差。

當然,隊形也做了一番簡單的調整,眾所周知,海神殿煉體體系最是完整,煉體實力最強,因此,在天宮趙誅魔的建議之下。

孫豪的四個朋友。朱玲、王遠、張文敏和朱龐四大戰將承擔起了頭前探路的重任。

其他修士保持好隊形,有節奏地,一段段向前挺進。

倒是朱玲肩上的小土狗,並沒有跟隨自己的主人一起開路。或許是害怕前方危險,也或許是其他原因。

土狗在隊伍前後竄進竄出。

普通大妖在禁法禁空的環境之中,騰挪閃躍並不是很流暢,但土狗鑽進鑽出,卻是麻利十分。

最終,獨玖摸出酒葫蘆喝酒的時候。也不知土狗從什麼地方猛地一衝而出,獨玖一個不留神,手中一空,再定神看時,酒葫蘆已經被土狗叼跑了。

一邊跑,還一邊喝上兩口,嘖嘖有聲。

獨玖大怒,扛著青龍大刀追之。

隊伍沒理這不靠譜的一修一狗,依舊前行。

過去兩日,這一修一狗居然已經打得火熱,於是孫豪前進的小團體之中,多了一隻奇奇怪怪地土狗。

土狗毛病不少,好色、好吃,喜歡口花花,還特別自來熟。

進入小團體之後,居然不用孫豪招呼,很自然就跳到孫豪的肩上,佔據了小章曾經站立的肩頭,跟小火擠眉弄眼,宣告了自己的到來。

孫豪敏銳地發現,土狗放浪形骸的神態之中,若有若無,對小火保持了一份尊敬或者是懼怕,而對深藍小貓,卻是表現出來一種欺負打壓。

典型一個欺軟怕硬的傢伙。

深藍大多數時間會安安靜靜呆在孫豪腰間的靈獸袋內,伸出一個小腦袋,警惕而又好奇地四處張望。

有的時候,還會自己跑出去,一會又會自己跑回來。

隊伍之中,倒是沒有修士留意孫豪那隻怪貓。

既然多了一隻怪異的狗,再多一隻怪異的貓好像也就那麼回事。

發現深藍小貓經常外出之後,土狗居然也悄悄外出,開始玩起了狗抓貓咪的遊戲。

兩個傢伙不時在葬天墟混亂的地域之中,濺起漫天灰塵,追撲踢打,煙灰張天。

無形之中,倒是讓緊張行軍,有點壓抑的葬天墟,變得生動了許多。

因為不能飛行,為了照顧大多數修士,隊伍行軍速度並不是很快,前方,四名實力強健的海神殿戰將,還不時跟攔路的怪物展開搏殺,有時候還得調集修士前去幫忙,所以,隊伍整體行軍的速度並不是很快。

足足行進了一個多月,隊伍前方的地形終於出現尚生好判斷中的變化。

尚生好雖然堅定地認為自己分析不可能出錯,但真正看到五條明顯的分叉道路之後,還是稍稍鬆了一口氣。

五條岔道之前,大家稍稍停留,然後選准了正東方的岔道,奔行而去。

集體行動,形成合力之後的好處已經初步顯現出來,一個月下來,大家在危機四伏的葬天墟內,遇見了幾波怪物,遇見了幾次險境,但是大家相互幫助,彼此支援,實現了零傷亡。

而且,五條岔道的出現,也說明尚生好判斷準確。

大家完全可以集中實力,先行解決一個方向的問題,修復好之後,再一個方向一個方向解決。

反正葬天墟又沒時間限制。

慢慢來就是。

唯一有點不好的是,因為大家一路行進都是走的較為安全的路線,隊伍集中,資源收穫上,就有點差強人意了。

而且,因為修士比較多,就算收穫到了一些資源,到時候,估計分配到每個人的頭上,也不會太充裕。

而且,別看隊伍現在很穩定,大家也很齊心,到關鍵時刻,尤其是出現大家進階需要的關鍵資源的時候,整個隊伍會不會爆發大戰,轟然解體,還真是難說。

正東方,疾行三日。

大家的面前,出現了一條奔騰的河流。

河流之水好像從天而降,又如天空裂開了口子,傾瀉而下滾滾洪流。

洪流淹沒了斷岳,洪流淹沒了平原。

決堤的大河,破裂的蒼穹,滔滔洪流,淹沒了一切。

寬廣的河流依然好像是在天空之下傾瀉而落的激流衝擊之下,滾滾前流。

河流攔住了大家的去路。

如同大洪災之後一般,攔在大家面前的是一條已經一片汪洋的巨大的奔騰的河流。

一眼望去,河流之中,除了黃燦燦的洪水之外,偶爾能看到的,只有零星分佈的一顆顆參天巨樹。

巨樹伸出了河面,枝條搖曳,給修士們風雨凋零的感覺。

隊伍停在了河岸。

尚生好站在河邊,臉上浮現出沉凝神色,嘴裡喃喃說道:「禁法,禁空,洪流攔路,這是不打算讓我們合作嗎?難度比資料記載要大了許多。」

大妖騰空,向河流之中強行飛行而去。

僅僅飛出一丈多遠,撲棱著雙翅飛了回來,好像精疲力竭之後,撲通一聲掉在了地上。

曾祥武手腕一振,一章符紙飄進水中。

原本應該漂浮而起的符紙如水即沉。

孫豪的雙眼,看向了河流之中,看向了那些零星分佈的參天大樹,心中若有所悟。

跟孫豪一樣,不少修士也想到了大樹可能是唯一的渡河之法。

目光看了過去。

可是目測之下,距離河岸最近的一棵大樹至少都在十丈開外。

大家又能怎麼過去?

而且,河流淹沒面積極廣,大樹分佈又全無規律,稀稀落落,要想依靠大樹過河,難度照樣不校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