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八百六零章 金丹過河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六零章 金丹過河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 得意猶堪誇世俗,腹有詩書氣自華。△↗,.

古典籍說:「書中自有顏如玉」,常常被人誤解為書里真的會有大美女而曲解了古典籍的意思。

古典籍之所以如此說法,那是因為,喜讀書者,只要不是僅僅只讀類似下等旁門的雙修之典,那麼,讀書一多,身上自然就有自己獨特的氣質。

而這氣質,在專心讀書或者是專心做事的時候,最為吸引人,最為讓人為之心折,一旦被顏如玉看見,就是一段緣分一段佳話。

遠古有佳話,據說世間一凡人,名曰逍遙風,一日池塘柳樹下,讀書《九煉歸仙》如痴似醉,恰被一妙齡女子遛狗女子看見,遂成好事。

所謂腹有詩書氣自華,正是如此。

大陣師,常飽讀詩書,跟世俗之中,那些喜讀書者,愛讀書者一樣,身上別有一股書卷氣。

大陣師論陣,儒雅而專註。

宮小狸雖然在跟大家一起討論陣法,但一雙亮晶晶的美目,從孫豪身上掃過之時,卻不可避免地浮現出絲絲痴迷。

幾個大陣師,引經據典,對照古典籍的知識,根據自身的陣道造詣,商議破陣之法。

到了大陣師如此高度,陣道造詣強弱高低,區別很大。

所謂內行一張口,更知有沒有。

孫豪雖然盡量藏拙,盡量只是引導而不是做主,但是不知不覺間,大家依然能夠感知得到,現場大陣師,還是孫豪孫沉香這個小兄弟技高一籌。

實話說,除了宮小狸早有思想準備,知道孫豪的陣道造詣不低以外,其他幾名大陣師卻很是驚訝。

其他幾名大陣師無不出身頂級大宗門,就連沒有說話而只是一隻在點頭搖頭的那位,也是出自傳承不弱的妖神殿。

而資料記載,孫豪孫沉香僅僅出身南大陸青雲門。

一個大陸二流宗門。

能培養出來一個大陣師。而且能力壓頂級宗門傳承的大陣師,青雲門足以自傲了。

帶著對孫豪的絲絲好奇,還有絲絲敬佩,大家開始商議九曲黃河陣的破陣之法。

九曲黃河陣。號稱可以隕仙的大陣,已經失傳。

而且,眼前的九曲黃河陣又別有不同,要想破去,很難很難。

樹在河中。最近的一棵都距離十丈之遠。河水入之即沉。

修士又飛不起來。

怎麼破陣?

五顆大樹,上飄五根巨枝高高地衝天飛起,三百餘飄逸飛揚的的小枝椏簇擁著九根橫的橫枝節左右搖晃。

五顆最大的大樹四周,又有一些小點的大樹環繞,又有一些細小的枝條隨著河水起伏,呼應組成了九曲黃河陣。

河中生巨樹,樹以河為基,接陣九曲。

尚生好搜腸刮肚,想破腦袋,找不到破陣之法。

孫豪笑著說道:「我們是不是換個思路。不求破陣,但求過河?」

大陣師恍然大悟,對啊,咱們並不是非要破去九曲黃河陣,能過河不就成了嗎?

大家圍繞怎麼藉助大樹,避開陣法,飛渡大河,開始展開討論。

半響之後,孫豪突發其想地指著五條橫地枝節說道:「九曲黃河,九曲黃河。這五根樹枝該不會有什麼異常吧?」

尚生好盯著五根橫枝,看了良久,突然興奮地說道:「小兄弟,如果不是運氣好到頂天。就一定是陣道造詣極深了。」

宮小狸奇怪地問道:「此話怎講?生好莫不是找到了破陣之策?」

「這五根橫枝」,尚生好指著大河之中的九根枝椏說道:「應該很穩固,可以借力,而且,用心觀察,他們之間的距離差不多均等。也跟遙遙相對的河面相接,很有可能,五根橫枝就是我們過河的關鍵了。」

符筆飛快,尚生好在岩石之上,把九根橫枝勾勒出來。

果然,橫枝和橫枝之間,距離好似都跟第一顆樹到岸邊的距離一樣,也是十丈左右。

勾勒出五根橫枝,尚生好對孫豪豎起了大拇指,心中也很是興奮,終於找到了過河的關鍵。

心中隱約明白,孫豪的陣道造詣可能真在自己之上。

冥如法看了看陣圖,再看看寬廣的大河,冷冰冰地潑冷水:「路徑倒是找到了,五根橫枝,的確會很穩固,我們上去也的確不會受到大陣的攻擊,但是,生好兄別忘了,大陣禁法禁飛,找到了路徑,好像也過不去。」

是啊,幾個大陣師又齊齊沉默下來。

橫枝距離河吧,又不能飛,大家怎麼才能平安抵達橫枝上去了。

有路子不錯。

但葬天墟自然不會如此簡單就能過去了。

幾個大陣師想了半天,依然不得要領。

依然沒能找到更加合適的,可以直接破陣,或者是過河的辦法。

最後,孫豪笑了一笑:「我突然覺得,其實我們想多了。」

宮小狸眨巴著雙眼,看向孫豪。

孫豪淡然笑道:「問問其他修士,說不定,對有些修士來說,十丈並不是問題。」

大家猛地醒悟過來,不由相視一笑。

是啊,金丹修士,手段五花八門,既然從陣道上找不到辦法,何不從其他方向想辦法?

大陣師找到了路子,指明了道路即可。

不久,曾祥武高聲說話了:「各位道友,大河之中,有巨樹參天,其中最大的五顆巨樹各有一枝橫椏,經大陣師判定為我們過河的通道,現在,還請有些特殊手段的道友,前來我處,商議過河之法……」

話音剛落,金丹修士們齊齊看向大河,看向五顆巨樹,並開始結合自身判斷,看自己能否飛渡十丈,抵達橫枝。

禁法禁飛時,自己居然連十丈都飛不過去,大多數修士覺得自己根本就做不到,少量修士倒是若有所思,不敢肯定自己能不能過去。

孫豪所在的小團體,此時也在圍繞曾祥武的提議,開始思考自己是否能飛躍河流,抵達第一個橫枝。

孫豪看著枝椏,突然轉頭,對善火笑了笑:「建軍兄一己之力,可建邦立國,可否聽說西大陸有一種名喚鐵線的靈獸?

易路燈火苦笑:「我說沉香,你能不能別太睿智了,簡直就是敗家,我僅有的一點家底也被你給擠出來了。「

苦笑之中,易路燈火縱身躍起,飛向了曾祥武。

八仙過海,各顯神通;

金丹過河,手段不少。

曾祥武把有些特殊能力的金丹一一叫來,開始嘗試他們的手段。

有的修士,手臂或者是雙腳能自動伸長,但是嘗試一下,卻也伸不出十丈之遠;有的修士,手中有可以增加長度的法寶,但是,法力驅動不了,嘗試一番,勉強能過河的也只是少數;有的修士身上,甚至是備有夜行人常備的抓鉤,但鐵鉤扔出去,馬上就會被吸得沉入河底。

經過一番試驗,最終,曾祥武還是覺得易路燈火的過橋方式最為可靠,最具有操作性。

在岸邊,易路燈火手腕一振,手中出現一團絲線,揚手一揮,絲線脫手,向河中大樹飛了過去。

修士都是觀察無比明銳之輩,此時已經發現,絲線其實是一條極為纖細的蛇兒。

蛇僅僅比頭髮稍粗,蛇頭也僅僅只有小指大校

隨著易路燈火的拋起動作,小蛇蛇頭迅速搭在了橫枝之上,蛇頭一繞,在橫枝上饒了幾個圈,易路燈火在岸邊如同拉繩子一般,拉了拉鐵線蛇,然後笑著對曾祥武說道:「祥武真人,鐵線可在短時間內鐵質化,堅若金鐵,牢不可摧,道友們可以乘機過河,不過,必須得快。」

曾祥武點點頭,很快安排妥當。

易路燈火嘴裡口訣催動,一聲清喝:「小鐵如鐵,堅不可摧,化……」

清喝聲中,鐵線蛇身軀猛地抖得筆直繃緊,卻是真正化為一條鐵線。

易路燈火手中又是幾個法訣打在鐵線蛇身上,鐵線蛇蛇尾猛地扎進岩石之中,如同細針穿線地深深插入並繞了幾圈。

易路燈火雙臂一展,縱身躍上鐵線,嘴裡說了一聲:「各位道友,請提氣凝身,盡量減輕小鐵壓力,我先去也……」

身軀如同大鵬,順著鐵線滑翔而去。

他身後,已經排好隊伍的修士,有節奏,均勻地跳躍而上,一個個張開雙臂,如同一隻只巨鳥,從鐵線上划空而過,直落大樹橫椏。

排位金丹,各有絕技。

尚生好站在隊伍之中,搖搖地望了孫豪一眼,微微點頭。

身為天宮掌管資料的分析師,此時又有了一個簡單的判斷,如果真是自己預料的一般,從研究陣法開始,一直到現在的金丹過河,恐怕都在那少年修士的算計掌控。

那麼,少年修士可稱智比天高。

大陸金丹,果然藏龍虎。

隆重推薦精品《武俠重生》作者大帥匪重磅新書,《武俠崛起》:……/波ok/36818。asp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