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八百六一章 朱龐遇險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六一章 朱龐遇險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葬天墟,埋葬青天。

自然不會如此簡單,哪怕是找到了渡河之法,渡河之時,也出現了孫豪都意料之外的變化。

易路燈火安然無恙,抵達橫椏,他身後的修士,齊齊心中鬆了一口氣,緊繃的精神稍稍一松。

奔騰的河流之中,猛地,一個龐然大物,一竄而出,一頭巨大的鱷魚,張開了血盆大口猛地向上一叼。

緊繃的鐵絲一彈,斜飛開去,鐵絲之上,四五名距離最近的修士一陣人仰馬翻,其中三名修士沒能穩住身形,足下離開了鐵絲,肉身懸在了空中。

緊急時刻,三名排位金丹各展其能。

距離橫枝最近的修士一聲暴喝,手裡射出一抹長綾,飛射橫枝,在橫枝上一繞,手上用勁一拉,急墜的身軀一拉而去,落在了橫枝之上。

他身後,第二名修士是巨鱷攻擊的重點。

大嘴之中,一股血腥氣撲鼻而來,這位修士久經沙場,並不慌亂,雙眼看著鱷魚的動作,展開雙臂,用盡全身之力,向後一個空翻,落向鐵絲之上。

眼看修士向後翻去,而躍起兩丈多的鱷魚勢子一盡即將掉下去,鱷魚一雙毫無表情的眼睛猛地一眨,嘴一張,一股水箭噴了出來。

後空翻修士來不及躲避,水箭一擊而中,一腳踩空,向後方河面落去。

沒等落入河中,河面竄出道道黑影,巨嘴張開,蜂擁撲了上來。

修士只來得及一聲驚叫,整個足以抵擋金石利劍的強悍體軀,已經被兇惡的鱷魚撕裂,空中冒起衝天血雨。

渾濁的河水之中冒起一串串氣泡,鱷魚沉了下去,河面上,有絲絲殷紅的血色。

他身後,第三位修士倒是險之又險。再度踏足小鐵身上,驚魂未定,隨著小鐵的擺動,身體在空中不停起伏。

而整個奔行在小鐵身上的過河金丹們。卻是不由齊齊一頓身軀。

百般緊張起來。

曾祥武眼中精光一閃,嘴裡一聲暴喝:「留意河面,繼續前進,各位道友,千萬小心。」

排位金丹皆是道心堅固之輩。

哪怕是有道友濺血當常心有戚戚,但該走的路還得走,該淌的河還得去淌,第三名排位金丹稍稍整整心情,雙臂展開,又向橫枝滑了過去。

鐵線距離河面有兩丈多高,但是河水之中生活的,絕對也不是普通鱷魚。

遠古洪荒遺種,利牙足以撕裂金丹之軀,口中噴出的水箭衝擊力也是不弱。

更重要的是。奔騰的河流之中,其深不見底,河水渾濁不堪,但是居然能看到暗影流動,好像是河面之下,匯聚了不少遠古鱷魚。

毫無疑問,試圖渡河的修士,已經成了鱷魚眼中的一頓美餐。

如果法術不被禁,金丹們有信心跟鱷魚一戰,但現在。難。

第三名修士很快抵達橫枝,後面的修士又6續而來,河水之中的鱷魚,不緊不慢。沒有動靜,緩緩游戈,伺機而食。

修士一個個懷著忐忑的心情,飛滑翔,隨時留意著河面之下。

行至第十二位金丹修士時。

河面之中,三條龐大的黑影。一衝而出,血盆大嘴從三個方向齊齊咬向空中。

巨大的身軀,帶起驚天巨浪。

血盆大口,腥氣逼人。

鐵線蛇蛇尾快從岩石上索索拉開,身軀高高一彈,躲避巨鱷撲擊,鐵線身上,又是一片兵荒馬亂。

雖然對此變故早有心理準備,也早早做好了應變打算,但是事出突然,鐵線蛇的揚起動作幅度又很大。

不少修為稍弱的修士還是不可避免地從鐵線蛇身上被彈了開來,身體懸空。

此時,從第十二名到第十七名修士,一共有六名修士受到了巨鱷撲擊的影響,其中三名修士不由自主地,被拋開了去。

孫豪的雙眼,微微縮了起來。

鱷魚此次爆,他的朋友一同在鐵線之上。

朱玲、王遠、張文敏三人修為較高,遽然遇險,稍驚之後,穩住了身形,而排在王遠之後,朱玲之前的朱龐,雖然腦瓜子靈活,鬼主意多,但真正考驗修為的時候,卻是穩不住,被彈開了鐵線。

而且,朱龐的情況很不好,因為位置正中,前後兩隻鱷魚,毫無色彩和表情的死魚眼,死死地盯住了他的小身板,顯然,此次突擊的重點對象,就是朱龐了。

朱玲肩上,死死抓住朱玲衣服的小土狗,此時汪汪大叫起來:「完了完了,小豬完了,還好老子有識人之明,沒有跟你」

危難之際,關鍵時刻,朱龐並不慌亂,眼中精光一閃,身軀生生拔高了一點,然後,大步一跨,看準鐵線,一步踏了上去。

飄立半空的王遠、朱玲齊齊凝神,牢牢粘在鐵線之上,雙眼看向朱龐。

前方巨鱷利用前沖勢子,血盆大口,張口一咬,同時,嘴裡噴出一口水箭,沖了過來。

朱龐腳下,浮現出一道若有若無的光環。

鱷魚好像擺擺腦袋,再定神,現自己已經咬空,而水箭,也莫名其妙的飛偏。

土狗在朱玲肩上汪汪大叫起來:「丟臉,真是丟盡了老子的狗臉,好好的天賦能力,你看看到你那裡變成什麼德行,你還是去喂鱷魚吧,趕緊,趕緊,真是丟人現眼」

朱龐臉上浮現絲絲苦笑,但心中卻是稍稍鬆了一口氣,總算躲過鱷魚撲擊了。

只是,念頭沒熄,巨大鱷魚頭部向下墜落的同時,一個翻身,粗壯的尾巴已經隨之拍打而來。

鐵線蛇不得不再度輕輕一彈,躲避鱷魚巨尾。

朱龐一步踏空。

心中暗道一聲糟糕,眼看就要被鱷魚擊中。

前方王遠猛地一聲暴喝:「滾。」

空中八道身影一閃,然後悠忽一合,合為一體,如同缽盂的鐵拳轟然揮出,擊中鱷魚的尾巴,鱷魚在空中一聲悶哼,兩尺多長的尾巴被生生擊斷,冒起陣陣血花,轟然落下。

沒等斷尾落水,已經有巨鱷衝上,撕咬一空。

朱龐此時並沒脫離危險。

他的身體依然騰在了空中,但他已經沒有了多少餘力,只能勉強保持住自己不會下墜的太快。

而身後的那隻鱷魚已經攻了上來。

血盆大口,嘴吐水箭,攻了上來。

「哎呀呀,哎呀呀,親愛的主人,再不幫他,他就真得掛了」,土狗在朱玲肩上汪汪大叫:「主人啊,他可是你的親弟弟」

「平時不努力,遇險徒傷悲」,朱玲冷冷地訓了朱龐一句:「也不知道,我能救你幾次」

說話聲中,人已經高高躍起,修長的**猛地一劈而下。

啪的一聲,**劈在了鱷魚的嘴巴上。

皮粗肉厚的嘴巴被一腿劈的血肉橫飛,鱷魚一聲哀叫,飛掉落下去。

此時,鱷魚嘴中的水箭已經噴射在了朱龐身上。

朱龐身不由自主地被向後拋去。

電光火石之間,朱玲**空中一旋,一聲脆喝,給我去,空中旋起一陣腿影,準確無誤踢中了朱龐,朱龐身體受到巨力一踢,手舞足蹈,落在了鐵線身上。

兩隻后爪抓住鐵線的土狗,雙眼冒光,一雙前爪不停拍打:「主人,你真是太威武了,汪汪汪,好漂亮的**」

朱龐落在鐵線之上,猛地一聲驚呼:「老姐,小心。」

朱玲大雌威,救起朱龐的同時,身體已經懸空,稍稍下沉。

而下方河流之中,又有兩隻鱷魚試圖趁火打劫,沖了上來。

朱玲「哼」了一聲,空中雙臂一展,一對火焰翅膀猛地一衝而出,雙翅一閃,輕巧地躲過兩隻鱷魚,落在了鐵線之上。

大眼一瞪朱龐:「你以為都像你嗎?平時就知道小聰明,關鍵時刻,慫了吧」

朱龐嘻嘻笑了起來:「誰叫我有個英明神武的老姐呢,對了,老姐,剛剛那色狗說你的**真漂亮」

土狗破口大罵:豬,忘恩負義」

沒罵完,已經被朱玲一手拎著了狗耳朵,汪汪大叫起來。

王遠在前面搖搖頭,嘴裡說了一聲:「此地不可久留,走。」

雙臂一展,向前飛去。

朱龐低聲說道:「姐,謝了氨,緊跟王遠身後,急滑翔而去。

鱷魚此次攻擊的重點乃是朱龐,朱龐脫險,其他兩名被迫飛起的金丹修士倒是及時返了鐵線之上,一行六名金丹,不敢怠慢,快向第一顆巨樹之上滑落而去。

孫豪輕輕鬆了一口氣。

剛剛朱龐遇險,說實話,他也捏了一把冷汗,並做好了出手的準備。

還好自己的這些朋友煉體修為俱都不弱,尤其是朱玲,進步很大,不然,孫豪懷疑距離較遠的自己來不來得及出手相助。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