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八百六二章 螳螂黃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六二章 螳螂黃雀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一根鐵線橋,道盡修道的艱難。…≦。…≦

修士一生,或許正是如同行走在這根飄搖不定,伸縮彈射的鐵線橋上一般,來不得半點馬虎。

稍不留意,就會被橋下虎視眈眈的遠古凶獸撕裂碎片,吞入肚中。

排位金丹,無一退縮,順鐵線而過。

而下方遠古兇惡的鱷魚,每隔不到十位修士就會爆發一次突襲。

突襲的花樣也是越來越多。

而修士也並不是每一個都有朱玲王遠一般的煉體戰力。

不可避免地,排位金丹還是出現了傷亡。

孫豪雖然很想出手相助,但是最終還是選擇了袖手旁觀。

一來是很多排位金丹跟孫豪並不熟悉,交情不深,孫豪並不是聖母見不得血腥;二來是現場修士,各懷異心者怕是不少,孫豪過早暴露自己的底牌,怕也並不是很好。

至少,一直沒有過河而去的洛鵬,雙眼之中就不時閃動異樣的光芒,恐怕又在動什麼歪心思了。

前後又隕落了三名金丹。

所有倖存的金丹修士無不露出了凄然神色。

現場每一個修士,無不是大陸精英,死一個,就是一個巨大的損失。

而外邊天榜之前,四艘戰舟之上,響起了哀然的歌聲,代表了他們的榮耀和希望的排位金丹,已經長眠在了葬天墟之內,再也回不來了。

所幸的是,獨玖和劍百鍛運氣較好,過河之時,並未遭受突然襲擊,安然抵達了第一棵巨樹橫枝。

而跟孫豪有些糾葛的魔修盧山,居然也遭受到了巨鱷襲擊,也被迫騰空,關鍵時刻,他的身上冒出絲絲奇異氣息,奔襲而來的巨鱷不僅僅沒有吐出水箭。居然連嘴巴也閉上了。

盧山險之又險,過河而去。

橫枝之上,盧山稍稍站定之後,遙對孫豪。微微鞠躬。

孫豪臉上,淡然一笑,這盧山,悟性倒是不弱,稍稍點撥一下。他居然能自行領悟出來止殺之道,也算是一個魔修奇才。

前後隕落四位珍貴的排位金丹之後,第一次金丹過河接近尾聲。

留在河這邊的,僅僅只有了四位修士。

曾祥武、洛鵬、孫豪還有大師兄趙誅魔。

趙誅魔說:「我殿後。」

洛鵬說:「我不急。」

孫豪淡然笑著:「祥武兄先請。」

曾祥武微微一愣,然後爽快地說道:「好,那我先行一步。」

雙臂一展,落在鐵線之上,迅速向大樹橫枝滑翔而去。

孫豪正欲起身跟上,卻發現洛鵬已經一展雙臂,趕在自己身前。緊隨曾祥武身後,跳到了鐵線蛇上。

臉上淡然一笑,孫豪拍拍腰間,收起小火小貓,稍稍錯開一段距離,躍身而上。

孫豪身後,趙誅魔殿後,龐大的身軀也是輕盈地尾隨而來。

修士們齊齊看向殿後的幾個修士,只等這幾人安全抵達,大家就可以向第二棵巨樹轉移了。

四名修士之中。實力最強的應該是趙誅魔,以他的修為,沒有絲毫懸念的可以渡河而來,其次就是曾祥武。曾祥武乃是一方王庭排位第一的金丹,實力不俗,前面,但凡是排位第一的金丹,渡河都是遊刃有餘。

夾在兩人中間的洛鵬還有孫豪,就實力相對較弱了。

乃是南大陸正道排位后兩位修士。一旦被鱷魚進攻,能不能逃脫,還真的就很難說了。

曾祥武雙腿踩著鐵線蛇,快速滑翔,十丈距離,如果一切順利,並不需要多久。

很快,三分之一距離過去。

一半距離也安然渡過。

曾祥武到了鐵線蛇三分之二處。

因為曾祥武一路上以來,展示了極強的組織應變能力,得到了不少修士的擁戴和敬佩,此時,這些修士臉上都露出絲絲欣然,稍稍放下心來,看來,祥武真人可以安全過河了。

曾祥武心中正在稍稍放鬆的時候,耳邊,十分熟悉的聲音已經傳了過來:「祥武真人,小心。」

曾祥武心中凜然,高度警覺。

而幾乎同時,原本很平靜地河面之下,猛地,他的身下,三隻巨鱷,竄天而起。

而幾乎同時,他身後洛鵬、孫豪還有趙誅魔身下,也紛紛躍起巨鱷,血盆大口,咬了過來。

或許是最後一批修士過河的緣故。

凶鱷們此次攻擊來得十分兇猛。

前後八隻凶鱷,猛攻而上,尤其是曾祥武,更是攻擊的重點,三隻凶鱷,差點橫空壓住鐵線。

鐵線尾巴飛快放鬆,高高彈起,空中劃過一道巨大的弧線,躲避凶鱷。

要是被凶鱷壓住,就算不會被壓斷,也會被壓到河裡,到時候是什麼狀況,就真的很難說了。

鐵線的動作幅度好大。

空中四人,如同玩雜技一般,被高高地拋了起來。

橫枝之上,所有修士齊齊凝神,緊張地看向空中。

如此大幅度拋起,換成是誰,都不會太好過。

最前面,面臨最大危機的曾祥武距離橫枝也是最近。

一臉沉著,絲毫不管下方三隻撲擊而來的凶鱷,曾祥武凝立空中,手腕一翻,手中出現一把長弓,幾乎沒有任何瞄準動作,單臂一拉,一把利箭,帶著一條長線,飛射而出。

準確無比,利箭破開一閃,已經「垛」的一聲,深深扎進了橫枝之中,曾祥武手上用勁一拉,拉著長線,準備飛身而去。

耳中聽到孫豪一聲清喝:「祥武,小心。」

身後一陣氣流急速沖了過來。

曾祥武不敢怠慢,一拉絲線,人向上一飄。

下方,被鐵線拋起的洛鵬貌似不由自主,手持一把飛劍,從他剛剛的位置急沖而過,颳起一陣旋風。

或許是慌不擇路,洛鵬身劍合一,居然剛剛好劃過了曾祥武的絲線,狼狽地落向鐵線蛇。

孫豪雙腳粘在鐵絲之上,心中一動,掌上暗勁一涌,向洛鵬落腳的鐵線蛇上沖了過去。

但沒等孫豪繼續暗中算計洛鵬。

猛地,只覺得雙腳腳底,傳來一股穿透力極強的炙熱力量。

暗道一聲糟糕,身子一個踉蹌,孫豪不由自主,隨著鐵線蛇拋擊的動作向前撲去。

電光火石之間,孫豪心中,有著絲絲凜然,自己大意了。

孫豪以為,憑藉自己的修為實力,沒人能逃脫自己的感知,就算是河流之中的凶鱷,孫豪都能提前感知一二。

所以,在鐵線蛇上,孫豪一直有著淡淡的心理優勢,一直覺得,局勢會在自己掌控之中。

但是現在,孫豪發現自己小瞧了天下英雄。

從腳底傳來的力量,絕對是真龍之力。

力量之強,不弱孫豪半分。

而且,能避開孫豪感知,無聲無息攻擊過來,出手之人的手段隱秘,更讓孫豪心驚。

向前一撲,用撲擊動作化解腳下力量。

只是沒等孫豪重新穩住身體,又有一道暗流,從背後沖了過來。

要不是孫豪高度注意,還真可能被暗流擊中。

身體一側,孫豪迫不得已,也騰空一旋,避開暗流的同時,肉身落空。

四名排位金丹鐵線過河。

凶鱷暴起一擊。

瞬間,四人之中的三名修士齊齊被迫,脫離了鐵線,騰身空中。

橫枝之上,關心三位修士的金丹們,齊齊精神緊張起來。

曾祥武下降最快,他萬萬沒想到自己的利箭飛線會被洛鵬斬斷,準備不充分,身體不由自主下落。

下方,兩隻凶鱷,張開了大嘴,叼了過來。

萬分緊急的時刻,曾祥武雙眼之中,一片清明,好像回到了昔日千軍萬馬廝殺的戰場,雙手速度飛快,抬手拉弓。

此時的曾祥武,如同戰場大將一般,決戰之時,有著絕對的冷靜,漂浮的同伴,咬過來的凶鱷,自己拉弓的動作,都印入腦海。

如同戰場的戰局預判一般,曾祥武明細地判斷出,接下來,自己應該可以脫困而出,但是,很可能的代價,就是自己右腿會被鱷魚生生咬斷。

拉弓,射箭。

曾祥武心中飛快閃過絲絲黯然,能保命就已經不錯了。

崩,利箭飛射而出。

鱷魚的大嘴已經咬了上來。

曾祥武的耳邊,再次聽到一直在幫助自己的聲音,在耳邊一聲輕哼:「祥武,躍……」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