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八百六三章 螳螂黃雀(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六三章 螳螂黃雀(二)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曾祥武快速想到,我無處借力,無法騰躍,怎麼躍?

但是馬上,曾祥武感到腰上纏上了如同腰帶一般,腰間一緊。

心中一動,曾祥武做了一個飛身上躍的動作,人被生生拔起,身下,凶鱷巨嘴一口咬空,死魚眼露出不甘,向河面掉落下去。

「垛」的一聲,曾祥武的利箭帶著飛線射入巨木橫枝。

可是,剛剛落在鐵線之上的洛鵬,身體又是一個踉蹌,搖搖晃晃,沒能站穩,身體往前一撲,飛劍亂舞之間,划的一聲,一個不留神,又把曾祥武的飛線給划斷了。

曾祥武眼中,精光一閃,飛躍而上的身軀,穩穩地落在了鐵線之上,腰間一松,無形腰帶隱去不見。

曾祥武用心留意,終於發現,鐵線之下,好像厚了許多,也好像多了一層膠質一般附著在鐵線之上。

向身前身後一看。

洛鵬的飛劍劃破絲線之後,手腕一繞,繞住絲線,借勢用力,身體一旋,再次落在鐵線之上,曾祥武的前方,但是收不住勢子,不由自主地,手舞飛劍,向曾祥武撞了過來。

孫豪身體騰空,來不及調整自己的身體,猛地發現,曾祥武已經面臨被凶鱷咬中的危局。

更重要的是,洛鵬就在曾祥武的前方。

攔住了曾祥武利箭飛線自救的去路。

雙眼微微一眯,心神一動,心裡說道:「小章,拉祥武真人一把。」

早在朱玲他們上去鐵線之前,孫豪已經偷偷放出了小章。

讓他化為一團流水,如同絲絲液質。附著在了鐵線之上。

幸好九曲黃河陣乃是水域環境,水屬十分豐富,要不然,小章的變形能不能做到現在這個地步還真是難說。

當然,小章一直潛伏不動,前面就算是有修士隕落。孫豪也始終沒有出手相救。

但現在不同。

洛鵬的表現,孫豪看在眼中,看似洛鵬斬斷祥武真人的飛線,乃是不得已的無意之舉。

但孫豪覺得事實可能乃是有意為之。

既然洛鵬要想陷害祥武真人,孫豪自然不會讓其得逞。

果不其然,洛鵬再次划斷了祥武真人的飛線。

要不是小章及時把祥武真人拉了上來,說不定此時祥武真人已經慘遭暗算,落水被凶鱷分食了。

小章救起祥武真人的同時,孫豪自己的狀態卻並不是很好。

孫豪翻身躲過背後暗流之後。沒等孫豪落在鐵線之上,身後又傳過來一股勁道,意圖不依不饒,將孫豪擊落水中。

孫豪神識映照之下,最後的修士趙誅魔,雙腳站在鐵線蛇上,雙手背負,隨著鐵線蛇的擺動而左右起伏。外表看不出任何動手的動作。

可以說,除了孫豪。沒人知道趙誅魔已經暗中出手,而且還不止一次。

這位天宮大師兄,看似粗狂,但實際好厲害的隱藏手段,而且殺伐果斷,勢要乘機掃除孫豪這個眼中釘肉中刺。出手毫不留情。

孫豪心中凜然的同時,也不得不佩服其手段高超。

要不是孫豪隱藏較多,換個修士,此時只怕已經不明不白隕落當場了。

孫豪神識一動,沉香劍出現在手中。猛地發動劍貫蒼穹,向上一衝,跟背後的暗流擦肩而過。

人卻向鐵線之上落了下去。

橫枝上,所有修士齊齊鬆了一口氣。

三名遇險修士暫時都擺脫了困境,卻也是好運道。

孫豪可以肯定洛鵬有問題。

曾祥武也判斷出洛鵬想要自己死,心中不由暗自怒氣勃發,南大陸排位倒數的弟子而已,居然也敢如此。

眼看洛鵬撞了過來,祥武真人渾身微微一挺,雙目清澈透明,瞬間進入洞若觀火的戰場狀態,同時,身體聳動,準備硬接洛鵬一撞。

耳邊,孫豪的聲音再度傳了過來:「小心,他有蹊蹺。」

曾祥武心中猛地一動。

洛鵬眼看曾祥武挺立不同,眼神之中狠厲神色一閃,嘴裡喊道:「祥武真人,扶我一把,我站不穩了……」

呼喊聲中,身體猛地靠了過來。

如同千軍萬馬之中,躲避敵將的長槍一般。

曾祥武身軀微微一側,右腳一抬,身體在鐵線上一旋。

洛鵬的身軀帶著一股巨大的衝擊力,衝撞而過。

感受到如山般的力量從自己身邊衝過,曾祥武心中一寒,要不是孫豪提醒,此時,自己的日子怕不會好過。

同時,曾祥武心中,慶幸的同時,又有很怪異的念頭。

此次葬天墟,南大陸修士還真是藏龍虎。

孫豪孫沉香,隱藏暗中,絕對的奇人,而這個試圖暗算自己的洛鵬,實力之強,也不會稍弱自己。

而且,隱約之間,兩人還相互對立。

念頭閃過的同時,曾祥武也不客氣,嘴裡說道:「洛真人小心」,手一伸,做了個拉人的動作,暗中,卻是一股掌力,印向洛鵬的後背。

孫豪也向前跨出一步,嘴裡說道:「洛真人,我來幫你一把。」

趙誅魔也好像很關心洛鵬一般,在後面高聲說道:「大家都小心,我來幫你們了。」

橫枝上,不少修士心中感動。

瞧瞧,排位金丹過河,相互幫助,相互幫襯,足以為萬世傳頌。

葬天墟果然是熱血之地。

洛鵬背上一疼,身體不由自主,向前撲去。

前方孫豪伸手來拉,但是再此之前,一股掌力已經橫空而來,直直地劈中了洛鵬的小腹。

洛鵬心中閃過絲絲不解,這孫豪為何暗算自己?

身體已經隨掌而墜,向下方掉去。

又有一隻凶鱷高高躍起,咬了過來。

孫豪眼中厲芒閃爍,正準備再接再厲,再來兩下,把這可能是古魔化身的洛鵬徹底擊落之時。

背部猛地一陣巨疼,洶湧的暗勁奔涌而至,擊打在了自己身上,心中暗道一聲可惜,孫豪一手抓空,洛鵬落了下去,而自己,也好像沒能收住勢子,不由自主,向前撲倒,也偏離了鐵線。

背後,又是兩股力道追擊而至,攻向孫豪。

鐵線蛇上,情況變化極快。

眨眼之間,孫豪和洛鵬兩人再度遇險。

不少修士齊齊搖頭,實力差了一點,就是差了一點。

孫豪和洛鵬果然是南大陸排位倒數的兩位修士,弱了很多,明明是已經穩住在了鐵線之上,到最後居然還是出現狀況,或許這就是所謂的拖油瓶吧。

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拖油瓶吧。

急墜的洛鵬一聲暴喝:「來得好。」

右腳猛地向下一伸,空中,準確無比,點了下去。

凶鱷一嘴咬來,好像沒看準目標,咬過了,把一顆碩大的腦袋,頂在了洛鵬的腳尖之下。

洛鵬猛地一點凶鱷巨頭,空中一個翻身,落上鐵線。

孫豪卻是雙手抓住了沉香劍,又是一個衝擊力極強的劍貫蒼穹,猛地****而出,擺脫身後追擊的兩股暗勁,輕巧地落在了曾祥武的身邊。

曾祥武手一伸,扶住了孫豪。

洛鵬一點凶鱷頭顱,也借力騰空,落在鐵線之上。

趙誅魔眼中閃過一絲遺憾神色,手一伸,扶住了洛鵬。

四名修士站在鐵線之上對望一眼,然後俱都一笑,足下用勁,飛快地滑翔到了第一棵橫枝之中。

橫枝上,看到最後四人兩兩相護,並肩而來,不少修士爆發出陣陣掌聲。

九曲黃河陣,過來第一關。

鐵線蛇的尾巴從岩石上飛速收回,「索索」聲中,如同鐵索回卷,飛了過來。

易路燈火手一伸,鐵線蛇落入手中,微胖的臉上露出絲絲心痛表情,嘴裡說道:「鐵線需要休息十二個時辰。」

橫枝之上,大家稍作休整。

過來第一關,大家也算對九曲黃河陣有了了解,如果後面依然只有凶鱷的話,憑藉第一關的經驗,後面幾關應該不是問題。

但是,孫豪看著後面幾顆巨樹,眉頭微微皺了起來。

九曲黃河陣,怕是不會如此簡單。

何況,隊伍之中,也並不齊心,後面,可能並不會太平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