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八百六十四章 前途艱險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六十四章 前途艱險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

噫吁,修道之難,難於上青天。

上有三才滅日之大陣,下有衝波逆折之凶鱷;欲渡黃河水漫天,將登巨樹猛獸攔;黃鶴之飛尚不得過,猿猱欲度愁攀援。

九曲黃河陣,正如修士修道之路,前途艱險。

停身橫枝之上,排位金丹們眼望滔滔河流,拔劍四顧心茫然。

曾祥武收拾心情,開始安排渡河事宜。

感受到洛鵬的不妥,不知道洛鵬為何會針對自己,曾祥武自然會有所防範。

提前安排第二次渡河之時,有意識加大了自己的調配力度,將自己跟洛鵬遠遠分開,而把孫豪安排到了靠近自己的位置。

洛鵬也好,孫豪也好,趙誅魔也好,都若無其事,好像什麼事也沒發生一般。

但是真實情況如何,還真是只有他們自己才知道。

孫豪心驚趙誅魔無形無質的手段,趙誅魔也在感嘆孫豪的****運,或者是隱藏之深。

同時,趙誅魔也從孫豪最後的舉動之中,隱約發現了洛鵬跟孫豪的對立,有意無意,開始拉攏洛鵬。

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

孫豪的存在,觸犯了趙誅魔心中不能觸犯的一根弦,而且,孫豪居然還跟魔修有交情,這讓視魔修為死敵的趙誅魔心中很不滿,如果能做到,趙誅魔不會對孫豪留情。

對金丹來說,十二個時辰不過是轉瞬之間的事。

十二個時辰一到,易路燈火不用吩咐,再度拋出鐵線蛇,搭成一座細細的鐵線橋。

排位金丹們,振奮精神,再度上路。

前路艱險。

但擋不住金丹求道的決心。

雖然對葬天墟的危險早有預料。

而且此次進來。排位金丹隊伍比較齊整,又是合力行動,但是。遇見的困難也超出了大家的想象。

第一棵樹,凶鱷雖然也有突擊。但其實略有留手。

等金丹向第二棵飛躍的時候,把修士當獵物的遠古巨鱷們露出了崢嶸,巨鱷相互之間有了配合,而且,躍起的高度更高,對鐵線的威脅也更大。

曾祥武調配有方,分批次渡河的排位金丹都較好地組合起來。

每一批渡河的修士都有實力絕強,可以直接對巨鱷出手的金丹。可以掩護其他實力較弱者。

比如說朱玲,王遠和張文敏三人中間,就帶了朱龐和劍百鍛兩位實力較弱的金丹,面臨巨鱷進攻的時候,朱玲和王遠強行出手,王遠的尨蟾八步、朱玲的*披掛,就直接擊落了攻擊而來的兩隻巨鱷,小隊安然過河。

而其他小隊之中,修為高深的排位金丹也嶄露頭角,開始承擔起護衛小隊的責任。

一隊隊修士。有條不紊,腳踩鐵線,凌空飛渡。在巨鱷的仰望虎視和暴擊之中,驚險地飛身而過。

儘管有了第一棵樹的經驗,儘管剩下修士無一弱者。

但過河之時,依然有兩名金丹不幸掉落河中,被水中巨鱷瞬間分食。

金丹被封,法力被封。

想自爆金丹拉巨鱷墊背都做不到。

登天榜前,又有兩艘戰舟傳出哀哀歌聲,他們的驕傲帶著他們的希望,埋葬在了葬天墟之中了。

洛鵬安靜下來。趙誅魔也沒有機會暗算孫豪。

這段路,大家相安無事。

此時。登天榜上,孫豪的積分依然墊底。

但是。在其他大陸排位金丹紛紛隕落的氣氛之中,此時此刻,軒轅亞琴的心思,已經從希望孫豪獲得積分,轉到了希望孫豪安然無恙之上。

而讓其他大陸,甚至是五大頂尖實力很意外的是,南大陸雖然總體實力不被看好,但進入葬天墟之後,居然奇般地沒有一名修士隕落。

五名南大路修士都奇般地活了下來。

尤其是排位最低的孫豪孫沉香,居然還能活得滋潤,而且,積分雖然漲得最慢,但依然在漲。

從孫豪孫沉香積分的情況來看。

他在葬天墟之內的表現應該是很勉強很勉強,因為他的積分,出了過關積分之外,再無一丁點其他戰功積分。

也就是說,孫豪孫沉香在葬天墟之內的貢獻幾等零。

不知為何,妖神殿虎蓋亞和鼠小玉的積分也慢了下來,趙誅魔已經衝到了第二。

但是,海神殿少主,魂未歸的天榜積分,卻一直高高在上。

超出趙誅魔一大截,一枝獨秀般,聳立天榜首位。

自認為自己天榜積分不會太少的孫豪,不知自己始終天榜墊底,要是知道,一定會大呼見鬼。

此時此刻,跟隨剩下的修士來到第二棵巨樹之後,孫豪的臉上,已經浮現出絲絲凝重表情。

孫豪的神識,已經無比接近真君,只要一個機緣,就能突破。

現場修士要說神識強度和堅韌度,無人能出孫豪之右,只是,以孫豪之神識,依然只能深入九曲黃河水中不足三尺。

其他修士,強悍者,比孫豪稍弱,但大多數修士的神識只能探入水中不足兩尺。

多出一尺的距離,能發現很多別的修士不能發現的情況。

孫豪發現,三尺以下的河面,已經略有不同。

前面兩棵樹之間,有巨鱷在三尺以下的水中緩緩移動,伺機而發。

但是,孫豪能感知到,巨鱷並沒游過來,而是依然在原來的水域之中徘徊。

而這邊的水域之中,三尺以下,顯得十分平靜。

一天之後,易路燈火再度搭建鐵線橋時,異變頓起。

河水之中,一條條生有利齒的怪魚,衝天而起,沒等修士開始飛渡,已經對鐵線發動了進攻。

鐵線蛇本身是十分靈巧的靈獸,纖細的身體,在空中扭來扭去,開始躲避怪魚。

只是,修士們,看著空中不停盤旋,不停變幻高度,變幻體型的鐵線。

而鐵線下方,怪魚,一隻只尖牙利齒,兩尺多長的通體鮮紅的怪魚,依然在不停地向上衝擊,逼迫得鐵線身體各個部位在不停變幻,壓根就不能成為一座比較穩定的鐵線橋。

前面兩段路,雖然有凶鱷在突擊,但鐵線大體乃是平穩的,只是偶爾有較大幅度搖晃。

現在卻是隨時隨刻都在搖晃擺動。

曾祥武手中一振,取出一件靈器。神識一動御使靈器飛向河面。

真元被封,靈器法寶的大部分能力施展不出來,但神識沒封,基本的御使還是沒有問題的。

呼呼呼呼,河中猛地竄出不下十多隻紅色的怪魚,如同啃豆腐一般,堅韌的百鍛靈器瞬間被啃食一空。

眉頭深深皺起。

怪魚體型比巨鱷要小,但殺傷力可能更大。

而且,明顯的數量更多。

明顯的比鱷魚更加的靈活機動,也更加的富有攻擊性。

曾祥武想了想,大聲說道:「請煉體並有遠程打擊能力的道友到我身邊集合。」

說完,手腕一番,手中出現一把長弓。

孫豪心中一動,手中出現一把通體泛黃,似有雲煙繚繞的長弓,站在了曾祥武身邊。

月大勇手中旋轉著小刀,走了過來。

冥三九揮舞著長鞭,走了過來。

……

最後,朱龐居然也走了過來。

但是跟其他人不同的是,朱龐手中空無一物。

「河寬十丈,你我五人,朱龐開始,我最後,一人兩丈,我們先清理一遍」,曾祥武冷靜地安排到:「有沒有問題。」

五人,包括朱龐都齊齊說好。

有意無意,曾祥武安排給孫豪的區域,位於正中,乃是怪魚躍起最是頻繁的河道。

曾祥武一聲令下,五名排位金丹齊齊行動起來。

五人之中,孫豪和曾祥武最是類似,兩人都手握長弓,張弓而射。

而其他三人,卻手段各是不同。

最為奇特的乃是朱龐。

站在橫枝之上,朱龐腦袋一搖,整個頭部化為當康形狀,嘴巴變長,一對大門牙,化為一對銳利的當康獠牙。

頭一擺,一對獠牙破口而出,****自己負責河道。

看到朱龐的甩頭動作,正在張弓射箭的孫豪臉上浮現出絲絲笑容。

看來,朱龐獲得了不少當康的能力。

當康之牙。

當年南洋一戰,給孫豪的影響很深。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