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八百六八章 驚險一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六八章 驚險一刻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身為修士,就沒有一個善茬。

雖然不知道洛鵬為何針對自己,但曾祥武沒有搞清楚的必要,完全可以在洛鵬遇險的時候落井下石。

但是,從洛鵬的反應來看,此人怕是很不簡單,自己和孫豪兩人聯手射殺,居然都被他險險躲了過去,雖然趙誅魔關鍵時刻插手,但是,前提依然是洛鵬自己本身實力夠強。

曾祥武雙眼之中,閃過絲絲寒芒。

既然洛鵬實力不弱,為何要假裝實力不濟,非要把劍芒對準鐵線蛇不可呢?

鐵線雖然不是大家過河的唯一手段,但毫無疑問,卻是最重要的手段。

洛鵬如此,卻是意欲何為?

被趙誅魔攙扶住之後,洛鵬倒是再沒出什麼蛾子,跟隨小隊一起,平安抵達了巨樹。

最後五名修士,曾祥武、孫豪、朱玲、朱龐和王遠。

五人之中,看似孫豪實力最弱,但實際都是實力強勁之輩。

朱龐也只是相比頂尖宗門修士稍弱,但並不比曾祥武差多少。

五人滑翔而出,龍蟾王遠帶頭,朱雀朱玲殿後,朱龐正中,曾祥武和孫豪張弓射擊,一行五人急速穿過鐵線,有驚無險,出現在第四棵巨樹之上。

九曲黃河陣,還有最後一棵巨樹。

兩段河道。

站在第四棵巨樹之上,曾祥武眼中精光閃閃,仔細權衡。最終心中悠悠嘆息。

洛鵬舉止可疑,但是一切都看似偶然。自己的影響力不夠,而洛鵬此時,卻跟趙誅魔走得很近。

怕是奈何不得他。

瞄了瞄氣定神閑的孫豪。

曾祥武逐漸安下心來,見招拆招,小心留意,洛鵬最終還是會暴露其本來面目。

當然。如果有機會。曾祥武也會毫不留情,出手算計的。

一日後,再度起身。

依然是巨鱷和利牙齒魚攔路,大陣相隔。

孫豪張弓射破第五棵巨樹上的陣法,愈發精銳的排位金丹們一一安然過河。

這次,就連洛鵬也沒有出現任何異常,大家都齊齊來到了最後一棵巨樹之上。

也就是說,現在,大家只要渡過最後一段河道。就能抵達已經在望的河岸,而其距離也不過十丈左右而已。

勝利在望,排位金丹們的心情已經輕鬆了不少。

不少排位金丹的臉上已經露出了絲絲笑容。

然而不經意間,孫豪的眉頭微微皺起。

從洛鵬身上。孫豪感受到了一種很奇怪的表情。

洛鵬神態輕鬆的樣子跟其他修士沒有二致,而且隱約之中有一種期待的神情,那麼是不是意味著,最後一段河道之中有些什麼名堂呢?

但是,最後一段河道之中,孫豪看不出任何端倪。

而且,河道對岸。也沒有發現絲毫不妥。

休息一日,鐵線搭橋,依然毫無異常。

或許是前面河道之中被大量擊殺的關係,最後一段河道之中,巨鱷和利牙齒魚的數量銳減,對鐵線橋的衝擊幅度已經小了許多。

曾祥武有條不紊安排過河事宜,心中也輕鬆了許多。

兩個小隊,很快過去,絲毫沒有異常抵達對岸,站在岸邊,易路燈火朝巨樹不停揮舞,微胖的臉上,有著淡淡的笑容,終於,在自己的幫助下,大陸金丹都要渡過此危險的九曲黃河陣了。

第三隊修士開始登橋,當最後一個修士,月大勇開始登橋的時候,孫豪突然開口說道:「祥武兄,不如你跟大勇換個位置,反正河道也不是很危險,我一個人,照應得過來,祥武兄早點過河去了解情況,為下邊的行動計劃,豈不是更好?」

曾祥武微微一愣,馬上說道:「也好,那個,大勇,我們換一換,有問題沒?」

月大勇笑了笑,白大褂子擺了擺,笑著說道:「沒問題,祥武兄你先請。」

說話之間,面無異常,站在了孫豪的身邊。

洛鵬臉上露出絲絲意外表情,欲言又止,終於沒有說話。

曾祥武跟隨第三個小隊安全渡河而去。

隨後一切正常,直到孫豪殿後的最後一個小隊登上鐵線橋,依然沒有絲毫變故。

河對岸,洛鵬低眉順眼,盤膝而坐,也沒有絲毫動靜。

孫豪心中疑惑,難道是自己多疑了?

行至正中,就在孫豪稍稍鬆勁的時候,九曲黃河陣之中,出現一個小小的漩渦。

孫豪心頭猛地一震,嘴裡一聲爆喝:「小心。」

手中萬里雲煙弓猛地射出一箭,飛射漩渦。

最前方,王遠身體一晃,八個影子,齊齊攻向鐵線蛇下方。

月大勇指尖飛刀滴溜溜轉動,朱龐亮出了當康之牙,朱玲美目之中,閃動精光,全神戒備。

當的一聲。

利箭如中金石,一聲脆響,被反彈了回來。

噗的一聲。

王遠揮出的掌影擊中漩渦。

然而,所有的攻擊都沒能打斷漩渦的旋轉。

旋轉的漩渦之中,猛地,一個龐大的巨影一躍而出,血盆大口張開,咬了過來。

一頭巨大的凶鱷。

足足有其他凶鱷個頭兩倍以上的凶鱷從水中竄了出來。

普通凶鱷,身長接近一丈,水中竄躍而起時,能威脅到空中的鐵線。

但是這條凶鱷,身長直接超過了兩丈,高高躍起之後,血盆大口迅雷一般咬向了位於正中的孫豪。

大陣之中,隱藏了強悍的巨鱷,一直隱而不發,甚至是放過了曾祥武等人,獨獨將目標瞄準了自己。

孫豪不知道為何會如此。

很有可能是自己針對洛鵬的舉動,讓他有所察覺,意圖先行除去自己吧。

前後兩個方向,同時想起驚呼:「小豪,小心。」

孫豪手中萬里雲煙弓猛地一彈,人已經彈射而起,身軀高高躍起,孫豪手中持弓,猛地向下一敲,準確擊中巨鱷的頭部。

巨大的力量,讓巨鱷的衝擊為之一頓,被生生擊落了下去。

前後幾名修士齊齊心中一定。

但沒等他們高興多久,河對岸,曾祥武一聲爆喝:「小心。」

同時,一根利箭從他手中狂奔而出,射向王遠前方。

王遠微微一愣,還沒完全反應過來之時,他的正前方,猛地轟然炸開。

一條全身鮮紅的利牙齒魚被曾祥武的利箭轟然擊中,但曾祥武依然遲了那麼一刻。

利牙齒魚的利齒,就在王遠前方,準確無比的一口咬中了鐵線,嘴裡一切,鐵線筆直地崩緊了一下,然後,支持不住,開始斷裂。

易路燈火在對岸大聲叫到:「小心,鐵線要斷了。」

衝擊鐵線的利牙齒魚,速度之快,牙口之利,遠超普通,顯然也不簡單。

鐵線崩得筆直,好像是繩子被撕裂了裂口一般,一絲絲地斷裂開去。

而此時,最後一個小隊的修士。

王遠、月大勇、孫豪、朱龐和朱玲剛剛進入河道正中,距離河岸還有大約五丈距離。

鐵線斷裂的後果會是什麼?

對岸修士無不大驚失色。

不少修士齊齊挺身而起。

龐大的巨鱷明顯不是普通鱷魚所能比擬,龐大的身軀被孫豪一弓擊落的同時,巨大的尾巴猛地一掃,不等孫豪等人反應過來,已經掃擊在鐵線受損欲裂部位。

巨大的力量傳來,鐵線終於支持不住了。

啪的一聲,如同細繩斷裂一般,鐵線一蹦而斷。

尾部無力地縮了回去,掛在第四棵巨樹上搖晃,而頭部斷裂部位卻迅速地向河岸飛了過去。

空中五位修士齊齊一個踉蹌,徹底懸在了空中。

河對岸,傳出一陣驚呼。

五位排位金丹,此次怕是凶多吉少了。

如果是平常所在,五丈距離對金丹而言不過是踏步之間,然而此時,禁法禁空。

五丈,猶如天塹。

看著空中五位,時間好像在此一刻凝固。

不少修士心中湧起悲嗆,大陸又要損失五位精英了嗎?

驚險萬分的一刻,五位排位金丹面臨絕境的一刻,表現各自不同。

但五人沒有一人驚慌失措,而是齊齊拿出了自己的拿手絕技,如同捨命一擊一般,傾瀉在兩隻厲害的水怪身上。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