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3票10打賞
小說:| 作者:| 類別:

3票10打賞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在孫豪手中重若千鈞的五色石子,在青老手中,卻是如同玩物,隨手拋動,自然而隨意。

最後,青老隨手向外一扔,五色石飛射而出,沒入靈室的靈榜之上,鏘的一聲,鑲嵌在了列有器靈、塔將的靈榜之上,散發出五色光芒,緩緩轉動,照射著下方靈榜上的人名。

而須彌凝空塔,卻是猛地一震。

正在塔內的修士猛地感覺到大地為之一震,齊齊停下修鍊或者是手中的活計,四處尋查,寶塔之內已經恢復如常。

但是塔內修士卻齊齊有了感覺,好像自己身上,發生了某種不知名的變化。

不知道變化來自何方,有什麼作用,稍稍驚訝之後,塔內修士開始不以為意,各忙各的。

須彌凝空塔乃是孫豪的本命法寶,有什麼變化,日後自知,應該不是什麼壞事才是。

收起五色補天石之後,孫豪停留原地,略作沉吟,然後若無其事,開始在葬天墟之內搜索其他資源。

善於總結的孫豪,很快在葬天墟這片廣袤的碎石地區發現了煉材出現的一些規律。

凡是血巨人大量出沒,曾經被小章吸血之後,留下大量碎石的地方,通常情況下,都會有各種礦石或者是煉材。

馬不停蹄,孫豪按照記憶之中的路線,一個點一個點探查過去,倒是有了不少收穫,其中,不少煉材都是四級以上煉材,此界頗為難得。

但是,這些煉材並未引動須彌凝空塔,青老也沒有開口說話,顯然,這些煉材對須彌凝空塔第二層的煉製沒有太多幫助。

連續搜尋二十天,孫豪開始沿路返回。

半路,通過心神聯繫,找到了小章帶領的小隊,兩隊歸流。再次,孫豪從小貓深藍處,分到了為數不菲的礦石煉材。

小貓深藍可憐巴巴,依依不捨。把自己找到的寶貝拿出來分了。

孫豪倒也不為己甚,此次,足足留了五成收穫給深藍,自己只拿了三成,小章和土狗邊牧。各得一成。

土狗邊牧很不服氣,但小章也只拿一成,它也只能垂頭喪氣地接受了分配方案。

帶著吵吵鬧鬧,追追打打的幾個看似無害的傢伙向聚合地點趕路,孫豪驚奇地發現,土狗邊牧已經養成了欺負小貓深藍的不良習慣,沒事就會偷襲一把。

土狗邊牧的偷襲十分犀利,小貓深藍不是被咬住了脖子就是被咬住了尾巴,無一次能夠走脫。

小貓深藍已經怕了土狗,十分乖巧聽話。所得收穫更是不敢藏私。

孫豪側面了解之後,卻是啼笑皆非地發現,造成這一幕的幕後推手居然是萌萌的小章包克圖。

小章包克圖是知道深藍有兩種形態的,也知道深藍的第二種形態很不好惹,是故不敢把深藍往死里得罪,生怕虎蓋亞醒了之後找自己麻煩。

但是,腌巴壞的小章包克圖有意無意引導之下,不知情的土狗,對孫豪有點怨念的土狗邊牧順理成章成了欺負小貓深藍的替罪羊。

小貓深藍被土狗欺負的有點厲害。

孫豪心中,已經在暗中猜測。虎蓋亞一旦醒了,會不會惱羞成怒地,直接滅掉這隻不知死活的土狗。

不過,目前來看。土狗邊牧的存在,很利於孫豪敲打深藍,讓深藍賣命地為自己尋找寶物資源。

於是,孫豪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

頂多,到時候蓋亞發飆時,自己幫一把土狗。保住它的小命就是。

土狗邊牧不知道自己已經得罪了一尊大虎,欺負深藍樂此不倦中。

雖然是已經探索過的區域,是大家清剿過的區域,但是葬天墟內,危險依然不少。

再度集結時,有一名魔道排位金丹沒有按時趕回。

等了兩日,依然杳無音訊,大家知道,那位魔道金丹怕是已經隕落了。

收拾一番兔死狐悲的心情,在曾祥武的統一調度之下,按照趙誅魔所指方向,大家再度開始挺進。

相對安全地挺進了四五日,葬天墟前方開始出現新的變化。

原本的碎石地帶,變成了一望無際的黃土。

一個個黃色的土丘,隆起在黃色的土地上,如同一個個小小的墳包。

小心翼翼,踏入黃土區域,土丘馬上出現變化。

個土丘自動裂開,土丘之中,身材不在血巨人之下的巨大殭屍,血紅色的殭屍走了出來。

血色殭屍有著高大魁梧的身軀,手臂****,上邊還鼓起了結實的肌肉,大腳,壯腿,光頭,血眼。

跟大陸殭屍不同的是,血色殭屍如同常人,在地上邁步而走,不過速度稍慢。

好像是聞到了生人氣息,發現了修士隊伍,黃土丘裂開,血殭屍邁開大步,拍打著自己的****,咆哮著,向修士隊伍發起了進攻。

相比鋪天蓋地,數量不知有多少的血巨人,黃土土丘之中的血殭屍數量並不是很多。

每一個土丘之中,也只有一隻血色殭屍。

但是,單個血殭屍的實力卻遠超了石頭巨人。

曾祥武的強弓可以裂山崩岳,但射在血巨人身上,卻如同普通箭矢射中金鐵,被生生反彈了回來。

引動第一頭血殭屍之後,大家遠遠地,把這頭血殭屍引到了碎石地域,展開圍攻,千般攻擊傾瀉在血殭屍身上,血殭屍被打得一頓一頓,揮舞的拳頭也攻不中修士。

持續攻擊半日,血殭屍遭受重創,頭被擊破一半,腿被打折,手臂折斷,胸腹也被擊破幾個大洞,但是,大傢伙依然在悍不畏死,誓死不休,咆哮著,攻擊他身體範圍之內的修士。

曾祥武讓人拿了一面盾牌去嘗試血殭屍的攻擊威力。

血殭屍一拳下來,比大多數金丹身軀更為堅實的盾牌被一擊而散,四分五裂。

排位金丹們心中齊齊凜然。

好大的力量,要是挨上一下,能擋得住的沒有幾個。

足足磨了兩天,血殭屍被徹底大卸八塊,最後,僅有的一點頭顱也從頸部被削去的一刻。

空無一物的脖子上,冒出一股青煙。

青煙之中,好像出現一個青衣修士。

青衣修士面無表情,悠悠說了一句:「你們來了?葬天墟又開了嗎?」

說話聲中,黃色的土丘好像產生一股吸引之力,青煙被一吸而去,而他的聲音卻在空中搖搖傳了過來:「留住肉……身……」

然後,青煙被吸進了土丘之中。

曾祥武迅速反應過來,一聲暴喝:「注意,不要殭屍碎肉回去了……」

說話聲中,灑落一地的血殭屍肉塊開始蠕動起來,好像蠢蠢欲動一般。

排位金丹都是心思玲瓏之輩,馬上明白過來,就近動手,強忍著絲絲噁心,把地面蠕動的肉塊收進了自己的儲物袋中。

天宮少主宮小狸並沒有動手,而是怔怔地站在原地,看著青煙消失的土丘,好像在努力回想什麼。

半響之後,突然,玉指一指土丘,失聲說道:「冶白末,他是冶白末前輩,我記起來了,他是冶白末前輩……」

趙誅魔高大的身軀猛地一震,然後向著土丘,深深地鞠躬,嘴裡低沉地說道:「天宮後輩趙誅魔,謝過冶前輩……」

天宮其他修士,無不神態莊嚴地齊齊鞠躬,如同趙誅魔一般,低沉地說道:「謝過冶前輩。」

現場修士齊齊默然。

孫豪心中,馬上明白過來,冶白末在天宮之中地位應該不低,很有可能就是天宮前輩。

宮小狸低沉地聲音驗證了孫豪的猜想:「上一次葬天墟,冶前輩就是我天宮帶隊金丹之一,沒想到他隕落在了這裡,還化為了……」

說到這裡,宮小狸的話嘎然而止,一雙眼睛看向葬天墟的黃色土地。

那一片黃色的土地上,隆起的一個個黃色的土丘。

會不會就埋葬了一個個前輩傑出人物?

而他們,是不是也被化成了血色殭屍,攔住了大家的去路。

如果真是,那麼,如此一大片的黃色土丘,又是多少代的傑出英傑,才能構成呢?

氣氛瞬間沉重起來。

修士們鴉雀無聲。

黃色的大地上,傳來了呼呼風聲,好像有人在悠然嘆息,也好像有修士在輕輕地哼唱著哀傷的歌謠。

而天空之上,那高懸的,原本金光燦燦的英雄符,在黃色土地的映照之下。

詭異的浮現出絲絲血色,十二個金光閃閃的大字,在黃色的大地上空,好像是字跡起毛一般,浮上一層血霧。

如同人眼之中的血淚一般,有著無邊的悲戚之感。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