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八百八零章 血染英雄符(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八零章 血染英雄符(二)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千里黃土,萬冢墳塋,哀哀英雄血。

萬千墳冢如果都是修士所化血殭屍,那麼,其中累積,又是多少年

一代代英傑,一代代人雄,進入葬天墟,歷經千辛萬苦,來到這裡,身隕道消我家王妃腦子有坑。

但不知是因為矢志不移的英靈不散,化為殭屍繼續守護,還是因為被葬天墟特殊的大陣所拘,神魂被羈押,成為了葬天墟之中,永遠的不入輪迴的棋子

他們,依然留在了葬天墟之中,以特殊的方式留在了葬天墟之中。

默默地,肅然立於嗚嗚風中,排位金丹們默哀良久,然後,曾祥武一聲大吼:「逝者已去,意志長存,各位道友,我們繼續前進」

不少修士,齊齊大吼:「前進,前進。」

隊伍接陣,緩緩開拔,向前推進。

靠近第二個土丘,如同第一個黃色的土丘一般,裡邊再度衝出一個血殭屍。

雖然心中有所不忍,但是,隊伍還是圍著血殭屍展開圍攻。

攻至半途,冥斕曦突然指著血殭屍的小頭,失聲說道:「鬼如風前輩」

修士們手中齊齊一緩,尤其是冥王殿的修士,齊齊對血殭屍露出了仰慕的神色。

鬼如風,卻是冥王殿前次葬天墟之行的帶隊修士之一。

曾經也是冥王殿的傳奇和驕傲。

可是現在,如同冶白末一般,此時也化為血殭屍,攔住了大家的去路。

攻擊稍稍停頓了片刻,曾祥武沉聲說道:「血殭屍自愈能力十分了得,不能留手,冥王殿各位同道且先退後。其他道友,請加把勁」

鬼如靈微微嘆息,帶隊退了下去。

又足足磨了兩天左右。血殭屍轟然倒地。

一陣青煙冒起,修士眼疾手快。收起血殭屍散落的肉塊。

青煙化為一名身體枯瘦的少年修士壯,掃了一眼排位金丹,悠悠一嘆,投身飛向了土丘。

土丘緩緩合攏。

天空之中,十二個大字上的血色,彷彿更濃,鮮血欲滴。

隊伍默然。

大家預料果然沒錯,葬天墟千里黃土之中。每一個土丘之內,埋葬的應該都是隕落在了葬天墟之內的大陸英傑和前輩。

悲嗆的氣息開始在隊伍之中流轉。

天空之上的金光之中帶有血色的大字,讓修士們也倍覺壓抑。

隊伍繼續向前挺進。

每靠近一座土丘,土丘就會自動裂開。

高大的血殭屍就會從中大踏步而出,沖修士隊伍發動進攻。

血殭屍都是前輩,各宗前輩,一路殺來,前三十個墳冢的血殭屍差不多都被辨認出來歷。

但是隨著隊伍的陸續深入,挺進。

再往裡邊殺。

出現的血殭屍修士已經陌生起來。

或許,這些修士當年也是赫赫有名之輩。

或許綜綱吉在輪迴。這些修士的修為造詣不在現場每一個排位金丹之下。

但是,時至今日,已經沒有後輩修士能認出他們來了。

他們的大名。早已經淹沒在了歷史的塵埃之中。

他們的事也早已經被人忘懷。

只不過,天空之中,那張遮天高懸的天宮英雄符,卻並沒有忘記昔日的英雄們。

如同是輓歌,也如同是祭奠。

天宮英雄符上,始終吹拂著嗚嗚風聲,而上邊的十二個大字,也如同泣血哀悼一般,流出滴滴血淚。掛在了天上。

天空的顏色,英雄符的顏色。也開始在逐漸的從金色轉向血色。

每擊殺一個血殭屍,血色就濃上一些。

而隨著修士的挺進。每一個曾經滴血英雄符的修士,好像都跟天空之上的血色產生了共鳴。

就連孫豪,也不列外。

而修士心中,也產生了一些明悟。

修士,滴血英雄符的排位金丹們,需要殺過去所有攔路的前輩血殭屍,抵達天宮英雄符的核心之處,滴上自己的鮮血,完成對符篆上符文字的修復。

完成這兩步,就算的完成了葬天墟這個節點的修補任務。

隨著隊伍,一步步向前挺進,孫豪心中卻是不由又稍稍疑惑起來。

歸一宗內,滴血英雄符時,自己查知有所不妥,師父青老也隱約告知有所不對。

但是進來葬天墟,看到現在這張真正的天宮英雄符之後。

孫豪從其中感受到的,是磅正氣。

而且,符篆的確是遮天蔽日的擋住了破碎的空間,在努力維持著蒼天的穩定,在努力維護著葬天墟不至於真正的坍塌。

孫豪不知道蒼天碎裂,空間破碎,葬天墟真正的坍塌會對大陸造成什麼影響。

但是,可以想象的出,那絕對不是什麼好事。

很有可能就是傾天大禍。

一切的一切,都說明天宮英雄符的修復,乃是關係大陸安危的正義之行,確有必要。

那麼問題來了。

洛鵬是什麼身份孫豪感知到不妥又來自何方。

而且,孫豪發現,此時的天宮英雄符和歸一宗出現的符篆也略微不同。

不同之處是,此時此刻,天宮英雄符上,並沒有血液等級一說。

那麼,外邊的符篆,人為地把英雄血劃分等級又是何種原因

還有一個細節,孫豪現在想來也頗為不對。

按照天宮英雄符本來的說法,特等英雄血可以直接進入葬天墟。

但是,葬天墟之中,最終進來的還是百名金丹,如果不算幾個神龍見首不見尾不見尾的意外,金丹總數並沒有突破百名。

那麼,所謂的特等英雄血,又有什麼意義

帶著心中絲絲疑惑重生宅男的末世守則。

孫豪隨著隊伍,在黃土平原之中,邁過一個個土丘向裡邊殺了進去。

葬天墟之中,不見天日。

血殭屍皮粗肉厚,超級耐打。

成千上萬的土丘讓修士們挺進的速度較為緩慢。

尤其是隨著大家的挺進,血殭屍的實力越來越強。

而化身血殭屍的青煙,也就是修士的神魂也是從清明變成了渾濁,又由渾濁變成了凶厲,給隊伍的挺進,造成了越來越大的難度。

連續不斷的戰鬥之中,一年時間匆忙間一晃而過。

曾祥武指揮有方,隊伍穩打穩紮,一年之間,並沒有修士隕落,大家的配合也愈加地純熟。

整整一年,洛鵬沒有絲毫異動,孫豪也始終表現的中規中矩。

隊伍經過一年的磨合,相互熟悉起來。

一年之中,大家始終在戰鬥,戰鬥,始終在矢志不渝地向前挺進。

偶爾,孫豪的幾個紅顏知己也會向孫豪看上一眼,嫣然一笑。但是孫豪依然沒能認出宮小狸的真實身份。

單涫涫跟宮小狸倒是越發的爭鋒相對起來。

兩人都是天之驕女,誰也不服氣誰,還有了敵對的理由,基本上每天都是橫眉怒目而對,孫豪每每只能苦笑。

幸好,大家的主要精力還在戰鬥之中,要不然,孫豪都不知道該怎麼處理這麼一些亂七八糟的事情。

孫豪感覺,就像一團麻絮,越理越亂,最後,孫豪乾脆不理了,該咋咋的。

整個隊伍的氣氛一直比較凝重,不管怎麼樣,大家挺進的過程之中,都是在對著前輩修士的肉身出手,或許,有朝一日自己也會成為其中一員。

心中有著說不出的壓抑。

隊伍之中,唯一比較活波的就是喜歡汪汪大叫,並不時欺負小貓深藍的土狗,邊牧不知愁滋味,倒是在調節氣氛,緩解了隊伍的部分壓力。

虎蓋亞一隻沒有醒來。

一年下來,土狗邊牧欺負深藍已經成了本能和習慣。

妖神殿鼠小玉和海神殿魂未歸一直沒有現身,當然,其他修士心目中,虎蓋亞也一直沒有現身。

一年多。

連續激戰了一年多。

排位金丹們終於看到了最後一座土丘,看到了土丘之上,那張漂浮的英雄符。

漂浮的英雄符如同是天空之上符篆的縮影一般,靜靜地漂浮在土丘上空,通體已經如同天空一般,變成了鮮紅的血色。

十二個大字,也如同天空之上一般,血淚好像即將滴落。

趙誅魔緩緩向前,靠近巨大的土丘。

土丘轟然炸開,高大的,足有先前血殭屍兩個大,一個身軀,但長了兩個小腦袋的巨大血殭屍拍打著自己的,向趙誅魔追殺過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