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八百八七章 修復天符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百八七章 修復天符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最後一個問題」,整整坐了一個多月,孫豪雙目神光閃閃,開口問道:「夫符文之道,何境界為高,表現若何?」

戰軒琅和易路燈火齊齊一愣,然後齊齊閉目,開始沉思。

兩日之後,幾乎同時,兩日齊齊睜眼。

戰軒琅朗聲說道:「書,如也。如其學,如其才,如其志,總之曰,如其人而已,書符文,至高者可謂之大順,大順者,線條的剛柔、濃枯、燥潤、粗細……與結構的虛實、開合、聚散、巧拙、奇正等皆表現為對立的和美,便構成符文之最高境界……」

易路燈火緩緩點頭,對戰軒琅的說法表示認可,然後說道:「書有性情,即筋力之屬也;言乎形質,即標格之類也;正能含奇奇不失正,會於中和,斯為美善;喜怒哀樂之未,謂之中,而皆中節,謂之和。中也者,天下之大本也,和也者,天下之達道也。致中和,天地位焉,萬物育焉……」

尚生好聽得有點暈,心中也深深感嘆,修士修為,差一點就是差一點,體會不到,境界不到,連加入討論的資格都沒有。

天宮雖然號稱是大6第一大宗門,但是修真百藝,天宮並不能一家獨大,自己卻也不可妄自尊大。

受教了。

孫豪盤膝而坐,好像在消化戰軒琅和易路燈火的符道體悟和心得。

半日之後,孫豪一睜雙目,星目之中,亮光一閃,坐在地上,身體對對面的易路燈火和戰軒琅微微鞠躬,嘴裡說道:「沉香受教了,兩位道友,明道若昧,進道若退。夷道若;大白若辱,大方無隅……********,大象無形,道隱無名。中和美嗎?」

易路燈火和戰軒琅對望一眼,齊齊一笑。

戰軒琅伸出大拇指,心中把那日被孫豪強行驅逐的不快拋到了九霄雲外,由衷地說道:「沉香好悟性。??一1·cc」

易路燈火則誠心實意地對孫豪微微鞠躬,心有餘悸地說道:「還好有沉香。要不然,建軍莽撞之下,怕會造下彌天遺憾。」

孫豪微微欠身:「易兄客氣,沉香一坐個多月,還得多靠兩位道友雅正教授,不然,沉香也不會有絲毫辦法,今日,時機已然成熟,沉香預行補天之事。還請兩位道友見證。」

易路燈火哈哈大笑:「好,就讓我跟軒琅一起,見證沉香修復天符,補天之缺,沉香,請。」

孫豪緩緩起身。

易路燈火手一揮,龍九子墨飛了過來,再抬手,欲扔出硯台和符筆。

孫豪一手接住龍九子墨,臉上淡然一笑:「不用了。易兄,沉香手中有一套符具。」

說完手腕一番,青玉研和天狼毫出現在身前。

戰軒琅雙目一縮,先認出了天狼毫。嘴裡一聲清咦:「清心竹為筆桿,天狼鋼尾為毫,好一直符筆,沉香好手段。」

易路燈火則看著那方毫不起眼的硯台,輕輕念到:「季杼賜研,書天下符文。滅寒之亂……沉香真是好機緣。」

尚生好聽明白了,孫豪手中的符筆和硯台都來歷非凡,不是常物,雖然那符筆連法寶都算不上,但清心竹加天狼鋼尾的配置,一聽就不是凡物,只是那硯台,尚生好沒有沒看出任何名堂。

不懂就問,尚生好飛快說到:「這硯台有什麼講究嗎?」

戰軒琅笑著說的:「此青玉,以研而不是硯,說明其傳自遠古,又曾經為季杼所賜,平凡的外表之下,怕是擁有你我意想不到的威能,我突然覺得,沉香可能才是最適合修復天符的人選了。」

說話之間,孫豪已經開始行動起來。

身上,金光閃閃。

孫豪邁開步子,緩緩走向黃土之丘,向英雄符本體走了過去。

英雄符本體,看去如同一張二尺長,一尺寬,寸許厚的紙箋,此時,紙箋上布滿血色花紋,上書十二個符文字:「千古江山如畫,氣吞萬里如虎。」

天符一動不動,好似凝固在黃土之丘上空。

但是,並不是很雄偉,毫不出奇的天符,當孫豪一步步靠近之後,卻感受到了無與倫比的壓力。

孫豪身上金光閃閃,幾乎是一步一頓,一步步踏實的走了過去。

戰軒琅和易路燈火對望一眼,臉上浮現駭然。

如果讓他們去,能不能靠近天符都還是兩說,更別提修復了。

論及煉體修為,孫豪冠絕在場排位金丹,還真可能是修復天符的不二人眩

踏進天符一丈距離之後,孫豪抬起的右腳猛地定在了空中。

黃土之丘上的天符,好像預警一般,醒過來一般,輕輕的抖動了一下。

頓時,孫豪心頭湧起毛骨悚然的感覺,孫豪能感到,如果自己這一步敢踏下去,等待自己的,將是天符的雷霆一擊。

緩緩地,孫豪把右腳收了回來。

站在一丈之外,孫豪閉目仔細感悟了一會,然後身體一躬,朗聲說道:「後輩弟子,孫豪孫沉香,欲修復天符,還望放行……」

說完,孫豪指尖一抖,逼出一滴鮮血,飛向天符。

鮮血沒入天符之中,很快融了進去,孫豪再度抬腳,向前邁出。

壓力依然猛地加大。

孫豪一腳踏地,身體不由自主搖晃起來,渾身金光大作,嘴裡一聲輕喝:「嗨。」

左腳向前一步,擠進了天符一丈範圍之內。

雖然沒有攻擊孫豪,但壓力並不會少半分。

孫豪也馬上明白過來,天符自有天符的驕傲和判定標準,如果連天符的壓力都抵擋不住,那麼也就壓根兒沒有修復的基本資格。

孫豪沉下心來,全身金光閃閃,健拔的身體盡顯陽剛之美,一步一個腳印,半個時辰之後,已經來到了天符跟前。

「後輩沉香,拜見天符」,孫豪一鞠到底,由衷說道:「天符補天,大6之頂,蒼生之福……今有後輩,欲盡修補之事,還望天符大開方便之門。」

天符懸浮,沒有絲毫反應。

但孫豪心頭湧起很奇妙的感覺,天符聽懂了,自己可以開始動手修復了,但是,如果自己修復失敗,等待自己的結果可能會相當不好。

深呼吸一口氣,箭在弦上,此時必。

青玉研輕輕放在了黃土之丘上。

孫豪盤旋坐下,右手一伸,龍九子墨拿入手中,嘴裡朗聲說道:「靈兒,借血一滴……」

鬼修之血,滴滴血都是精血,十分珍貴,血液量也很少。

魔道修士齊齊看向鬼如靈。

鬼如靈雙眼亮晶晶的,嘴裡弱弱地說了一聲:「好的,公子。」

說完,纖指一伸,潔白如玉的指尖上出現一滴淡紅色的精血,屈指一彈,飛向孫豪。

孫豪手在黃土地上輕輕一拍,青玉研隨手而起,應空一罩,精血納入研中。

孫豪又大聲說道:「生好兄、易兄、軒琅兄……」

三人沒等孫豪說完,都已經很自覺的屈指一彈,三滴鮮血飛向孫豪。

青玉研空中呼呼一個弧線劃過,三滴鮮血納入研中。

然後,噗的一聲,青玉研落在黃土之上,四滴金丹修士鮮血,在青玉研之中,盪起了波紋,微微跳動。但相互之間涇渭分明,並不相容。

戰軒琅手腕一揚,一根清神香飛了過去,插在孫豪的身邊,裊裊青煙頓時在孫豪身邊升起。

孫豪微微頷示意,然後雙目低垂,神態莊重,右手持墨,開始在青玉研中研磨。

磨墨如病夫,墨條垂直,重按輕推,慢磨細研……

墨是龍九子墨,研的是金丹之血。

裊裊青煙之中,孫豪慢磨輕研。

看著孫豪磨墨,所有排位金丹們,不約而同,感受到極致的「靜謐」氣質,心中的浮躁消失了,葬天墟之內的緊張消失了,靜氣油然而生。

孫豪還未修復天符。

孫豪還在磨墨,然而,靜謐的意境已經撲面而來。

不知不覺,孫豪一身金光內斂入體內,整個人卻如同天空之中的明月一般,空靈而澄靜。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