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差30
小說:| 作者:| 類別:

差30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正當排位金丹們匯聚朔風谷口,商討過谷之法時。一

天符之下,大陣之旁,盧山擊殺了一隻凶獸,好奇地從地上撿起一面鏡子。

拿在手上,敲了一敲,左右照照,看不出什麼異常,想了想,隨手把鏡子收入了儲物袋中。

如果孫豪在場,一定能認出那面鏡子,並一定會大驚失色。

但是孫豪現在,正在朔風谷口,跟大家一起想辦法,該怎麼樣才能過谷而去。

夏晴雨身為冰雪聖宮少宮主,對此最有言權。

按照夏晴雨的說法,要過萬年朔風,要從抗寒和擋風兩個方面去努力。

抗寒也就是禦寒之法比較多,修士的罡氣,防禦性法術都可以抗寒,但是萬年朔風威力了得,普通的禦寒之法,很難走出多遠。

相比之下,擋風的法門就更少了,谷口風力並不是最大的,到了冰雪神峰附近,那種風力,足以撕裂靠近的一切,如果沒有切實可行的辦法,壓根兒就不能靠近神峰。

「我冰雪聖宮有『禦寒冰晶罩』,可挺進萬年朔風而不被寒氣所侵」,夏晴雨玉手一伸,玉掌之上,出現一個鑽石一般的冰晶,如同一個半圓的罩子,罩在掌心。

手持罩子,夏晴雨緩緩說道:「不過,此罩可以禦寒,但對風力的抵禦能力稍差,如何抵擋風力,還需要各位道友相助。」

冰雪聖宮在極北之地,自然有禦寒至寶,能擋得住萬年朔風,卻是情理之中。

但如何抵擋風力?

連冰雪聖宮都想不出有效辦法,其他排位金丹們怕也是夠嗆。

夏晴雨說完之後,現場短暫的安靜了一下。

最終,妖神殿孔雀頭大妖,結結巴巴地說道:「虎,虎,少。?w?ww?·少殿主,可,可以……」

趙誅魔雙眼一亮:「那就有請少殿主大展神威。」

排位金丹們齊齊向妖神殿方向看了過去。

妖神殿少主虎蓋亞,一直神龍見不見尾。此時,說不定能目睹其真容,大家很想看看那麼厲害的少主,究竟藏在了什麼地方。

孔雀頭大妖掃了孫豪一眼,雙手一擺:「不。不,知道,他,他,他在那……」

趙誅魔心說,不知道在那裡,你這不是廢話嗎?

孫豪心中一動。

大妖應該知道深藍就是蓋亞變身,也應該知道蓋亞的確會有些辦法對付朔風風力,也的確,蓋亞乃是一隻嘯風鎮魂虎。

龍從雲。虎從風,虎族有嘯風子一族,來去無拘束,迥然出塵可嘯風。

蓋亞的血脈天賦就是風,如果真能讓他醒來,說不定就真正有辦法抵擋谷中萬年朔風之力了。

只是,虎蓋亞怎麼才能醒來?

他沉睡之時沒有交代,在真女古墓之中醒來也是機緣湊巧,現在,想讓他醒來可不容易。

只不過。孫豪對此早有打算,倒是排上了用常

心神之中,孫豪對包克圖說道:「包包,你如此如此。這般這般……」

童子包克圖清脆地聲音有點遲疑地說道:「大哥,是不是太狠了點,這樣做豈不是要坑死土狗邊牧?」

孫豪心中一笑:「去吧,有我看著呢,死不了……」

包包有點興奮地說道:「那好吧,我去了。保證給你搞定……」

趙誅魔在組織人商量如何抵擋風力,並排出修士進去試探風力。

孫豪這邊,土狗邊牧又跑來玩耍。

正高興呢,老冤家小章魚冒了出來。

萌萌的小章魚無辜地眨巴著一雙大眼睛,沖土狗邊牧出獸語:「兄弟,跟你說個事……」

邊牧汪汪叫了起來:「霸王章,你又有什麼歪點子,別以為你的面貌能騙到英明神武的邊牧。」

「那能呢」,小章魚無辜地揮舞著八隻腕足,小聲說道:「我只是覺得,可能有一樁財的大生意等著你,也想一起點小財。」

土狗邊牧精神一振。

然後,土狗和章魚討論起來。

再然後,土狗覺得章魚說的有道理。

小貓深藍應該具備很強的鑽地能力,應該能悄然潛入萬年朔風之內,把裡邊的寶貝提前順走。

現在的問題就是如何說服深藍小貓。

霸王章表示自己毫無辦法,表示深藍小貓不甩自己。

土狗邊牧拍著****保證,讓小貓深藍聽話,自己最拿手。

於是,在章魚崇拜的眼神之中。

在小火看傻子一般的眼神之中。

在孫豪不動聲色眼露笑意之中。

土狗邊牧開始賊兮兮地威懾小貓深藍。

對萬年朔風的山谷,小貓深藍有著自骨子裡的恐懼。

儘管有點畏懼土狗淫威,但是這次,小貓深藍卻是打死也不去。

土狗邊牧使盡手段,還偷偷咬了深藍一口。

小貓深藍沖小火喵喵叫,小火好像在打盹,沒理他。

雖然害怕土狗,但是,山谷之中好像更危險,小貓深藍叫了兩聲,有點委屈的想往靈獸袋裡縮回去,土狗邊牧一爪子抓住了靈獸袋的口子,不讓他進去。

瞄一瞄孫豪,現孫豪對自己的動作視若無睹。

土狗邊牧頓時精神大振,一爪子把邊牧抓了出來,繼續威脅。

深藍對山谷有自靈魂深處的畏懼感,死活不從。

土狗邊牧抓耳撈腮。

小章魚跑了過來,眨巴著大眼睛,悄悄對土狗說道:「邊牧哥,深藍有個致命弱點,你可以如此如此,這般這般,我覺得可能管用……」

土狗邊牧雙眼放光,嘴裡說道:「霸王章,你這主意是不是太缺德了一點?」

小章魚心說,那不是我的主意,那是老大的餿點子,不過是讓你去挨搶,嘴裡說道:「亂世需用重典,重病須下猛葯,不如此,他會乖乖聽話嗎?」

「好吧」,邊牧惡狠狠地看了深藍一眼:「那我試一試。」

說完,邊牧開始圍著深藍打轉,每轉幾步,對深藍的雙跨之間看上幾眼。

小章魚一躍而起,回到孫豪的肩上,然後消失不見,一邊隱身,小章魚包包還一邊想:「邊牧哥,希望你悠著點礙…」

邊牧不懷好意的目光,讓小貓深藍瑟瑟抖。

其中蘊含的意味,更讓小貓深藍緊緊夾緊了雙腿,夾起了尾巴,嘴裡還喵喵地向孫豪和小火求救。

小火在打盹。

孫豪在看著其他修士試探萬年朔風,都沒理他。

小小的身子隨著土狗邊牧的轉動,警惕地轉動,寶藍色雙眼一眨不眨地盯著土狗,小心地看著土狗邊牧的一舉一動。

「去不去」,土狗邊牧猛地一個撲擊動作,沖小貓深藍雙跨之間做了個咬擊動作:「不去,我就咬掉你的小丁丁,讓你變成太監貓……」

「喵」,深藍嚇一大跳,趕緊一躲,看看危機難測的山谷,畏懼地看看土狗邊牧,輕輕地搖了搖頭。

「真不去是吧?」土狗邊牧又是一撲:「那我就不客氣,我咬你小丁董…」

土狗邊牧沖深藍小貓的下體猛撲而至,邊牧其他技能沒有,偷襲技能一撲一個準。

一嘴,咬中目標。

正準備鬆口,表示威脅時。

變化突生。

巨大的恐懼感,讓深藍小貓的精神達到了臨界點,小丁丁被咬住的一刻,深藍小貓終於受不住了,張嘴一聲咆哮:「嗷嗚……」

身軀猛地一變。

土狗邊牧猛地感到嘴中一漲,心裡嘀咕了一句:「怎麼這麼大?」

然後,直覺得身體一疼,騰雲駕霧般地被踢飛,飛到空中,耳中聽到有人暴怒大喝:「賤狗,找死……」

再然後,兩把寒光森森的巨大風刃已經迎頭劈了下來。

此時,土狗邊牧已經傻眼了,眼前那裡還有小貓深藍,好大一隻老虎,正威風凜凜沖自己作了。

小腦袋還沒有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風刃已經砍了過來。

暗道一聲完了。

耳邊又聽見有人朗聲說道:「蓋亞兄息怒。」

虎蓋亞變身的一刻,孫豪心說成了。

見蓋亞一腳踢飛邊牧,並出風刃攻擊時,孫豪躍身而起,雙手之上,絳紅色光芒閃爍,伸手一擊,擊退了砍向邊牧的風刃。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