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九百零四章 七靈解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百零四章 七靈解厄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孫豪給雪茹淰的影響很深,不僅僅是夏晴雨一直念念不忘,而且,這一路行來,孫豪的表現也是可圈可點。

雖然孫豪大陸排位很低,但是雪茹淰依然耐心地問道:「沉香,何以教我?」

孫豪環顧四周,嘴裡朗聲說道:「就孫豪所知,天宮黃道金丹主破,破而後立重鑄仙基,然而冥王殿黃泉生肌丹主生,生生不息,重鑄仙體,不知孫豪所說可對?」

趙誅魔沒有說話。

宮小狸已經脆聲說道:「的確如此。」

靈兒對孫豪微微一福:「公子高見。」

孫豪面沉如水地說道:「那麼正如大勇真人所說的一般,兩丹藥性相衝,同時用藥,適得其反,如若先後分服,藥性也會固化,怕是也不利修復。」

現場排位金丹之中,不少修士都具備不差的煉丹之術,孫豪的道理淺顯易懂,馬上就得到了修士響應。

白衣大褂的月大勇沉聲說道:「嗯,沉香說得很對,剛剛大家也看到了,一旦妄用靈丹,後果不堪設想。」

單涫涫臉上的笑容收斂了許多,也開口說道:「的確,藥性相衝,其猛如虎,切不可胡亂動手,大家且從長計議。」

見單涫涫說話,孫豪馬上打蛇隨棒上的朗聲說道:「孫豪偶然得知,大勇真人所說靈丹,正是海神殿所有,名曰七靈解厄丹,其丹藥乃是用七種罕見靈藥為主煉成,不知少殿主有沒有備用?」

排位金丹們齊齊看向單涫涫。

單涫涫眨巴著大眼睛,反問了一句:「真有?」

孫豪肯定地點點頭:「真有。」

單涫涫雙手一擺:「很遺憾,可能是丹藥等級太高,太過稀少,此次出來。涫涫倒是沒有備用。」

孫豪眉頭一皺。

他本來是有兩枚七靈解厄丹的,但是南洋之上,給了藍國純和万俟臧亢。

此時手中的七靈解厄丹等級不高。藥效也不好,原以為單涫涫會帶。誰知她從沒聽說過。

快速想了想,孫豪又開口問道:「不知貴殿未歸少殿主是否有備用?」

單涫涫眨巴著眼睛,看著孫豪,問了句:「你知道他在哪裡不?」

孫豪搖頭。

單涫涫說:「那不就結了,他不能做依靠,如果真要七靈解厄丹,還得你自己想辦法。」

孫豪微微一愣。

趙誅魔此時說道:「實在不行,那也只能顧一頭。修補一下金丹本源,至少也比沒有修復更好。」

雪茹淰臉上黯然:「也只能如此了。」

孫豪稍稍沉默,然後一指地上依然暈迷的聖宮修士:「她們照樣金丹破裂,本源受損,不知趙師兄的黃道金丹能救得來幾人?」

趙誅魔沒有說話,但心中卻是不以為然。

他趙誅魔不是聖人,普通聖宮弟子,卻不在他考慮之列。

孫豪站在雪茹淰身前,深深地望了一眼聖宮修士們,然後雙手一抱。對雪茹淰和冰佤微微欠身:「兩位師姐,如果可以,請讓沉香一試。」

趙誅魔眼中閃過絲絲不屑。

海神殿都說了沒有靈丹。他還要咋樣?

雪茹淰和冰佤對望一眼,然後緩緩說道:「可以,但必須儘快,冰封越久,對晴雨傷勢恢復越是不利。」

孫豪微微欠身:「沉香明白了。」

說完,孫豪轉向,面對冥王殿修士方向微微鞠躬,朗聲說道:「三九兄,靈兒。可有冥乳和幽蓮……」

冥三九大大咧咧地說道:「怎麼可能?冥乳乃是幼龍奶乳,我冥三九怎麼可能貪墨……」

靈兒白了他一眼。

揮舞著長鞭。冥三九又大聲說道:「但是神威冥三九大人知道冥乳和幽蓮在葬天墟之內用得著,所以。採摘了不少備用,哇哈哈,佩服我的先見之明吧,道友們……」

不管他人是否佩服,冥三九依依不捨,在靈兒監督的目光之中,向孫豪扔出了一隻儲物袋,心中卻在滴血:「虧大了,虧大了,虧血本了,女生外向,女生外向礙…」

孫豪一手接過儲物袋,對冥三九微微鞠躬:「謝過神威冥三九大人。」

冥三九:「應該的,應該的,我們誰跟誰啊1

孫豪淡然笑了笑,轉向虎蓋亞方向,微微鞠躬:「蓋亞兄,沉香欲求陽精幾塊,離火幾枚。」

孫豪的連番舉動,卻是讓人知道,他準備煉丹了。

此時,所有人心中都產生了十分怪異的念頭,同時也是相當疑惑,海神殿的秘方,孫豪孫沉香怎麼知道?

海神殿修士沒有出來煉丹,他孫豪孫沉香居然出來煉丹了。

而且,海神殿修士們,好像也並沒有太多意外或者是反感的表情。

感覺之中,就是海神殿修士對孫豪孫沉香是格外縱容。

可是海神殿歷來神秘,就算天宮聖宮,也不知海神殿位於何方,區區青雲門的修士,又是如何跟海神殿修士攪合到了一起的呢?

見孫豪向自己要靈藥。

虎蓋亞沉默一下,稍稍猶豫,半響之後,依依不捨地爪子一揚,扔出一個儲物袋,飛向孫豪。

孫豪一手接住儲物袋,神識一掃,心中大定。

還好兩位當家大哥都是那種庫存不少的土豪,七靈解厄丹最難得的主葯倒是有了。

對四周微微鞠躬,孫豪朗聲說道:「沉香機緣巧合,曾經習得七靈解厄丹煉製之法,如今有冥王殿和妖神殿道友相助,最難得的四味主葯已經聚齊,但尚缺五行屬性靈物,還請各位道友助我……」

雪茹淰眼中神光一閃,也脆聲說道:「還望各位道友相助,我冰雪聖宮上下,必謹記各位道友恩德。」

然後,率先扔出一隻儲物袋:「沉香,此乃水屬性靈物,希望能夠合用。」

現場修士都是大陸精英,排位金丹。

身上各種資源不少。

靈物也不少。

不一會,孫豪就收到了足夠的五屬性靈物。

昔日,孫豪煉製七靈解厄丹之後,尚有部分靈藥殘餘,如今,一番收集,倒是又湊齊了幾幅靈藥。

冰雪聖宮此次受損的修士連帶夏晴雨一起一共有五人之多,孫豪至少也得需要五枚七靈解厄丹。

不容有失。

收齊靈藥,孫豪對周圍微微鞠躬:「各位道友,沉香就此開爐煉丹,還請稍候……」

七靈解厄丹,如果真如孫豪孫沉香所說,藥效更在黃道金丹之上的話,那麼就一定是了不得的四級靈丹。

現在,孫豪孫沉香煞有其事地收集到了靈藥,要現場煉丹。

如果他不是個二愣子,那麼就一定是一位了不得的煉丹師。

一位四級煉丹師,放在大陸之上,哪怕是天宮如此勢力,那都是香餑餑。

此時,孫豪鞠躬,所有排位金丹們的態度居然瞬間好了許多,齊齊鞠躬回禮:「沉香,請。」

孫豪淡然一笑,盤膝坐下,雙手握抱,開始閉目沉思。

隨著孫豪的坐下。

現場氣氛為之一靜。

排位金丹們不約而同想起了孫豪孫沉香修復天符之時的表現。

那時,修符之前,孫豪孫沉香也是如此這般,安靜地坐著思考,一邊思考還一邊提問。

就是不知,此次孫豪需要靜坐多久,需要問出一些什麼問題,現場又有哪些修士能解答他的問題。

但是此次,孫豪的表現卻又有不同。

七靈解厄丹,孫豪曾經煉製過,倒是真不用討教其他排位金丹,孫豪閉目沉思,只不過是在須彌凝空塔內重新溫習七靈解厄丹的煉製過程而已。

僅僅半日功法。

孫豪悠然睜開雙目。

手一揮,一個煉丹爐出現在身前。

煉丹爐古色古香,好像有藥味傳出,但等級並不是很高,僅僅勉強能達到普通法寶等級。

月大勇等煉丹行家稍稍失望。

如此煉丹爐,怕是煉製不出太高等級的靈丹。

難道七靈解厄丹並不是四級巔峰靈丹不成?僅僅跟黃道金丹一般,不過四級上等靈丹嗎?

孫豪手掌一催,屈指一彈,小火苗準確落在了煉丹爐下。

小火苗上,冒出幽藍的火焰,開始暖爐。

火焰是幽藍碧焰,煉丹有加成效果,還算不錯,沉香煉丹的手法也還是中規中矩,月大勇得出一個基本的判斷,沉香煉丹,功底倒也紮實。

沒有任何花哨,孫豪調葯、入葯、封爐……一步步往下走。

月大勇、單涫涫等煉丹行家感覺,孫豪的煉丹手法平淡而無奇,但是,卻是相當標準,任何環節任何細節都十分到位,無一錯落。

不對,不能說是平淡無奇。

月大勇突然有個感覺,那就是孫豪的煉丹手法太標準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