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九百零六章 聖宮恩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百零六章 聖宮恩人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陣法之內,孫豪手腕一振,出現一架雲床,端坐雲床之上,孫豪手對一名仙子一指,淡然說道:「二位師姐,請解去她的外衫」

雪茹淰和冰佤臉上飛過一抹嫣紅。

她們倒是明白了,難怪孫豪要布設陣法,原來療傷之時,居然要脫去師妹們的外衫。

只是,她們心中,此時卻頗為躊躇。

聖宮弟子,素來冰清玉潔。

不少弟子甚至是生性潔癖,天生反感齷齪之事,如此療傷,怕是不妥。

孫豪盤膝坐在雲床之上,臉上一臉平靜,身上氣息平穩,盡顯安寧之氣,嘴裡淡淡說道:「二位師姐,此時此刻,沉香只是一個醫者,她們只是沉香的病人。」

看看一臉莊重的孫豪,雪茹淰銀牙一咬,說了一聲:「好」,然後對冰佤招手:「師妹,現如今,事急從權,也只能如此了,日後,師妹如有不滿,我來擔著就是。」

兩位仙子手腳麻利,輕解羅裳,解去孫豪指定師妹的雪白法衣,落出了裡邊的紅兜肚,還有一雙如藕節般的雪白玉臂。

孫豪臉色平靜如昔,眼神之中沒有絲毫私心雜念,心中默念清心訣,嘴裡說道:「請兩位師姐扶她在我身邊盤旋坐好」

單掌按在女修玉背之上,孫豪掌勁一吐。

女修小嘴一張,在孫豪身前旋轉過來。

屈指一彈,七靈解厄丹準確落入女修嘴中。

雙手向前一伸。

兩位師姐趕緊抬起女修雙手,抵在孫豪雙掌之上,孫豪一聲暴喝:「轉。」

雙掌推動,跟女修對面而坐,坐在雲床之上。旋轉起來。

旋轉之中,不時伸出手掌,準確無誤地拍打著女修身體的各個部位。

藉助旋轉之力,拍打之力,迅速化開七靈解厄丹的藥力。

孫豪沉入療傷之中,完全忘了自己的處境。只是為了療傷而療傷,如此簡單。

每一掌,孫豪都擊,..osa:2p02p0srppaasrpssr出的十分自然,每一掌的力道都恰到好處。

隨著藥力的化開,女修身上,逐漸蒸騰起七色霞光,身體之上也是越來越熱。

終於,女修茫茫然的睜開了雙眼。

還沒明白過來是怎麼回事。

女修耳朵之中,猛地聽到一聲沉穩地呼喝之聲:「師姐。請驅動金丹,配合療傷。」

語氣沉重而穩重,有一種讓人安心的感覺。

女修不敢怠慢,感覺閉上雙目,開始驅動金丹。

沉入內視之中,女修豁然發現,自己的金丹之上,有著如同蛛網一般的裂痕。而丹海之中,正在升騰七色靈光。向自己的金丹上飄了過來。

心神猛震,女修馬上想起了自己暈迷前的最後一刻。

那時自己不惜金丹破裂,力竭之後,欲效法先賢,拼力一搏

可是現在,自己明顯在被救治之中。

誰在救自己誰又能救自己

正疑惑這回。耳中又是一聲清喝傳來:「吸。」

然後,她發現,丹海之中,猛地甩起一道七色丹液,向金丹之上淋了過來。

不敢怠慢。女修驅動金丹,開始吞吐七色藥力。

裂痕在七色藥力的滋潤之下,絲絲癒合,金丹在不停甩上來的靈光之中,逐漸恢復了生機於活力。

三日之後。

女修臉上開始浮現絲絲紅暈。

但孫豪若無其事,沉著依舊,慢慢的,女修臉上恢復了正常,寶相莊嚴,夯實仙基。

五日之後,女修盈盈起身,對孫豪深深鞠躬:「冰冉兒謝過沉香真人。」

孫豪微微dian頭,古井無波的臉上有著絲絲細汗,聲音平淡地說道:「道友繼續打坐恢復,沉香也需要恢復一下,好救治下一位師姐。」

冰冉兒深深一福,雙臂一振,披上了潔白的法衣,又朝兩邊一躬身:「謝謝兩位師姐護法」,然後,盤膝坐在了陣法之中,開始修鍊修鍊。

陣法之中,短暫的安靜下來。

雪茹淰和冰佤對望一眼,看到了彼此眼中的欣慰。

冰冉兒體內,金丹完全恢復了過來,碩大的金丹,不僅僅傷痕完全恢復,而且,還如同被打磨了一般,更顯光彩照人,很明顯,七靈解厄丹的藥效發揮的極好,不僅僅是修復了傷勢,而且還藉助天地靈物的靈性,幫助冰冉兒有了小小的進步

孫豪的治療手段可見一斑。

而且,孫豪治療的時候,也並不輕鬆,從他額頭的細汗,可以看得出來,他的消耗甚大。

而且,從始至終,孫豪都避開了冰冉兒的重要部位沒有拍擊,關鍵大多是採用隔山打牛的方式,不惜消耗更多,去達到治療效果,並沒有絲毫乘機揩油的舉動。

兩位仙子對孫豪的人品刮目相看。

這是一個難得的正人君子。

孫豪心中,沒有絲毫邪念。

正如孫豪自己所說的一般,此時此刻,他只是個醫者,一個救死扶傷,治療病患的醫者。

胸懷無私天地寬,孫豪心中無鬼,坦坦蕩蕩。

休息半日,完全恢復過來之後,孫豪繼續救治。

四名聖宮弟子,孫豪足足花去個多月的時間,完全救治過來。

四名弟子,不僅僅金丹恢復如初,而且金丹的個頭俱都略有進步,光彩更加照人,當然,真實情況如何,曾經破裂過的金丹在破丹生嬰之時是否會有後遺症,還得經歷歷史的檢驗。

四名仙子一一恢復之後,看向孫豪的眼神之中,很自然多了一絲別樣情緒。

有時還情不自禁地,偷偷瞄上孫豪幾眼。

兩位師姐一一看在眼中,暗中大搖其頭。

四位師妹,倒是沒有一個反感孫豪的,但是情緒也有dian不對埃

只不過這樣的事,她們也沒有太好的辦法,只能順其自然了。

治療好四位仙子,孫豪休息了整整一日,然後看向了冰封之中的夏晴雨。

昔日的小辮子,如今已經長成了亭亭玉立的大美女。

偶爾,孫豪也曾經設想過,如果當年是自己服用了補天丹,結果會如何

事實沒有如果。

看著冰塊之中,如同沉睡的夏晴雨,孫豪緩緩開口說道:「晴雨情況較為特殊,孫豪需要全力以赴,周身所有穴道,卻是必須一一拍打,兩位師姐見諒。

雪茹淰和冰佤對望一眼。

雪茹淰悠悠說道:「小雨剛剛入宮那會,念念不忘的乃是豪哥,開口閉口,豪哥長,豪哥短,那時,茹淰以為,所謂豪哥不過凡夫俗子,小雨長大了,必然會徹底忘懷」

孫豪微微一愣,沒有說話,看著雪茹淰,靜靜地聽她說完。

雪茹淰繼續說道:「可誰知,她老家每隔個幾年都會給她寄來家書,敘說家裡情況,那個時候,茹淰以為,所謂豪哥,不過是個資質普通,沒有前途的小宗弟子。」

孫豪微微一笑。

雪茹淰說道:「後來,小雨託人帶了一份南大陸地煞煞眼分佈地圖回去,茹淰以為,豪哥可能消受不起」

孫豪不由想起了當年在青雲門收到的夏晴雨萬里迢迢從冰雪聖宮寄來的地煞分布圖,心中不由微微一暖。

雪茹淰笑著說道:「茹淰萬萬沒有想到,小雨的豪哥居然能從青木宗那樣的宗門走了出來,能在葬天墟之內跟小雨會和,實話說,那時,我已經對你刮目相看了。」

孫豪微微一笑:「師姐客氣。」

雪茹淰抿嘴:「不客氣,咯咯,那時我雖然對你刮目相看,但看你排位第九十四,以為你不過如此,孫豪孫沉香,這一路來,你是一次又一次讓我刮目相看埃」

孫豪還是微微一笑:「師姐過獎了。」

雪茹淰神色一正:「不過獎,孫豪孫沉香,這裡,我得誠心誠意地說一聲,謝謝,謝謝你救了我聖宮這麼多姐妹」,說著,雪茹淰慎重地對孫豪微微一福:「謝謝沉香。」

聖宮仙子們齊齊一福,脆聲說道:「謝謝沉香。」

孫豪趕緊回禮:「應該的,應該的,各位師姐不用如此客氣。」

雪茹淰一笑:「沉香,小雨就交給你了,怎麼救治,你全權做主,各位師妹,且隨我出去,我們陣外等候,靜候沉香佳音。」

孫豪臉上微微一紅,開口說道:「各位師姐,不必如此。」

雪茹淰笑了:「其實我也是看明白了,我和小佤在這裡的作用,純屬監督,小雨本身就對沉香情根深種,我們倒是沒有監督的必要了,就這麼說定了啊,師妹們,我們走」

孫豪笑了笑,不再挽留,目送雪茹淰等人離去。

手一招,冰封之中的夏晴雨飛了過來,單掌一豎,手上紅光湧出,罩在冰封之上。

層層霧氣升起,大陣之內,霧氣更濃。

良久之後,大陣之中傳來一聲輕叫:「哎呀」

然後是釋然的聲音:「豪哥,是你嗎,我就知道你會救下小雨的」

青冥無日月,修仙無甲子。

不知不覺,排位金丹征戰葬天墟已經幾年。

登天榜上,代表了修士實力的積分高低已經初現端倪。

海神殿實力最強,魂未歸一騎絕塵,高高在上,趙誅魔的積分已經被越拉越遠。

倒是冰雪聖宮幾位金丹仙子的積分猛然看漲,齊齊向前跨越了一大步。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