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九百零七章 火海擺渡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百零七章 火海擺渡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雪峰神舟之上,一名白童顏的女修看著依然閃爍金光而排位齊齊前躍的七位聖宮仙子,仰天長嘯,長嘯過後,雙眼之中,竟然有晶瑩剔透的淚水一涌而出。w?ww·1·cc

冰雪神山已經修復。

聖宮弟子無一隕落。

不知道夏晴雨她們是怎麼做到的。

但她知道,聖宮弟子最大難關已經過去。

當年她曾經也進入過葬天墟,看到過冰雪神山,就在半山腰,還經歷了聖女自封神山的凄美悲壯。

如今,聖宮弟子安然無恙,積分猛漲,不由老懷大慰。

跟聖宮女修一樣心情大好的還有青雲門軒轅亞琴。

因為孫豪的積分終於不再墊底了。

準確點說,青雲門死對頭,五行魔宗的盧山等五名排位金丹的積分已經久久不見動靜。

而孫豪又再次獲得了積分,已經由倒數第一,爬升到了倒數第六。

不論怎麼說,有進步就好,何況還是壓了五行魔宗一頭呢?

漆黑的五行魔宗之上,軒轅亞琴的老對頭四眼田奇不知什麼時候也站在了戰舟舟頭,這傢伙,嘿嘿笑著說道:「盧山已經完成任務,開始修養,瘋婆子,不要高興的太早,說不定,你那弟子孫豪,不知天高地厚,強行深入,最終會死翹翹,嘿嘿嘿,嘿嘿嘿……」

軒轅亞琴勃然大怒,雙手叉腰,脆聲說道:「你才不知天高地厚,你才死翹翹,四眼田雞,有朝一日,我讓孫豪活拔了你的一身雞毛……」

整整兩個月,孫豪這才隨手一揮,解去陣法,跟紗巾蒙面的夏晴雨還有冰雪聖宮的其他幾位仙女聯袂而出。

夏晴雨氣息如常,神色自如,修為盡復。

孫豪臉上。?壹也看不出絲毫異常。

趙誅魔心中揣測,但不得要領。

排位金丹們心中有些八卦,但看孫豪跟冰雪聖宮女弟子們一起出來倒是沒有多想,注意力開始轉移到了如何繼續挺進葬天墟。

雪茹淰等人並沒有完全離開孫豪的陣法。身為修士,都是心思通透之輩,倒是不會忽略這些細節。

雪茹淰和幾個師妹就在孫豪陣法的外圍,等待孫豪治癒了夏晴雨,這才共同聯袂而出。

修復了冰雪神山。再次證實了尚生好收集資料的正確性。

大家商議片刻之後,留下天宮四位仙子鎮守冰雪神山,其他修士則按照尚生好的指引,順著朔風谷,繞過冰雪神山,繼續向前挺進。

得到了冰雪神山雪花祝福,排位金丹們現自己對朔風的抗力得到大幅度增強。

而且,冰雪神山修復之後,圍繞著神山的朔風規律了許多,好像被神山吸引約束了一般。規矩了許多。

冰雪神山周圍雖然朔風猛烈,但並不四處肆虐,而是被限制在了神山周圍,再也對金丹真人形不成威脅。

趙誅魔親自協調,指揮隊伍,開始向第三個修復節點賓士而去。

幾個月時間一晃而過。

修士修行,修為越高,會現,自己的世界越是孤獨。

排位金丹們,此時就有如此感覺。

天崩地裂的葬天墟內。寒風呼嘯,大家逆風而行,苦寒而枯寂。

幾個月之後,冰雪神山已經遠遠地拋在了身後。朔風開始變暖,大風變成了暖風。

然後暖風變為陣陣熱浪。

最後,出現在大家前方的,變成了一片火海,岩漿和烈焰奔騰不休的火海,擋住了去路。向前看去,一片火紅。

前方有什麼,不得而知。

排位金丹們不得不在火海之前停住了步伐。

葬天墟外,戰舟之上,仰望虛空。

坍塌的虛空之內,洪水齊天,烈焰熊熊。

當時,排位金丹們以為那只是虛空之中的幻想。

但是,按照尚生好的路線開始行進之後,大家現,或許下方看到的,那一片破碎的天墟,乃是真實存在的。

洪水,烈焰。

俱都真實存在。

都是葬天墟之內需要修補的內容。

而且每一個修復的節點,都會有不同的惡劣的環境攔路。

天符之前有滔滔洪水九曲黃河;冰雪神山之前有萬年朔風;那麼,海神殿的修複目標之前又有什麼呢?

過去,五大頂級宗門各自行動。

各有修複目標,是什麼也秘而不宣。

如今,大家一起行動,已經見識了天宮的天符,聖宮的神山。

比較明朗的就是最後一關乃是冥王殿的冥王帖。

海神殿和妖神殿需要怎麼修復,還真是甚少知道。

海神殿修士也沒有過多解釋,只是說,屆時自知。

站在無邊火海之前,單涫涫皺起了秀眉。

跟身邊的修士低聲商議幾句之後,單涫涫揚聲說道:「各位道友,情況有點特殊,如何渡過眼前這片火海,還需要大家共同想辦法。」

按照單涫涫的說法,過去,海神殿也會出現攔路的難關,但無論是那一次,都沒有這一次的難度。

常備的方法已經不適用了。

看著眼前的茫茫大火,孫豪心中不由開始對比積炎山。

同樣的火域環境,但毫無疑問,葬天墟內的火焰等級要遠遠高於積炎山。

神識探出去都有強烈的灼燒感,火力至強,足以威懾到金丹真人。

孫豪神識二分,一邊留意單涫涫跟趙誅魔等人交換的情報,一邊對尚生好招了招手,淡然笑著說道:「生好兄,沉香覺得,葬天墟內好像甚是蹊蹺,只是手頭資料不足,判斷不出其中關節,不知生好兄可有時間,你我探討一二……」

單涫涫和趙誅魔等人在商議如何渡過火海。

尚生好和孫豪已經走到了一邊,相互交流心得。

孫豪心中,對葬天墟有頗多不解。

不說其他,滴血英雄符時的奇特文字,代表了什麼?孫豪修復天符之時,卻並沒有生太多異常。

天符果然是鎮守了一方天淵。

為何如此?

前面,洛鵬好像還在有意陷害其他修士,尤其是有意針對曾祥武。

但是現在卻徹底安分下來,不見任何異常舉動。

為何如此?

還有就是登天台上,兩扇門,好像進來之後也毫無差別,難道真的僅僅是能影響到第一關的考核難度嗎?

種種疑問,如同層層迷霧,籠罩在孫豪心頭。

不搞清楚這些問題的答案,孫豪絲毫不敢大意,哪怕是金丹修士,稍有不慎,也會功散身隕。

或許,尚生好的資料,能給出自己部分答案。

跟尚生好一番交流,孫豪翻閱了尚生好的大量資料,兩人初步得出了葬天墟的幾個簡單規律。

其一;修士越多,難度越大,但相應的修復也更為徹底。

其二,地形層層循環,相互相連,但又有難關相阻。

尚生好不明白的是,既然葬天墟各個節點需要修復,那麼為何各個節點之前都會有難關相阻呢?

難道這是遠古先賢們定下的規矩,檢驗後輩弟子實力而搞成的攔截?

如果不是,那又為何如此?

孫豪和尚生好商討這會兒,那邊單涫涫已經跟趙誅魔、靈兒等人初步商議出行動方案。

趙誅魔朗聲說道:「火焰之中,並不禁空,各位道友,有特殊飛行器具的,可以拿出來一試。」

孫豪心中一動。

看著大片火海,心中若有所思。

單涫涫玉腕之上,出現一座青光小船,揚手一拋,小船向前飛出,在火海之中迅變化,不一會,已經化為一艘中型海船,一起一伏,落入火海之中。

轟的一聲,海船落在通紅的岩漿河流之上,濺起陣陣火紅的浪花。

「這是我海神殿火海神舟」,單涫涫揚聲說道:「效果就是航行岩漿之中,抵達修復之地,只不過,此次大火勢太猛,不僅僅有岩漿,還到處都是火焰,火海神舟怕是航行不出多遠,對海舟上的道友,也並不能保護周全,還需要大家一起想辦法。

海神殿的做法很簡單:「火海擺渡。」

過去做到這一步,壓力不大,但此次列外。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