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九百一零章 定天神鐵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百一零章 定天神鐵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大海船改造,最大的難關,被攻克。

金丹修士們,齊齊鼓掌,轟然叫好。

孫豪展現了神奇的鍛造之術。

趙誅魔、蕭寒等煉器大師,不由齊齊心中一動,想起了傳說之中的「冷鍛術」。

孫豪孫沉香,倒是好大機緣。

最大的技術難題,被孫豪「一錘定音」,接下來就簡單的多了。

金丹真人在趙誅魔和蕭寒的指揮下,就在火海之中,完成了船體的最後熔煉,百般手段提升海船的耐火性能。

而陣法師們,則在宮小狸、單涫涫的帶領下,開始在海船上忙碌起來,最後布設海船實戰戰陣,當然,最核心的部位,以及核心和周圍海船戰陣的結合部位,交給了孫豪。

岩漿為河,戰船為舟,擺渡烈焰之中。

火神渡轟然起航。

金丹真人們衝進茫茫火海,入目,到處一片通紅。

火神渡大陣全開,閃動紅色光芒,船體依然被燒得通紅。

戰船之中,金丹真人們不得不撐起護體神罡,防禦越來越高的溫度。

只不過,歷經金丹真火熔煉,綜合兩大頂尖宗門的煉器技術造就的火神渡,頑強地,堅挺地耐住了岩漿烈焰,航行而去,越來越深。

大海船上空布滿陣法,防禦烈焰。

沒有風帆,依靠金丹真人的驅動陣法推進。

岩漿雖是流質,但密度極大,大海船前進速度始終快不起來。

炎炎烈焰中,火威馳岩漿;赫赫金丹士,擺渡不歸途。

金丹真人輪流上陣,驅動大海船。

火海之中,航行三個多月。

眾人眼中,出現一幕奇景,馬上大家明白,海神殿需要修復的目標。就在眼前。

前方,蒼天好像裂開了一個巨大的窟窿。

一根巨大的柱子,金光燦燦的柱子,筆直地倒插在蒼天之上。好像堵住了窟窿眼一般,堵住了破裂的蒼穹。

柱子四周,有岩漿和烈焰滾滾溢出,順著金光大柱,流了下來。形成岩漿河流,四處流散而去。

單涫涫雙眼之中,露出仰慕的神情,玉指指著空中金光大柱,對金丹真人們說道:「那是我宗至寶,定天神鐵,可定蒼天,堵天之缺,各位同道,還請在海船之中稍候。且待我等再補蒼穹……」

說完,單涫涫看向孫豪,笑著說道:「小豪哥,走吧,我們上去……」

孫豪微微一愣,心說,我現在可不是萬魂殿修士,你應該叫你的大哥魂未歸才是。

不過,單涫涫接著說道:「定天神鐵驅動艱難,卻是不能缺了小豪哥。」

其他排位金丹有點詫異地看著孫豪。此時此刻,大家倒也明白過來,孫豪孫沉香怕是跟海神殿有些淵源,應該也會一些海神殿秘術。

只不過。想不明白的是,一個青雲門弟子,怎麼能學到海神殿的秘術,還能讓海神殿修士如此相待。

孫豪點點頭,說道:「好。」

單涫涫對身後海神殿修士說了一聲:「走,我們上去。」

海神殿修士保存較好。厲輝、邢天佑,鍾小豪的的四個發小加上單涫涫,七名修士,騰空而起,飛向空中金光鐵柱。

鐵柱底部,岩漿不沾,火焰不染,倒是相對安全。

七名海神殿修士加上孫豪一共八名金丹,或許還有一個暗中隱藏的魂未歸,很快來到了金柱底部。

下方金丹真人們,眼睛一眨不眨地看著高空,看看海神殿是怎麼修復定天神鐵的,同時還希望能在如此修復之中,發現神秘的海神殿少主魂未歸。

進入葬天墟之後,魂未歸僅僅在對戰遠古神魂之時,出手一次,此次修復定天神鐵,想來不會袖手了吧。

鐵柱底部,有兩個金色大字:「定天。」

大字好像有種無形威懾,距離十丈左右,無形的威壓已經撲面而來。

單涫涫在十丈左右停住,手指神鐵說道:「我們的目標說來很簡單,只要將定天神鐵向上推進即可。」

然後,頓了頓,她的臉上有浮現出絲絲凝重表情:「但是,這個目標要達成卻相當不易,需要我們用神魂聯繫上定天神鐵,然後,用魂力御使神鐵,讓其能向蒼穹之中推進,神鐵可定天,其重不可預測,還需破岩漿而入,御使難度之大,遠超想象……」

站在巨大的,如同一堵大山,遮天蔽日般,擋在自己身前的定天神鐵。

孫豪再度感受到了自己的渺校

成就金丹大能的些許得意,早已經被神奇壯觀的奇景生生湮滅。

相比手持神鐵,怒而定天的遠古大能,孫豪覺得,自己是如此的渺校

遠古大能遺留在此的一根神鐵,需要後輩修士齊心協力,向前推進,重歸補天之位。

單涫涫依然說道:「很多年了,我海神殿前輩修士都只能勉強達到修復的要求,僅僅能把神鐵向上推進十分之一,此次我們實力保存的更好,希望能推進的更多,當然,如果可能,我們還是不要弱了志氣,爭取能把在神鐵令內的神鐵推進半寸,要不然,海神殿就拖了大陸修士的後腿。」

說完,單涫涫掃了孫豪一眼。

孫豪馬上明白過來,自己幫助天宮完美修復了天符,無意之間卻是開啟了完美修復葬天墟各個節點的程序。

冰雪聖宮受到刺激,不惜破碎金丹修復冰雪神山,現在,海神殿卻也不能示弱。

微微苦笑,孫豪沉聲說道:「涫涫,我們需要怎麼做?放心,我會儘力的。」

孫豪現在很奇怪,海神殿的魂未歸未免太能沉得住氣了,都到了什麼時候,居然還未現身。

單涫涫說道:「小豪哥,記得你闖出戰魂宮之後,得到過一面令牌。」

孫豪「嗯」了一聲,手腕一振,把從來不知道用途的令牌取了出來:「涫涫說的是這個嗎?」

孫豪取出令牌的同時,身邊,包括孫豪的幾個發小在內,齊齊面對令牌微微鞠躬。

孫豪稍稍詫異了一下,心說,看來此令牌非同小可,代表的意義也很不一般,就是不知對推動定天神鐵有什麼幫助。

單涫涫也對令牌微微鞠躬,然後笑著說道:「小豪哥,你手上的令牌據說乃是當年煉製定天神鐵的鐵料煉成,也即是我說的神鐵令,滴血其上,我們就能聯繫上定天神鐵,並驅動魂力,推動神鐵了。」

孫豪心頭不由產生絲絲狐疑,如此說來,要是自己沒能進入葬天墟,海神殿又將如何?

或者說,海神殿少主魂未歸或者單涫涫身上也有類似的令牌不成?

不過,此時不是深究此問題之時。

按照單涫涫的說法,孫豪逼出一滴鮮血,手指一彈,滴落令牌之上。

神鐵令如同海綿一般吸收了孫豪的鮮血,孫豪心中,頓時跟令牌取得了聯繫,同時,孫豪心中還產生了兩個很奇怪的感覺。

其一是好像神鐵令變成了另一個自己,這種感覺孫豪曾經在什麼地方出現過,類似白公入夢大法之中的場景。

來不及多想,孫豪馬上被第二個感覺震住了。

第二個感覺就是上空之上,那根定天神鐵,如同一座大山壓了下來,孫豪有著呼吸不暢,吐不出氣的壓迫感。

單涫涫一身脆喝:「我們上。」

說話之間,七名海神殿修士齊齊探出手指,滴出鮮血,沖向神鐵令。

七滴獻血滴入。

神鐵令一震,騰空而起,漂浮在定天神鐵的底部,也散發出淡淡光芒,跟定天兩字遙相呼應。

而孫豪,在其他修士滴血的同時,感到身上壓力為之一輕。

單涫涫一聲清喝:「小豪哥,以你為主,大家齊齊以魂力催動,御使神鐵令內的神鐵推進半寸。」

說完,飛身而來,停在孫豪正上方,一丈多遠,雙膝一盤,坐在了空中。

海神殿其他修士沒有任何異議,紛紛飛到孫豪身體四周,以孫豪為核心,呈六芒星均勻排列,盤膝而坐。

孫豪微微一愣,馬上想起了自己在雲殿之中,曾經見到過的一座大陣。

六合八方聚魂陣。

沒時間多想,孫豪也盤膝而坐。

神鐵令之上,光芒灑射下來,均勻地照射在八名修士身上。

孫豪只覺得自己神魂一振,再度定神,卻發現自己已經出現在了一片奇異的空間之中。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