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九百一三章 捨命相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百一三章 捨命相救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猶恨負耒魂無力,空中飛火鎩流星。壹

神鐵令中,一幕幕信息傳了過來。

孫豪化身的太古雷獸,艱難向外,緩慢移動,卻只能猶恨負耒魂無力。

空中,自己的同伴,一個個猶如飛蛾撲火,悍然地向上沖了上去,一枚枚流星,被他們用血肉之軀生生撞開。

王遠暈了過去。

朱嶺踢飛了五六枚巨大流星之後,雙腿依然盤旋著飛舞,但人已經不由自主倒栽了下來。

朱龐沖了上去,當康獠牙頂飛了兩顆流星,然後也被生生砸了下來。

厲輝、刑天佑也先後沖了上去。

然後,也被生生砸落。

海神殿修士,沒有一個後退。

極短的時間內,已經有五名修士狂沖而上,把前面墜落的流星紛紛掃開。

張文敏的大鼻子上,已經串起了一串暈迷的修士。

其中朱龐最是凄慘,雙臂折斷,臉上也是血肉模糊,傷的最重。

朱嶺的情況也不是很好。

暈迷之前,她依然強悍地動了旋腿勁,結果就是雖然再度掃飛了不少流星,但是,雙腿,卻也受到了重創,軟綿綿地垂著,情況也不是很妥當。

當然,海神殿修士爆之後,之所以被紛紛撞暈在空中,身體上的創傷只是引子,根本原因還是神魂之中消化不良,強行醒來之後,又強勢出擊,神魂終於受不住,暈了過去。

時間過去的極短,空中,依然有大波流星沖了過來。

而依然完好的並且清醒著的修士只有張文敏。

度極快地鼻子一擺,從高空把自己的同伴扔向火神渡,張文敏大步一踏,強行化身遠古天象,悍然沖頂而上。

轟轟轟……

孫豪和單涫涫頭頂的流星被遠古天象生生撞飛。

遠古天象懸在兩人上空,四蹄騰空。昂然咆哮。

六名醒來的萬魂殿修士,只有張文敏還保持了較好的變身能力,此時,他成了單涫涫和孫豪的最後屏障。

遠古天象本性厚重。恰似張文敏的秉性,沉穩而堅定。

一顆顆流星飛來,被遠古抬腳踢飛。

或者是用皮粗肉厚的身軀撞飛。

高溫燙傷了遠古天象厚實的象皮,天空之中,傳來陣陣焦糊味道。

巨大的撞擊力。讓遠古天象皮開肉綻,龐大的身軀上,不少地方淚淚流血,然後血液又被生生燃燒。

孫豪化身的太古雷獸心中,有著絲絲著急。

昔日,魂林之中的一幕幕;王村之中的一幕幕;萬魂山上的一幕幕,不由齊齊湧上孫豪心頭。

化身鍾小豪,遇見了朱玲、王遠……成為了生死之交。

如今,他們率先醒來,如若自己想逃。密集的流星雨沒有來臨之前,以他們的實力,完全可以逃得出去。

尤其是朱玲王遠,完全可以強勢破關而出。

但是幾乎就是電光火石之間,他們都不假思索地選擇了硬抗,不顧自己隕落之危,挺身而出。

如果不是有張文敏接應,他們怕是已經凶多吉少。

沒有什麼時候,讓孫豪有現在般的感動。

孫豪心中湧起了過往的點點滴滴,甚至是隱藏在鍾小豪記憶深處的兒時忘事。也一一回想起來。

那一年,跟王遠在地上匍匐行軍,剛剛穿上的新衣被磨起了碗口大的破洞,回去被一頓胖揍。

那一年。第一次叫長腿玲外號,被攆得雞飛狗跳,其後一個月,耳朵都疼。

那一年,跟張文敏在外撈魚,魂院導師怒其不爭。

……

此時此刻。他們在捨生忘死地,為孫豪蘇醒,換取時間。

而孫豪,明明知道同伴在努力,而自己卻陷身泥沼,心有餘魂力不足,眼睜睜地看著他們一個個倒了下去。

遠古天象粗壯的大腿被流星一根根擊折。

象鼻也被燒得飛舞不動。

眼看自己維持不住變身。

最後一刻,張文敏懸在了單涫涫和孫豪上空,用鼻子捲住了單涫涫和孫豪,然後暈了過去。

流星飛墜,度極快,幾名海神殿修士奮起,也就是幾息時間。

他們本身又都是以六芒星位置排列,先後醒來,來不及多想,只能儘可能地擊飛流星。

從王遠到張文敏暈迷,其中也不過一炷香時間。

一大波流星,最密集的流星砸了下來,張文敏被生生砸回原型,結實的身軀上,千瘡百孔,淚淚鮮血,層層燒傷,讓張文敏已經不成人形。

但最後一刻,他用自己的**懸在了單涫涫和孫豪的上空。

轟的一聲,巨大的流星砸在張文敏身上,張文敏向下一沉。

神鐵令中,美人魚已經到達了鐵令邊緣。

孫豪猛地傳出一陣訊息:「涫涫,帶著文敏,走。」

張文敏的身軀急墜而下。

身下,寶藍色光華閃爍,一條魚尾一掃而上,掃飛他身上的巨石。

伸手一攬,護住張文敏。

美麗的臉龐上閃過絲絲黯然和堅定。

單涫涫一聲長嘯,魚尾一卷,卷中孫豪。

如果單涫涫自己逃逸,沒有拖累的情況下,有很大把握能逃得出去。

如果只帶張文敏,依然有希望。

但是,魚尾卷中孫豪,原本神魂就沒有完全恢復的單涫涫只覺得身上猛地一沉。

然後,空中密集的流星瞬間衝來。

大火,流星,瞬間把單涫涫湮沒其中。

轟轟轟……

巨大的撞擊,重重地撞中勉強躲開頭部的單涫涫。

小嘴一張,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銀牙一咬,尾巴一卷,把孫豪緊緊捲住,嘴裡喃喃說道:「小豪,我是不會讓你出事的……噗……」

背部又被撞中,噴出一口鮮血,眼前黑,手中不由一松,張文敏掉了下去。

魚尾之中,孫豪雙目猛地一睜,精光一閃,一伸手,接住了張文敏,同時嘴裡快說道:「涫涫,放開我。」

單涫涫身上,寶藍色光芒大作,美麗的臉上,浮現出欣慰的表情,嘴裡飛快地說道:「小豪,我擋住片刻,你帶文敏走,噗……」

背部又被撞中,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尾巴鬆開,美麗的臉上閃過絲絲絕然,奮起一喝,身體猛地拔高,尾巴在空中盤旋飛舞,層層海水從魚尾之中冒了出來,好像在空中形成了一個海水漩渦。

空中好像傳來動聽的歌聲,一條美人魚,仰而唱,身上有寶藍色光華,坦然迎接急墜落的飛火流星。

上空,密集的流星掩蓋下來,迅掩蓋海水漩渦。

孫豪雙眼之中稍稍有點水潤。

單涫涫看似大膽,實則單純,看似柔軟凄美,實則剛烈。

此時此刻,孫豪怎麼還不明白,涫涫應該是冒死動了血脈神通,只求能擋得住天空流星,為孫豪換得安然撤退的機會。

前有幾個小,現在又有單涫涫捨命相救,孫豪心中,感覺沉甸甸的。

嘴裡一聲長嘯,孫豪身上金光閃閃,不退反進,衝進了單涫涫的漩渦之中。

「小豪,你……」,單涫涫張大了美目,看著孫豪,眼神之中,既有感動,又有失望。

感動孫豪不離不棄,失望兩人要同時面臨絕境。

衝進漩渦,直接面對流星群的時候。

孫豪心中湧起了十分清晰地感覺。

天空之中的流星,帶有濃烈的怒氣,天道的怒氣,一種被違逆的無邊怒氣,一種不滅殺孫豪誓不罷休的怒氣。

瞬間,孫豪明白過來,明白了自己的同伴為何死戰不退。

也明白過來,為何流星雨會恰巧沖自己等人沖了過來。

無他,定天補天,乃是逆天之舉,被天所不容。

飛火流星,卻是天道被違逆之後,給以的報復性一擊。

單涫涫明顯感受到了這一點,願意一身相擋,讓孫豪脫身。

但沒想到孫豪悍然沖了上來,直接面對了天道的悍然一擊。

臉上有著淡然笑容,孫豪向單涫涫伸出了右手:「涫涫……」

單涫涫凄然一笑,伸出縴手,牢牢地抓住了孫豪厚實的手掌。

火雨流星湮沒而來,單涫涫的海水漩渦轟然被破,嘴裡一甜,小嘴又噴出一口鮮血,眼睛痴痴地望著孫豪,單涫涫喃喃地叫了一聲:「小豪……」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