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九百二零章 甲虱成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百二零章 甲虱成軍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風林火山,軍陣成陣。

孫豪和尚生好能夠看出來,但是,卻破不了。

當然,陣法宗師的存在,還是有些作用的。

雖然破不去陣法,但是陣法會有些什麼效果,大家會遇見些什麼,可以提前有個預料,讓大家不至於打無準備之仗。

孫豪和尚生好一番研究分析之後。

得出幾個結論。

其一,巨木成林,其中必有大軍攔路,為數必然不少,至於是什麼,會有多少,恐怕只有深入林中之後,方才有所發現。

其二,巨木成林,進入其中,會如進迷宮,一不小心,就會被一成不變的參天巨木迷失方向,容易迷失。

其三,巨木參天,接陣而守葬天墟,不到萬不得已,不要輕易損傷巨木。

當然,以孫豪和尚生好的分析,估計巨木也不是那麼容易被破壞的。

如此神奇的,能從深不見底的深淵拔空而起,上不見樹冠的奇木,就連孫豪,也未能認出其來歷。

類似巨木,典籍記載,只有上古傳說出現過的建木才有如此威能。

但是,此地巨木,相比傳說之中,能覆蓋一界,直達仙庭的建木又差了不止一籌。

問清楚「風林火山」軍陣成陣的一些關鍵之後,趙誅魔等幾人商議一番,最後,在夏晴雨的建議之下,隊伍再度交由曾祥武統一協調指揮。

曾祥武也不推辭,著手操練戰陣之術,以練軍的姿態,操練排位金丹。

孫豪發現,曾祥武操練的軍陣,跟自己的戰陣略有不同。

孫豪的戰陣,著重對天地靈氣的溝通和使用,以修士真元為媒介,溝通天地靈氣為己所用。

而曾祥武的軍陣,則著重開發修士本體戰鬥能力。更偏重於修士個體能力的發揮,形成強大的鬥志或者是軍勢對敵。

兩種戰法各有優劣。

嚴格說來,戰陣之法更適合小規模戰鬥,而軍陣之法。則是軍士越多,軍勢越盛,威力越大。

孫豪神識被封禁,想要指揮戰陣也做不到。

倒是宮小狸和尚生好也有戰陣之法,在曾祥武操練之餘。也順勢操練一番,以作補充。

孫豪發現,天宮傳承了得,曾祥武軍陣之道也別具一格,卻是都不弱自身,天下英雄,果不能小覷。

不急不忙,整整練了十來天。

以金丹真人的悟性實力,戰陣和軍陣之法已經熟練無比。

趙誅魔放出一隻探路鶴,為大家引領方向。

隊伍緩緩升空。向巨木樹林之中沖了進去。

速度並不是很快,隊伍陸續向前,在巨木之間,穿行向前,一連十多天,相安無事。

巨木依舊,金丹真人已經深入林中。

幽暗的光線之中,前後左右,都是一模一樣的巨大樹木,如果不是有探路鶴。大家絕對已經迷失了方向。

巨木成陣,排列並不是很密,巨木之間,橫枝並不是很多。視線倒也開闊,每一根巨木都有十多丈方圓直徑,空中,巨木之間更是甚為寬廣。

排位金丹一路飛來,毫無異常,只要不飛太高。也沒有枝條攔路,隊形整齊。

不少排位金丹心中不由開始嘀咕,會不會,就是幾個陣法宗師自己嚇自己?

曾祥武的神態越來越嚴峻。

現在的情況,在俗世大軍之中,他曾經遇見過。

那時,對手設伏,誘使他入局,也是毫無異常,然後突然殺出,山雨欲來的氣氛,已經讓曾祥武感受到了即將到來的大戰,絕對毫不簡單。

繼續向前挺進,又是五天時間。

幽暗的巨木林中,景色一成不變,就連樹枝,好像也被固定了一般,不見絲毫搖擺。

深淵立巨木,按道理,會有大風吹起,按道理,巨木雖然粗壯,但是相比他們的高度,卻是略顯纖細,那是無論如何也穩不住的。

但是現在,巨木好像是凝固在了空間之中一般。

排位金丹們,也不由自主地,產生了無邊壓抑的感覺。

好像還真是暴風雨之前的寧靜了。

第二十天,曾祥武喝停了隊伍。

然後,指揮隊伍向來路方向急速撤退。

以退為進,打亂對手部署。

當年行軍打仗,常用的一招。

急速撤退一天有餘,巨木林中終於開始出現變化。

寂靜無比的樹林之中,響起了嗡嗡聲,如同飛鳥扇動翅膀的聲音。

由輕到重,由小到大,聲音越來越大,最終竟然如同雷鳴,在樹林之中回蕩不休。

曾祥武一揮手,金丹真人們凝立空中,結成軍陣,嚴陣以待。

不一會,轟隆隆雷聲越來越近。

隊伍下方虛空,黑壓壓一片巨大的黑影從轟隆聲中升了上來。

黑影充斥在巨木之間,填補了巨木的空白,一眼看去,讓金丹修士們真正體會到了什麼是軍陣。

黑影一排排,一列列,排列十分整齊地從下方深淵之中騰空而上。

瞬間密密麻麻,一眼望不到邊際。

徐徐上升,讓修士們充分感受到了其徐如林的真正含義。

轟隆雷聲,乃是黑影扇動翅膀發出的聲音。

龐大的,不知道有多大的黑影大軍,乃是由一隻只只有拳頭大小,形似一隻只放大的虱子組成。

虱子長著一對甲殼一般的翅膀,通體黝黑,三對前鰲,頭部有一根貌似吸管一般的利嘴。

這是一種大陸聞所未聞,從來沒有見過的一種奇怪的蟲子,從其形狀來看,應該是虱子變種,姑且稱之為甲虱。

甲虱緩緩靠近,曾祥武一個手勢。

孫豪等遠程率先發動,張弓射箭,飛刀出擊,狂沖而下。

,孫豪的利箭勢如破竹,接連貫穿三隻甲虱,勢頭一頓,掉落甲虱群中,瞬間,甲虱蜂擁而上,圍住孫豪的利矢猛啃,三兩息功夫,孫豪的利矢已經完全消失。

唰唰唰,月大勇的飛刀也瞬間劃掉了三隻甲虱的頭顱,飛了回來。

一擊建功,甲虱隊伍好像沒有受到太多的影響,依然不急不忙,向上逼了過來。

所有排位金丹們,眼中不由一縮。

孫豪的利矢居然只能射穿三隻甲虱,而且,甲虱居然能啃食金鐵。

曾祥武面沉如水,手再度往下一揮。

一個五人小隊的修士,齊齊動手,向下射出一條火龍。

火龍燃燒著,衝進甲虱大軍之中。

嗡嗡叫聲之中,火龍過處,甲虱紛紛被點燃。

但是,火龍也僅僅只是滅殺了百十隻甲虱,便被隨後衝上來的甲虱大軍生生推平。

一招下去,能看出很多關鍵。

甲虱身上奇怪的甲殼有極強的抗法能力,以排位金丹的能力,如果只是普通靈獸,一條火龍下去,足可以蕩平一方。

但現在,效果卻只是如此。

看看黑壓壓,不知道有多少數量,密密麻麻布滿下方的甲虱大軍,排位金丹們心中不由齊齊發苦。

試探進攻之後,曾祥武朗聲說道:「如若我們撤退,當可順利突圍,如若我們繼續前進,則可能陷入苦戰……」

葬天墟內,連續修復幾個節點,留下了十幾名修士,現在,排位金丹已經不足四十。

曾祥武說完,修士們齊齊看向核心層幾名修士。

趙誅魔沒等其他修士發表意見,身上氣勢大漲,朗聲喝道:「自然是全速向前,強勢推……」

他最後一個進字沒有說出口。

巨木森林猛地動了起來。

原本一成不變,好像是死物的巨木,圍繞著排位金丹們,迅速移動起來。

其徐如山,其動如風,目不暇接,巨木已經只看到了一片片影子。

然後,影子猛地停下,巨木歸位,好像沒有移動一般。

趙誅魔開口問道:「怎麼回事?」

尚生好緩緩而沉重地說道:「陰陽逆轉,天地易位,徐如林,動如風,你們看,甲虱的位置變了,我們現在,估計想回也回不去了,距離已變……」

順著尚生好的手指,大家向前看去,卻驚駭地發現,原本從下方逼上來的甲虱,隨著巨木的一番移動之後,居然四面八方,團團圍了上來。

前後左右,天上地下,各個方向,都布滿了甲虱大軍。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