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九百二二章 洒脫不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百二二章 洒脫不再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大妖被甲虱破防,到怒而自爆。

讓大家明白了甲虱的一些恐怖能力,甲虱能迅速繁衍,會遁血而行,然後,吸血之後的甲虱,會產生巨大的爆炸力。

相當難纏,能力極其恐怖的甲虱。

巨木樹林之中,數之不荊

排位金丹們,心情沉重。

形勢不容樂觀。

巨木樹林依然望不到盡頭。

大家雖然能強勢擊殺一批又一批甲虱,但是卻沒有消滅甲虱的根本辦法。

如果始終殺不到巨木樹林的盡頭,那麼等待大家的,必然是無休無止的追擊,直至大家精疲力竭。

大妖就是修為不夠,才被金線甲虱近身,隕落當常

類似大妖一般,修為略顯不足的排位金丹,還有不少。

其中就有孫豪,還有孫豪的兩個朋友,劍百鍛和獨玖。

孫豪有四屬性真元輪流驅動,雖然看起來岌岌可危,但持續作戰能力還是較強,每每都是堪堪防住了甲虱進攻。

察覺到孫豪的實力不足,夏晴雨、宮小狸等修士都在有意無意往孫豪身邊移動,以備不時之需。

孫豪暗中感動的同時,又在暗自苦笑。

也不知道神識什麼時候才能解放,經脈什麼時候才能完全恢復。

葬天墟內,實力受損,真是太要命了。

大妖自爆,三日之後,隊伍之中再度出現狀況。

小心謹慎的修士,用盡手段不敢讓甲虱跳到身上,三日之間,倒也小心翼翼,沒有再次出現慘狀。

只是,當修士習慣了甲虱的進攻方式之後,變故再生。

每一次,甲虱攻擊之後,總有一些甲虱突破修士的戰陣,攻近修士身邊。

這次也不例外。

孫豪手中揮舞著一把寬刃。中間帶凹槽的巨劍,劍演標準的青雲四式和修羅冥王劍,身上頂著烈火神盾和護體罡氣,隨著曾祥武的戰陣移動。一一斬落向自己襲擊而來的甲虱。

正常情況下,應該沒有絲毫問題。

但是,孫豪身邊,原本的五六隻甲虱突然發生變化,其中一隻個頭較大的甲虱猛地張嘴向身邊的甲虱咬去。三下五除二,吞噬了身邊的甲虱,然後個頭猛然變大,變成了一隻金線甲虱。

六隻普通甲虱,搖身一變,變成了三隻威力增強了一半的金線甲虱。

孫豪措手不及。

孫豪肩頭,小火也沒反應過來。

金線甲虱已經咬破了孫豪的烈火神盾,鑽了進來。

孫豪手舞嗜血魔劍,迅速攔截其中一隻甲虱,身體迅速後退。

但是小火的表現就慢了半拍。

她只顧發抖。噁心去了,孫豪又是突然遭遇變故,她一時沒有反應過來。

眼看孫豪就要被一隻金線甲虱攻破最後的防禦罡氣。

距離孫豪最近的獨玖嘴裡一聲暴喝:「沉香,小心,去。」

手中刀鞘一振,青龍大刀破空飛出,飛斬金線甲虱,破解孫豪之危。

青龍破空,急斬而來。

但是就是此時,變故再生。

獨玖身後。猛地,七八隻甲虱相互吞噬變為金線,攻向了大刀已經脫手,全力救援孫豪的獨玖。

曾祥武一聲暴喝:「獨玖小心。」

戰陣牽引。發動戰陣之力協防。

但周圍空間之中,原本圍住大家的甲虱,開始大規模相互吞噬。

瞬間功夫,密密麻麻,全身金線,團團圍住戰陣。爆發猛攻。

就連剛剛脫困的孫豪,面前也再度衝來四隻金線。

而獨玖,情況最是不妙,前後同時遭受到金線甲虱猛烈攻擊,不下六隻金線甲虱同時攻了上來,青龍刀急速飛回,獨玖嘴裡哈哈大笑:「奶奶的,老子雖然邋遢,但是絕不長虱子……」

青龍咆哮,帶起一片雪白刀影,強勢斬落身前的幾隻甲虱,然後盤膝飛舞,以迅雷之勢,向身後的甲虱掃了過去。

青龍刀一氣呵成,刀勢如同細雨,密不透風,背後幾隻甲虱應刀而落。

此時,獨玖的笑聲未落,獨玖馬上就笑不起了。

就在刀勢一盡,氣力一歇的當口,一隻金線甲虱不知什麼時候,突破了軍陣防禦,從獨玖的側面攻了上來,只撲獨玖的腰間。

暗道一聲糟糕。

獨玖心說:「慘了,中招了……」

耳邊,猛地聽到劍百鍛一聲厲喝:「九爺小心。」

然後,鏘的一聲,眼中一片劍影閃過,同時還傳來陣陣幽香。

一柄木劍,瞬間而至,一劍刺穿偷襲而來的金線甲虱。

百鍛個二貨,居然關鍵時刻,救了老子一命,獨玖心中想到,日後,算計他又得悠著點了。

被劍百鍛所救,獨玖心中一定,一擺大刀,正準備向劍百鍛道謝,猛地卻聽到身邊孫豪一聲暴喝:「百鍛小心……」

然後,劍百鍛身邊,爆發出陣陣利劍鋒芒,其中,還夾雜著劍百鍛輕輕一聲悶哼。

定神再看劍百鍛,獨玖和孫豪不由齊齊心中一沉。

一臉堅毅,如同利劍出鞘的劍百鍛已經不見了。

他的身上,現在跳動著巨大的一團小虱子,劍百鍛瞬間變成了一個虱人。

「百鍛」,獨玖心中,猛地好像塞了一坨鉛塊,無比難受,大刀一擺,向前沖了過去。

「九爺,別過來」,劍百鍛一聲怒吼,然後,不等獨玖靠近,身軀如劍,猛然拔空一振,身上的小虱子被震落空中。

手持木劍,身劍合一,劍百鍛一聲長嘯,帶著一身鮮血,騰空而起,嘴裡朗聲說道:「九爺,百鍛我遲早擋不住,能一命換你一命,卻也是值了。」

血灑長空,劍百鍛拖著一個影子,單人獨劍,殺入甲虱陣中:「我之一生,唯心唯劍,甲虱看劍。」

「百鍛,你個二貨」,獨玖一振青龍大刀,就欲尾隨劍百鍛衝天而起,猛地只覺得肩上一沉,側頭一看,看到了孫豪一雙亮若星辰的雙眼。

孫豪的雙眼之中,有著絲絲遺憾和後悔,但更多的是清明和誠懇:「九爺,百鍛被甲虱攻破心房,讓他去吧……」

獨玖身軀猛地一震。

手握青龍刀,瑟瑟發抖,然後沖著劍百鍛的方向仰天長嘯:「礙…」

此時此刻,他卻是覺得,自己怎麼也洒脫不起來了。

不由自主,他想起了孫豪孫沉香的論仙,憂傷,只是,他奶奶的,憂傷只是淡淡的嗎?怎麼會有揪心一般的疼。

高空之中,猶如煙花盛開,又如同啟明星在綻放最後的光芒。

劍百鍛身上,爆發出萬千劍光。

一層層劍光,以他自身為核心,向四周****而出,劍光過處,甲虱應劍而斷。

聲音依然平靜,劍光之中,劍百鍛朗聲說道:「各位道友,速退。」

曾祥武眼中閃過絲絲敬佩,絲絲悲哀,沉著地說道:「接陣,速度,其動如風……」

獨玖聲嘶力竭,沖劍百鍛大聲吼道:「百鍛,你他奶奶的就是一個二貨……」

劍百鍛的聲音,清淡地傳了過來:「九爺,你他娘的說話要講良心,跟你說吧,我這也不是沒有代價的,一樁大生意,老子救你一命,換你和沉香庇護我萬劍宗如何?接不接?」

獨玖虎目之中,有著絲絲淚光:「接你妹……」

孫豪一邊拖著獨玖隨著戰陣迅速轉移,一邊沉聲說道:「百鍛放心,沉香接了。」

「還是沉香靠譜氨,劍百鍛哈哈大笑:「我輩劍修,戰天鬥地,頭可斷,血可流,劍……不……可……折……」

一字一頓,吐出四字。

然後,手持百鍛木劍,挺立空中,劍指蒼穹,凝而不動。

被劍光掃滅一大片,空蕩蕩的空中,劍百鍛劍芒衝天,四周甲虱又瘋狂地沖了過來。

然後天空之中,綻放潔白光華。

百鍛木劍,隨同劍百鍛的肉身,瞬間爆炸。

轟然聲中,蕩平了一方空間。

獨玖單膝一跪,嘴裡說了一聲:「百鍛,你個二貨……」

曾祥武單膝一跪,朗聲說道:「各位道友,當一拜英雄。」

排位金丹們齊齊單膝跪在空中,面向劍百鍛方向,垂首肅立。

孫豪垂立空中,心中問道:「師父,能收百鍛進來嗎?」

青老清朗平淡的聲音傳了過來:「不能,須彌凝空塔現在驅動不了。」

孫豪心中一慟,陣陣悲傷湧上心頭,眼前不由想起了剛剛見到劍百鍛時的場景。

那時,劍百鍛身為萬劍宗的驕子,意氣風發,赤子童心,真誠待人。

團戰之中,替自己背黑鍋之後,依然選擇了跟自己真誠合作。

成為朋友之後,也從不虛妄,真誠待人,說一不二。

音容笑貌好像依然就在眼前。

但是,人已經長眠在了葬天墟內,而自己,就是想把他收成塔將,也無能做到。

不可壓抑的悲傷湧上心頭,如同獨玖一般,孫豪也是仰天悲嘯:「礙…」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