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九百二八章 二貨烈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百二八章 二貨烈酒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傻傻的可愛的青年,簡稱二貨」,獨玖喝了一口酒,然後說道:「那一年,我想罵他一竅不通,又怕他不好想,於是就誇他六竅皆通,你猜怎麼著?」

龍九很正式地想了想,然後說道:「一定是勃然大怒吧?」

「屁,他根本就沒聽出我的意思來,他不僅不怒,反而沾沾自喜」,獨玖又喝了一口酒,眼前不由浮現出歸一道場之內團戰時候的往事。

那讓獨玖小心被沉香算計,結果呢?

獨玖嘴裡不由學著劍百鍛的聲音說道:「我明白的,》九爺,你不是常常誇我六竅皆通,乃是人間奇才嗎?憑他孫沉香姦猾似鬼,也得吃我的洗腳水。」

龍九微微一愣,然後說道:「那確實,有點二。」

「何止是有點二,簡直是二到無窮大啊1獨玖隨意提起大刀在巨石上拍了幾拍,好像在加重自己說話的語氣,然後刀鋒一指:「有一次,我被那邊那個傲小子拿劍比劃,死不了,他個二貨居然強行驅動沒有完全煉成的本命木劍,強行爆發沒有煉成的技能,心急火燎地砍了過來,結果是劍裂人傷……」

龍九點點頭:「嗯,夠二的。」

然後,龍九又好奇地問道:「對了,他的本命法寶後來怎麼樣?」

獨玖喝了一口酒,大刀指指孫豪:「被姦猾的沉香給修好了。」

龍九於是就好奇地問道:「你不是讓二貨小心沉香嗎?怎麼沉香會幫他修劍?」

獨玖悄悄望望孫豪的方向,壓低聲音說道:「其實我感覺,沉香也有點二。」

龍九也壓低聲音:「你不是說沉香姦猾嗎?」

獨玖大大咧咧喝了一口酒,然後說道:「不稀奇啊,有的地方姦猾,有的地方二。話說,龍九啊,這問題不能深究啊,一深究,你就犯二了。」

龍九……堅決不犯二,趕緊轉移話題:「後來呢。後來呢,劍百鍛都還有些什麼二貨行為。」

「一言難盡氨,獨玖喝著山野烈酒,深有感概地說:「就說我手中這酒吧,就是那二貨從俗世之中收來的,奶奶的,山野烈酒俗世揚名,據說有酒香不怕山野深的美譽,於是個二貨就跑了幾個月。買了幾葫蘆回來……」

這酒,跑了幾個月?

龍九喝了一口,依然沒什麼感覺。

「沒什麼特別對吧」,獨玖好像知道一般,開口說道:「那就對了,奶奶的,我等修士,要喝至少是靈酒吧。他倒好,直接買俗世名酒。能喝出什麼味道不?」

龍九眨巴眨巴眼,然後說道:「可是我看你喝著很愜意的。」

的確,要不是獨玖喝酒的獨特神韻讓他覺得眼前一亮,他才不會如此犯二跟獨玖嘮嗑。

「我很愜意?」獨玖愣了愣,眼中閃過絲絲黯然,然後搖頭:「那不是因為酒。我都說了,我喝的是寂寞。」

「哦」,龍九說道:「那麼,劍百鍛是那個小子,怎麼沒來?」

「不會來了」。獨玖大大咧咧地喝了一口酒,然後說道:「他又幹了一件二到無窮大的事。」

「怎麼個二法?」龍九來了興趣。

「巨木林中,我們遇見了甲虱」,獨玖的聲音有點漂浮:「激戰幾個月,都有點疲憊了,沉香一個不察,被金線甲虱近身,我出刀相助……」

龍九插話:「那個,你當時是不是也犯二了?」

獨玖稍稍一愣,然後點點頭:「我承認,跟百鍛個二貨接觸久了,會不自覺地犯二。」

龍九笑了起來。

龍九的笑聲之中。

獨玖悠悠說道:「可誰知,包圍著我們的甲虱突然爆發,金線甲虱紛紛突了進來,眼看我自救不及,百鍛的本命木劍又沖了過來,個二貨顧頭不顧,出劍斬落了身前的金線甲虱,卻被屁股後面的金線甲虱鑽了進去……」

龍九笑聲一頓。

「轟的一聲」,獨玖雙眼之中不帶任何色彩,平靜地說道:「本命木劍,體內金丹,炸了……」

龍九情不自禁,喝了一口山野烈酒。

不知為何,山野烈酒之中,湧出一股讓他感到濃烈的辣味,好像是喉嚨都被燒著了一般。

呼出一口酒氣,龍九一拿酒壺,對獨玖說道:「來,為二貨,干一杯。」

巨石之上,龍九跟獨玖邊喝邊聊,來自俗世的,沒有任何靈性的山野烈酒,此時居然產生了濃濃的酒氣,讓龍九又有了不同的感受。

足足一個時辰之後,龍九醉態可掬地說道:「好了,認識你真高興,九爺,我也要回去了,話說九爺,我雖然不知道沉香個性會如何,但是我覺得,就你個人來說,你沒比百鍛強上多少。」

獨玖愣了愣,然後說道:「百鍛常說,他會把我拉到跟他一般的智力水平,然後用他豐富的經驗打敗我,難道我被他打敗了?」

龍九哈哈大笑,挺身而起,朗聲說道:「小子們,恭喜你們,我算是吃飽喝足了,你們可以從我身軀上過去了,我身化大山,龍體就是天然養料,大山就算天然葯園,有些藥材,或許你們能夠用得著,哈哈哈,哈哈哈,我去睡覺了……」

聽到龍九的話,修士們齊齊精神一振。靈藥,修士前來葬天墟最主要的目標之一就是升嬰丹。

一路殺到這裡,還沒有遇見太多靈藥,現在終於第一次得到了天然葯園的消息,修士們看向連綿不絕的萬里貔貅身軀,心中興奮起來。

這時,大笑聲中,龍九身軀一晃,沒入貔貅右眼,右眼猛地一亮,掃了各個排位金丹一眼,龍九的聲音慢慢越變越小:「留幾個小輩給我抓抓蟲子,我睡了……」

龍九眼光掃過,孫豪心中不由一動,湧起很怪異的念頭,好像就是那一眼,自己的身上為之一輕,發生了一些自己也沒有想到的變化,可是,神識被封鎮,變化體現在什麼地方,孫豪還不得而知。

而且,神識之中,小火的聲音傳了過來:「哥,哥,我腦海之中多了一團東西,毒,毒糰子後遺症……」

小火的聲音之中有著絲絲驚慌,這種感覺她很清晰地記得,那就是吃了可惡的大老鼠拋過來的毒糰子之後的類似後遺症。

孫豪心中微微一愣,倒是馬上明白過來,趕緊說道:「沒事,咱不怕他,大妖們就是神神叨叨,沒事喜歡拿毒糰子砸人,你消化掉就是……」

半響之後,孫豪問道:「小火,毒糰子消化完了?」

小火:「嗯,雖然有點難受,但他毒不死我。」

孫豪……「得了個什麼能力?」

「這個……」小火猶豫了一下,然後說道:「我還沒弄明白。」

孫豪估計是個比較稀奇古怪的技能,說了句:「那你慢慢消化吧,不急。」

小火答應了一句:「哦」,然後又說道:「哥,身上癢,又起虱子了。」

孫豪趕緊一掃懷抱之中的小火身軀,還真發現一隻小虱子,二話不說,一手拿住,驅動小火苗,開始燒。

專心致志幫小火捏虱子的孫豪沒有留意。

安安靜靜趴在他懷中的小火,雙眼之中,閃動著絲絲靈動的幸福光芒。

孫豪一邊拿小火苗消滅虱子,心頭卻是也在回想劍百鍛的點點滴滴。

從劍百鍛給自己背黑鍋,到自己找他合作,得到他的真誠對待,再到後來的一系列故事,心中卻也在隱約作疼。

獨玖說劍百鍛是二貨,孫豪能體會到獨玖的心情,甚至是也能聞到山野烈酒之中的酒氣,凡人之酒本無特殊靈性,但是獨玖將自己獨特的對朋友的那種割捨不下的情感,讓凡人之酒不再平凡。

想來,這才是大家得以過關的根本原因所在吧。

獨玖喝的是寂寞。

要不是自己神識被封,要不是自己實力受損,要不是自己未能及時發現小火的全新實力,百鍛或許不用如此。

孫豪的心中也湧起了絲絲寂寥感覺。

修士一生,經常會經歷生離死別。

劍百鍛是孫豪嚴格意義上,第一個自己就在現場,親眼目睹隕落的朋友,而且其隕落還跟孫豪有關,孫豪心中卻跟獨玖有著同樣的,難以割捨的情懷。

只不過,性格不同,表達的方式不同而已。

獨玖以酒為寄託,在懷念劍百鍛,而孫豪卻是深深地埋在了內心深處。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