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九百三四章 詭異冥王帖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百三四章 詭異冥王帖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如果說修士數量較少,或許真的奈何不得體軀如山,奔走之間如同小山倒塌的恐獸。

但是此次葬天墟,到目前為止,修士的數量依然不少,而且還是統一行動,終於是有了真正擊殺恐獸的機會。

整整追擊十來天,在修士們鍥而不捨的猛攻之下,終於徹底擊破了恐獸的防禦,小山般的恐獸推金山一般轟然倒在了草原之上,再也跑不動了。

只不過,恐獸的尾巴和頭顱依然有力。

如同一群狼圍住了一頭病獅子一般,大家圍住恐獸砍了起來。

恐獸的雙眼之中,露出驚惶,叫聲也是聲聲凄然。

它只是一隻幼生的恐獸,原本,它只是在草原之中覓食鮮美的嫩草,遠離了霸王們活躍的區域,原本它以為這個世界並沒有父母所說的那麼殘酷。

但是現在,它明白了,危險無處不在,平靜的草原之中,也會出現一些殘暴的掠食者。

眼前這些掠食者不過是一些小不點,但就如同可惡的蛆蟲一般,緊追自己不放,腿被打斷了,自己成為了囚獸,但父母說過,不到生命的最後一刻,恐獸一族絕不言敗,來吧,戰吧……

咆哮的恐獸揮舞著自己的尾巴,甩動自己的頭顱,誓死囚斗。

排位金丹在幾個領隊修士的協調之下,齊齊向著恐獸的脖子發起了進攻。

孫豪也御使沉香劍攻了過去。

劍如山加上劍貫蒼穹,依然只能把恐獸的脖子擊打得歪向一邊,而並不能產生崩壞之力。

一來是孫豪實力未能完全恢復,二來是葬天墟特殊的環境,造就了恐獸無與倫比的生存能力。

就算是戰鬥經驗不足,但三十多名排位金丹依然圍住不能跑動的恐獸足足攻擊了二十多天。還沒能取得決定性戰果。

恐獸依然生命頑強地展開著反擊。

二十天下來,倒是有不少急於求成的修士被恐獸的巨尾或者頭顱撞中,受到了不少傷害,有大約四五名排位金丹不得不∠style_txt到一邊恢復傷勢。

恐獸的攻擊勢大力沉,其重如山,只要被輕輕挨到。就不會太好受,要不是恐獸戰鬥經驗幾等於零,說不定圍剿這隻恐獸就會付出一定的代價。

二十天之後,趙誅魔終於等到不耐煩了,大喝了一聲:「大家閃開,讓我來。」

排位金丹依言讓開攻擊路線。

趙誅魔凝空一閃,來到恐獸正上方,嘴裡一聲暴喝:「受死吧,恐獸。」

暴喝聲中。全身金光閃閃,雙手一舉,高高舉起一把散發出潔白光華的巨劍,凝空飛躍,雙手持劍,猛地向下劈落而下。

巨劍之上,潔白的光華形成一道銳利的劍氣,隨著趙誅魔雙臂的揮落。猛地斬向了恐獸長長的脖子。

落點正是一片略顯燒焦的部位。

恐獸一聲怒吼,脖子一甩。撞向銀光劍氣。

「嗷……」一聲凄厲的慘呼,細長的脖子被劍氣斬中,不由自主,倒飛了回去,然後,天空之中。如同下雨般,灑落起陣陣血雨。

不甘地,嗷嗷叫著,恐獸的脖子不停扭動,血如雨下。四濺開來,染紅了周圍的草地。

趙誅魔一劍建功,手腕一振,巨劍消失不見。

身體一閃,大步一跨,飛速離開。

恐獸巨大的尾巴從他飄立的空中一掃而過,轟隆一聲,砸在了草地之上。

趙誅魔一個跟頭落在地上,嘴裡清喝一聲:「退。」

排位金丹們齊齊騰空,身軀暴退。

恐獸巨大的身軀如同一座小山,轟然倒了下來,嗷嗚慘烈叫聲之中,血腥之中,恐獸翻滾著,如同大山,向修士們壓了過來。

修士們得到趙誅魔提醒,早已遠遠飛開,躲避恐獸的臨死反撲。

翻滾之中,草原被層層蕩平。

翻滾之中,草叢中成了一片血泊汪洋。

孫豪心中,小火的聲音傳了過來:「哥,它好可憐。」

孫豪微微一愣,看向恐獸。

此時,恐獸高高地揚起了脖子,好像是無比留念地看了一下遠方,然後,脖子重重地砸落在草地之中。

轟的一聲巨響。

地面好像是地震一般,抖了幾抖,恐獸巨大的如同小山般的身軀徹底攤倒在了草原之上。

看著小山般的恐獸,修士們齊齊心中一動。

恐獸一身堅皮,可抗法抗攻,要是能剝下來,卻是難得的煉製皮甲的煉材。

能抵擋大家攻擊的皮甲,想一想,那是多麼的難得。

只是,沒等恐獸完全失去生機,也沒等修士們開始行動。

草地上,異變再生。

原本被恐獸壓倒的,盪成了平地,變成了血泊的草地,唰唰唰,重新長出了青草,高大的青草幾乎是眨眼間的時間,就重新長了出來。

而草叢中,高大的如同小山般的恐獸,卻如同被大地和青草消化吸收了一般,迅速變小,消失不見。

不到一炷香功夫,排位金丹們瞠目結舌地發現,恐獸已經完全消失,原地已經只見一片青青的草地。

趙誅魔看向冥王殿。

冥斕曦幽幽說道:「如果我們隕落,下場一樣,這就是冥王帖的修復之法,相傳,冥王帖就在這片大地之下,任何隕落其上的生靈,都會自動成為他的養分。」

排位金丹們齊齊無語,看著眼前的草地,心有凄然。

趙誅魔沉聲問道:「如此恐獸,需要擊殺多少,才算完成修復?」

鬼如靈說道:「不知,歷屆修士鮮有直接擊殺恐獸的,而且,此屆葬天墟跟往屆有點不同,修復的要求可能更高一些。」

排位金丹不由想起了貔貅龍九的話,此次葬天墟無疑之間開啟了完美修復的程序,可能真的如若鬼如靈所說的,不知道需要些什麼條件才能完成修復了。

趙誅魔皺皺眉頭,然後說道:「既然如此,我們就繼續前進,恐獸雖然厲害,但也擋不住我們的腳步。」

剛剛,趙誅魔展示出了足以給恐獸致命一擊的實力,卻是有資格如此說話,尤其是天宮修士,更是士氣大振,紛紛說道:「好,大師兄,我們願意追隨師兄,繼續往前殺,徹底完成冥王帖的修復任務。」

鬼如靈和冥斕曦對望一眼,然後弱弱地說道:「既然如此,我們就先往裡邊殺吧,不過,道友們需要注意的是,恐獸也有不同類型,戰鬥力也有高低之分,大家切不可大意。」

趙誅魔和鬼如靈說話之時。

孫豪看著青青的,但如同披上了一層火光的草地,不經意間,微微皺眉,然後看向尚生好的方向。

恰好此時尚生好也看了過來。

兩人相視一笑,微微點頭。

孫豪懷疑,恐獸一身血肉還並不是被冥王帖所吸。

或許冥王帖就在大地之上,也或許冥王帖在吸取修士的神魂修復,但是,恐獸的全身血肉,卻很可能乃是被風林火山大陣給吸取而去。

既然不是被冥王帖所吸取,那麼風林火山大陣吸取恐獸的血肉又是為何?

尚生好也隱約看出了此點,想到了如此可能,這才不約而同地,跟孫豪對望了一眼。

只是,此事茲事體大,卻也不是說穿的時候。

再擊殺幾頭恐獸,或許能看出端倪。

孫豪心中,其實也有著小火一般的感覺,感覺剛剛被擊殺的恐獸其實很無辜。

但葬天墟內,就是如此。

恐獸再無辜,為了完成冥王帖修復,卻也只能硬下心腸,予以擊殺。

修士修道,一路走來,有的時候,其實就是如此。

不得不如此爾。

現在,可能就算孫豪想阻止也做不到。

沒人會聽孫豪的勸解,也沒有人會理解孫豪,就連孫豪自己,內心深處,卻也有做大事有時會顧不了那麼多小節的心思,對擊殺可憐的恐獸,並沒有太多的排斥心理。

隊伍稍稍休整,受傷的排位金丹恢復實力之後,開始再度向草原之中挺進。

只不過,沒等大家走多遠。

隊伍之中,殿後的修士突然指著隊伍的身後,大聲說道:「背後來了一隻大傢伙。」

大家回頭看去,一座小山,快速向大家沖了過來。

小山距離還遠,但巨大的衝擊氣流已經沖了過來。

呼呼風聲,如同颳起了颱風,大地上,轟隆隆,轟隆隆的踏地聲,一聲快過一聲,一聲比一聲響亮地沖了過來。

好強的衝擊力。

好威猛的聲勢。

排位金丹們看清小山的形狀,心頭又是一驚。

一頭截然不同的恐獸,氣勢洶洶地攻了過來,距離老遠,排位金丹已經感受到了恐獸血盆大口之中那恐怖無比的血腥氣味。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