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九百四一章 擊殺暴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百四一章 擊殺暴恐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戰舟望天墟,赤波渺盪信難求。

金丹論排位,霞光明滅或可睹。

登天榜上,一騎絕塵魂未歸,名字徹底黯淡無光。

身後修士卻是紛紛追了上來。

其中,表現最為出色,最是出乎大陸頂尖實力意料之外的,卻是南大陸修士異峰突起,表現不同尋常。

先是萬劍宗修士劍百鍛積分突漲之後,名字黯淡下去。

萬劍戰舟之上響起了悲壯的萬劍戰歌。

妖神殿的節點應該已經修復,鼠小玉的積分一舉超越了趙誅魔,位居到了第一。

然後南大陸齊天宗獨玖,建立奇功,積分突漲,而且,安然無恙,名字依然閃閃發光。

隨後一兩年,排位金丹們應該闖進了十分兇險的區域,不時有排位金丹的大名黯淡下去。

而就是如此危險的場景之中,南大陸青雲門孫豪。

原本一直積分不怎麼動,依靠過關取得積分的孫豪孫沉香,開始大放異彩,連續兩年,積分節節看漲,不知不覺,已經超過了洛鵬,超過了李敏,超過了獨玖,不僅僅在南大陸排位最高,而且,還超過了眾多頂尖實力金丹,強勢殺進了前十之中。

積分的變化,意味著,這兩年來,孫豪孫沉香在特殊的場景之中貢獻巨大。

看著孫豪的大名高高在上,掛在了登天榜上,青雲戰舟之上,修士們與榮俱焉,充滿了深深的自豪。

自家沉香大人終於開始發威了,縱然是大陸群英薈萃,沉香大人也能脫穎而出,名揚海內。

這才是大人的英姿,青雲門的驕傲。

只不過,軒轅亞琴在暗自高興,心中倍爽的同時,也在暗暗擔心。希望沉香機靈一些,見好就收,不要太拚命。

葬天墟內太危險,孫豪每一次積分看漲。她都為之膽戰心驚。

軒轅亞琴沒想到的是,此時此刻,葬天墟內,孫豪和海神小隊修士一起,正在拚命。

不要命地。大膽的,在魂智痴的帶領下,小隊將目標鎖定了暴恐。

萬里荒野血色照,風急天高暴恐嘯。

易路燈火、土狗邊牧萬分緊張地牽引著小隊,開始在暴恐出沒的區域遊走偵查。

魂智痴冷靜異常,計算毫釐,隊伍每每都能險之又險地遊走鋼絲一般,躲開暴恐襲擊。

暴恐的習性,暴恐的特殊能力逐漸摸清楚,又召集隊伍仔細反覆推敲了行動計劃。

然後。又花了兩個多月,做好了相關布置,展開行動。

一個巨大的峽谷,暴恐偶爾會路過。

峽谷深處,易路燈火、月大勇兩人盤膝而坐,散去了掩蓋血液氣息的秘術。

片刻之後,峽谷一邊的山尖之上,傳來汪汪叫聲。

易路燈火和月大勇對視一眼,飄然而起,葬天墟內不能飛得太高。飛太高極有可能會遇見破裂的空間,金丹修士一旦闖入,會瞬間被撕成碎片,但是類似峽谷之內的空間卻是相對穩定。

兩人一飛而起的同時。峽穀穀口,已經出現一座小山。

矯健而魁梧的暴恐出現在了谷口,並瞬間鎖定了易路燈火和月大勇。

咚咚咚,雙腳交錯踏地,速度越來越快,暴恐左右搖晃著尾巴。兇猛地狂沖而上。

大地為之顫動,地面好像被暴恐的踏擊震得瑟瑟發抖。

暴恐未至,其巨大衝擊力帶動的呼呼風聲,已經如同颱風一般颳了起來。

「崗昂……」,仰頭一聲咆哮,幾百丈開外,暴恐已經一個甩頭,巨嘴向易路燈火和月大勇叼了過來。

距離那麼遠,月大勇和易路燈火心中都產生了無法躲避,呼吸不暢,手足發涼,被震懾住的感覺。

兩人心中早有準備,齊齊一聲暴喝,真元狂轉,身上束縛感一輕,盤旋飛起,分頭向峽谷兩邊飛了過去。

暴恐巨頭高昂,幾乎與峽谷山峰齊平,從左到右狂猛地掃了過來,左邊山峰上的易路燈火眼看即將被一掃而中。

咚,一聲巨響,暴恐一腳踩中地面,地面瞬間坍塌,一個巨大的陷阱出現在峽谷正中,暴恐一腳踩中,龐大的身軀不由自主向前一衝,巨頭夠不著易路燈火,甩了下去。

為了困住暴恐,陷阱挖的很深很大,乃是金丹修士們歷經幾個月的傑作。

習慣了高來高去作戰的修士,受葬天墟特殊環境的影響,為了對付暴恐,不得不想到了最古老的狩獵方式,陷阱。

暴恐龐大的身軀,收不住狂沖的勢子,狂暴的,暴恐咆哮之中,向陷阱之中沖了進去。

果然湊效,山峰上,修士心中稍稍鬆了一口氣,但馬上,兇悍的暴恐又讓修士們的心提了起來。

沒等身軀完全倒進陷阱,暴恐巨尾猛地重重砸在地面之上,然後,以巨尾為支撐,巨頭高高地揚起,猛地一甩。

崗昂咆哮聲中。

暴恐巨頭轟然撞中峽谷一邊的山峰。

幾名修士如同驚鳥,快速飛起逃遁,而山峰卻經不起暴恐撞擊,轟然倒塌,落入陷阱之中。

巨尾撐地,暴恐被自己巨大的衝擊力帶動,繼續向前滑行,轟的一聲,砸在了陷阱之中。

崗昂又是一聲咆哮,陷阱之中,暴恐又狂暴地猛然甩頭,一頭撞在了陷阱的壁上。

修士們用土屬性法術夯實過的陷阱之壁根本經受不住暴恐的撞擊,一擊之下,已經出現坍塌的徵兆,陷阱之壁如同蛛網般,絲絲裂開。

暴恐的兇猛,更在魂智痴和各位修士們的想象之外。

雖然相對暴恐的體型來說,陷阱夠深夠大,但是,陷阱的四壁根本就擋不住暴恐撞擊。

轟轟兩聲,一面陷阱已經被撞的坍塌下去,暴恐巨足一踩,踏在坍塌的井壁上,咚咚聲中,已經脫困而出。

四處一望,被自己盯上的小螞蟻們,已經逃向了谷中,向山谷的深處逃了進去。

而自己對血液的感應能力,也在迅速的變淡。

狂暴的仰天怒吼,暴恐扯開步子,狂追而上。

巨恐荒野之中,它就是絕對的霸主,哪怕是空中那些能飛的大傢伙,遇見它,也會退避三舍。

如今居然被幾個小螞蟻挑釁,自然要窮追不捨。

而且血液之中,好像還冥冥之中自有指引,暴恐知道,自己如果能擊殺那幾隻給自己特殊血液感應的小螞蟻,那麼一定會有很好的收穫。

咚咚聲中,暴恐又追了上來。

峽谷兩邊的山脈,不時被暴恐撞擊一下,塵土飛揚,坍塌一片。

奔行到幾里,暴恐又是「咚」的一聲,一腳踩空。

峽谷前方再度出現一個巨大的陷阱。

暴恐照樣收不住勢子,沖了進去。

照例,狂怒的暴恐甩頭擊毀了峽谷兩邊的山峰,轟的一聲,砸落陷阱之中。

相比第一個陷阱,這個陷阱更深,陷阱之內也多了一層軟軟的泥沼,暴恐巨大的身軀,砸在泥沼之中,濺起一陣黝黑的淤泥。

暴怒聲中,暴恐一尾巴掃過,泥沼被一掃而飛,根本對它形不成太大的影響。

力量達到了極限,普通束縛對暴恐而言不過杯水車薪,根本就困它不祝

狂暴地撞毀陷阱井壁,踐踏而上。

這一次,暴恐不再順著峽谷狂追了。

咚咚兩聲,直接踹踏了右邊山峰,龐大的身軀一躍而上,幾個跳躍,已經站在了右邊峽谷的峰巔之上,仰天一聲咆哮,兩隻退化的小腳拍打著自己健壯的****,搖擺著巨尾,暴恐沖右邊山峰的幾個修士狂暴的追了上來。

雖然想到暴恐會很厲害。

智痴也做了充分的打算和預演,但是,真正對戰暴恐時,大家才對巨恐荒野的霸主有了直觀至極的感受。

體軀龐大,力量巨大無朋,如果它願意,完全可以推土一般,推倒峽谷兩邊的山峰,狂沖猛打。

防禦更是強悍無邊,巨大的摔擊力量,巨大的撞擊力量,好像對它而言都是毛毛雨,而大家布設在陷阱之中的那些束縛手段,更是不值一提。

暴恐唯一的缺點,可能就是不能飛。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