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九百四二章 擊殺暴恐(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百四二章 擊殺暴恐(二)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在這不能飛得太高的葬天墟內,不能飛好像問題不大。

而且,暴恐的進化應該是巨恐荒野之中最完美的。

完全站直,然後揮舞巨大的頭顱開始攻擊的時候,暴恐揚起的高度,已經十分接近不能飛行的高度,也就是說,就算修士能飛,只要飛得高度不夠,一樣也在它的攻擊範圍之內。

幾乎是沒有弱點的,強悍無比的暴恐。

當然,智痴選擇峽谷之中跟暴恐作戰,自然有智痴的考慮和打算。

右邊山峰上,暴恐加速,咚咚咚,越跑越快,開始追擊前面的小螞蟻時,卻豁然發現,前面的小螞蟻們已經飛到了峽谷對面去了。

峽谷很寬,暴恐身體雖然不短,但是卻夠不著一嘴叼住峽谷對岸的修士。

不甘地仰天咆哮,咚咚聲中,暴恐踐踏峽谷,從右邊沖了下來,衝上了左岸。

沒等加速衝擊,暴恐又發現,小螞蟻們已經齊齊飛到了右邊。

峽谷有兩岸,中間隔了個並不是很淺的峽谷。

暴恐要想追擊修士,必須跨過峽谷,地形的關係,速度怎麼也快不起來。

狂暴的,不甘的,暴恐一聲聲仰天咆哮。

如果是尋常獵物,暴恐早沒有了追擊的興趣,打道回府了。

但是前面的人族修士給了他必須追擊並加以消滅的感覺,儘管追不上,但是它也是不會輕易善罷甘休的。

兩邊對岸跑了幾圈,暴恐終於發現如此不行。

乾脆的,暴恐不再往峽谷兩岸跑,而是如同剛剛進谷一般,開始在谷內向前加速衝擊。

人族修士或許在谷內有一些布置。

但是暴恐不覺得這些東西能奈何自己,人族修士不敢遠離峽谷兩岸逃竄。如果真是那樣,暴恐反而高興了,一旦離開峽谷。進入巨恐荒野,暴恐的速度跑起來。抓住一到兩名人族修士不是沒有可能的。

峽谷之中,暴恐開始加速,頭顱高高的揚起。

大大的峽谷之中,一條巨大的暴恐踏地狂奔。

兩岸,十名修士如同驚鴻,不停向前逃竄。

暴恐咆哮聲中,不時向兩岸扭頭,叼上一口。或者是撞擊一下。

一路狂追而去。

濺起漫天飛塵。

讓暴恐比較鬱悶地是,每當它的速度剛剛跑起來,眼看就可以追上人族修士的時候,地面總是會適時出現陷阱,打亂它的節奏,讓它跑不起來。

如同交配的時候被其他雄恐生生打斷一般,暴恐心頭很不爽,不停的仰頭咆哮,勢要咬殺人族修士。

暴恐威能遠超修士想象,修士花了許多時間。老大心思布設的重重陷阱,並不能困住大傢伙,唯一的效果。就是能干擾它的節奏,讓他發不起瘋來。

算無遺策魂智痴,對此也有預料。

只不過,現實比他預料之中的更加殘酷,他現在也不敢肯定自己的備用方案是否管用了,如果不管用,那麼就只有重新施展掩蓋血脈氣息的秘術,帶領大家逃之夭夭了。

暴恐狂暴追擊,時間飛快而過。

兇悍的暴恐展現了恐怖至極的體力。連續奔跑之下,依然生龍活虎。絲毫不見疲憊。

而長長的山谷,已經快看到了盡頭。

智痴迅速做了一個行動的手勢。兩岸奔跑的修士齊齊揮舞手臂,表示收到。

暴恐速度越來越快,嗖的一聲,眼看就要衝出谷口。

轟,一腳踩下,地面龜裂,身軀不由自主,向前跌倒。

故技重施,暴恐一拍巨尾,試圖把身體支撐起來。

天空之中,突然射出一束光芒,照在了暴恐額頭。

身軀稍稍一僵,巨尾一頓,沒能使上勁,暴恐稍稍疑惑,猛地擺動頭顱,光束被一震而散,身上被定住的感覺瞬間消失。

但是,就是這一剎那時間的失神,已經讓它整個身軀不由自主地衝進了陷阱之中,巨大的頭顱轟的一聲,狠狠地砸落,摔了一個狗吃屎。

哪怕是防禦力超級強悍,哪怕是再兇悍,巨大的衝擊力下來,摔了個正著,暴恐也是眼冒金星,一時沒能反應過來,躺倒在陷阱之中,有點發暈。

單涫涫手一揮,寶藍色的海戟上,衝出一道藍色水幕,刷的一聲,落入陷阱。

巨大的陷阱之中,如同漲潮一般,迅速滿起一丈多深的積水。

智痴和月大勇也同時施法,泥土從天而降,灑落下去。

暴恐被冰涼的水屬性法術一衝,有點回過神來,四肢猛地一蹬,搖搖晃晃,從陷阱之中站了起來,咆哮聲中,巨頭擺動,甩飛落下的陣陣泥土。

沙沙沙,泥土掉落陷阱,融入水中,耿克己嘴裡一聲暴喝:「魔泥沼澤」。

泥土和海水迅速化為一體,變成一團漆黑的,粘性十足,掩蓋到了暴恐小腿中部的一丈多深的沼澤。

而孫豪也是一聲暴喝:「青木囚籠。」

條條藤蔓飛了出去,化為一道大網,纏向了暴恐的尾巴。

智痴的統一協調之下,整個小隊迅速行動起來,排位金丹各展奇招,試圖困住暴恐。

暴恐晃晃腦袋,發現自己已經陷入泥沼之中,巨大的尾巴好像也被什麼東西牢牢給纏住了,有點甩不動。

勃然大怒,暴恐一聲咆哮,準備甩頭狂攻。

只是沒等它甩起頭顱,猛地,空中傳來一聲脆喝:「大傢伙,看腿。」

沒等暴恐完全清醒過來,戰鬥力還沒有徹底恢復之前,朱玲大膽地沖了上來,高高地揚起了玉腿,空中帶起一片腿影,一腿。

啪啪啪……

一連串脆響,腿影狠狠地劈在了暴恐頭上。

暴恐憤怒的咆哮變成了一聲哀叫:「嗷……」

朱玲腿上功夫了得,力量奇大,雖然不能一擊致命,但暴恐也並不好受,巨大的頭顱被生生擊打的垂了下去,暴恐再度有點頭暈眼花。

朱玲玉足一點暴恐頭顱,一個後空翻,飛了回來。

暴恐不甘地猛然抬頭,尾追朱玲一嘴叼了過來。

峽谷岸上,王遠的額頭出現一隻筆直樹立的怪眼,怪眼一睜,悠悠地看了過來。

暴恐瞬間好像回到了還是幼獸的時候,感覺身體四肢還有腦袋不是那麼聽使喚,指揮不是很順暢。

甩動的頭顱猛地一頓,擦著朱玲擊空,然後又咚的一聲,砸落在了陷阱中的沼澤之中,濺起漫天泥漿。

憤怒擺頭,強行驅逐不適感覺,暴恐仰天咆哮。

兩隻短小的前爪不停拍打自己的****,暴恐暴怒十分,該死的小螞蟻,該死的人族修士,居然讓它吃了不少小虧。

尾巴被拉扯住了,力量不小,暴恐甩了幾下,有點甩不動,乾脆,不靠尾巴了,猛地從泥漿之中抬起巨足,暴恐飛起一腳,踏向陷阱之壁。

巨足踏去,一道雲煙直直地飛了過來,準確無誤地攔住了巨足前方。

「噗」的一聲,雲煙鑽入足底。

暴恐稍稍猶豫了一下,蹬踏力量不由一弱。

轟的一聲,巨足踏在陷阱上,陷阱壁一陣搖晃,但並沒有被一下踏破。

暴恐一聲怒吼,巨足一擺,扎在上面,入皮一寸的一隻利箭被甩飛,收回這隻腳,暴恐揚起另一隻,又是一腳踹了過去。

耿克己一個石磨術,施加在了陷阱壁上,登時,被暴恐踹中的部位,再度穩固起來。

暴恐第二腳又踹了過來。

孫豪站立峽谷岸上,雙手持弓,雙目神光閃閃,巨足一揚的同事,右手輕輕一松,又是一根厲箭化為雲煙,噗的一聲,釘在了暴恐兩指之間的皮質之中。

暴恐皮質十分堅韌,很難一箭射穿。

但是,孫豪的萬里雲煙卻可以讓暴恐不敢太用勁。

如果腳板底里被扎了一根刺,那可不是好玩的。

儘管暴怒不已,但暴恐還是不得不減輕了蹬踏力道。

力道太大,說不定就會把利箭給直接蹬進腳板之中不是。

轟的一聲,陷阱壁再度被踏中,力道不夠,灑落很多灰塵之後,陷阱依然沒有坍塌,暴恐卻是很難直接衝上來。

修士們心中稍稍鬆了一口氣,第一步戰鬥目標總算是達成了。

暴恐總算是勉強被圍困在了陷阱之中。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