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九百四七章 未知兇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百四七章 未知兇手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長鞭一揮,很隨意地抽向看起來十分無害的梅花恐。)

啪的一聲,鞭子抽在了梅花恐身上。

然後,冥三九一聲怪叫:「不是吧,這麼厲害……」

怪叫聲中,受了一鞭的恐獸已經低頭,揚起自己纖弱的犄角沖冥三九沖了過來。

孫豪心中一動,大聲說道:「三九兄注意,冥王迴廊之中,可能強弱顛倒,強者不一定厲害,弱者不一定好欺負,退……」

修士們不由齊齊想起了魂未歸的那句話,齊齊看向追得冥三九到處跑,受了冥三九好幾記攻擊依然若無其事的纖弱恐獸,心中想到,該不是真的如此吧?

事實證明,魂未歸的話十分正確。

小小的纖弱恐獸,讓修士們整整磨了十多天,花了老大的氣力,最後還是趙誅魔開啟黃金戰體,頂住恐獸犄角,其他修士傾瀉攻擊,狂轟亂炸,終於才將這隻暴恐荒野上墊底的恐獸擊殺在了迴廊之中。

大家就地開始休息。

招惹了梅花恐的冥三九感慨地說道:「哎,早知道這樣,我就不找它的麻煩了,反正它又不追我們……」

話音剛落,倒在地上的梅花恐化為陣陣光點,投射到了迴廊的四壁之上。

然後,迴廊開始出現變化,一個個類似小房間的房門出現在迴廊壁上。

房門緊閉,裡邊有什麼不得而知。

趙誅魔看向孫豪身邊的魂未歸。

魂未歸貌似走神地嘀咕道:「一人一間,估計是迴廊獎勵。」

趙誅魔微微愣神,對尚生好點頭示意。

尚生好走上前去,推開了一扇房門。

房門嘎吱一聲打開,然後不等尚生好走遠,房間裡邊產生巨大的吸引之力,將他給吸了進去。

趙誅魔看看李敏。

李敏會意地向尚生好進去的房間走去,卻發現房門已經消失不見,完全化成了迴廊之壁。

修士們平心靜氣等待了半個時辰,不見尚生好出現。

而其他房門依舊。再探迴廊,迴廊前方出現進入迴廊之時一樣的虛空,卻也沒有了去路。

這是逼迫大家進房間。

修士們明白過來,估計必須進去。而且是全部進去,闖過其中的關卡,才能開啟冥王帖修復的下一步。

趙誅魔說了一聲走。

不少修士互相對望一眼,交換了一下小心的眼神,然後。各自找了一間房門,打開,走了進去。

等大多數修士都進去之後,孫豪摸摸肩頭小火的小腦袋,心中說道:「小火,我把小章留在大廳里,如果我進去而你進不去,你就帶著小章找個門進去就是。」

小火心中有點著急地說道:「哥,不會這樣子的吧,我們有參亭同命契。我是你的靈獸來著……」

孫豪心中說道:「我那不是以防萬一嗎。」

智痴此時看向孫豪,輕聲說道:「豪,我們也進去吧。」

孫豪點點頭,輕聲說道:「裡邊小心點。」

智痴輕笑:「放心,我應付得來,大家都走吧,少一個修士,估計都不成的。」

孫豪笑了笑,推開一扇們,然後只覺得精神稍稍恍惚。再次定神,自己已經出現在了一個通道之中,通道比冥王迴廊窄了許多,中間有恐獸活動。

讓孫豪稍稍疑惑的是。小火併沒有被留在外邊,而是依然跟小章並排站在了孫豪的肩膀之上。

這跟孫豪的判斷稍有出入,難道真是小火說的,乃是參亭同命契的關係?

相比孫豪的疑惑,小火的心頭卻是高興的多,興高采烈地。心中說道:「哥,哥,我就說了吧,我怎麼會跟哥你分開呢?」

孫豪微微一笑,沒有說話,張弓射箭,一箭射向通道之中的恐獸。

恐獸實力不強,甚至是比迴廊之中的恐獸更弱,沒用多久,孫豪已經挺進了老遠,並發現了一個大門敞開的小房間。

看到房子里的擺設,孫豪心中不由一陣狂喜。

小房子里,有東西,可能正如智痴所說,這裡乃是大家擊殺了冥王迴廊之中那隻奇怪的梅花恐之後,出現的獎勵。

飛快進入小房子之中,孫豪開始搜索,房子里設施簡陋,只有一張桌子,一個書架,桌子上,放了一個鏡盒,書架上,有幾冊書籍。

孫豪首先拿起書籍,發現書籍乃是從來沒見過的,不知道是什麼時期的古篆字,需要孫豪靜下心來以後,慢慢去翻譯。

最後,孫豪把目光投向桌子上的鏡盒。

小心翼翼,打開鏡盒,鏡盒之內放置了一株靈藥。

看到靈藥,孫豪心頭猛震,稍稍辨認,孫豪已經發現,這株靈藥恰巧是自己所缺的,煉製升嬰丹十二味主葯中的一味,命曰無葉甘蘭。

冥王迴廊之中,居然會有升嬰丹靈藥。

頓時,孫豪覺得,或許,冥王迴廊應該多轉轉才好。

孫豪手中,已經收集到大部分升嬰丹靈藥,但是,也還缺了幾味主葯,要是不能在葬天墟內收齊藥材,一旦回去,要想再收集到靈藥,怕就是難上加難了。

孫豪高高興興,抬手去收靈藥。

此時,孫豪背後,猛地嘎吱一響,一個人影沖了進來。

孫豪心中一動,幾乎是本能地就欲收起靈藥,但是驀然心中一動,孫豪停下了收取靈藥的動作,向來人看了過去,嘴裡笑道:「長腿玲,你也殺過來了?」

「小豪」,朱玲爽朗地笑了起來:「怎麼,發現了什麼好東西?」

孫豪微微一笑,手對鏡盒之中一指:「諾,一株靈草,煉製升嬰丹的主葯之一。」

「去」,朱玲大搖其頭:「我還以為是什麼仙丹呢,一株靈藥而已,你收了吧。」

孫豪笑了笑,大大方方收起靈藥,然後說道:「奇怪,我們從兩扇門進去,怎麼會進入一個房間?」

朱玲看看孫豪進來的門,再看看自己進來的門,有點小鬱悶地說道:「小豪,貌似你進來的是正門,而我進來的是後門,房子有兩個門很正常啊,不難理解。」

孫豪無語的聳聳肩。

的確,按照朱玲的理論,夠簡單的。

但是,孫豪卻從中嗅到了不好的味道。

設想一下,如果剛剛孫豪收起了靈藥,朱玲會怎麼想。而如果進門的不是朱玲,而是趙誅魔,無葉甘蘭需要怎麼分配?

實際上,朱玲別看大大咧咧,但已經品出了其中味道。

實話說,如果現場不是孫豪,她也不會那麼好說話,當然,是孫豪那就完全不同了,巴掌毫不留情,拍打著孫豪的肩膀,爽朗地說道:「小豪,以後姐的升嬰丹什麼的,就指望你了。」

孫豪苦笑,摸摸鼻頭:「長腿玲,你一株靈藥換靈丹,太會做生意了吧。」

「嫌少?」朱玲一巴掌拍的孫豪一個踉蹌,然後咯咯笑著說道:「那就加上這些吧」,說完,拋過來一個儲物袋,卻是她自己在貔貅石山上的所有收穫。

孫豪神識粗粗一掃,心中閃過絲絲驚喜,朱玲儲物袋裡,靈藥不少,其中就有一味他沒有收集到的升嬰丹主葯。

微微一笑,也不跟朱玲客氣,大大方方收起了靈藥,孫豪這才開口說道:「長腿玲,我總覺得這冥王迴廊不會太平靜,你機靈點,小心點,別被人給煮了埃」

朱玲柳眉一豎,正準備說話,兩人只覺得頭腦微微發暈,再度定神,卻是發現,他們已經雙雙出現了冥王迴廊的入口處,也就是剛剛從大廳過來的地方。

只是,跟剛剛過來之時有所不同的是。

冥王迴廊之中,多了一具修士的屍身。

迴廊牆邊,於南平撲倒在地,氣息全無,已然隕落。

毫無疑問,於南平葬身在冥王迴廊的小房子之中,但是,他是怎麼死的,卻是不得而知。

小房子進去的時候都是單獨的,但是中間卻是可以相遇的。

到底是怎麼回事,誰說得清楚?

冥三九蹬下身子,仔細查探,卻找不到任何有用線索。

於南平金丹破碎,神魂俱滅,血液盡失,但是並無十分明顯的傷勢,看不出是誰下的毒手。

而且,他的儲物袋也消失不見,是不是被人見財起意,暗施毒手,不得而知。

有意無意,冥三九狠狠地瞪了趙誅魔一眼。

趙誅魔聳聳肩,並不解釋。

隊伍稍稍休整,然後總算是有點明白了冥王迴廊之所以叫冥王迴廊的原因。

當大家殺到迴廊盡頭,擊殺了類似梅花恐一樣的恐獸,從小房間出來,又會回到原點,開始新一輪的擊殺,修士的前方,已經再度看到了暴恐活動。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