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九百四九章 指向智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百四九章 指向智痴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壯漢三隻眼,老虎頭,虎背熊腰,雙手如同染血,手上拿著九條繩子,正是冥三九。

叫住孫豪的動作,冥三九手中繩子不停揮舞,眼睛卻是看向了房子正中的鏡盒。

鏡盒之中乃是一味他沒有見過的靈藥。

也就是說,靈藥的價值一定低不了,很有可能就是升嬰丹的主葯,而且,恰好是他冥三九沒有收進的主葯。

嘴裡一個哈哈,冥三九大大咧咧地說道:「沉香,你我呢,在冥域就曾經相識,算是有點交情,神威冥三九大人也是講舊情的,現在也不為難你,這株葯我拿了,你沒意見吧?」

說完,手中繩子一揮,就欲捲走鏡盒。

孫豪臉上淡然一笑,手中萬里雲煙一彈,鏡盒被彈開,嘴裡說的:「三九兄且慢。」

盒子之中的靈藥的確是升嬰丹靈藥,而且是孫豪收集較少的一種,卻不能輕易放棄,靈藥歸屬,卻是需要拿實力說話。

冥三九的繩子一掃而空。

臉上一寒,九根繩子在手上不停跳動,冥三九冷冷地說道:「沉香,你這是要比劃比劃了?別忘了生好真人的提醒,說不定你就是下一個隕落在葬天墟內的排位金丹。」

孫豪臉上依然滿臉笑容:「願意領教三九兄的高招。」

冥三九身體微微一晃,身上冒出股股陰寒氣息,冷冷地說了一句:「不知死活……」,手中九條繩子飛起,如同九條靈蛇,從不同的角度****孫豪。

飛到半空,繩子的頂端猛地好像冒出了小小的蛇頭,吐出猩紅的分叉舌頭。帶著絲絲腥氣,沖了上來。

孫豪臉上依然有著淡淡笑容,小房子裡邊緩緩拉開架子。陽剛正氣從身上噴薄而出,不甘示弱地說道:「誰勝誰負。打過才知道。」

陽剛正氣,和冥三九身上的陰寒氣息爭鋒相對,在小房子內轟然一撞,絲毫不落下風。

冥三九的九根怪繩子也奇怪地被什麼東西纏在了空中,好像是拔河一般,僵持不下。

冥三九嘴裡一聲爆喝:「什麼東西,敢在三九爺爺面前裝神弄鬼?」

爆喝聲中,額頭第三隻眼猛地射出一道紅光。看向繩子交錯的空間。

孫豪心中,傳來小章一聲驚咦聲音。

冥三九眼中紅光過處,一隻體型嬌小看起來十分萌的小章魚出現在了孫豪的肩頭。

小章魚揮舞著細長的腕足在孫豪面前盤旋飛舞,攔住了冥三九的九根繩子,被冥三九看破原型,倒是也並不驚慌,眨巴著一對超萌的小眼睛,很無辜的看著冥三九。

冥三九惡狠狠地打量著小米分章,伸出血紅的粗壯手指向前一指,大聲說道:「這不對。他奶奶的,小章魚只有八隻手,怎麼能跟老子的九頭玄冥蛇較勁拔河?」

看似大大咧咧。實際上,冥三九心中卻是在打鼓。

九頭玄冥蛇的厲害,他是深知的,通常情況下,無往不利,現如今,居然被一隻看起來如此無害的小章魚給攔住了。

從九頭玄冥蛇的表現來看,卻是鬥了個旗鼓相當,難分上下。

再看看孫豪孫沉香身上的陽剛氣勢。好像比自己的陰寒氣息也沒弱多少,真要動手。估計也有得打,難怪龍王大人當日會指著孫豪孫沉香的排位破口大罵「荒唐」了。

記得當日。龍王大人交代自己要盡量交好孫豪孫沉香,原來是這傢伙不好收拾埃

三隻眼珠子一轉,冥三九手一招,九條繩子飛射而回,繞在了他的手上,仰天一個哈哈:「神威冥三九大人乃是最念舊情的,現在吧,靈藥就一株,沉香,你獲得了建議權,你說說,我們該怎麼分配這株靈藥吧。」

既然不好收拾,自然就只能談判。

孫豪淡然一笑,心神一動,手中出現一個肉包子:「我拿這包子跟你換。」

「包子?」冥三九哈哈大笑:「笑死我了,你居然要拿包子換升嬰丹靈藥,有沒有搞錯,你腦袋是不是有病?病的不輕啊1

一邊說,第三隻眼中,射出一道紅光,照射在孫豪手中的包子之上。

孫豪不動聲色,空中拋了拋包子,然後說道:「既然三九大人不喜包子,那沉香就收起了。」

「等等」,冥三九手中繩子在空中啪的一聲脆響,然後大聲說道:「神威冥三九是說,你雖然有病,但三九大人是顧舊情的,包子,三九大人勉為其難收了,不過,一個不夠,至少得這個數……」

說話之間,九根繩子在空中齊齊豎起,表示冥三九至少要九個包子。

孫豪淡笑搖頭:「不行,我這包子,天上地下,獨此一家,頂頂多,可以給三九兄兩個……」

「這個數,不然我吃不飽1

「不行,我這包子金貴,不能再加……」

「這個數,不能再少,不然三九大人發飆了。」

「不行,我這包子是我歷經千山萬水,九九八十一難才買到的,兩個,一個都不能多。」

「這個數,三九大人的最低要求了。」

「兩個……」

……

「沉香老弟,討價還價不是你這樣的好不好,他娘的,三九大人降價幾次,你居然還是一毛不拔,真的談不攏了……」

孫豪十分難得的豎起了三根手指:「那就這個數吧。」

冥三九歡天喜地地說道:「成交。」

孫豪拿鬼市之中購得的不知名用途包子,換回了升嬰丹靈藥。

皆大歡喜。

孫豪剛剛收起靈藥,頓時只覺得精神一陣恍惚,定定神,再次回到了冥王迴廊的入口。

稍稍打量入口處的情形,孫豪心頭,猛地狂震。

祥武真人已經倒在了牆邊,氣息全無。

孫豪心中一悲,不由想到了不二橋上,不由想到了九曲黃河,那時的祥武真人,何等的意氣風發,訓練排位金丹,行軍陣之法,破除了一個又一個關卡。

如若不是他出身略顯不足,實際上,祥武真人,卻是隊伍最合適的領導者。

多少難關,都是孫豪和祥武真人一明一暗,共同商議,協同合力,渡了過去。

祥武真人被孫豪頂在了明處,受到了不少排位金丹的忌諱,但是兩人彼此心中卻是惺惺相惜,心有默契。

可現如今,祥武真人卻是未能倖免,隕落在了葬天墟之內。

隕落在了葬天墟的最後關卡,冥王迴廊之中。

關鍵,還不知道他是怎麼隕落的。

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孫豪壓制住心中淡淡的哀傷,雙目恢復了清明,看向祥武真人的獨臂。

進入房間之前,祥武真人曾經傳音孫豪,讓孫豪注意他的單臂。

很有可能,那個時候,祥武真人已經預感到了自己即將遭遇不測,特意留下線索,只希望能對後面的排位金丹破關有所幫助。

毫無疑問,孫豪是排位金丹之中,他最信任的修士,現在就看他的單臂之中,會不會留下什麼了。

祥武真人的單臂,卻是留有一個奇特的手勢。

別的修士或許看不懂祥武真人的手勢代表了什麼,但是孫豪卻是一眼看了個清楚明白。

軍陣也好,戰陣也好,必須學會旗語。

祥武真人現在的手勢,就是一個十分清晰的旗語。

孫豪心中,迅速閃過一個畫面。

祥武真人進入小房間之中之時的畫面。

當時,祥武真人身邊,各個即將進入房間的,各個修士的分佈及排位一一引入孫豪的腦海之中,開始飛快跟祥武真人手中的旗語對照。

只是,片刻之後,孫豪心頭一震,嘴裡脫口而出:「不可能,怎麼會這樣?」

孫豪身邊,智痴隨口問了一句:「怎麼回事?孫豪,你有什麼發現嗎?」

孫豪搖頭:「沒有,我只是想到了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對了,智痴,剛剛你進入小房間,遇見了誰?」

智痴隨口答了一句:「一個人,誰也沒有遇見。」

孫豪「哦」了一聲,沒有說話,但心中,卻是百思不得其解。

祥武真人的手勢旗語居然指向了智痴,他最信任的人之一,怎麼會是這樣?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