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九百五八章 割裂孫豪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百五八章 割裂孫豪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古魔洛二雙眼閃爍異光,一眨不眨看著智痴。&

人在陣中,但是洛二並不是特別懼怕,他現在在判斷,智痴的攻擊是不是能隨意發出,如果是,那麼他就要儘快突圍,不然,被那把細細的軟劍紮上幾下,可是不會太好受。

智痴神色如常,雙眼之中好像是迷迷糊糊的,看不出任何錶情。

但是,洛二密切關注智痴之後,發現一件很奇怪的事。

他居然能隱約感知到智痴的血液氣息,感應很微弱,要不是智痴此時的氣血不穩,他還真的感知不出來。

感知到智痴的氣息,洛二心中大定。

一來,智痴的血液在他感知之內,雖然感知很弱,但緊要時刻,還是能強行干擾智痴的攻擊的,而且,更關鍵的是,從氣血感應,洛二可以肯定智痴發出那把怪劍並不輕鬆。

並不是表面看起來那般若無其事。

雖然心中很疑惑,為何海神殿修士居然也會滴血英雄符或者冥王帖,也會不知不覺中了大人的魔血神術,但是現在不是深究的時候。

中了血魔神術才好,要不然自己就只能先行突圍了。

弄清楚了智痴的狀況,洛二仰天哈哈大笑,身上氣血大盛,血之狂暴再度上身。

這一次,空中一個踏步,巨大的拳頭帶起陣陣紅光,狂野地沖智痴猛攻而去。

戰陣之中。智痴對他威懾最大,軟劍讓他如骨梗喉。卻是不除不快。

孫豪身體一動,大陣啟動,人影翻飛,軒轅紅幾個錯位,避開了洛二的血拳,孫豪全身金光閃爍。迎頭撞了上去。

洛二力量巨大無朋。孫豪加持了戰陣之力尚且有點抵擋不住,軒轅紅肉身不強,卻是並不合適直接擋在前方。

孫豪大陣移位,將軒轅紅移動到了後方,自己挺身頂了上去。

轟的一聲,孫豪架住了洛二的血拳。

「崗昂「一聲,獨玖的青龍刀破空而出,迴廊地面冒出根根石筍,上空壓下一條青龍。

藉助孫豪戰陣之力。獨玖發出了拿手絕技「青龍吼」。

洛二毫不畏懼,另兩隻拳頭「轟轟」不停,向孫豪身上不斷落下攻擊。

嘴裡一聲冷哼,兩手高高舉起。血浪隨手而出,托住空中砸落的青龍,血手大張,飛空而變大,一手捏住青龍,捏散在了空中。

足下一踩,石筍根根粉碎。

隨手破去了獨玖的青龍吼。

又擋住了朱玲和王遠的突襲。

古魔洛二一雙鐵拳和孫豪乒乒乓乓連續對撞在了一起。古魔巨大的力量,得到血之狂暴的加成,每一擊都勢大力沉,每一擊都讓孫豪手臂發麻。

正面對抗體型高大,以力量見長的古魔,哪怕孫豪黃金戰體大成,依然被一拳接一拳地連續擊退。

降臨到大陸的古魔都是精英之中的精英,古魔之威,讓孫豪心驚不已。

如果洛二隻是如此雙拳猛攻,孫豪藉助大陣加持,倒是能勉強擋祝

但是,連續接下十多拳之後,孫豪發現了絲絲不妥。

古魔洛二的雙拳之中好像有著擂鼓十方俱滅錘一般的特殊力量。

力量十分詭異,能不知不覺,強行在孫豪的**之上造成割裂傷害,看上去雖然攻擊的是拳法,但是孫豪的身上,好像被刀子劃過一般,出現道道深深的傷痕。

法衣擋不住割裂,道道劃破。

而孫豪法衣以下的身軀,浮上了層層殷紅之中帶著金色的血液。

不到片刻功夫,孫豪已經被攻擊得遍體鱗傷。

白光一閃,枯木神愈落在身上,產生了一定的治療效果,但是並不能完全癒合傷口,血液依然不由孫豪控制地向外冒。

黃金戰體依然擋不住詭異的割裂傷害。

朱玲眉頭皺了起來,脆喝一聲:「小豪,沒事吧?」

孫豪依然擋在了高大的古魔正前方,沉聲說道:「大家留意他的拳頭,很詭異,能夠造成割裂傷口。」

單涫涫手上寶藍色光芒一閃,海戟上,一道藍光飄落,落在孫豪身上。

孫豪枯木神愈都未能完全治療的傷口,得到藍色光華滋潤開始迅速癒合,孫豪精神一振,說了一聲:「涫涫,謝謝。」

孫豪的枯木神愈乃是木屬性法術,主要主生機勃發,但是論及對傷口的治療,卻是單涫涫的水屬性法術更是專業,效果也更好。

得到孫豪道謝,單涫涫心中很是高興,咯咯嬌笑,但是馬上玉臉又是一沉。

她發現,古魔洛二的雙拳又落了下來,孫豪剛剛治癒的身上又不斷冒出新的傷口。

孫豪乃是主陣戰師,又是正面硬抗自己的主要對手,不滅掉孫豪,古魔洛二就不可能直接去對付其他修士,既然如此,古魔洛二乾脆全力以赴,強攻孫豪。

拳拳用勁,夾雜詭異的割裂之力,洛二大步飛跨,一拳拳,毫不留情地砸落在孫豪身上。

孫豪牽引大陣之力,加持己身,全力防禦。

巨大的力量,讓孫豪感到氣血陣陣翻滾,呼吸也好像有點不順暢,勉力招架,還須得不時給身上施加一個枯木神愈。

儘管有單涫涫全力協助治療。

戰鬥片刻之後,孫豪節節敗退,全身染血,身上的法衣也千瘡百孔,除了眼神依然清明之外,孫豪的狀態很是狼狽。

孫豪十分勉強地頂住古魔洛二狂攻,而朱玲、王遠還有獨玖則乘機猛攻洛二。

只是,洛二騰出四手防禦。

或手臂巨大化,直接擊潰獨玖青龍,或雙臂合十布盾擋住朱玲和王遠的進攻,讓他們的攻擊無功而返。

孫豪邊退邊戰,心中湧起絲絲苦澀。

孫豪能夠感知得到,古魔洛二的詭異割裂拳法,嚴格說來,更加是類似自己御劍術一般的神識攻擊。

如果自己神識不被封鎮壓製得太厲害,那麼自己的狀態一定比現在要好得多,現在卻是沒有太好的辦法,只能全力以赴,拼著肉身受到傷害,也要頂住古魔,給同伴出手創造條件。

現在就看小紅的真女劍能多久發出一次,再就是同伴的攻擊能不能最終產生攻擊效果。

看誰堅持得更久,看誰先堅持不祝

孫豪身上的傷痕越來越多。

鮮血染紅了衣衫,整潔的法衣,變成了條條縷縷,金光之中,帶著絲絲血紅,孫豪的臉色也逐漸浮現出絲絲蒼白。

巨大的力量衝擊之下,每一次硬接,都會有新的割裂傷口裂開,而且,老的傷口,在單涫涫治療之下癒合的傷口,也有部分經受不知力量撞擊,再度龜裂,冒出血花。

雖然成了一個血人,但是孫豪依然死戰而不停,千方百計為同伴創造攻擊的機會。

每一次同伴發出進攻,也總是能收到孫豪分心加持的陣道之力。

看著孫豪傷勢逐漸嚴重,看到孫豪血染當場,單涫涫也好,朱玲也好,心中都很不好過,湧起強烈的擔心,只希望能儘快解決戰鬥。

智痴也就是軒轅紅雙眼始終有著絲絲迷糊神色,雖然心中也有著擔心和不安,但是現實卻不容她胡亂髮動進攻。

真女劍滿滿蓄力,她也在逐漸恢復,但何時發動,卻又要選準時機。

大陣之中,一貫洒脫,嘻嘻哈哈的獨玖,此時也是一臉的冷峻,心中有著十分壓抑的難受感覺。

他獨玖朋友不多,劍百鍛算一個,沉香也算一個,百鍛為了救他,自爆當常

孫豪為了擋住古魔,更是血染鬚髮。

此時此刻,獨玖的心中,如同回到了金丹論仙之時,想到了孫豪的「仙的味道」,仙可傲然,仙也洒脫,但正如沉香所言,仙之一生,免不了淡淡的憂傷。

只是,去他娘的憂傷。

獨玖心中,好像憋了一口氣,越憋越多,越堵越重,不發不快。

眼神之中閃過絲絲堅定神色,獨玖徒然揚聲說道:「他娘的,九爺不發威,你當老子是柿子,古魔洛二,你爺爺我來了,礙…」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