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九百七一章 恐人勇士(感謝王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百七一章 恐人勇士(感謝王子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趙誅魔對面的板斧恐人有一身不弱於暴恐的巨大力量,趙誅魔黃金戰體之力,依然落於下風。

板斧材質也奇特異常,狂暴進攻之下,趙誅魔不得不全力以赴,但如果他不爆發特殊手段,怕也只有招架之力。

無敵十字光劍強悍的攻擊力也很難破開恐人的防禦。

而再精妙的劍招,在大開大合貌似古樸的板斧之下,也有點施展不開。

心高氣傲的趙誅魔,感覺打得很是鬱悶,還好,雖然難受,但總算是頂住了,不至於崩潰。

蓋亞的鐵尾和恐人的鐵鏈交織在一起,如同拔河一般,在相互較力。

但明顯恐人的力量更甚一籌,蓋亞的虎軀被生生拔起,被恐人揮舞著鐵鏈,在空中旋轉了幾圈之後猛地甩向一根金柱。

被旋轉得有點頭暈,蓋亞虎軀在空中一個翻身,沖鐵鏈恐人爆發一記呼嘯。

陣陣虎嘯在空中盪起層層漣漪,沖向鐵鏈恐人鐵板一樣的身軀,發出驚濤拍岸一般的「啪啪」響聲。

蓋亞身為妖神殿少主,虎嘯乃是他鎮魂嘯風子一族的拿手絕技之一。

虎嘯出聲,如同氣浪,鞭炮一般在鐵板上炸開,鐵鏈恐人的身上出現一朵朵血花,卻是有了一些攻擊效果。

只是,鐵鏈恐人身軀高大寬厚,些許炸傷對他而言只不過是撈痒痒一般,並不影響大局。邁開大步,頂著蓋亞的嘯聲。恐人對蓋亞扔出了粗壯的鐵鏈。

當當,鐵鏈在空中當作響,帶起一連串金屬光澤,砸向空中蓋亞。

夏晴雨心神一動,清冷地說道:「如淰師姐,傲世道友。一人一隻。相助三位道友。」

雪如淰和李敏齊聲應好。

三人手腕一轉,齊齊向三個恐人射出寒冰之箭。

幾乎是同時,叮的一聲脆響,三個對戰恐人的身上齊齊中招,齊齊被冰箭射中。

當然,恐人本身的防禦就是一身堅實的皮甲,倒是並未躲閃,讓三隻冰箭射中。

同是寒冰屬性的攻法,攻擊在敵人身上之後。卻出現了不同的顏色差異。

被夏晴雨擊中的甲胄恐人全身頓時變成了深藍色,好像是被染色了一般,動作不由自主一僵,行動速度馬上如同慢動作一般。節奏慢了許多。

雪如淰擊中了對戰趙誅魔的板斧恐人,板斧恐人身上,瞬間披上了一層類似寒冰一般的外殼,板斧揮舞頓時變得略微獃滯了許多,板斧恐人的攻防也受到了寒冰的影響。

鐵鏈恐人被李敏的歸一寒流擊中,卻似披上了一層薄薄的寒霜,鐵鏈上也是如同長了長毛一般。金屬光澤鋪上了一層寒氣,平添幾分清冷。

三個冰屬性修士齊齊出手,相助同伴。

冰屬性法術的僵直效果對恐人也有效果,如此一來,前方三個主戰修士的壓力就會輕上許多。

三個冰屬性修士之中,毫無疑問夏晴雨的功力更甚一籌,被他凍住的甲胄恐人步履艱難,如同慢動作,朱玲頓時緩解了壓力。

雪如淰和李敏相差不大,都能很有效地對恐人勇士造成一定的制約作用,形成對修士有利的戰場局面。

多年磨合,排位金丹已經養成了很好的默契,幾乎是三名修士的寒冰秘術施展的同時,前方三位修士也齊齊精神抖索,施展自己的拿手絕技,配合寒冰法術,向恐人勇士發動,猛烈地攻了過去。

朱玲雙臂一振,扔出一隻栩栩如生的火鳥,撞向冰藍色的甲胄恐人。

趙誅魔刷刷兩劍,飛出一個十字,同時大手一張,飛星摘月,一招摘星手,扔了出去。

蓋亞猛虎下山,颳起一陣旋風,猛撲鐵鏈修士。兩隻前爪飛揚,道道半月形的風刃扔了出去。

水火難溶,冰火相剋,火鳥撞中還是深藍染色狀態的甲胄恐人,冰火相碰,猛地爆炸開去,巨大的氣浪,湮沒了處於冰凍狀態之中的恐人勇士。

趙誅魔的十字光劍首次擊破了冰凍狀態的板斧恐人勇士的防禦,卡嚓一聲,十字光劍在恐人勇士身上砍出了一道深深的創痕。

一個摘星手抓住了恐人巨大的板斧,趁恐人被冰凍有點行動不暢,趙誅魔強行用力一拽,試圖把恐人的板斧給卸掉。

蓋亞的道道風刃也斬中了鐵鏈恐人勇士的鐵鏈,發出陣陣聲響,但是鐵鏈依舊堅挺不折,蓋亞快速對恐人勇士本體發出一連串攻擊。

鐵鏈恐人原本受到了虎蓋亞的聲波打擊,身上有著一些影響不是很大的傷口,再加上蓋亞的風刃,時機、速度都掌握得非常好,一連串風刃劈在恐人勇士身上,再度爆發出陣陣血光。

得到三名寒冰屬性修士相助,戰局頓時看好。

恐人勇士身上逐漸出現不少傷害,傷害雖然很小,但積沙成塔之下,最終,三名排位金丹能活活磨死三個恐人勇士。

而且,其他排位金丹也在靈兒的調度之下,開始有條不紊地對三個恐人勇士發動進攻,各有特色的法術施展開來,戰局馬上得到了控制一般,開始向著修士有利的方向發展。

可是,回魂殿號稱是最兇惡的殿宇,自然不會如此簡單。

就在三個恐人受到不少傷害之後,那個高高瘦瘦的,站在原地不動的鱗甲恐人勇士一舉手中枯枝,一道血色光華閃過,均勻地灑在三個恐人勇士頭上。

頓時,三個恐人勇士士氣大振,身上的傷痕也在光華照射之下,恢復如初。戰力更是瞬間提高三成。

而且,隨著實力的提升,恐人勇士的抗冰凍能力也極大的增強,除了夏晴雨的冰箭依然能讓甲胄勇士的行動受到影響之外,其他兩個恐人勇士的攻擊節奏卻是影響甚校

板斧和鐵鏈揮舞得虎虎生風。

就連趙誅魔,依然被雙斧劈砍得節節後退。

蓋亞的虎尾也擋不住鐵鏈,拔河之中每每處於下風,常常被掛在鐵鏈上摔來摔去。

剛剛穩定下來的戰團,隨著三個恐人勇士的爆發,再度吃緊。

好在回魂殿甚大,足夠排位金丹閃避騰挪,一時半會倒也不至於徹底潰陣。

冥三九揮舞蛇鞭,試圖攻擊站在台階之上的鱗甲恐人,但卻不是很理想,鱗甲恐人對他的蛇鞭視若無睹,一身鱗甲防禦力強悍十分。

而且,排位金丹們發現,當鱗甲恐人受到攻擊,其他三個恐人頓時處於一種十分厲害的狂暴狀態,戰力大增不說,就連對法術的抗性也瞬間加強。

而當鱗甲恐人加入戰團,跟三個恐人勇士連成一起之後,他們相互之間隱約結成了戰陣,實力也瞬間增強,十分難纏。

四名恐人勇士,幾乎是沒有弱點,大戰連綿,一戰就是幾天,絲毫不顯疲憊。

朱玲不得不讓開主戰位置,讓龍蟾戰將王遠頂上。

蓋亞也讓開主戰位置,讓冥三九頂上。

唯有趙誅魔,此時表現出超越蓋亞一籌的續航能力,依然能力敵板斧勇士,雖然也被壓制住,但是終究是擋住了,由此看出,趙誅魔的戰力應該是略勝蓋亞一籌。

孫豪一直在隊伍之中划水,手持萬里雲煙,不急不忙地接應,更多的時候是密切關注戰局,確保自己的幾個朋友不至於隕落當常

戰鬥持續了幾日,不少排位金丹,包括蓋亞、李敏、王遠等修士身上都有了不少輕傷,恐人勇士依然生龍活虎。

王遠跟朱玲的戰力相差無幾,對戰甲胄勇士相對吃力,只不過,鍾小豪的這個同伴展示了自己十分堅韌的一面,略胖的身軀上,被甲胄勇士凶戾的爪子,抓出了不少傷口,但他就是一聲不吭,頑強地擋在金丹們的前方。

當然,他也是孫豪照顧的重點,每當他身上受到的傷害較重之時,孫豪總是扔出一個枯木神愈,讓他恢復如初。

修士們也有五花八門的治療手段,而且還有不少靈丹備用,戰鬥呈現膠著狀態,一時半會,難分勝負。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