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九百七四章 恐人之殤(二)四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百七四章 恐人之殤(二)四更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招魂巨恐何嗟及,山鬼喑啼風雨。

天也妒,未信與,凶牙翼子俱黃土。

千秋萬古,為留待騷人,狂歌痛飲,來訪冥王處……

孫豪一刻不留,張弓猛射。

無牙老恐不慌不忙,信手捏掉孫豪的根根箭矢,嘴裡卻是娓娓道來,恰似一垂暮老人,在跟晚輩們講述那段曾經輝煌過的歷史。

講述曾經屬於恐人的榮耀和悲哀。

發現最利於修行的狀態乃是直立的人形之後,巨恐一族開始化形,大地上,開始誕生恐人。

強悍地,立足食物鏈頂端的暴恐,霸王恐,修鍊到極限之後,紛紛化身成人體之狀,大地之上,暢行無阻。

只是,那時,巨恐一族一個特殊的種群出現了。

傷齒恐,一種體型較小的小型恐族開始在大地上繁衍,他們有著與生俱來的直立形態,有著複雜的頭腦,有著不弱的智慧。

雙足雙手,手足三趾,長嘴綠皮,直立行走。

驕傲的巨恐們,不能容忍有恐族能直接獲得最為有利修行的身體形態,於是對傷齒恐展開了追殺。

傷齒恐奮起抗爭,大陸之戰連綿不絕。

最終一日,大陸遭受天譴,巨恐遭受滅頂之災之時,猛地,豁然發現,居然是自己毀了自己的根基,早就有了恐族的滅絕大難。

無牙老恐的聲音悠然而滄桑,排位金丹能從它的話語之中感受到它濃濃的後悔和悲哀。

「我們錯了,不該追殺傷齒一族,傷齒能直立,其實乃是我恐族巨大的人口基數來源,如果傷齒一族保存良好。哪怕遭受天譴,我等恐族也會有源源不斷的新生血液,也會不斷湧現出代代傑出雄才,可惜。我們領悟得有些遲了……」

孫豪心中,驀然一動,人族修士,一代傳一代,一代接一代。所謂代有英雄出,各領風騷數百年。

而代代英才的根本,人族的根基,卻是普通凡人。

龐大的凡人基數,龐大的凡人群體,為修士世界輸入了一代代優秀人傑。

如果失去了凡人的根本,修士世界還能如此長盛不衰嗎?

心中雖然若有所思,雖然對無牙老恐的話有所感悟,但是手中,孫豪卻依然一刻不停。同時,嘴裡還說道:「各位道友,不妨一起攻擊,沉香倒是覺得,無牙前輩絕對不會如此好心,專門給我們講故事……」

其他修士瞬間反應過來,齊齊向著王座上的無牙老恐發出了各種各樣的攻擊。

四名恐人勇士作勢欲起,無牙老恐微微搖頭,依然盤膝而坐,並不起身。雙手六指在胸前一握,如同修士抱拳,向前微微一拱。

王座之上,冒起陣陣幽冷的白色光華。如同一層光幕,灑在了無牙老恐身前。

排位金丹們勃發的種種攻擊悉數擊打在光幕之上,如同擊中了堅實無匹的石壁一般,被全部反彈了回來,破不開光幕絲毫。

布滿皺皮的臉上,露出絲絲笑容。無牙老恐慢條斯理地說道:「你們啊,就是性急,連聽我這個老人把故事說完的耐心都沒有嗎?」

修士們齊齊看向孫豪。

孫豪雙目不由一縮,無牙老恐表現的實力太過強悍。

所謂事出反常必為妖,如此強悍的無牙老恐,還真的沒有必要跟大家唧唧歪歪,直接殺過來豈不是乾脆?

難道是?

孫豪目視無牙老恐的王座,心中若有所思。

不少修士也跟孫豪一般,心中一動,有了不同的猜測。

如同無牙老恐的表現,排位金丹根本就不是對手,他如此表現,只可能兩種原因,其一是下不來,走不出王座,很可能他本身就被禁足在了王座範圍之內;其二是需要蓄勢發動耗時比較久的秘術,這才跟大家閑話家常。

不管修士們怎麼猜測,怎麼判斷,無牙老恐依然按照自己的思路在往下走,光幕擋住了排位金丹的攻擊之後,無牙老恐慢條斯理地說道:「所謂痛定思痛,後來,我們恐人化形就變成了傷齒一族的形狀,嗯,也就是你們看到的,我現在這個樣子……」

傷齒恐?

這就是恐族之中,代表了恐族的進化方向和未來的樣子嗎?

冥三九再度哈哈大笑起來:「老傢伙,我不得不說,你們巨恐一族是對的,傷齒一族居然如此醜陋,不滅其族還真是丟盡了你們恐族的老臉,嘎嘎嘎,各個都是雞皮疙瘩,一副蒼老,怎麼看怎麼噁心礙…」

「是嗎?」無牙老恐渾濁的雙眼看向冥三九。

毫無光澤的雙眼看來,冥三九突然好像看到了巨大的恐懼一般,情不自禁地在回魂殿內蹭蹭蹭,倒退四五步,這才臉有餘悸地站定在大殿之內,大聲暴吼:「老傢伙,看什麼看,沒見過帥哥嗎?」

孫豪看著噌噌倒退的冥三九,心中若有所思。

相比無牙老恐那無與倫比的防禦力,他的雙眼雖然也很奇特,但是並不足以直接傷害到冥三九,其中或有講究?

不管怎麼樣,總之不能讓他太輕鬆。

孫豪一聲爆喝:「各位道友,我們繼續。」

這一次,孫豪張弓射擊,直接將全身力量用到最大,長弓輕擺,在空中作出了一個很明顯的緩緩拉弓動作,射日三箭,全力發動。

的一聲輕響。

三道青煙,化成一條直線,****而出,直射無牙老恐的右眼。

排位金丹們跟孫豪差不跡不管他的葫蘆裡邊賣的是什麼葯,大家猛攻總是不會錯。

五顏六色的光華在大殿之內閃亮,瞬間沖向了台階王座。

「哎,你們啊,總是沉不住氣」,無牙老恐右手單指向前一指,手上閃過清冷的白光,身前光幕也是光華大作,牢牢地擋在了身體前方。

各種攻擊擊打在光幕之上,噗噗作響。

左手一伸,鑽進光幕,****他右眼的一根箭矢被準確無誤地掐在了兩指指尖,搖搖頭,箭矢化為鐵米分。

但是箭矢之上,強烈衝擊氣勁,卻讓他的右眼稍稍有點難受一般,一滴老淚,在右眼之中打轉。

悠然一嘆,無牙老恐緩緩說道:「天譴之後,大陸破碎,蒼天龜裂,我巨恐一族,瀕臨滅絕,不得不躲入天墟,躲避天之災禍,苟延殘喘,然而,失去了恐人的基數,沒有了傷齒一族,我恐族終究是成了無根浮萍,消失在了歷史的長河之中,或許,你們說得對,我們究竟只是那被淘汰的種族啊,不過……」

說到這裡,無牙老恐渾身氣勢猛地上揚:「無論如何,我巨恐一族,始終才是大地霸主,萬族之雄,卻不該被你們人族所螻蟻,你們人族,居然以我恐族之血為引,剝我恐族之皮製符,此仇此恨,三江四海倒之不盡,今日今時,爾等後輩,卻是必須承受我的雷霆之怒……」

雙足在王座上一蹬,身體立了起來,雙臂向天,猛地一舉,無牙老恐暴怒地一聲長嘯:「出來吧,孩兒們。」

隨著他的一聲長嘯,寬廣的回魂殿之內,四面八方,冒出了大量的恐人,頓時,排位金丹們發現,自己已經陷入了重重包圍之中。

站在王座之上,無牙老恐單指向前一指,嘴裡一聲爆喝:「給我滅了他們。」

排位金丹們相互對望一眼,心中有點明白,無牙老恐跟大家說這麼多,交代恐族的一些歷史可能只是興緻所至,根本原因卻是在召集回魂殿四周的恐人前來。

現在,恐人們來了,他終於是露出了崢嶸,強悍發動了圍攻。

趙誅魔沉聲說道:「備戰。」

一路上殺來,大家擊殺了數之不盡的恐人,此時倒也並不畏懼,恐人雖然厲害,但只要防禦得法,應該問題不大。

只有孫豪,看到大量的恐人,再看看王座上的無牙老恐,心頭湧起很不好的感覺。

恐人的暴擊傷害本身就十分厲害,要是無牙老恐能指揮恐人,只怕就是天大的麻煩了。

孫豪眉頭一皺。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