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九百九一章 神狗嗅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百九一章 神狗嗅天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魂智痴悠然一笑,然後說道:「相信我,她能成的。」

孫豪沒等蓋亞說話,就拱手說道:「既然如此,未歸少殿主就不妨往下安排,最後一個點,就交給大師兄、蓋亞兄還有未歸和小玉少殿主吧。」

孫豪居然說話了。

還是如此突兀,好像對魂智痴無比信任一般。

很多修士,對魂智痴的判斷有點懷疑的修士,在孫豪說話之後,突然就是心中一安。

這感覺,好像就是只要孫豪站出來說話,事情就算是成了。

仔細回想,的確如此,葬天墟之內,一路走來,很多次此遇見困難,孫豪都挺身而出,出來就能解決問題。

不知不變,大家已經對孫豪產生了相當的信任。

就連心高氣傲的趙誅魔,在孫豪說話之後,也瞬間不再質疑魂智痴的判斷。

蓋亞愣了愣。

別人不知道鼠小玉是誰,他是知道的,正因為知道,所以他還是覺得鼠小玉並不靠譜。

但是,孫豪居然說話,這又讓他覺得很是疑惑了。

看向孫豪,發現孫豪正很自然地靠在自己身邊,微笑著對自己緩緩點頭。

好吧,你說行就行,蓋亞擺擺大腦袋,再無異議。

留下最後出手的四名金丹之後,魂智痴很隨意地說道:「其他道友的金丹實力相差並不是很大,第二個節點,當以小狸少殿主或者是靈兒少殿主為主丹即可,下面,我們可以按部就班,開始找第二個滅神殿了。」

排位金丹的品級相差不大,但是略有差異,除了前面幾個明顯強上一些的金丹之外,宮小狸、靈兒、冥三九還有冥斕曦四人的金丹又是稍強,倒是誰都可以擔任主丹。

因為靈兒需要主持一個方向的滅神殿尋找,可以不用金丹探查。最後商議的結果就是靈兒作為第二個滅神殿的主丹。

商議之後,易路燈火、靈兒還有孫豪再度領銜,組織修士開始尋找第二峰。

而趙誅魔已經盤膝而坐,開始恢復。為最後一峰做準備。

金丹拔山,動用的是金丹之力,消耗可是不小,如果消耗過大,短時間內怕是恢復不過來。

不過趙誅魔覺得自己完全有能力在最後一峰找到之前恢復全部丹力。並擔任主丹,拿取滅神殿修復主功。

葬天墟之內,就沒有簡簡單單能完成的任務。

第二個峰頭,排位金丹們充分感受到了葬天墟的艱難。

茫茫雲海萬里,三個方向探查,需要一點點向外延伸。

而且,正如智痴預料的一般,金丹離體一定距離之後,修士操縱的難度開始加大,不得不小心翼翼。御使金丹,慢慢探查,速度更是變慢。

滅神殿上,大家一座就是三個多月。

煌煌大丹已經深入雲海百多里。

目光看去,只能隱約看到雲海之中有金光閃爍,以金丹修士的目力,也已經很難看到金丹的丹型了。

如此距離,排位金丹們不得不一點點慢慢盤查,生怕一個不小心,落得個丹毀道消的下常

幸好滅神殿萬里雲海之中。還算安穩,並沒有什麼怪物活動,要不然,探查難度又會成倍增加。

只不過。萬里雲海依然浩瀚無邊,三個多月,探查的距離不足十分之一。

按照難度越來越大的情況去推算,如果第二峰真正在雲海的盡頭,怕是沒有幾個排位真人能把自己的金丹送出去那麼遠去探查。

果然是不負最艱難之名。

孫豪負責的小隊之中,王遠、朱玲額頭都已經冒出了細汗。

他們的修為不弱。金丹的品級也不低,但是說實話,他們更重視煉體和煉魂,金丹操縱之法相對比較粗糙,此時距離稍遠之後,就略顯吃力了。

朱玲腳邊,睡了又醒,醒了又睡的土狗邊牧十分無聊,看著有著細細香汗的朱玲,嘴裡不時嘀咕:「這傻大姐什麼水準的金丹,這傻大姐什麼水準的金丹」

朱玲現在正在全神貫注操縱金丹,沒空搭理它。

它也知道朱玲顧不上自己,這才信口胡說,反正現在也沒人會揪它耳朵不是朱玲平時挺凶,此時不埋汰,更待何時

朱玲的狀態越差,它越是興奮:「完了,快不行了,快不行了暴力姐快不行了」

孫豪和易路燈火沒有御使金丹,依然在算計第二峰的可能落點,但是一字不差地聽到了土狗的埋汰聲。

孫豪啞然失笑,這土狗就是三天不打皮癢的德行,能在這滅神殿上一呆幾個月,還真是難為它了。

易路燈火則在暗自搖頭,感嘆:「可惜一個上好靈寵,看看被朱雀戰將教成了什麼德行,哎,失敗氨

損著損著,土狗邊牧發現朱玲的處境是越發艱難。

汗珠子越來越大,表情越來越凝重,好像很是吃力。

損歸損,但是朱玲一旦遇見真正的危險之後,土狗邊牧就有點坐不住了。

它有點不安地圍著朱玲開始打轉。

轉一會,對朱玲看上幾眼,又看看雲海之中,若有若無的金丹之光,

嘴裡也開始不停喃喃自語:「什麼第二峰,根本不在這個方向,傻主人要不要如此拚命」

孫豪聞言,心中一動。

易路燈火搖搖頭,對土狗邊牧的話,表示無語。

雲海之中找第二峰,本身就相當於大海撈針,任何一個可能的地方都不能錯過,土狗這樣純屬胡言亂語。

又轉了幾圈,土狗邊牧的聲音稍稍提高了一點:「這邊一點腥味都沒有,純屬白費蠟,我親愛的主人,省省吧」

孫豪心中,又是一動。

易路燈火開口斥到:「小傢伙,別搗亂,好好睡你的覺,要不然,小心朱雀揪你的耳朵」

話沒說完。

朱玲的雙眼猛地睜開,神識一動,雲海之中的金丹飛了回來。

櫻桃小嘴一張,金丹落入嘴中,伸伸胳膊伸伸腿,然後一雙玉拳捏的啪啪作響。

朱玲看向土狗邊牧,笑吟吟地問道:「土狗,你說說,誰是傻妞,誰是傻大姐」

土狗的狗臉上,一臉的苦澀,心說,自己的傻主人什麼時候也能分心二用了

早知道這樣就不背後說她壞話了,以前說她壞話不都是沒事嗎這次完蛋了,兩隻腿悄悄向後退,嘴裡打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傻妞自然不是邊牧英明神武的主人,那跟主人半毛靈石的關係都」

話沒說完,撒腿就溜。

「敢跑」朱玲一旋,風風火火追了上去。

孫豪看著在滅神殿上飛奔的一人一狗,臉上慢慢露出絲絲笑容,身軀舒展了一下,對智痴說道:「叫大夥都歇會吧,一連這麼多天,挺累的。」

智痴稍稍疑惑了一下,然後還是朗聲說道:「建軍兄,靈兒殿主,讓大家都稍微休息一下,反正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不急一天兩天。」

修士們收回金丹,紛紛長出了一口氣,準備打坐休息之時,已經聽到滅神殿上響起了陣陣汪汪慘叫聲。

循聲看去,卻發現,朱雀戰將正對著土狗邊牧拳打腳踢之中。

不由啞然失笑,可憐的邊牧,又被教訓了。

孫豪含笑而立,遙望朱玲。

片刻之後,朱玲一手掐腰,一手擰著邊牧的耳朵走了過來,對孫豪使了一個眼神,朱玲大大咧咧地說道:「小豪,這傢伙居然在背後編排我的不是,你覺得該怎麼懲罰他比較好」

孫豪還沒說話,身邊,魂智痴突然說道:「這傢伙,老是闖禍,前不久更是惹得蓋亞兄勃然大怒,我覺得可能是精力過旺造成的,聽說,凡人世間為了豬豬好養,常常有閹割一說,要不,我們今天閹只狗狗如何」

邊牧猛地加緊了雙腿,心中頓時把智痴打上了死敵的標籤。

太狠了,居然想出如此絕戶計,傻主人不會真的聽他的建議,那個啥自己吧

還好,孫豪緩緩搖頭:「這個還是不要了吧,我覺得,我們需要給它將功贖罪的機會」

邊牧頓時把孫豪打上了大好人的標籤,關鍵時刻,還是沉香靠譜,不由激動的汪汪大叫。

朱玲緊緊它的耳朵,心說:「傻狗,被人算計了還得感恩戴德,本小姐怎麼就收了你這麼個二貨」

邊牧已經汪汪叫道:「將功贖罪,我要將功贖罪,沉香,沉香,我能聞到些許滅神殿的味道,判斷出大致方向,這功勞可以贖罪不」

滅神殿上,頓時安靜下來。

魂智痴眼中也閃過一道精光。

老實說,他也萬萬沒有想到,孫豪讓他配合,威懾土狗邊牧,居然會產生如此戲劇性效果,孫豪果然不是無的放矢。

排位金丹們卻齊齊在想。

這土狗邊牧到底是什麼稀奇古怪的品種

居然嫩嗅到滅神殿的味道

朱玲鬆開它的耳朵,脆聲說道:「好,如果你嗅不到,小心我真的呵呵呵」

「我的好主人,對我有點信心好不好」,土狗邊牧一個跳躍,飄在空中,頭一擺,好像是發動某種天賦技能,開始在空中猛嗅。

半響之後,伸出一隻狗爪子,向易路燈火的前方一指,汪汪叫道:「那邊,三十到五十公里之處」

易路燈火臉上稍稍狐疑,這範圍,已經探查過了啊

這土狗,靠譜嗎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