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九百九五章 倒立天地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百九五章 倒立天地間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雲霞雖異世,風韻如在矚;

道存嘉止足,仰慕賢者躅。

排位金丹,第四滅神峰上,開始恢復實力,但是,儘管在恢復之中,金丹修士們,卻不知不覺,心中湧起別樣情緒。

孫豪孫沉香一點點展現出來的實力能力,已然讓排位金丹嘆為觀止,需要仰慕了。

進入葬天墟時,大家都是志得意滿的大陸天驕。

葬天墟內,大浪淘沙,留下來的更是金丹之中的傑出代表,但是,誰也不會想到,到了葬天墟快要結束的時候。

排位金丹豁然發現,孫豪孫沉香,一個出身二流宗門的弟子,才是眾多金丹之中隱藏的最深的哪一個。

或許,正如另種形態智痴所說的那般,終有一日,孫豪會變成星空之中,那耀眼的星星,而大家,卻是只能仰望。

並不奇怪。

回想自己一路走過來的修道之路。

已經有多少修士被自己遠遠的落下,此時此刻,或許有昔日的同門正在葬天墟外,仰望天榜,期待著自己回去吧。

那麼,是否有朝一日,自己也會像那些同門一般,在仙道的大路之上去追尋,去仰望絕塵而去的孫豪孫沉香呢?

休息一月有餘,真人們實力盡復。

準備再度啟程。

孫豪提議:「滅神四峰新立,最好還是留幾名修士駐守。」

靈兒也說道:「嗯,四峰並不是很穩,隔段時間需要重新向上拔起一點,卻是應該留守四名以上修士。」

前路已經探出,大家即將走到冥王貼的最後關頭。

雖然說留守是最安全的,但同時。也可能失去獲得最後機緣的機會。

或許最後的關頭會相當危險,但已經走到了這裡,卻是誰都不願意留下。

智痴跟孫豪心照不宣地對視一眼。然後悠然開口說道:「我覺得,我們可以用排除法來確定留守人眩首先,幾位少主,應該要繼續挺進,排除在外,大家有沒有意見?」

排位金丹紛紛表示認可,的確,幾位少主實力較為平均,身份地位了得。責任也更大,自然不能留守。

智痴侃侃而談:「然後,沉香還是繼續前進的好。」

到了現在,排位金丹已經明白,孫豪孫沉香的實力絕對在隊伍之中數一數二,自然也有資格繼續前進。

沒有異議。

智痴繼續說道:「因此,我建議,冥王殿留一人,妖神殿留一人,我海神殿嗎。就留兩人吧。」

排位金丹們,心頭猛地一怔。

這智痴,居然自願留下兩名海神殿修士。其中怕是有什麼蹊蹺吧?

朱玲、王遠對望一眼,又看看孫豪,沒有說話。

海神殿修士如果要留,那就一定是他們兩個了。

不知智痴為何會如此安排,兩人一時之間,還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

孫豪笑著說道:「我覺得智痴的提議很好,我們就這麼安排吧。」

朱玲和王遠自然也知道智痴的意思就是孫豪的意思,只是,為何小豪要把自己兩人留下來?

再度對望一眼。王遠和朱玲瞬間從對方眼中看到了答案。

出現這種情況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冥王殿之內將十分兇險。

小豪擔心照顧不周。決定先行把他們留下。

小豪是怎麼知道冥王殿十分兇險的?冥王殿又兇險到什麼程度?不得而知,但是孫豪的意思。他們是瞬間明了。

朱玲和王遠能看到彼此眼中閃過的絲絲黯然還有絲絲感激之情。

從本心上來說,他們並不願意留在滅神殿,縱然前方是龍潭虎穴,他們也願意去闖一闖,但既然孫豪讓智痴如此安排,如果他們擰著不答應,卻是辜負了孫豪的一番好意。

就在他們猶豫這會,單涫涫似笑非笑地說道:「智痴身為我少殿主,說出的話,自然有效,行,我海神殿朱雀戰將、龍蟾戰將就留守滅神殿了。」

單涫涫和智痴可不同。

智痴是假貨,單涫涫可是貨真價實的少殿主。

王遠朱玲對望一眼,有著絲絲無奈地躬身應聲,答應留守。

最後,冥三九和孔雀大妖也被留在了滅神殿。

他們四個人,需要一人負責一個滅神山峰,保持山峰的高度。

靈兒簡單的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項,排位金丹們齊齊躍身而起,跟四位留守真人道別而去,踏上了修復葬天墟的最後一殿,冥王殿。

孫豪深深地看了王遠和朱玲一眼,拱拱手,然後,掉頭飛入茫茫雲海。

即將消失在雲海中時,孫豪耳中,傳來朱玲的聲音:「好你個小豪,下不為例……」

孫豪身體微微一僵,然後若無其事,繼續向前,投身雲海。

冥三九和孔雀大妖也告辭而去,去鎮守前面兩峰。

目送孫豪消失,朱玲看看王遠,想了一想,抬起*,一腳踢在身邊的邊牧身上。

邊牧汪汪大叫:「主人,主人,你這樣可就不對了,受了委屈,往我身上撒氣,哦,可憐的邊牧,又被無良主人欺負了……」

朱玲一手擰住它的耳朵,嘴巴湊了上去,低聲說道:「邊牧,冥王殿將十分兇險,我知道你這狗身來歷非凡,現在,交給你一個任務,完成了,我重重有賞……」

聽完朱玲的吩咐,邊牧賊兮兮地說道:「主人,主人,我要小母狗……」

朱玲緊緊手,將它的耳朵提得老長:「你這品種的小母狗哪裡去找?」

邊牧有點小委屈地說道:「那就讓邊牧看看主人那修長的*……」

朱玲又緊緊手,然後說道:「那還是給你找個小狗吧,少打歪主意,快去……」

說完,飛起一腳,將邊牧踢進了雲海之中。

邊牧空中幾個翻身,鼻子聳了聳,順著孫豪消失的方向,消失不見。

遙望雲海,王遠輕輕嘆氣:「玲子,我們的實力稍稍差了一點,小豪這是不放心我們礙…」

朱玲大大咧咧地說道:「知道,知道,沒什麼大不了的,道理啊,就跟我不放心朱龐那小子一樣,再說了,二毛,你我能走到這裡,殺到滅神殿,已經夠厲害的了,咯咯咯……」

咯咯笑了幾聲,朱玲笑容一斂,臉上浮現出擔心神色:「只不過,我現在很擔心小豪,也不知道他能不能平安回來,也不知道他知道一些什麼,怎麼會如此小心翼翼。」

王遠突然笑了起來:「小豪也是真有意思,真真假假,假假真真,誰是魂未歸,怕是成為了歷史的懸案。」

朱玲抿嘴輕笑,然後說道:「其實我也很好奇,兩種形態的智痴是怎麼進來的,到底又是誰呢。」

王遠搖搖頭:「想不通就不想,對了,玲子,你自己也小心點,我去第三峰了。」

朱玲點頭,王遠騰身而起,消失在雲海之中,朱玲遙望孫豪消失的方向,久久無語,最後悠然一聲長嘆,盤膝坐下。

雲海之中,排位金丹們不停向前,持續挺進。

飛著飛著,他們發現一件十分詭異的事。

不知何時,他們的身軀已經完全倒立在了雲海之中。

一種很清晰的,腳在上,頭朝下的感覺湧上心頭。

這種變化是潛移默化,不經意間產生的,修士們感悟到時,發現大家都成了倒立的姿態。

身為金丹修士,見過不少稀奇古怪的事,但是,倒立行走,還真是不大習慣,感覺怪怪的。

但等排位金丹試圖直立起來行走之時。

詭異的事情發生了。

不管你怎麼直立,到最後,還是在倒著走,倒著飛。

趙誅魔朗聲問道:「靈兒少殿主,這是怎麼回事?」

靈兒弱弱的聲音傳了過來:「冥王殿歷來如此,很多稀奇古怪的事都會發生,各位道友不必大驚小怪,但同時,各位道友還要小心為上,冥王殿內,不僅僅詭異,危險照樣不少。」

一個個修士如同倒栽蔥,很不習慣地向前飛行。

冥斕曦的聲音也傳了過來:「各位道友小心,典籍記載,詭異現象出現之後,我們就進入了冥王殿,很多危險就會接踵而來。」

話音剛落,修士隊伍之中,猛地聽到易路燈火一聲爆喝:「李敏李傲世,你幹嘛?」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