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九百九七章 連續中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百九七章 連續中招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李敏身上,傲氣衝天,嘴裡朗聲說道:「我輩修士,當攀登高峰而高人一等……」

說完這句話,身上氣勢猛漲,瞬間,好像精神了許多。

長劍一擺,嘴裡又朗聲說道:「我輩修士,傲世蒼穹,捨我其誰?唯我唯仙1

說完,眼中一片清澈,好似是完全恢復了過來。

清澈的目光看了過來,看向排位金丹們。

趙誅魔朗聲說道:「好,傲世,你終於是挺了過來。」

對趙誅魔微微點頭,渾身傲然氣勢直衝蒼穹的李敏看向了孫豪。

孫豪微微拱手:「傲世兄。」

李敏傲然回禮:「沉香,人人都道葬天墟埋葬了青天,乃是金丹的葬場,我李敏李傲世不信,可是現如今,回想南大陸排位戰,回想那時的熱血和對葬天墟的期待憧憬,儘是唏噓。」

孫豪微微一愣,也想到了南大陸排位戰的往事。

那時候,南大陸群星匯聚,大戰歸一道常

前五金丹坐而論仙。

李敏的傲然、獨玖的洒脫、百鍛的純真……可是現在回首去看,往事只可追憶,時事已經惘然。

南大陸五大天驕闖天墟,走到現在,已經只剩下了自己和李敏。

而且,李敏的狀態,好像還並不是很妥當。

臉上露出絲絲笑容,孫豪輕輕嘆道:「是啊,與君同傷逝,唏噓竟惘然;一別萬古愁,但惜眼前人……傲世,你沒事吧?」

李敏雙眼依然清澈,傲然的搖搖頭:「這是一種控制了我的血液的詭異秘術,哪怕有智拳相助。我也清醒不了多久了,沉香,你很不錯。就算我維護洛鵬,你依然對我的信任。謝謝……」

孫豪微微一愣,然後說道:「傲世的為人,孫豪還是信得過的。」

「哈哈哈」,李敏大笑兩聲,然後說道:「沉香不愧是沉香,能跟沉香生活在一個時代,真是李敏之幸……」說到這裡,絲絲血色湧上雙眼。

一聲爆喝:「滾」。眼中再度恢復清明,李敏對孫豪一拱手,誠懇地說道:「沉香,我有一事相托。」

孫豪臉上一凝,沉聲說道:「傲世,我們可以從長計議。」

倒立的李敏腰身一彎,對易路燈火鞠躬說道:「建軍兄,那不是傲世本意,還請見諒。」

易路燈火別過頭去,默不作聲。

李敏又沖孫豪鞠躬:「沉香。希望有朝一日,你能對歸一宗擔待一二。」

孫豪微微一愣,還沒說話。

李敏已經傲然說道:「寧為玉碎。不為瓦全,什麼東西,想拿我李敏作怪,來吧,我讓你知道什麼是大陸英雄,哈哈哈,捨我其誰?唯我唯仙!捨我其誰?唯我唯仙……

傲然志氣大作,傲然氣勢之中,轟的一聲巨響。

如同煙花盛放。李敏的身軀,帶著他的傲然志氣。在冥王殿之內,轟然炸開。

自爆金丹。與敵皆亡。

沒想到李敏會剛烈如斯。

排位金丹們齊齊怔然。

又一名大陸天驕隕落當常

孫豪眼中,迅速回想起陣陣過往,心頭不可避免地湧上絲絲悲傷,南大陸五大金丹,殺到現在,居然只有自己一人碩果僅存。

對著李敏爆炸的方向,孫豪彎身鞠躬,輕輕地說道:「傲世兄好走,傲世放心,如果可能,孫豪會照料歸一宗。」

好像是聽到了孫豪的許諾一般,李敏炸開的血肉,在孫豪躬身之後,開始向空中浮起,不一會,如同氣體,完全消失在了不知名的空間。

屍骨無存,神魂也不知去向。

傲然李敏,隕落在了修仙道路之上。

易路燈火一聲長嘆。

李敏殺了他多少靈獸,他心中充滿了怨念。

可是,隨著李敏的轟然自爆,恩怨卻是一筆勾清了,留下的,只有心中的悲傷。不由地,隨著孫豪之後,易路燈火也對李敏消失的方向微微鞠躬:「傲世兄,一路好走。」

其他排位金丹沒有說話,但也齊齊對虛空鞠躬施禮,送別李敏。

「各位道友」,孫豪的聲音緩緩地響起:「剛剛傲世兄說了,控制他的,乃是一種血脈神術,那麼,既然傲世會中招,其他修士也很有可能遭遇相同的招術,還請大家儘快施展秘術,掩蓋自己的血液氣息。」

孫豪之所以把王遠和朱玲留在滅神殿,原因正是幾個讓孫豪沒有搞清楚的謎團,讓他寢食難安。

英雄符上詭異的花紋文字,登天階上的留字、洛鵬的真實身份到底是什麼……等等一些奇奇怪怪的事,依然沒有答案。

最終的答案如果會在冥王殿之中找到。

則冥王殿的危險程度將遠超想象。

這也是孫豪留下王遠和朱玲的根本原因。

剛剛進入冥王殿,危險果然就再度出現,李敏李傲世不知不覺中了詭異的血脈秘術,被人操控,不得不自爆金丹。

李敏說是血脈秘術。

孫豪不由想起了英雄符上的詭異文字,心中一突,提醒大家施展掩蓋血脈氣息的秘術,保護自身。

只是,施術者的厲害,遠超了孫豪的想象。

李敏的自爆好像對施術者的影響也並不是很大。

就在孫豪開口提醒的同時,夏晴雨已經一聲驚呼:「大師姐,你……」

排位金丹齊齊看向雪如淰,駭然發現,此時的雪如淰身上,冒起了陣陣陰寒氣息,雙眼之中,也冒起了絲絲紅光。

臉上,神色不停的變化,好像在努力地在爭奪身體的主導權。

李敏自爆的聲音好像還在耳邊回蕩,雪如淰又不知不覺被控制,所有排位金丹心中,頓時湧起很不好的念頭。

暗中的敵人是誰?

施展的又是怎麼樣的血液秘術?

怎麼做,才能避免自己中招?

怎麼做,才能解除秘術?

智痴最先反應過來,一聲爆喝:「少宮主,智拳櫻」

宮小狸不敢怠慢,一個智拳印攻向智痴,落在了雪如淰的頭上。

雪如淰雙眼之中,一下恢復了許多清明。

長長呼出一口氣,雪如淰掃了孫豪一眼,看向夏晴雨,一臉沉重地說道:「好厲害的血脈秘術,我聖宮心法最重心靜如冰,依然逃不脫血液控制,小雨,我有李敏一般的覺悟,這血脈秘術,我擋不住,後面,可能只能靠你自己了……」

夏晴雨心中一痛,不由張嘴叫了一聲:「大師姐。」

雪如淰的臉上,湧上絲絲決然。

不能抗,抗不住,就堅決不能拖隊伍的後腿,李敏李傲世能慷慨赴死,她雪如淰照樣也能。

「大師姐且慢」,就在雪如淰準備不顧一切,自爆金丹的當口,孫豪揚聲說道:「冥王殿內,很多蹊蹺,感覺不一定就是正確的,孫豪有個想法,大師姐不妨一試……」

雪如淰看向了孫豪。

孫豪給她的感覺很奇特。

在夏晴雨身邊,多年來,她本來就接觸到了不少關於孫豪的信息,對孫豪的印象很深,進來葬天墟之後,孫豪的神奇表現,尤其是煉製七靈解厄丹救助聖宮弟子,更是讓她心中對孫豪有了全新的認知。

不知不覺,在她心中,孫豪佔據了不同一般的位置。

此時此刻,孫豪再度站出來說話,不知為何,她的心中,竟然湧起無邊的求生欲,心中更有著絲絲喜悅,美目帶著希望,看向孫豪。

「這處空間茫茫不知盡頭」,孫豪飛快說道:「但是,我們立足這地方並無什麼怪獸作亂,大師姐好像被控制,但是,我們可以選擇在你失去意識之前,讓你完全失去戰鬥能力,比如打暈或者是束縛住什麼,倒是並不一定需要自爆金丹。」

排位金丹瞬間明白過來。

是啊,可以有其他選擇,並不一定要走李敏的老路。

夏晴雨更是眼前一亮。

雪如淰飛快地說道:「可是,我的血液告訴我,就算是被打暈,照樣會血液翻騰著醒來,照樣會作難,而且,而且,就算我受傷,好像也會傷勢越重,實力越強……」

孫豪微微一愣,好詭異的血脈異術,居然能直接告知中術者法術效果,看起來,好像是巴不得雪如淰自爆一般。

可是越是如此,越不能讓施術者稱心如意。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