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九百九八章 連續中招(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百九八章 連續中招(二)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孫豪還在緊急思考。

但夏晴雨出身冰雪聖宮,卻是根據自身的攻法特點,找到了處理雪如淰目前困境的辦法。

在雪如淰說完自己的處境之後,夏晴雨揚聲說道:「大師姐,記得冰雪神山不?我們可以一樣。」

夏晴雨雖然沒說具體應該怎麼做。

但是雪如淰卻瞬間明白了夏晴雨的意思,雙目一亮,大聲說道:「好,還請師妹助我……」

孫豪心中一定。

夏晴雨一揚玉手,空中開始飄起了雪花。

哪怕是不知名空間,溫度好像也瞬間降低了許多。

雪如淰倒立在空中,在雪花之中翩翩起舞。

白衫飄飄,雪花搖遙

雪如淰的舞蹈動作越變越慢,最終,好似是在空中劃過道道冰晶,等她停止動作的時候,整個人已經完全化為冰雕,晶瑩剔透,倒立在了空中。

冰雪神山,聖宮前輩們以冰雪秘術將自己冰封在了神山之上。

現在,雪如淰也將自己冰封。

連同血液,*,徹底冰封,看看血脈神術還能不能生效。

一座冰雕,倒立空中,好像成為了古就在的雕像一般。

智痴看向夏晴雨,開口問道:「可以抗著走嗎?」

夏晴雨緩緩搖頭:「最好別移動。」

孫豪問道:「靈兒,冥王殿內有沒有零星鬼物?」

靈兒開口說道:「典籍記載,陰陽顛倒,詭秘自亂之地,是沒有怪物活動的。」

孫豪點點頭,看向夏晴雨:「既然如此,小雨。我們繼續前進,只要我們完成任務,想來大師姐就會被自動排斥出葬天墟。血脈異術,到時候應該也會自動解開。」

夏晴雨看向冰封之中的雪如淰。心中稍稍有點不安。

智痴開口建議:「不如這樣,建軍真人留下幾隻靈獸,在此處看守,而我們卻繼續向前挺進,建軍真人,沒問題吧?」

易路燈火微微點頭:「可以。」

夏晴雨心中一松。

留下兩頭靈性十足的靈猿照料雪如淰,排位金丹們再度開始向前挺進。

掩蓋血脈氣息的秘術已經施展開來,不知名敵人也不知道會不會出現。大家行動起來也是小心翼翼。

行走半個時辰,易路燈火給孫豪傳音過來:「那邊不見任何動靜。」

小章的聲音也傳入孫豪的腦海:「老大,鬼影子都沒見半個。」

能施展血脈秘術,但並不能直接出現在冥王殿嗎?

孫豪正在思考分析暗中敵人的一些資料,猛地,身前不遠處,易路燈火的身軀猛地顫抖起來。

好像是被什麼上身,身軀抖動,掙扎不停。

不用智痴吩咐,宮小狸一個智拳印扔在了易路燈火身上。

孫豪關切地問道:「建軍兄。什麼個情況?」

「掩蓋血脈氣息的秘術,只能削弱,但並不能免疫對方的詭異秘法」。易路燈火額頭,冒出絲絲細汗,有點艱難地說道:「血液告訴我,我清明不了多久,最終,還是會如同李敏一般,徹底失去控制。」

孫豪看向夏晴雨:「小雨,你們聖宮秘術能不能冰封他人?」

夏晴雨點點頭,但隨即又搖頭說道:「如若只冰封自己。秘術對肉身的破壞並不大,如果能醒來。問題不大,但若冰封他人。那就是徹底的攻擊法術了,就算封住,解開之後,也會讓他人元氣大傷。」

孫豪看向易路燈火,開口問道:「建軍兄,需要小雨幫你嗎?」

無論如何,冰封都要比自爆金丹強得多。

易路燈火臉上稍稍露出感激神色,然後又搖頭說道:「還是我自己想辦法自封吧」,說完,手腕一振,一條鐵線出現在手中,鐵線一拋,飛速在他身上纏繞起來。

不一會,鐵線盤旋纏繞,纏住了他的雙手,纏住了他的雙腳。

嘴一張,本命靈符出現在空中,嘴裡一連串法決念出,靈符飛起,啪的一聲,貼在了他的額頭。

頓時,身軀猛地一僵,易路燈火僵直在了空中。

本命靈符妙用無窮,易路燈火凡間道士定殭屍一般,定住了自己。

但他的自封動作還沒結束。

一根巨大的藤蔓,從他的腳邊開始,不停地纏繞上來,不一會,已經從頭到尾,把他給纏了個結結實實,遠遠看去,易路燈火已經完全消失,原地只見巨大的,藤蔓構成的圓球。

易路燈火的聲音從圓球裡邊傳了出來:「各位道友,我不能繼續前行了,祝願你們馬到功成,早日修復……」

話沒說完,藤蔓開始抖動起來。

藤蔓邊上,出現兩隻高大的黑熊,伸出巨掌,牢牢地抓住藤蔓,讓其動彈不得。

又一名同伴失去了戰鬥能力,自封在了葬天墟內。

如若大家能完成葬天墟的修復,那麼,他也能在大家完成任務以後,返回大陸,獲得生機。

只是,看著自封的藤蔓,每一個排位金丹心中都湧起很不好的感覺。

掩蓋了血脈氣息,依然不能抵擋暗中敵人的血脈神術。

詭異如斯的冥王殿,需要怎麼去破。

詭異的倒立空間,不知名的敵人。

白茫茫的空間還沒有盡頭,不知道有多遠。

而且,現在到達的地方,乃是歷屆葬天墟很少抵達的區域,資料相當的少,僅僅只有一些一鱗半爪的傳說,幫助不大。

需要怎麼做?

誰的心中都沒有底,也不知道下一個被血脈秘術找到的修士會是誰,下一個被迫自封的修士又會是誰。

心情有點壓抑,修士們默默前行。

半個時辰之後,趙誅魔猛地一聲爆喝:「滾……」,爆喝聲中,渾身金光大作,鬚髮怒張,如同韋陀在世,手中還一個智拳印,打在了自己身上。

「大師兄」,宮小狸叫了一聲:「你沒事吧?」

「中招了」,趙誅魔身上金光不散,眼中倒是一片清明,沉穩地說道:「好詭異的血脈秘術,直接作用在血脈之中,根本就躲不開,防不了。」

孫豪眉頭一皺,開口說道:「以大師兄之能,依然不能破開秘法嗎?」

「除非把我全身精血給抽幹了,要不然,我也只有招架之力,而無還手之功」,趙誅魔一邊說,一邊又向身上釋放了一記智拳櫻

趙誅魔的修為,排位金丹之中數一數二,現在都不能驅逐這詭異的血脈秘術,登時,所有修士心中猛地一沉。

如若換成自己,結果又會如何?

金光閃閃,倒立空中,趙誅魔的雙眼之中,有著絲絲遺憾,看向宮小狸,又看看夏晴雨,有點苦澀地說道:「小狸,晴雨,我不能陪你們走下去,後面,你們自己小心。」

宮小狸叫了一聲:「大師兄」,然後說道:「我們可以用智拳印,施展保持一分清醒。」

趙誅魔搖搖頭,然後說道:「小狸,你別忘了,如若我一旦失去控制,實力大增的情況下,哪怕是孫豪孫沉香,怕也攔不住我,那才真是潑天大禍。」

宮小狸一愣,不再說話。

情況還真是如此,一旦趙誅魔發瘋,以他的戰力,大家降服起來,一定會成為大問題。

趙誅魔轉向孫豪,語氣沉重地說道:「沉香,如若你發現自己情況不妥,還請千萬能提前自封,要不然,他們就危險了。」

孫豪雙手一拱:「大師兄放心,沉香知道該怎麼做。」

趙誅魔眼睛看向前方,語氣之中充滿了不甘:「實話說,我趙誅魔也想走到最後,也想殺到冥王殿深處,去見識見識冥王貼的本體,可惜啊可惜,沉香,只能拜託你了,接下來,可能需要你來挑大樑。」

此時此刻,趙誅魔終於覺悟,還是只有孫豪孫沉香,才是隊伍之中,真正的主心骨。

哪怕是魂未歸和蓋亞在場,趙誅魔依然把孫豪擺在了首位。

智痴不動聲色,蓋亞覺得理所當然。

孫豪終於露出淡淡笑容,微微拱手:「大師兄放心,沉香一定會儘力而為。」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