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第九百九九章 門不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百九九章 門不同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你有絕世寶塔」,金光閃閃的趙誅魔自信地說:「我也有天宮玉闕,可惜的是,天宮出世,第一次亮相葬天墟居然就是鎮壓自身,可悲復可嘆礙…」

說話之間,他的頭頂上,浮現出一座巨大的倒立宮殿。

宮殿金碧輝映,雕龍畫鳳,栩栩如生。

磅而大氣的宮殿一出,孫豪的心中都湧起絲絲心悸的感覺,本能地,孫豪能感知到,趙誅魔這座雄偉的宮殿足以威脅到自己。

宮殿之能,怕是不比自己只有一層的須彌凝空塔稍弱。

宮殿緩緩下沉,放射出朦朦金光,把趙誅魔的身軀罩在了金光之中。

趙誅魔在金光之中緩緩盤膝坐下,清朗的聲音平靜地傳了出來:「你們走吧,希望你們能馬到功成,修復冥王貼……」

強悍如大師兄者,依然不能免除詭異的血脈秘術,被迫使用本命法寶,自鎮在了未知的虛空之中。

每一個排位金丹,心頭都沉甸甸的。

如此詭異秘術,應該怎麼去防備?

繼續前行,半個時辰之後,所有排位金丹的心都提了起來。

前面幾個修士,都是半個時辰左右就出現被控制的跡象。

這次中招的又會是誰呢?

只是,讓大家比較意外的情況發生了。

大家凝立空中,靜靜地等待了盞茶功夫,現場的修士居然就沒有一個出現被秘術控制的跡象。

又等了半個時辰,依然不見任何動靜。

現場的排位金丹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露出了問訊的眼神。

冥斕曦奇怪地說道:「該不會,那傢伙的秘術有次數限制吧?」

孫豪瞬間也想到了風雲號上古魔洛鵬飛的神奇血印,那血印的確是只有兩枚。

難道真是如此嗎?

雪如淰對抗一枚。建軍真人對抗一枚,大師兄對抗一枚,然後。對手的手段就用盡了嗎?

智痴略微思考,然後說道:「晴雨仙子。你慢慢散去掩蓋血液氣息的秘術,看看會有什麼不妥,記住,不用散去太快,小心翼翼,一點點散開。」

夏晴雨點點頭:「我明白了。」

說完,神識一動,催動秘術。鬆開了一絲血液氣息。

臉上微微一變,血液之中,絲絲悸動十分清晰地浮上腦海,不敢怠慢,迅速施展秘術,牢牢掩蓋了自身氣息,夏晴雨心有餘悸地說道:「異術還在發生左右,稍稍鬆開,馬上就有了感應,要不是十分小心。說不定此時我也中招了。」

詭異的血脈秘術始終在空間中存在。

那麼也就是說,大家之所以沒有中招,其實還有另外的緣故。

沒有中招是好事。但如果找不到不中招的原因,大家心中,並不踏實。

那麼,為什麼前面幾個修士紛紛中了血脈秘術,而自己等人無事呢?

有什麼不同嗎?

修士們迅速開始思考。

孫豪開口說道:「涫涫,你也慢慢散去掩蓋血脈氣息的秘術,小心點,我驗證一件事。」

單涫涫美目掃了孫豪一眼,嗯了一聲。然後說道:「小豪,要是我出問題。你可得負責我的安全。」

單涫涫隱約知道孫豪有手段把修士收進其他空間,是故有此一說。

孫豪笑著點點頭:「沒事。有我在,你不會出問題的。」

單涫涫心中一甜,嫵媚地沖孫豪笑了笑,然後開始施展秘術。

不遠處,宮小狸輕聲哼到:「哼,狐狸精……」

單涫涫已經開始施術,沒有理她,但是冥斕曦卻嘻嘻笑著說道:「狐狸精咋了?少宮主,我可沒招惹你的。」

宮小狸微微一愣,這才猛地想起,眼前不就有一隻真正的狐狸精嗎?鼻子一聳,宮小狸不屑地說了一句:「一丘之貉……」

冥斕曦嘻嘻笑道:「你用錯成語了,你應該說一丘之狐狸才對。」

宮小狸……

此時單涫涫已經好奇地睜開了雙眼,眼中一片清明,看著孫豪,很是奇怪地說道:「小豪,我居然沒事,血液之中,感受不到任何危機,為什麼會這樣?」

孫豪笑著說道:「嗯,你沒事那就對了,果然如此,我明白了。」

「她沒事」,宮小狸指著單涫涫說道:「那我們會不會也沒事,我來試一試。」

「別」,孫豪一聲朗喝:「現場修士,只有海神殿修士才能無事,其他修士可不要輕易嘗試,如果我預料不錯,滴血英雄符或者是冥王貼,就是暗中敵人施術的血脈引子,小狸,你曾經滴血英雄符,可別亂來。」

宮小狸白了孫豪一眼,但心中卻是微微一甜,心說,小豪叔還是在乎自己的嗎。

靈兒弱弱地問道:「公子,可是,大師兄他們為何會出事?他們照樣施展了掩蓋血液氣息的秘術呢。」

「那是因為,進來葬天墟的門不同」,孫豪緩緩說道:「大家還記得登天門嗎?」

現場修士齊齊點頭。

哪怕葬天墟之內過去了許多年,但是大家身為金丹修士,記憶力還是超好的,孫豪一說,大家瞬間想到了登天階還有登天門。

夏晴雨眼睛一亮,脆聲說道:「豪哥,你是說,他們進入的是正門,而我們進的卻是旁門嗎?」

孫豪點點頭,然後說道:「大家回想一下,現場修士,是不是都從旁門而入?就算蓋亞兄,也是我帶入了旁門之中的。」

大家環顧一下,發現現場已經只有孫豪、夏晴雨、靈兒、冥斕曦、宮小狸、蓋亞還有海神殿的單涫涫和魂未歸了。

當然,暗中可能還有一個更為神秘的鼠小玉。

稍稍回想登天門大會。

可不是嗎,當時,就算是宮小狸和單涫涫,都是跟隨孫豪共同進入了旁門之中。

現場修士,正如孫豪所說,全部都是旁門而入。

宮小狸秀眉緊皺:「小豪叔,你的意思是說,登天門也有問題?」

「嗯,的確如此」,孫豪緩緩說道:「登天階和登天門的確是有蹊蹺,如果我判斷不錯,貌似旁門的小門,其實可能才是真正的正道,大門看似光鮮,其實可能只是一個方便詭異敵人定位施法的陷阱而已……」

單涫涫美目含情,對孫豪豎豎大拇指,說了一句:「小豪,你真厲害。」

幾個少殿主心中也是微微一動。

不錯,以孫豪在葬天墟之內的表現來看,怎麼也不會淪落到踏入左道旁門的地步,他完全有實力進入正門。

但當時,孫豪就選擇了進入左道旁門。

大家跟隨他,居然還因禍得福。

那麼,也就是說,當時,孫豪就知道了正門有蹊蹺,這未免也太厲害了一些吧。

孫豪對單涫涫淡然一笑:「僥倖而已。」

智痴此時拍拍雙掌,轉移了大家的注意力,開口說道:「那麼我總結一下,也就是說,滴血英雄符或者是冥王貼之後,只要掩蓋血液氣息就能免疫詭異法術,而如果滴了血,又進了正門,就如同大師兄一般,最終也會中招了。」

孫豪點點頭:「嗯,應該正是如此。」

找到了原因,大家心頭安定了下來。

如果孫豪分析正確,那麼也就是說,現場修士,不會再次出現被血脈秘術強行操控的情況。

實話說,如此詭異的秘術,誰都心中發虛。

尤其是單涫涫,居然能完全免疫血脈秘術,頓時喜笑顏開。

孫豪不動神色,散去自己身上掩蓋血液氣息的秘術,果然也絲毫不受影響。

孫豪按照青老的辦法,滴在英雄符上的,不過是小火苗的一簇火焰,暗中的敵人根本就沒有採集到他的精血氣息。

智痴臉上,也浮現出若有若無的笑容,他就更不會中招了。

淡然笑著,智痴緩緩開口說道:「我們的隊伍穩定了下來,現在,我覺得應該是想辦法,找到真正的冥王殿所在了,如果我判斷不出錯,這倒立的世界很是蹊蹺,我們一直往下走,說不定也找不到目的地。」

宮小狸左右看看,然後說到:「智痴,你懷疑我們現在在陣法之中?可是我完全沒有感到絲毫陣法運轉的跡象。」

孫豪說道:「不是陣法,但是,很有可能是一種未知的強悍幻術。」

第九百九九章虛空懸棺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