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九煉歸仙>40章,更到了1000的整數
小說:| 作者:| 類別:

40章,更到了1000的整數

小說:九煉歸仙| 作者:博耀| 類別:武俠修真

不修,心有未甘。

千辛萬苦,披荊斬棘,帶著百名排位金丹的信心和希望,努力和鮮血,生命和精神,大家殺到了這裡。

如果就此打道回府,怎能安心,怎能甘心。

但修,等待大家的將是生死大劫。

如果隊伍之中實力最強的孫豪和智痴遭遇殺身之禍,其他修士的處境可想而知。

現場沒有外人。

孫豪乃是真正的主心骨。

修與不修,孫豪一言可決,當沒有修士會提出異議。

小紅、小雨、涫涫、阿丑……孫豪的眼光,從身前的修士身上一一掃過,他們的眼神也一一落入孫豪的眼中。

他們的眼中,孫豪看到了擔心,看到了希望,也看到了不屈。

各種各樣,複雜的表情,在他們的眼神之中交織變化。

可以想象,他們心中,此時一定也是難以決斷。

孫豪淡然一笑,開口說道:「人言道,退一步,海闊天空,有道是,君子不立危牆之下,明知必死,卻要生生撞上去,卻不是我等所為,各位道友,此次葬天墟,我們已經修復了絕大部分,留此一點缺陷,一點遺憾,卻也無可厚非,走,我們打道回府……」

說完,二話不說,掉頭就走。

智痴緊隨其後,騰空而去。

其他排位金丹齊齊有點遺憾的同時,又齊齊鬆了一口氣,對望一眼,也紛紛起身,跟隨孫豪向棺槨相反的方向疾飛而去。

金丹真人們的速度極快,眼看已經化為了一個個小小的黑點。就要消失在茫茫虛空。

漆黑的棺槨猛地在空中震蕩起來,一個洪亮的聲音響徹天際:「後輩們,你們居然就此而去。狼狽而逃,真是丟盡了大陸修士的臉面。讓我蒙羞……」

話音剛落。

孫豪已經帶著排位金丹疾馳而來,再度站立在了棺槨之前。

孫豪面對棺槨微微鞠躬:「前輩教訓的是,後輩孫豪孫沉香,見過前輩。」

漆黑棺槨貌似稍稍疑惑了一下,然後,洪亮的聲音再度響起:「小輩,你們怎麼又回來了?」

孫豪淡然一笑:「前輩有招,自然是不能不回。不知前輩高姓大名,又是何朝何代的前輩先賢,藏身這虛空棺槨之中,又是意欲何為?」

「本座,本座洛魅」,洪亮的聲音好像忘了自己叫什麼,半響之後,給出了孫豪答案:「不錯,本座洛魅。」

又是一個姓洛的!

孫豪心頭猛震,不知這個洛魅。跟洛鵬、洛飛還有洛鵬飛又是什麼關係,會不會又是古魔化身,如果是。只怕又是一場苦戰在即。

臉上不動聲色,孫豪躬身說道:「後輩沉香,見過洛魅前輩,不知前輩叫住我等,有何指教?」

「自然是修復冥王帖」,洛魅不容質疑地大聲說道,語氣之中,大義凜然:「我輩修士千辛萬苦,進入葬天墟。當以修復冥王帖為己任,怎可知難而退?臨陣退縮?」

說話之間。漆黑的棺槨之上,冒起凜然之氣。威嚴無比,孫豪也好,其他修士也好,頓時好像在棺槨上看到一幅幅栩栩如生的畫面。

畫面之中,一代代前輩先賢,捨生忘死,修復葬天墟,血灑長空。

又有一代代修士功成身退,傲然長嘯而去,萬人景仰。

洛魅的聲音之中,有著重重的使命感:「修復冥王帖,乃是我輩修士的終身追求,怎可半途而回,還不快快上前,揭去冥王帖,沉入地底,完成修復,還不快快上前……」

連續幾個快快上前。

頓時,就連孫豪心中也湧起陣陣衝動,好像自己現在必須按照洛魅的話去做,方才應該。

而孫豪身邊,靈兒和冥斕曦兩人已經蓮步輕移,向高空棺槨飄了過去。

孫豪清朗地聲音開始在虛空之中回蕩:「養氣忘言守,降心為不為,動靜知宗祖,無事更尋誰……斕曦,靈兒,萬萬不可……」

「怎麼不可?」洛魅的聲音再度響起:「不要試圖妖言惑眾,修復冥王帖乃是我輩鐵則,還不快快上前……」

「是你妖言惑眾才是」,孫豪一聲斷喝,柔聲說道:「靈兒,斕曦,回來吧,相信我。」

空中,冥斕曦和靈兒的腳步一停,齊齊看向孫豪,雙眼之中,有著絲絲痴迷,臉上,微微潮紅。

洛魅驚咦一聲,然後大聲吼道:「該死的後輩,居然拿夢術壞我輩修士修復葬天墟的大業,真是不可饒恕,不可饒誰…」

孫豪斷然一喝:「靈兒,斕曦,醒來。」

靈兒和冥斕曦齊齊身軀一振,雙眼恢復了清明,左右看看,看到了孫豪,也發現自己飄出了一段距離,不知想到了什麼,臉上一臉潮紅,低頭飛了回來。

洛魅的暴怒的聲音傳來:「後輩沉香,居然利用她們對你的愛慕之意,壞我修帖大事,真是喪心病狂,人人得而誅之,人人得而誅之……」

喊了幾嗓子。

洛魅發現,現場修士居然人人不受影響,根本沒有他預料的一般,向可惡的後輩沉香發動進攻。

真是奇怪了。

百思不得其解,他的魅音能惑人心智,不知不覺讓人聽令行事。

可是今日見鬼了,居然完全失效,好吧,就算現場幾個女修都對人族小子心有愛慕,自己的大法大打折扣,但是,現場不是還有兩個男修嗎?

難道說,這可惡的後輩沉香居然是男女通吃不成?

他沒想到的是,智痴跟孫豪關係特殊,怎麼也不會對孫豪出手。

蓋亞對孫豪也是敬佩十分,再加上蓋亞本身就是玩音波攻擊的行家,自然也不會如此輕易中招,他的魅惑大法,卻是沒有太多效果。

當然,如果他換個施法方式,讓現場修士對單涫涫或者是對宮小狸發動攻擊,效果一定不錯,說不定此時單涫涫和宮小狸已經開戰。

洛魅一時半會想不到。

孫豪也不給他多想的機會,主動開口說話,轉移他的注意力:「沉香之所以回來,卻是準備修復冥王帖,洛前輩還請稍安勿躁,卻等沉香把話說完。」

洛魅頓時安靜下來。

只要小輩不放棄修復冥王帖,那就繞不開把他放出來,那就一切都好說,聲音變得平復許多,洛魅的聲音淡淡說道:「有什麼話,你儘管說來聽聽。」

「沉香很好奇」,孫豪微笑著飄立空中,問出了心中的疑惑:「好奇你到底是人是鬼,是人?為何不被排斥出去,是鬼,又從何而來?」

「是人是鬼?」洛魅的聲音陡然提高:「本座自然是人,活生生的人」,說完,聲音小了許多,輕輕一嘆:「只不過,本座被困在葬天墟內,卻是連鬼都不如了。」

孫豪笑了一笑,然後繼續問道:「前輩既然是人,那又是如何進入葬天墟之中的?」

洛魅的久久無聲,半響之後,悠悠答道:「本座跟你們一樣,當年,本座也是大陸天驕,受命進入葬天墟,修復冥王帖,卻是被困在了這裡。」

孫豪淡然一笑:「可是就我所知,葬天墟關閉之時,無論修士身在何方,都會被排斥出去,為何前輩能留在天墟之中?」

洛魅又是久久無語。

孫豪臉上失去了笑容,對著棺槨微微鞠躬,緩緩而沉重地說道:「沉香明白了,洛魅前輩其實還是隕落在了葬天墟,只不過是以另外一種方式,在冥王帖下重新獲得了意識而已……」

金丹真人們心中齊齊一沉,也如同孫豪一般,對棺槨微微鞠躬。

無論如何,洛魅的前身都是真正的大陸英雄,卻是不容輕侮。

智痴也鞠躬施禮,然後臉上微微一笑,說道:「說的好像多光明正大,其實還是一個壞人。」

洛魅勃然大怒:「你是壞人,你全家都是壞人……」

智痴掃了孫豪一眼,又淡淡說道:「如果你不是壞人,為何挖空心思想讓我們上當,放你出來,如果你不是壞人,為何會被冥王帖鎮壓?」

洛魅:「那是因為……」未完待續。